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9.html


“受训队员哈克维按照您的指示已经在门外了。”卡则米在门外立正大声报告着。这是艾沙的安排,除了看好这个小伙子以外,他还调阅了卷宗和以往的成绩,对这个刚强的年轻人已经有了一个较为完整的印象。但他还想多做一些了解,以确认他的选择是不是正确的。包括哈克维这样的小伙子们,最终能不能达到他的训练要求?是否足够坚韧?是否有足够机敏?而且更重要的是冷血、心狠手辣。

“让他进来,亲爱的卡则米。”

这个年轻人迈着标准的步伐走进了艾沙的临时办公室,看得出他的疲劳并没有完全恢复。但依旧站姿标准,并以一个军人的姿态喊出报告口令,“报告将军阁下,受训员哈克维奉命向您报道。”

艾沙没有回答,也没有回礼。只是静静的站在了这个年轻人的对面,冷冷的从上到下仔细观察打量着。

艾沙是在受训员们还没有进餐的时候发出的召见指示,所以,哈克维的脸上显露出的饥色不足为怪。当然,这个训练营在食物供应上也并不是全部满足学员们的全部食欲要求,只是在热量上做到了充分保证。这是艾沙和德丹的共同心得,一头永远饥饿的狼会永远处于一种进攻的姿态,这是他们所需要的。哈克维的脸庞消瘦,残酷的训练让他看上去憔悴不堪。但他的手指却很纤细,而且看上去很稳定。这不奇怪,艾沙从他的档案上已经得知,这个年轻人曾经是塞耶医学大学的学生。一名尼亚族人。中等身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二十六岁,人看上去很精干。

哈克维并没有贸然向长官提出任何问题,只是沉默的笔挺站着,两眼一眨也不眨,直接迎接着艾沙对他的观察。显然,在他的训练科目中包含了正规军人应有的一切礼仪规矩。学会了在上司面前要少说多听,并且要及时领会上司的讲话要点。

艾沙终于打破了凝固在寒冷空气中的沉静,他指了一下办公桌前的一张木椅子,用着国际雇佣兵最通用的语言,英语,“坐,士兵。”

“谢谢长官!”依旧大声的回答着,哈克维重重的走上了前一步,还是笔挺挺的做了下来,一丝不苟,坐在了椅子上。这样的状态让人感觉,即使是坐着,他也是一头凶恶的恶狼,随时扑向自己垂涎的猎物。

艾沙突然有了这样的感觉,他彷佛回到了那个寒冷的西伯利亚荒原,一个毛头小伙子曾经在雪飞风舞的夜晚凿开了河面上,光着身体,用冰凉的水洗涤着自己的身体。现在,他看着哈克维,就像看着一面镜子,觉得十分有趣。将自己从遐想中拉了回来,他继续对则哈克维询问道,“你的脸告诉我,你是个经历过磨难的人,是吗,孩子?”

“在塞拉尼亚,一切都很艰苦,将军阁下。”艾沙注意到了他的双手是规矩的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上。

他点了点头,用手拿起了桌上的一份卷宗,朝哈克维扬了扬,又放回了桌面。“看来你参加了不少战斗。”这不是质疑或是提问,要知道,进入雪狼营训练课程,即使是最次的家伙都必须经过实战考验的。

“是的,长官。”哈克维还是坚决的回答了。在他的祖国尚未被分裂前,其实,他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做一名优秀的医生。满足于在手术室和病床之间的游弋。如果没有那场内战,他从未想过自己要改变职业,更不用说是做一名职业杀手。甚至在杀戮四起的时候,他还是坚持认为这个时候医生是最需要的,那么多伤兵需要他的救助。

但不久,手持现代化自动武器的暴徒们面对着手无寸铁的平民,其中有他的家人进行扫射后,得知了这一消息的哈克维不再是那个温文尔雅的准大夫了。心中的某种东西破碎了,随着他的父母和姐姐,弟弟流满地的鲜血一样,消失了。

他放弃了自己医学梦,既然手拿武器可以随便屠杀,肆意横行的时候,拿着手术刀和拿着AK-47有什么区别呢?原本一个大夫的镇定、博学、冷静和聪明的想象力完全转移到了成为一个出色的杀人者身上。此后,他又接触到了突盟主义所谓的‘圣经’,其中的暴力教义让他深深着迷。在到达雪狼营之前,他已经是个小有名气的暴徒了。

在艾沙鼓励的眼神下,哈克维开始简要的讲诉了他参加的一些战斗,战术各异。包括了伏击、刺杀、和遭遇战等。讲述的过程中,他的声音平缓,并没有将自己的作用故作夸大,且不动感情,就似乎在说别人的一个个故事。只有在最后,他较为详细的讲诉起在不结盟斯拉夫参谋总部外广场上的一次巴士大爆炸案时,他的脸色还是闪过一丝较为得意的神色。艾沙注意到了。

“好几天后,那些该死的萨族人还在清点他们被炸死的人的名单呢。”他的语气开始加重,“我必须让他们知道,并且懂得什么叫做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