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命修罗 正文 第十一章 夜月谈心

xiaozhoulxiaobai 收藏 0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7.html[/size][/URL] 乌索城数里外,阿炎三人暂居处——三人此刻仍在熟睡中,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时间在他们的睡梦中慢慢流逝,昊承的后续安排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轮新月挂上天空,夜晚降临了。从睡梦中醒过来,阿炎蹑手蹑脚的爬上房顶,他睡不着,有些事情让他无法入睡。只是,他期望的宁静没有维持多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7.html


乌索城数里外,阿炎三人暂居处——三人此刻仍在熟睡中,丝毫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时间在他们的睡梦中慢慢流逝,昊承的后续安排也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轮新月挂上天空,夜晚降临了。从睡梦中醒过来,阿炎蹑手蹑脚的爬上房顶,他睡不着,有些事情让他无法入睡。只是,他期望的宁静没有维持多久,一个人影出现在他身后。

“你也醒了啊,怎么不多睡会儿呢?”阿炎小声对站在她身后的小纯说道。

“嗯?你怎么知道是我的?”有些好奇,小纯问道。

“感觉吧,呵呵。”

“哦!”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二人没有交谈,他们两人就那么坐在屋顶上,当然,他们是坐在屋顶尚未破损处。二人就那么静静地坐在那里,想着各自的心事。阿炎一直低着头,将头深深地埋于怀中,而小纯则一直抬头看着天——看着天上的那轮新月。

良久,小纯开口了:“月亮有很多故事,你知道吗?”

“嗯?”阿炎有些好奇小纯为什么要说这个,不过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去想太多了,看了一眼天上的月亮,阿炎回答道:“我知道几个,不过都不是很有意思。”

“呵呵,是吗?”小纯笑了。笑了一会儿小纯接着说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对男女,他们两人都是高级元素师,男的英俊,女的漂亮,很自然的,二人深坠爱河。他们可以说是神仙眷侣一样的存在,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联手无法做到的,不过最令人羡慕的还是他们的感情,他们深爱着彼此,爱的至死不渝,这让当时很多想要追求他们的人都望而却步,因为大家都不舍得去打扰这对眷侣。

在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天空还很单调,当时天空中还没有月亮,因而一到夜晚降临,整片修罗大陆就会陷入黑暗之中。不过有一天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月亮出现在了天空之中,夜晚的修罗大陆不再漆黑一团,而这一切都和这对眷侣有关。二人早就修炼到了至高境界,已勘破生死,他们不知在修罗大陆上生活了多久,最终女子厌倦了这里,她想要换个生活环境。女子的提议是二人合力造出一方世界,然后在那里度过无尽岁月。男子深爱着女子,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想办法为她做到,因而他同意了女子的提议,并且用尽全力和她一起做到了,而他们造出的世界便是现在你我眼前的月亮。”小纯说着指了指头顶的月亮,眨着大眼睛看向阿炎。

阿炎看着月亮,小纯刚刚说的一切他从未听到过,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神话故事,不过直觉告诉他应该还有下文。低头看向小纯,他想听听小纯接下来要说什么,不过当他看到小纯的神色后,他的脑中便没有了要听下去的想法,现在的他只想就这样一直看着小纯,因为现在在他面前的小纯有种独特的气质,一种出尘脱俗、一种超然物外的气质,而这让阿炎痴迷。

“你不想听听下文吗?”看到阿炎这样,小纯出声询问道。不过她在心中却低叹了一声,“不是元素师终究抵挡不住吗?看来我大意了!”

“嗯,咳咳,想。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去月亮上生活了吗?”阿炎为刚才的事有些尴尬,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正好小纯发问,他也有个台阶可以下。

“……没有!就在他们要去那里居住时发生了一些令他们意想不到的事,打乱了他们的计划,最终他们也只是造出了自己的理想家园而没有机会上去居住,可以说他们最后是含恨而终吧。”

“嗯?含恨而终?你不是说他们已经勘破生死并且联手可以做到任何事情吗?还有什么事会让他们丧命呢?”阿炎不解的问道。

“呵呵,我也不知道…你就把这当个不完整的故事吧。”小纯小声回答道,她的神色有些伤感了,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场面复归寂静,二人又变为了先前的姿势,一个抬头看天,一个埋头深思。只是二人颠倒了个个,现在的阿炎看着天空中的明月,而小纯则将头深深埋在怀中。

“我想告诉你些事,可以吗?”阿炎没有看小纯,他像是在自言自语,因为他的双眼注视着天上的明月。只是这里只有他们二人,不用问也知道,他是在征求小纯的意见。

“嗯。”没有抬头,小纯低声回答道。

“我不是一个自甘平庸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话阿炎就停了下来,而且停顿的时间相当长,他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事似的,良久他继续道:“我是一个乞丐,按理说像我这样从小就是乞丐的人是不该有什么梦想或者说奢望的,可是这也是我最痛恨我自己的地方,因为不论经历多少打击与磨难,我始终放不下心中的梦想,始终幻想着自己美好的明天。可是越是这样我就越恨我自己,因为梦想对我来说是奢侈的,我永远不可能真正抓住它。

我就像一只小鸡,总是想着有一天要飞上高空,不论别人说什么我都相信我可以飞上去。一次次的尝试,一次的失败,但我并没有放弃,因为我还有借口——我的翅膀还没有长硬,我的年龄还小,我以后一定会有机会的。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我慢慢的长大了,我的翅膀够硬了,我的年龄也够大了…而我却还在地上仰望着,仰望着头顶的那方天空。

曾经的借口、过往的期盼终成虚幻,它们被时间无情的否决了,我…连仰望的权利都没了…我应该心甘情愿的做只小鸡,不该幻想那方本就不属于我的天空,你说是吗?”阿炎呢喃道。

“我不知道,不过…”

“呵呵,不过什么,你说吧,没事的,我习惯了。”

“我不知道你以前有过怎样的梦想,不知道你经历过怎样的失败,可是我想告诉你,人不该给自己留太多后路,不该给自己太多失败的理由。太多的后路太多的理由都会变为太多的借口——失败的借口。有些时候我们需要孤注一掷、需要一往无前、需要将自己逼上绝路才能成功,你懂吗?

“呵呵,我懂,只是…”阿炎笑的很苍凉,也很无奈,他接着说道:“那我要往哪儿孤注一掷呢,我又能做些什么?”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总会有机会的,你不是觉得这次乌索城之行会带给你机会吗?”小纯问道。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我在这里会有所收获,只是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又在幻想,不知道最后会有怎样的结果。”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还是别想太多了,有些事情也是要看命的,我可以答应你,如果这次乌索城之行没有给你带来你想要的机会的话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当然,前提是你要有孤注一掷的决心。”

听到小纯这么说,阿炎很是惊讶,越是和小纯接触他就越是感觉小纯比他还要成熟,似乎经历了比他还要多的事情。“小纯,你是元素师吧,为什么你不加入宗门呢?那样你就不用吃这份苦了,不是吗?”阿炎乘着这次机会问出了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他不明白为何身为元素师的小纯要受这份苦,以她这样的年纪就能开启元素力可是会有很多公会抢着要她的,只要她加入公会她也就不用受这份罪了。老实说,开启元素力成为一个元素师正是阿炎长久以来的梦想,因为那就意味着有吃有穿有将来。

“没什么,其实严格来说我是有宗门的,你就当我是被宗门赶出来历练的吧,呵呵…”小纯明显是想岔开话题,不等阿炎再问什么,小纯接着说道:“倒是你,我觉得你人还不错,可你为什么对欧天那么…嗯…苛刻!”想了半天小纯想到了这个词,对苛刻,从小纯见到二人起她就觉得阿炎一直有心针对欧天。

“也不为什么,也许是妒忌吧。他原本有那么一个温馨的家,原本有对他很好的父母,这些我都没有。”阿炎回答道,小纯这么疑问,让他的心情又变得沉重了,他都没心思再追问小纯了。

“仅仅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是关心他,希望他能更快的适应现在的这种生活吗?”小纯狡黠的问道。

“嗯,关心?怎么会?你在想什么?”阿炎不满的嘟囔着。

“呵呵,是不是这样你自己知道,不用告诉我啦,好了,聊了这么久,我有些困了,我去睡了,你也快进来了吧,在这里可是会着凉的哦,呵呵…”娇笑着小纯离开了,留下阿炎一个人在屋顶。

“是关心吗?我怎么不觉得?”阿炎嘀咕着,他想起了在耶纳城遇见欧天时的情形,当时的欧天刚刚失去父母,他两眼红肿的拦住阿炎向阿炎索要吃的,他眼中的恐惧是那么明显,他的声音都在颤抖。“这样的人能活下去吗?”这是阿炎当时的想法,不知为什么,他将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吃的给了欧天,并在随后的几天有意无意的帮了欧天几次。之前阿炎并不觉得有什么,可让小纯这么一说,他才发现自己似乎的确是因为关心他才会对他那样苛刻的,想到这里,阿炎使劲的摇了摇头,“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我怎么可能去关心那小子呢,我还是去睡觉吧!”阿炎边想边从屋顶下来,他也要去睡了。和小纯的一番谈话虽然没有让他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可是毕竟这么久了总算找打了个人倾诉,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感觉好多了,“希望明天…哦不,明天一定要好起来,我要孤注一掷了,加油吧,阿炎!”半开玩笑的给自己打了打气,阿炎快速睡下了。

明天,一切是否都会好起来吗?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