从“半夜鸡叫”到“白日谈判” 法律跑哪去了?

kamkwomgho 收藏 7 220
导读:[size=16]商丘赵作海杀人冤案有了最新进展,早报记者昨日从赵作海的亲属处了解到,当地政府拟增加对赵作海的赔偿,赔偿金额为12万余元,或者是为赵家再建一幢房子。赵作海及亲属对于新的赔偿方案表示满意,“具体的协议可能这两天就要有结果”。 (东方早报5月18日消息) “看了此新闻,觉得真好笑。我个人觉得还是在半夜里谈的好,古有周扒皮‘半夜鸡叫’,把长工们忽悠的一楞一楞的,那多好玩啊!另外,‘谈判’这词用的好,你以为这是拆迁啊!还‘谈判’?该赔多少就是多少。他赵作海要是不答应,就拿鞭炮在他头上放,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商丘赵作海杀人冤案有了最新进展,早报记者昨日从赵作海的亲属处了解到,当地政府拟增加对赵作海的赔偿,赔偿金额为12万余元,或者是为赵家再建一幢房子。赵作海及亲属对于新的赔偿方案表示满意,“具体的协议可能这两天就要有结果”。 (东方早报5月18日消息)



“看了此新闻,觉得真好笑。我个人觉得还是在半夜里谈的好,古有周扒皮‘半夜鸡叫’,把长工们忽悠的一楞一楞的,那多好玩啊!另外,‘谈判’这词用的好,你以为这是拆迁啊!还‘谈判’?该赔多少就是多少。他赵作海要是不答应,就拿鞭在他头上放,看他答应不答应?放你出来已经是便宜你了,还要这要那的,活的不耐烦了! ”这是一名凤凰网友的留言,话中带有怨气和讽刺。



从打夜战突击“做工作”,到媒体批评后的“白天谈判”的报道中可以推算,当前,商丘市对赵作海的赔偿金额,已经达77万元。对于此时的老赵及家人表示满意。于是,他被逼急了“他看到记者骑上自行车就跑”,称“只接受中央电视台记者的采访”,早前他悄声对记者说:“你们走了,我咋办?”



赵作海真的是有些怕了,这里是他赖依生存的家园,是他生存的地方。如果他“不尽人情”,把地方政府官员得罪光,那他以后该怎幺办?他的家人该怎幺办?他们还要生活下去......让老赵及其家人不寒而栗。中国有句谚语叫“强龙压不过地道蛇”。媒体再强势,也只是暂时凝聚的风头。长期决定这个小农命运的,还是现管的地方政府。更何况,从商丘市相关问题的处理态度来看,受处理的只是几个倒霉的办案民警、几名办案的法官和公诉人,玩的是“丢卒保帅”,做长久打算的游戏



因此,老赵的担心不无道理,从道义上、法律上和舆论此时,赵作海看上去很强势,但赵作海深知这完全是“狐假虎威”,自己的优势完全是蜂拥而至的媒体和舆论营造和帮衬出来的。带着对新闻的追踪,媒体如潮水一般蜂拥而至,可热点终将过去,新闻终将成为旧闻,就像以前的“余祥林”一样,此时不出一个赵作海,人们很难于在记忆里存有“余”的印象。无罪的赵作海,被强行“管制”了十一年,个中的滋味并非是正常人所能体会到的。因此,虽然记者是帮他讨公道,但政府让他少见记者,他必须听政府的,看政府的脸色行事。



从报道中我们看出,从“半夜鸡叫”到白天的“谈判桌”,让人觉得确实好笑。按理说,中国是一个法治社会,人们的行为规范都在《宪法》的约束之中,对于使用于国家赔偿范围内的“受害人”,该用《国家赔偿法》来进行,依据相关法律进赔偿。



不过,从商丘市相关部门在这幺短的时间内开出不同价码:45万、65万、77万的三个数字来看,似乎又是“公权力”强加于中国法律之上。性质变了,一个新的“违法”的事实摆在公众的面前,不仅浪费公帑,更是在亵渎法律的尊严。此时,赵案的公信力也随之降为零。这就出现了“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现象:“商丘市政府赔的没理,赵作海钱拿的没据”。二者一对比,就成了“法律成了摆设,以言代法成了权威”,纳税人的血汗钱在“公权力”的吐沫子里,变成了游鱼,钻进了草窝。如此以来,中国的依法治国刚有一点成色,在商丘这片土地上一夜又回到了“解放前”。



有网友在网路上这样留言:“应追究当时政法委书记的责任”;“当年的有关人员,应做处罚性赔偿”;“赵作海的赔偿,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不能叫纳税人赔偿。叫当年那些办案的蠢猪们赔偿,人心才能平衡”。是的,网友们的一腔热情,无不是对赵作海案的一种愤怒与压抑,抑或是对中国司法进步的一种渴望。



同时,人们还在期望,对当年办公案人员追究的同时,更要对当初处理此事的公检法负责人进行“问责”,只是,眼前“赵案”平冤了,商丘市依旧会与当事人上“谈判桌”签字画押,玩“抓阄儿”的民间游戏,纳税人的钱,在他们嘴里只不过是数字,想说数几就是几,此时,中国的法律在他们这儿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