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

三月五日,开始撤军。

上级命令我们高炮部队,掩护部队撤军。

每天都会看到,从前线撤回来的部队在山脚下经过。

肉眼望去视觉比较模糊,侦察班焦正饶拿来望远镜

那幕情景至今难忘,他们劳累的身躯,蹒跚的步伐,踏上了祖国的土地,呼喊着母亲,儿子回来了。

那种心情让人禁不住流出泪水,我和我的战友们,一个一个都是泪流满面。

每一次,他们从山脚下经过,我都会握紧拳头,从内心发出感慨,兄弟,回来了,兄弟们,都回来了。

他们身上的军装,血迹斑斑,有自己的还有战友的;他们身上的军装,战火烧焦,硝烟未尽弥漫着火药味;他们身上的军装,汗水和着尘土,奋发出青春的芬芳。

山在颤动,风在呼啸,天在落泪。

祖国的怀抱是那么地温暖,母亲的乳汁是那么地甜蜜。

凯旋归来啦!

这就是我们新一代最可爱的人,经历过战火纷飞,生生死死的一代军人,我们不悔,我们自豪,我们骄傲。

一个夜晚,战友们在睡梦中被集结号惊醒。

班长高喊:

“紧急集合,快。”

全连在一块空地上集合,黑夜中有十几个兵站着,有的军帽没了,有的领章丢了,有的军装破了。

连长有些激动地说:

“欢迎从前线归来的战友们。”

全连一阵拍手后,蜂拥而上将他们团团围住,握手拥抱,他们哭了,大家都哭了。

炊事班端来热乎乎的面,战友们打来一盆盆的水。

当年没有问他们的名字,也不知道他们哪个师的,反正是从凉山撤回来的。

他们翻山越岭误入我高炮阵地,被哨兵发现。

连长立即向上级汇报,同他们的部队取得了联系。第二天,派了两人送他们回到自己的部队。

那天夜晚,我还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有一个是广东还是广西的兵给了我几十张越南钱。后来,我还寄给了家里人,送给了同学。如今,自己还完好无缺地保存了一套越南币。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