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条为鸟开辟的道路

谁抓住他谁就抓住了飞翔


我不愿把自己交给惰性的飞翔

就像不愿意把自己交给

一条静止的道路或河流


我的心溢满无以言语的悲凉

古道闲置着

像一顿晚餐在峰峦边凉了


西风吹过鸟的心脏

用满山落叶袭击我们

一只鹰静止在大峡谷上

最后一次作高度的测量


泉水流出山的胆汁

细细的 轻盈的歌唱

我在走进又走出时想

我是什么我是自然地守财奴吗

把山峰金子般的压在心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