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平贼篇 第十六章马季贤陇东克复 孙简之糜战济南

yuxs112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孙易得了陇东城,乃对陈志道:“今取陇东,先生当得首功。暂嘱先生为从事参军,随我左右,常为参谋。”

陈志拜谢。孙易又道:“马将军亦有大功,可为吾守陇东,迁为太守。”

孙能不服,道:“马季贤降将,方立寸功,主公何待其厚耶?岂不让帐下旧人心寒?”

孙易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观季贤有大才,方用之,必不为我失望。尔等亦不必焦虑,今方得寸土,日后定有大用。”

诸将乃知孙易有大志,皆不再言语。孙易又道:“今得陇东城,诸将俱有功劳,从明自济南城外相随,多立奇功,可迁为参将。仲德、兴汉、方言皆为别将。孙能、李过亦为参将。诸君戮力,克日去取济南。陇东十八县,尚有未复者,吾留兵马一万与季贤,可为征讨。”

马银道:“主公大恩,末将必粉身碎骨以报。与我精兵五千足矣。”

孙易乃与马银兵马五千,自领大军三万去济南。

再说吴遥兵败,自焚陇东。帐下诸将多有逃出者,相聚秋明县,收拢残兵,得三千人。副将曹干道:“陇东城陷,将军赴死,我等而今该当如何?”有郎将岑宜道:“今日陇东大势已去,不如去投济南,为将军报仇。”

曹干道:“虽失陇东,然尚有诸县以为盘踞之处,收各县兵马,亦得万余。奈何去投他人?”

又有一人上前,乃是校尉邱曾,道:“我闻马银、陈志投孙易,亦得大用。今失陇东,莫如干脆投孙易。”

曹干大怒道:“将军方死,汝焉敢投敌。左右与我拉出砍了。”

邱曾惊恐,伏地道:“只此一说,将军不纳便可,何取吾头颅耶?一切听将军吩咐便是。”

乃赦其罪。邱曾回营中,与左右商议道:“曹干无礼,今欲杀我。匹夫不足与谋,不如去投孙易,诸君愿去否?”

诸人皆道:“将军为吾等谋活路,吾且不从乎。”

邱曾大喜,乃与众人谋道:“若无寸功去投,必不为孙将军所重,不如趁夜杀曹干,献秋明并曹干头颅,以为晋身之资?”

于是领本部五百人,趁夜杀奔曹干府邸。那曹干闻得喊杀声,于榻上坐起。有人来报:“邱曾谋反,领本部欲图将军,献城与孙易。”

曹干大怒道:“贼子敢尔。”拔剑披头赤足而出。正遇数个小卒杀入大门,曹干将数人一一砍了,鲜血溅满全身,立于门前喝道:“汝等焉敢如此,不知某家剑利否。”

邱曾上前道:“汝辈不知天时,今我欲投孙将军帐下,特来取汝项上人头一用。”

说罢,挥军去杀曹干。然那大门之处,只行得数人。虽邱曾人多,怎奈不能一拥而上。曹干与亲随数人竟堪堪敌住。郎将岑宜闻邱曾作反,围攻曹干府邸,大惊。乃领兵马三百来救。邱曾不备,为岑宜自后边杀败。

邱曾领败兵道:“今杀曹干未得,诸人可与我杀出城去,投孙将军。”领残兵二百余人来至城前,诸人惊恐,裹足不前。邱曾道:“形势至此,焉不用力,待死乎?”众人于是奋力夺门。

岑宜、曹干领兵随后赶到。见邱曾夺门正急,曹干也不答话,拔马便去杀邱曾。方此时,城门洞开。邱曾领百数十人,杀出城去。城上人见了,乱箭起发。邱曾因得出城,放松戒备,不查为城上乱箭射中战马,掀落于地。曹干、岑宜领军杀出,邱曾不及逃脱,为曹干杀于马下,邱曾余部只走脱数十人。

待城中平息,细细查点,尚余兵马二千余人,岑宜乃道:“今秋明不足依,不如连夜走石城,再做计较。”

曹干无奈道:“本欲踞城与孙易周旋,如今邱曾谋乱,军心不稳,亦只得如此。”于是连夜拔营去石城。

却说翌日,马银领兵三千来取秋明,行至半路,见数十人拦道求见。马银上前,诸人伏地哭道:“请马将军为我家将军报仇。”

马银见诸人皆着周军装束,乃道:“且慢慢说来,你等俱是何人所部,为何拦道求告?”

带头一人道:“我等乃前军校尉邱曾亲随。吴遥兵败,曹干收溃兵于秋明,我家将军劝他头孙将军,曹干不允,反欲杀我家将军。将军乃夜谋杀贼来投。不想兵败为曹干、岑宜追杀。又领我等杀出秋明,不想将军为城上乱箭中战马,跌落在地。被曹干杀了。”

马银点头道:“原来是邱将军属下,我定与之报仇。”又对左右说道:“今秋明方乱,军心不稳,可速速进军。”

然兵至秋明,贼已弃城而去。马银占了秋明,未待休息,闻曹干在石城,又领去取石城。

曹干等人引兵至石城,却闻孙易领大军去济南,马银引兵追来。笑道:“何来之快耶?孙简之既走,区区马银,亦不足道,只待杀了马银,陇东可复。”

却说有石城姓郑,名厚,字子才者,身高八尺,容貌俊秀,饱识多才,性忠义,乃此间豪强也。其父郑明州牧一方,甚有贤名。父死两载,厚于石城守孝。贼军攻石城,本欲相助官军,怎奈此间县令不战而走。厚于是隐忍,以待时机,又连接城中小吏,以探虚实。闻孙易下陇东,杀吴遥。曹干仅领兵两千来石城,于是大喜,道:“此正当时也。可趁此时杀曹干,夺石城。”

当夜聚齐家丁仆从,乡民数百人,各与兵械。有城中小吏开城相迎。诸人杀入,曹干犹自不查,待闻城中杀伐起,方为震惊。石城兵士大恐,四散而逃,曹干、岑宜被围在府邸中,无法的脱。

曹干道:“今不查,竟为贼子所图。”说罢举剑便要自尽,岑宜道:“将军何不降之?”

曹干道:“马银为我所恶,我尝欲杀之。今屈从于校尉之下,吾所不欲。”说罢乃自刎府中。岑宜无奈,乃降郑厚。

马银来到,石城已定。郑厚于城外相迎。见道:“将军今来,吾亦得脱身。孝尚未除身,不可久待,石城今与将军。”

马银下马道:“先生大功,吾闻忠孝不能两全,方今黄贼作乱,正是报国之时。我家主公求贤若渴,先生何不投于麾下,以报社稷。老大人泉下有知,定不为怪。”

郑厚道:“非不欲投,待三年期满,必投孙将军麾下。”

马银不再劝说,周军失了大将,无所作为。马银乃将陇东诸县一一收复。

在说孙易领大军攻济南,济南守将常基闻孙易四日便得陇东,吴遥身死,大惊道:“吴遥兵败,今孙简之来取济南,如之奈何。”

有人道:“江都督有书信,言大军未回,可紧守城池,以防为孙易所图。待大军回时,再作计较。今济南外百里,有崇门关,颇为险峻,乃进出济南必经之路,将军可起大军紧守,以待都督。”

常基乃道:“此正良言也,待我领大军去守。”于是领军万五,星夜去崇门关。

孙易于途中闻马银已得陇东全郡,大喜,对左右道:“吾言马银必不为我失望,今灵验也。”

待到崇门关前,乃知常基自领兵马来守崇门关。孙易驻马关下,见此关险峻。乃道:“恨吾走济南无兵,若得兵马五千守此关,何致今日复来乎?”

安营既罢,乃领从明引兵去搦战。

常基于关上见了,道:“何人可去应战?”

有人道:“吾闻杨从明虎将也,昔日何宪亦属不凡,然难敌其虎威。今我据雄关,莫如紧守,不去理会。”

常基点头称是,于是高挂免战牌,不与出战。杨从明见敌不应战,只得引兵马回。周德庸道:“敌据雄关,意图长守。三军且休息,明日再战不迟。”

刘志亦道:“此地不可一时图之,可令营中多造攻城器械,以为长久之计。”

杨从明从二人之言,道:“如此,三军歇息。明日饱食再去攻城。”又命收附近匠工,连夜赶造攻城之物。

竖日,孙易引兵马于关前,道:“此关险要,诸将不可轻心。”乃挥兵攻打。常基于城上,见孙易来攻,只是一一应对。

此间战事,竟一时不得停歇。双方糜战数日,孙易损失良多,未见效果。乃领停兵关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