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荡杀 第五十卷 第十章

张单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size][/URL] 黑暗的夜晚,冷冷的微风,清冷的大街,梁中国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此时的梁中国已经非刚才的梁中国,他的心情是大大的好转,他甚至开始哼着小曲忘记了悲伤独自一个前进。 本来,梁中国是走在街上是走的好好的,可是,他忽然看见在大街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形迹可疑的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0.html









黑暗的夜晚,冷冷的微风,清冷的大街,梁中国独自一个人走在街上,此时的梁中国已经非刚才的梁中国,他的心情是大大的好转,他甚至开始哼着小曲忘记了悲伤独自一个前进。

本来,梁中国是走在街上是走的好好的,可是,他忽然看见在大街上出现了许许多多的形迹可疑的男子,梁中国看见这种情况是大吃一惊,他本来想躲闪起来以避锋芒,要知道,梁中国现在虽然刚刚学会了《洗髓经》,但是,他毕竟大伤还没有复原,再加上,他的《洗髓经》也只是刚刚学会,他敌过这些可疑男子的概率是很低的。

于是,梁中国就想躲起来,但是,梁中国现在才行动已经晚了,那些形迹可疑的男子已经发现了梁中国,并且,他们还把梁中国的名字给叫了出来。

梁中国是惊讶的问那些形迹可疑的男子,道:“你们是谁,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这些形迹可疑的男子当中走出了一个男子,他道:“梁中国,你傻了,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梁中国在夜晚当中定睛一看,只见那个男子正是中华盟的副盟主农悦,梁中国认了出来以后是欢喜,道:“农前辈,原来是你!”

农悦点了点头,梁中国接着道:“农前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农悦回答道:“梁中国,我们在做着渡江的准备。”

梁中国听了这话可是吃惊的不得了,他误会了农悦前辈的意思,梁中国吃吃道:“农前辈,你说什么,你们要逃跑!”

在这里和梁中国附近的中国人都是中华盟中人,他们听见梁中国说出这些话是相当的生气,他们没有想到梁中国竟然这么看他们,他们这些人都很火。

农悦前辈不悦道:“梁中国,你怎么能这么看我们,我们做渡江的准备,不是想逃跑,而是为了我们中国军队撤退做准备。”

梁中国听了以后这才明白过来,他是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他想了想,道:“农悦前辈,这么说南京保卫战我们输了?”

农悦前辈苦笑道:“南京保卫战我们根本就没有胜算,失败也是迟早的事情,而可恶的唐生智竟然不让中国军队撤退,把渡江的船只全部都给销毁了,这样,我们只能另谋他路造船只了。”

梁中国好奇的问道:“农悦前辈,你们打算怎么造船只?”

农悦道:“我们打算把铁路拔掉以后下面的枕木编杉排过长江,还有就是拆门板,就是把大庙里面的那个大门板,全部拆了,再用电线杆上的那个杉条,用绑腿绑起来,推到长江,我们基本上就是用这两种方法过江了。”

中华盟中人能用上这两种方法过江,基本上归结于一个原因,那就是日本人用飞机轰炸过南京,把南京轰炸了废墟,现在的南京刚刚把日军的飞机给轰炸过,根本还没有重建,甚至绝对连重建的影子也没有,所以,要什么铁路下面的枕木可以随便拔,甚至,他们这么做还可以防止日军沿交通前进,阻滞日军前进的步伐。

再说庙门里面的门板,那更是由于拜了日军所赐,现在,别说是庙的门板,就是大街小巷里面挨家挨户的门板也是有的,这些东西都是可以在大街之上随处可见的。

梁中国听了以后是相当的高兴,他高兴己方能有撤退的工具,这样就可以减少撤退中的损失了。

梁中国接着问道:“农前辈,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行动?”

农悦道:“梁中国,我们现在正是要去行动做这些事情。”

梁中国苦笑道:“农前辈,要不是我的右手臂有伤的话,那我一定也参加!”

农悦惊讶道:“梁中国,你的手臂是怎么弄伤的?”

于是,梁中国就把自己手臂怎么弄伤的事情给说了,农悦听说梁中国是因工受伤,为国家受伤,他是相当的感动,遂农悦前辈就对梁中国说了许多安慰的话,劝他好好的休息,说完了以后,农悦前辈以及中华盟中人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做,遂他们就离开了这里,离开了梁中国,他们就去做正经事了。

现在是大晚上,梁中国也是半夜起来做事情,现在,梁中国学会了《洗髓经》,他的心情也舒畅了不少,同时,他也发现自己的眼皮也开始放困,他想睡觉了,遂梁中国就打着哈欠,一直往医院那里走去了。

梁中国回到医院以后,他发现肖臻依然还是抱着他那把九七式狙击枪在睡觉,梁中国看见肖臻那副酣样是忍不住微微的笑了笑,然后,梁中国是躺在病床上面继续睡觉。

梁中国不晓得到了十二月十二日傍晚七点,唐生智却突然向各路守军发出撤退的命令,自己也背弃了与南京共存亡的誓言,于十二月十二日傍晚八点,乘坐为他保留的最后一条小汽艇北渡长江逃走。

唐生智的带头出逃引起了南京守军的哗然,本来大家都准备战死到最后一个人,可是自己的司令却在最关键时刻首先背信逃走,还有谁愿意继续拼命抵抗?南京守军一下就发生总崩溃,完全失去了组织,官兵们开始各自设法逃命。

于是,在抗日时期最为阴暗的时期就这么悄然到来了……

后话,唐生智的临阵退缩让梁中国大大的瞧不起他,但是,过了二十多年以后,将近三十年,唐生智做的一件事情让梁中国是刮目相看——

一九六六年五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唐生智受到冲击。一九六七年一月开始,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诬陷均为副主席贺龙,逼唐生智检举刘少奇、贺龙的所谓“罪恶”,他坚贞不屈,坚决抵制,他们见唐不肯就范,便恼羞成怒,其中一人从腰间掏出手枪,往桌上一摔,吼叫:“你讲不讲,不讲,我毙了你!”

唐一听“毙了你”三字,顿时火冒三丈,撩开衣服,拍着胸膛,走到那人面前说:“小子!你冲着这里来吧!老子南征北战,枪林弹雨都走过来了,几时怕过死!”。

造反派把唐生智抓到省政协关押起来,继续逼审,整整关了十个月,身心受到剧创,一九六八年四月,当时正在接受审查的唐生智从报上看到程潜去世的消息,感慨地说:“颂公死得值得,周总理和其他中央领导都出席了追悼会。”

这话被汇报到了造反派那里,省政协的一个造反派头头,竟跑来打了年已八旬的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唐生智一记耳光,还责骂:“你还想这种待遇么?”。

一九七零年四月六日,唐生智因肠癌复发不治逝于长沙,终年八十二岁,一九八一年,党中央恢复唐生智的名誉,承认他为革命的领导干部,委托湖南省委重新为唐生智召开追悼会,邓小平、王震等中央领导送了花圈,湖南省委对他追求真理、爱国爱民的一生作了盖棺论定,并在悼词中特地提到力保贺龙的惊人功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