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4.html


“北京是我们伟大社会主义祖国的首都,……”

听着广播里传出的声音,胡安阳知道火车进站了,这广播词差不多有30年没变,虽说老点,但听起来还是很亲切的。他来过北京很多次,后几次是陪老板到中关村谈生意,这次也是到中关村附近,算得上熟门熟路。

出站后他进了地铁,地域歧视是国际惯例,谁拿那些站口趴活的出租车也没办法,在车站蹲点的就憋着宰几个外地客呢,上次和老板来就碰上个不开眼的让两人揍了一顿,这次带着东西可不想惹事。

中关村方向和来CBD上班的人流相反,车厢比较空,不会挤坏了东西,胡安阳扭扭身子,换来个舒服的坐姿。昨天临时买不到卧铺票,同时也为了箱子里的货物安全,昨晚在火车上就没合眼,现在可以放松点了。

地铁到站后,他出来叫了辆出租车,这样不仅省钱,扫马路的司机也规矩点。北京的天气比丹东暖和,走在外面很舒服,现在还是上下班时间,他随着人流忐忑不安地走进中科院XX研究所,这里是他计划的重要一环。

“同志,我想做一下测定。”胡安阳说着拿出一面铜镜、一枚铜钱还有一把瑞士军刀。

“您是什么单位?”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我是个人,您尽量给快点,等着结果呢。”北京除了服务行业的人都还比较好说话,胡安阳尝试着要对方通融一下。

市场上大把的专家,个人很少找到这里做科学鉴定,对方听说是个人果然亲切了些:“我还真没碰到过个人做的,铜镜和铜钱好说,这军刀是现代的,有什么好测的?”

“一样做,不过咱个人花钱又不要发票,您能少收点就少收点。”胡安阳难得开口求人,要不是这里看着少些铜臭气,他才懒得白费口舌呢。“我朋友知道我过来,托我帮着测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是像店家说的老军刀。”

“我们这有标准,我没权力少收,不过要是个人我可以给您往前排排早拿结果。”对方笑着解释:“误差可有50年,您想好了这刀子测不测,交了钱可不退,想好了就填表格交款,一星期后拿结果。”

“那麻烦您了,我都测。”这里虽说规矩有些僵化,但一视同仁反而让人觉得童叟无欺,胡安阳心情舒畅地办完手续,重新整理心情,专家的鉴定也是不可或缺的。


“大爷,麻烦您问一下,23号楼在哪儿啊?”

听到出租车司机的问路声,胡安阳知道目的地快到了,也就睁开微闭的双眼不再假寐,他一路上怕话多有失,没敢睁眼招惹以话多闻名的京城的哥。

“是找史迪吗?前面路口奔东,楼下有一水果摊儿的就是。”

听着字正腔圆的京腔对话,胡安阳顾不得吃惊,赶紧答话掩饰:“史迪是谁?”

老人看了一眼胡安阳,一副连这都不知道的神色:“就是一个文物专家,出租车问这个楼的十有八九是找他,全国各地哪儿来的都有……。”

随着渐渐远去的声音,的哥终于找到了说话机会:“史迪可是名人,电视上报道过,刚满20岁就是国家级文物鉴定专家,光收藏的铜镜就有上千面,不管什么东西一看一个,现在都猜他藏品值多少钱,从说几千万到上亿的都有,好多富豪买藏品都付10%的价儿要他鉴定,我还真不知道他住这。”

的哥果然开口就收不住闸,继续说:“这人还不贪财,有一次一农村来的老夫妻想5万块出一件瓷器,他看后说这瓷器值25万,他爸对记者吹这是他从小教育的好,要我说这是他家里太有钱儿子没钱的概念,您想一般家庭的小毛孩子哪有这么多钱玩儿收藏呀。”

“我这回算认门了,以后有古董也来找他。”车到地方,胡安阳边付钱边结束话题。

司机的说法有些夸张,但大体和网上看来的差不多,他来这要找的人正是史迪。前面去研究所是做碳十四年代测定,现在是找专家做直观鉴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了,倒要看看所谓的专家怎么说。

“史先生,我姓胡,电话里联系过的,从沈阳带来些东西让您看看。”看着眼前有些木讷的小毛孩,事先做过功课的胡安阳没敢小瞧,客气的称为先生。

史迪听了没有任何反应,可能是木讷,也可能是各色人种见得多,听到的奉承也多,注意力都在拿出的东西上。

胡安阳安静的坐在一边随他摆弄,没见到想象中的反复研究,人家只是这么一件件的看过去,好像漫不经心的并不仔细,心中不免有些不安,那两个大商人卖的都是新货,在要求下也没换来多少旧的,不会被当做假古董吧?

他见史迪看完,急切地问:“这些东西是真品吗?”

“都是真品!”史迪说的很肯定。“应该是西汉晚期的东西。”

听了那么多传闻,现在胡安阳才完全折服,此专家非彼砖家,人家看一眼不仅确定是真品,还明确指出是西汉晚期的东西,那新莽不就处在西汉晚期吗!他得知是真品放下心来,开始探究起为什么,对文化人也尽量搜刮些文雅些的词,问:“何以见得?”

“这件雕的是汉代流行的长袖折腰舞,这件是朱雀神兽,是汉八刀雕法,可以肯定都是汉代和田玉雕,这件青铜器的纹饰和落款、题字也都是西汉晚期常见的……。”

“这些东西很新,我看史先生也没用放大镜,怎么就能肯定是汉代的真品呢?”胡安阳关心的是这些‘新古董’是怎么认定的。“史先生别多心,我不是不相信,只是好奇怎么能这么快做出结论。”

史迪说起古董来眼神中满是神采,听了胡安阳的问题有些自负的说:“这些东西虽然看起来极新,但有经验的人还是很容易分辨的,比如都是黑头发、黑眼睛,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分出中国人、韩国人和日本人,即使你知道他们的特点,想完全伪装也不可能。同样道理,一般人即使知道西汉晚期东西的特点,想要完全仿制也容易识别,再说我也有类似的东西,那更没跑了。”

“有道理,史先生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从仿制上讲胡安阳倒不担心,东西绝对是如假包换的原作。“那么这些东西市价几何呢?”

东西确定了真伪,关注重心就转移到作价问题上,做什么事情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能的。无奈胡安阳不懂行,只能信人家的名声,好在网上评价不错,报道说史迪买藏品的原则是让人有钱赚,说这样人家下次有东西才会想着拿给他看,收藏路才越走越宽。

胡安阳也正想发掘个长期销货渠道,对这样的买主很欣赏,这才找找上门来。要说完全相信对方也不可能,套用句台词,‘现在社会多复杂啊!’可他不信也没办法,只能盼着采访报道是真的,这社会上还有取之有道的爱财人。

“目前收藏市场虽然略有回升,但整体仍不景气。”鉴定和作价的事史迪没少做,对市场很了解,开始娓娓道来。“小铜镜多定价在1万5左右,大的差不多8万,玉饰等在3万到8万5之间不等……。”

“就依史先生的价格,那么史先生留下哪些呢?”看到这里给的价格比丹东所出近似玉饰足足多了2万,胡安阳心理上大体平衡了。总要让人赚钱,再说这些东西来的太容易了,他也没适应斤斤计较的商人角色,还是抱着赚差不多就行了的心态,难得糊涂吗。

“我留下这件,还有……”

史迪不是古董贩子,挑了些自己收藏,商讨下来收了17万的货,对于这个结果胡安阳比较满意,现在什么生意都难做,原来公司里跑销售的费老劲也一次卖不出这么多钱,他首次外出能顺利出手总值40%的东西可以说是很不错了。尽管如此,剩下的东西也令人发愁,从网上搜的另外几人可不是太有名,也只好硬着头皮做这些与人打交道的事。

这时候史迪拿出个便签本,在上面开始写些什么,胡安阳沉住气没有问,只听史迪写完后说:“你要愿意可以拿着我的条子去,他们一个是收玉器的,另一个是收青铜器的。”

胡安阳一转念明白和自己认识做电脑圈子的人一样,人家这是古董圈子,由圈内人出面介绍比自己撞进去容易多了,正要表示感谢,就听史迪接着说:“他们是倒腾东西的,认我的作价,但成交后你要给我10%的佣金。”

胡安阳好歹在外面混过几年,不能说克服了小农意识,可还明白这年头没好处没人帮你办事,再说人家不怕你和渠道见面,说明出价确实厚道,想明白这点赶紧说:“这没问题,那先谢谢史先生啦。”

晚上胡安阳找了家3星级酒店,算是奢侈了一把,今天又见过几个中间商后总共到手29万多,找个好地方既是犒劳自己,也省得晚上担惊受怕,明天见过最后1个中间商后就可以离开这里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列车在原野上飞驰,天色已经放亮,胡安阳一觉睡得很踏实,睁眼时车已过济南。他是昨晚上的火车,在北京呆了两个白天,把带来的东西全出了,总共到手37万5。史迪引荐的人真不含糊,看了条子就认可了作价,但到手的钱可不足额,除了佣金,为了尽快出手拿到现钱,不得不付出些代价,这叫现金折扣,算财务费用,他混过公司懂这些,谁叫急等钱办事呢。

钱都在新办的一卡通里,可以高枕无忧,这卡开个网上专业版就可以完全自助操作转账汇款,以后可以每个大城市办张卡,同城转账费用2块,异地最高转账费用才50块,谁想得到10多天前他还为省异地提款手续费,提心吊胆的带现金呢,真算是时来运转了。

胡安阳想到钱有些担心:“2天存进37万5,不会被银行盯上吧?”

按说北京有钱人多应该不会,昨天看到存取5万以上的贵宾室里都好多人在排队等,可这批古董远超原先预计的100万,他为了不被盯上,还是决定以后要多找些身份证,多开几张卡把钱分开存。

火车目的地是青岛,到站后时间还早,他找个地方边吃早餐边等上班时间。到此地是经搜寻资料和初步联系后决定的,从老妹那得来的信息没用上,要是常规船不是问题,能制造独立用帆航行的船厂就少了,而机帆船不适合又体积太大,很多地方都淘汰了,当前进出时空之门也不方便,几番碰壁才整明白,得找游艇企业。

一沾上游艇两字,那价格就贵族了,只是必须有条船从华国来,游艇是最佳选择才不得不来看看。好歹这次出货顺利,胡安阳兜里有了钱,多少有点底气,那就不是纯看看,而是考察,碰是合适的可以直接下定了。

“胡先生,欢迎欢迎!”船厂王经理亲自出面。

这不是胡安阳面子大,而是游艇企业规模都不大,金融风暴以来出口不景气,人民币升值后订单减少,业务量老板自己都应付的过来,能裁掉的人都裁掉了,他不出来也没人接待了,这也是厂家愿意接这份订单的原因。

“王经理,我这次来是实地看看那条26英尺的船。”胡安阳和多数东北人一样,祖上都是山东人,来到山东也不觉得是客场,说起话来直来直去。

“没问题。”王经理嘴上答应着,开始推荐客户退订的船。“我这还有条29英尺的船,格局和那条小的差不多,咱们联系好几次了,你诚心要我按26英尺的价格给你。”

“那都看看比较一下吧。”同样的价格,胡安阳当然愿意买稍大些的船。

两条船很快看完了,确实和老板说的格局一样,胡安阳有了直观印象后告辞:“王经理,我还联系了两家厂子要过去看看,今天就不打扰了,你最好给我报个一口价,说说多少钱能做,我回去比较一下就定了。”

“这~”王经理只有苦笑,各家游艇都差不多,全是成熟技术、国外设计,核心机件进口,自己不掌握核心技术,除了拼价格还能怎么办?“18万,没水分了,订的时候能降点有限。”

“放心,我不会拿这个价压其他厂家,比较自己主动报出的一口价才公平。”胡安阳知道王经理这么说是担心什么,有些消费者买东西喜欢拿一家的价格去压另一家,造成先报价的被后报价的减个一分钱就抢走生意,弄到最后谁也不轻易说实价。

“好,那明天见。”王经理说着希望却并不抱希望,说明天见是希望能再上门,那自然是可能成交,可对不拿自己的报价去压别人不抱希望,现在什么人这么守信,骗鬼呢?

胡安阳事先做过功课,了解些游艇行业的现状,其实哪行不是核心技术掌握在洋人手中呢?就算零星掌握些核心技术也会起个洋名,从最好质量的东西才能出口开始,不管是不是在外国制造的,洋人的东西最好这一概念深深地根植于人们的意识里。

虽然看不惯,他并不否认这个现实,归根到底是做自己人的奴隶好还是做外国人的奴隶好的问题,反正对他都没好处,因此利用起互相压价的中国制造来豪不愧疚,在接下来的考察中摆明了在找哪几家谈,这时他们才不会抱着宰客的态度,真正老老实实报价。

第二天胡安阳再次上门,对着有些意外的王老板说:“王经理,从报的一口价上看你的价格最好,我希望在这订,但对船要做些改动,把你们游船用的脚踏动力系统加上。”

“价格报低了,其他家都不干。”王经理才不信胡安阳没把他的报价透露出去呢,想到的是别家都不做,痛快的说:“加东西没问题,那最低得18万8了。”

胡安阳了解过加这套东西的价格,明白这位与自己同样出身的农民企业家如何想的。现在的事情就这样,你诚信了别人还不信,眼前这位就是觉得自己价格报低了,在增加的项目上找回来,即使心里明白也没法生气,就算换一家还是会这样,道德体系摧毁后人们会无所顾忌,要想重建怎么也要几代人的努力。

他这里想着原因没有说话,王经理看着对方古怪表情可有点心虚,重要的是把退订的船出手,那些船已经收过违约金,再压点价也还有的赚,为了多赚点压着资金可划不来,想着心里有了点松动,但绝没有后悔,开了这么久厂子,能没这点道行吗。

“这种船在08年时国内卖32万,可在美国只卖2万1美刀,我说的没错吧?”胡安阳张口就指出这点,当时查资料时看到个身在美国的兄弟跟帖,现在用上了。

“那是有出口退税。”王经理心惊对方知道这些,开始解释。“国内税高,能花十几万买游艇的人也不在乎多花十几万,这总比成百万上千万的豪华游艇便宜太多了。”

胡安阳听着这话有些熟,顾不得想在哪听说过,问:“出口到朝鲜也一样?”

“哪都一样,你要今天能定下来咱们就好好算算,我可以给你最低价,你周围有人看着喜欢,把我联系方式告诉他,怎么样?”王经理找了个台阶下来。

两人随即展开详谈,最后订下一艘29英尺的3体2桅游艇帆船。老板算做了让步,改装后18万8,胡安阳也不指望在国内能享受洋大人待遇,对此也算满意,而且因为是现船改装,最多2周就能交货。

这条船长8.84m,宽6.09m,折叠宽度2.55m,卸下剑形板宽度2.50m,船体采用三明治夹层玻璃钢,坚固体轻永不沉没,和水面小角度满舵拐弯也没问题,吃水还浅,收起船舵就能上浅滩;船上有内置和外接50升油箱各1个,25升水箱和污水箱各1个,注满后还可载重1100公斤,设计最高速度25节,原配15马力发动机速度可达9节。

胡安阳对此船很满意,船1个人就能开,大小合适才1吨重,放在游艇架上就能拉走,放下桅杆可以方便进出时空之门。除了原来机动和帆动,他要求增加液压脚踏动力,没汽油、没风时还是人力保险;而且先不打算用油料做动力,外接油箱暂时不用,污水箱远超时代也不考虑,都改作容器使用;还有就是更换成大马力发动机,把船和桅杆涂装成木纹色。


船定好了,如何驾驶成了问题,反正现在干什么都要花钱考本子,驾船航行也不例外,胡安阳想想几天后北京的鉴定报告出来,回家后还得再出来拿结果,决定干脆找了个俱乐部报名学航海,正好一边学一边等北京的结果。

航海学习分为两级,对应着小型稳向板帆船和龙骨帆船,他不知道有这么多讲究,心里拿不准自己订的是哪一种,想来那船能越洋航行,应该是龙骨帆船,但不管怎么说都要从第一级开始学。

第一级分3个阶段,第一段是对无任何经验的扫盲班,理论6课时,航海15课时,报价1500;第二段巩固进阶,理论6课时,航海9课时,报价800;第三段停靠、起锚和基本气象、导航等,拿证就能独立出航,理论6课时,航海18课时,报价1800。

得益于城市的定位,天气转暖后培训班开了不少,前两段可以做到随到随学,只是第三段要预约,胡安阳谈了个3段的总价3500,在接下来的五天里回到课堂,恶补有关航海知识,期间还去了几次船厂看进度,确定那是龙骨帆船,再有就是抽空去了一趟昌乐路——本地的古玩市场。

这5天的培训很快过去,此时北京的结果也出来了,节俭的习惯不容易改,他坐夜车睡一觉到了北京,既不耽误白天办事时间,还省了一晚住宿费。这次时间充裕,可以逛逛古董市场,好歹在史迪引荐下算踏进了圈子,要赶紧混个脸熟,尽快熟悉业务才好。

至于鉴定结果都不出意料,铜镜和铜钱确定是汉代年份,瑞士军刀虽然经过时空之门到过新朝,可还是现代的年龄,这才是他检测军刀的真正原因。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这份鉴定结果在,就可以大胆贩卖真货,同时也可以透点口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