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评2010年5月16日-19日《参考消息》 zt

蓝色征衣 收藏 0 166
导读:点评2010年5月16日-19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5月16日参考消息 《法德为援助希腊发生争吵,萨科齐威胁要退出欧元区》,英国《卫报》网站5月14日报道。德国之所以在援助希腊的问题上,乃至在援助所有可能出现危机的欧元区国家的问题上犹豫不决,关键原因就在于德国至今为止还是一个半独立的国家。德国的这种半独立性集中表现在德国在军事上依然处于被美国抑制的状态之中,德国的军事力量远远不能和它的经济力量相匹配。在这一点上,德国和日本十分相似,而且德国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日本,或

点评2010年5月16日-19日《参考消息》

作者:竖琴螺

2010年5月16日参考消息

《法德为援助希腊发生争吵,萨科齐威胁要退出欧元区》,英国《卫报》网站5月14日报道。德国之所以在援助希腊的问题上,乃至在援助所有可能出现危机的欧元区国家的问题上犹豫不决,关键原因就在于德国至今为止还是一个半独立的国家。德国的这种半独立性集中表现在德国在军事上依然处于被美国抑制的状态之中,德国的军事力量远远不能和它的经济力量相匹配。在这一点上,德国和日本十分相似,而且德国在某些方面还不如日本,或者说各有长短。正因为如此,德国的政治力量始终也处于被抑制的状态之中。而这一点恰恰是法国特别愿意看到的事情。

就整个欧洲而言,除了俄罗斯外,就是法国的军事实力最强了。而且,法国在各方面的独立性都远超欧洲其他各国,因此它在国际事务中所处的地位就显得非常优越,非常自由。反过来,整个欧盟实际上就形成了一个以法国为核心的组织结构,一方面,法国和英国构建起了欧盟的核心防务力量,因为只有它们才拥有核反击能力;另一方面,法国和德国构建起了欧盟的核心经济力量。然而法国现在也同时面临两个很现实的问题,一方面,英国要谋夺对整个欧盟的防务领导权,否则英国就不会同意建立一个独立的欧盟军事力量;另一方面,德国要依赖它的经济优势来谋夺对欧盟的经济领导权,否则它就不同意出钱援助其他发生危机的国家。法国的确是欧盟的核心,但是这个核心只是由于法国在各个方面的相对独立性才获得的,是靠法国的综合国力才获得的,但是,就单项比较而言,法国又不处于优势地位,加上其他大国的干涉,法国的核心地位并不能完全转化为领导地位。因此,为了维护自己的核心地位,法国很乐于出台一项援助希腊等国家的计划,但是这个钱又不是法国自己一家出得起的,要出钱还得靠德国。这样德国和法国的矛盾就产生了。

由于德国的政治权力和经济权力不匹配,由此导致德国和日本一样,都希望通过经济援助来谋得更大的政治权力,而这个政治权力提升的核心标志就是军事权力的独立性上升。军事不独立,也就是军事被外国控制的话,那么就谈不上政治上的独立性,就谈不上政治权力的提升。然而德国提升政治权力的要求非但不会得到美国的同意,就是英国和法国也不会同意。因为英法都很清楚,一旦让德国的军事权力独立了,也就是说一旦让德国拥有了核力量,那么英法都要靠边站了,到时候,就是美国、俄罗斯也要对德国敬畏三分。而且,更重要的问题在于,德国不是没有这个实力,恰恰相反,德国的工业实力非常强大,只要可能,马上就能让德国成为世界军事强国,现在德国的这种意愿只是被美国给强行按住了而已。

由于德国现在所能发挥的强项只有经济,因此法国才会发出要挟,如果德国不愿意发挥这个它在欧元区唯一能够发挥的长项的话,那么法国也就没有必要和德国继续组成联盟了,换句话说,欧元区就没有继续存在下去的价值了。一旦欧元区崩溃和欧盟解体,受影响最小的就是法国,因为法国在欧洲的独立性最强,其次是英国,因为英国没有加入欧元区,英镑不会因为欧元的崩溃而受到负面影响,相反还能获得正面支撑。对德国而言,一旦欧元区崩溃,德国的经济领导地位就无从谈起了,而一旦欧盟解体,那么缺少军事独立的德国其在国际上的政治影响力必然大大下降。因此,对德国而言,现在必须做好两手准备,一方面,如果去救援希腊的话,实际上就是去救欧洲的金融资本,那么就必须在给予援助的同时谋得自己的军事独立和政治解放;另一方面,如果不去救的话,那么就必须下决心和美国一刀两断,果断发展自己的军事力量来重新崛起,特别是要尽快成为核大国。如果德国的军事力量不独立,那么作为一只没有牙齿的大老虎,那只会成为猎户的猎物。

《英开出上亿欧元彩票大奖》,法新社伦敦5月15日电。在经济金融危机的笼罩下,媒体上报道各种中奖信息的新闻忽然也多了起来。这实际上是各国政府稳定民心的一种手段而已,通过报道一夜暴富的新闻从而在广大的人群中制造出无数个一夜暴富的梦想,这样一来,赌心四起,社会安定。可谓,致富幻想不灭,社会动荡不生。

《“亚特兰蒂斯”号踏上告别之旅》,路透社佛罗里达州维纳拉尔角5月14日电。在这次任务完成后,美国的航天飞机就可能告别历史舞台了。而在美国新的航天器使用之前,美国不得不租用其他国家的类似装备。然而,尽管美国在民用航天装备上的发展步伐放缓了,但是美国在军用航天装备上发展却加快了步伐,特别是空天飞机这个新的武器系统的诞生,更加确立了美国在太空中的独一无二的地位。换句话说,美国在收缩资金战线的同时,实际上是把更多的资金转投到军事领域上去了,总量上的减少并没有影响到投入到军事领域的资金实现相对的增长。美国在有限资金的使用上所出现的这种结构性的变化非常值得其他国家注意,美国在经济危机下还如此加大对军事领域的投入,这背后是否隐藏着什么危险的动向呢?非美世界必须加以警惕。

2010年5月17日参考消息

《金砖四国动摇西方霸权》,法国《费加罗报》5月15日文章。欧洲自己正面临着一场极其严重的危机,而法国方面在这个时候抛出所谓的四国动摇西方霸权论,完全就是为了转移焦点,其用意很明显,就是为了把发达国家内部的矛盾和斗争转移到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来。这篇文章从头到脚就是为了转移矛盾,特别是为了把美国的注意力转移到金砖四国而不是现在它所紧盯着的欧洲而鼓噪。对金砖四国而言,要动摇西方霸权至少要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是要拥有军事优势,特别是海空军事优势,因为全球霸权是要靠军舰和飞机来维护的,而现在且不说中国的海空军力量还处于幼稚期,常年不打仗,根本就不能保证有战斗力,就是俄罗斯的海空力量也是缺胳膊断腿,根本不能和前苏联相提并论,巴西和印度就更差了,不值一提。第二是要拥有金融优势,也就是要控制得住足够的资源,由于金砖四国的海空军力量很弱,因此只能寄希望控制本国的资源,虽然四国都是面积广大的国家,但是,各国各有在控制资源上的弱点。俄罗斯尽管资源储藏量丰富,但是由于地质问题,开采的成本实在太高,很难具备国际竞争力,除非改回国有体制,那么就可以减少相当多的开采成本,否则不会有私人资本愿意冒险开采。中国资源也很多,但是人均下来就少得可怜,自给都不足,根本就谈不上以之来影响世界,同样的问题在印度身上也很突出。巴西的资源倒是很丰富,人口也适中,但是巴西国内的资源都早被外国人所控制了,巴西自己又不敢搞国有化,因此,这样下去,即使号称左派的巴西政府再执政一万年,那也是不可能利用其本国的资源来影响乃至控制国际金融市场的。第三要拥有生产力的优势,在矿物资源相对不足的情况下,唯一能够形成国际竞争力的就是人才资源,特别是智力资源,但是,令人十分可惜的是,金砖四国在教育和培养人才的方法上都不同程度地受到西方殖民者的影响,由于在国内推行了程度不同的愚民教育,导致国民的崇洋媚外十分严重,因此,不仅不可能大批地培养出人才来,而且,即使有能够成才的苗子,也在崇洋媚外的主流舆论的影响下到西方去过活了,因此,由于人才的大量流失,所以在生产力水平的提高方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作为。此外,加之金砖四国内部也时常爆发各种斗争,根本就不能团结一心对抗西方霸权,因此,说金砖四国已经能够动摇西方霸权的讲法是根本没有任何根据的。

《查韦斯严打投机倒把》,路透社加拉加斯5月15日电。在国际经济金融危机的冲击下,大小资本家都在加紧投机敛财,同时减少各种生产投资行为。由此导致一方面贫困人口大增,另一方面生产大幅下降,结果导致市场商品紧缺,物价大涨,通货膨胀严重。委内瑞拉的货币市场被资本主义的投机商搞得一塌糊涂,由此导致委内瑞拉经济出现负增长。对一个国家而言,资本主义越发达,在危机时刻所爆发出来的投机力量就会越大,其所能引起的对经济和社会的破坏力也就会越大,换句话说,资本的反国家性会在危机中充分的被表现出来。

《多国财长敦促人民币升值》,路透社华盛顿5月15日电,彭博新闻社网站5月16日报道。现在西方国家已经毫不讳言要求人民币升值的目的了,就是要通过人民币升值来促使中国经济崩溃,从而挤出流动性去挽救西方国家的经济。在经历过2005年到2008年的人民币升值的过程后,相信每一个有感觉的中国人都会认识到人民币升值的过程就是物价飞涨的过程,不仅仅是房地产在涨,而且包括水、电、煤、气所有的日用必需品都在涨,而且都不是小涨,而是大涨特涨。之前主流媒体所放出来的人民币升值能够增加国民财富的话完全就是欺人之谈,完全就是在放屁。人民币升值的后果是国民财富大大缩水,财富都被极少数人给掠夺走了。对中国而言,现在不仅不应该让人民币升值,反而应该适度贬值,只有加速国际竞争的紧张局势,促使发达国家的产业加速崩溃,这样才能为中国经济的真正复苏创造条件。如果中国在此原则问题上让步了,那么就等于是以崩溃自己经济乃至政治的方式挽救了西方发达国家,从而使得中国再次成为西方经济的殖民地。

《欧盟救援计划“仅争取了时间”》,法新社柏林5月15日电。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讲得很对,这次救援计划的确只是争取了时间而已,而且这个争取时间的结果还只是整个行动计划的副产品,救援的真正目的是把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金融资本解脱出来,并且把这个枷锁转移到全体欧盟人民的身上。在执行这个解救金融资本的过程中,的确也是为解决欧元区危机创造了一些时间,但是,欧元区的危机是由于欧盟缺少资源来还债而产生的,除非欧盟发动新的殖民战争,否则欧盟的解体和欧元区的崩溃就将是不可避免的。

当然,凡事都有两面,我们之前也反复讨论过,欧元区的崩溃和欧盟的解体对法德等欧洲大国而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推倒重来或许才能真正促使它们走上一条正确的统一欧洲的道路。如果继续在现在这条不归路上坚持下去的话,那么美国一定还会施展出更加毒辣的手段来,说不定就在某个时候就会引爆分裂某个欧盟国家的这个炸弹了。

2010年5月18日参考消息

《北约公布未来十年使命声明草案》,美联社布鲁塞尔5月17日电。北约声称在未来十年要做到这么三件事情,第一是打赢阿富汗战争,第二是扩展与俄罗斯的关系,第三是遏制伊朗导弹所构成的威胁并确保28个成员国的安全。

奥巴马之前承诺要在一年内从阿富汗撤军,而且由此导致阿富汗伪政府和美国之间产生了激烈的冲突,无论真假,冲突本身就表明的确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势力反对从阿富汗撤军。现在我们看到北约的声明已经把从阿富汗撤军的期限从一年拉长到了十年,因为很明显,如果打不赢阿富汗战争,那么北约就不可能从阿富汗撤军,那么作为北约主力的美军而言也就无法从阿富汗撤军了。届时奥巴马就能将无法撤军的责任推卸给北约了,准确的说,奥巴马会说“这是集体决定的事情”。从另一方面来说,北约现在还是承认没有打赢阿富汗战争的,这种口气与之前美国媒体上所报道的在阿富汗取得节节胜利的景象来比,简直是天差地别,我们从美国媒体上获得的影响是马上就可以结束战争了,而现在北约的声明却说,可能还要继续打十年。之所以会出现这么强烈的反差,就是因为美国收缩石油供给线的计划被破坏了,由于美国无法从中东抽身,因此就不得不继续原来的中东战略,就不得不继续找理由留在中东。当然,美国在中东被捆住手脚是不假,但是由此给中东及其周边地区的威胁则将会继续存在下去。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消耗美国的国力是一回事,但是,美国借此控制中东并且发动针对特定国家的颠覆、破坏活动则又是另一回事了。特别要注意的是,无论怎么斗争,消耗的都是各个国家的国力,而这些消耗本身就意味着有相等数量的财富被转移到极少数资本家的手里了。危机总是和资本的更大规模的集中相联系的。

由于北约的边界几乎和俄罗斯相接壤,因此,北约放出风来要搞好与俄罗斯的关系,这就没什么奇怪的了,这就是北约的缓兵之计。北约真正的敌人就是俄罗斯,然而,现在北约内部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历史往往就是这样,在一个集团马上就要大获全胜之际,却很容易发生内讧,正是因为大家都认为胜利果实逃不掉了,所以才敢发动内讧,都想独占胜利果实,而且这种内讧很容易就演变为分裂。以前在社会主义阵营里上演过一次,现在在资本主义阵营里又上演了一次。苏联的解体并没有使得俄罗斯这个美国真正的威胁者被彻底瓜分、分裂,因为就在苏联解体后,北约内部的矛盾也就随着新一轮的资本主义危机的爆发而爆发了。尽管美国通过互联网泡沫吊了吊虚火,但是依然没有能够阻止欧元的诞生和欧盟的成立。资本主义阵营内部的分裂导致美国自身内部长期挤压的矛盾再也无法被遮掩下去了,而且,欧元越是坚挺,美国所承受的压力就越大。对美国而言,打倒社会主义阵营的胜利果实眼看就要被欧盟给夺去了,这当然是不能容忍的事情。经过复杂的斗争,美国现在取得了战略的主动权,欧元区和欧盟反而面临着昙花一现的危机。因此,在这个情况下,美欧反而都出现了与俄罗斯改善关系的需要。对美国而言,现在必须缓和它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以便它能够集中精力整饬欧元区,待到消除了美元最大的威胁的时候,美国再来收拾俄罗斯不迟。对欧盟而言,现在指望美国来救自己,那就是要生病人和鬼去商量了,现在只有向另一头求援,也就是向俄罗斯求援,通过缓和欧盟与俄罗斯之间的关系,从而设法把矛盾转移到美国和俄罗斯之间,这样或许能够为欧元走出危机争取更多的时间。但是,问题总是不能一厢情愿的,俄罗斯本身就是美欧最大的利益争夺者,美欧互斗正为俄罗斯创造了内部改革和外部扩展的有利时机,而俄罗斯的这些作为又必然在长期和短期两个战略利益上损害美欧的利益,因此,又必定会导致美欧在这些问题上与俄罗斯发生碰撞乃至冲突。特别有意思的是,美国利用东欧反导问题来离间欧俄之间的关系,而欧盟则利用阿富汗战争,借助北约的名义把美国的一只脚陷在阿富汗,从而迫使美国和俄罗斯在利益上形成直接的冲突。

伊朗核问题在近日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随着巴西的参与,土耳其和巴西实际上都在利用伊朗核问题为它们自己挤进核大国序列创造了条件。在伊朗同意核燃料交换协议之后,美国要想通过联合国来制裁伊朗的可能性就更小了,而且,这个协议实际上为伊朗大力发展核力量留出了空间。当然,光有核弹头是形成不了威慑力的,关键是要有弹道导弹这样的运载工具。所以,北约这次把握得很准,就是针对伊朗的导弹威胁制定了这么个条款。当然,谁都清楚,伊朗真正能够先威胁到的是以色列的安全,是犹太资本大本营的安全。一旦伊朗用核武器毁灭了以色列,就算伊朗也被核报复的话,那么对以色列而言也无济于事了,根都断了,犹太人从此又要成为没有祖国的民族了,一旦失去了祖国,那么强大的犹太资本本身就成为了一块可以任人宰割的肥肉,犹太民族被大规模屠杀的历史就可能再次上演,而且很可能就在美国发生。而对伊朗、土耳其乃至巴西的核力量发展的控制则完全会根据犹太资本对相关大国的支持程度来决定(负相关),而无论是威慑还是保护以色列,其目的都是为了争取犹太资本的支持,都是为了各国的国家利益。以色列是一个小国,但是犹太人却控制着大量的资源,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矛盾,而消除这一矛盾的过程,也就是犹太民族经历危机的过程。当然,我们也应该看到,世界上不止犹太资本一家,各家或多或少都会面临相似的问题,特别是有些地广人多资源少的国家在经历这种危机(也就是平衡人口和资源数量的关系)的时候往往会出现社会动荡甚至国家分裂的局面,这是特别应该注意到的事情。

《英二战时曾进行细菌战试验》,英国《卫报》网站5月16日报道。在非典爆发后,我们就意识到世界上的确存在这样的恶势力,它们是要通过传播细菌和病毒的办法来达到消灭敌人的目的的。我们之后又看到疯牛病、口蹄疫、猪瘟、炭疽和流感这些生物细菌战的爆发,总之,尽管各大国之间没打起热战来,但是这种变相的战争是一直在进行着的。现在新的战争样式已经转变为基因战了,不仅仅在食物上通过转基因的手段来改变敌对方人口的体质和生理特征,从而为在必要时候快速全面地消灭对方埋下伏笔。而且,通过对各种基因的研究,寻找基因的缺陷,从而研制针对特种基因的有效的药物,从而实现在大家都吃下毒药的时候,只有具备某种特殊基因的人群才能免疫,或者相反,也就是只有具备特殊基因的人群才会中毒。怪不得美国科学家要发出感叹,中国南北人群的基因居然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欧元将跌至与美元等价?》,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5月16日报道。英国人如此唱空欧元当然是有私心的,它是指望流动性能够从欧元转移到英镑身上,但问题是,英国对世界资源的控制力日益下降,国际资本如何能够相信英国的实力呢?即使欧元崩溃,那么法国还能恢复到法郎,德国还能恢复到马克,对法德而言即使有损失也不会很大,而且很快就能借助危机来扩大对欧洲其他地区资本的兼并范围,欧元区的危机只会导致欧洲出现新的更加强大的资本集团而不是相反。当然,其代价是原有的既得利益格局将被粉碎,受伤害的是人而不是资本。现在救援行动还没开始,因此欧元不会下跌得那么快,欧元兑美元反而还有上升的可能,总要等到救援行动完毕后,金融资本都脱身了,那么到时候欧元再贬值则更有利于大资本兼并中小资本。总之,救援行动结束之日就是欧洲经济危机爆发之时。

2010年5月19日参考消息

《美欲阻拦IMF援助无力还贷国》,法新社华盛顿5月17日电。美参议院全票通过一项措施,旨在阻止IMF向希腊那样的无偿还能力的国家提供贷款。当然,这项措施还要在众议院里获得通过,并且经奥巴马签字后才能成为法律。但是,我们在这里就看到了美国国家利益和国际金融资本的利益在是否援助欧元区的问题上的矛盾。至于美国金融资本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操控美国众议院,那么还要看实际结果,不过,由于美国中期大选要在年底才开始,现在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美国金融资本对美国国会的控制程度,而且希腊危机以及其他欧元区的危机在美国中期大选前就会面临一次严重的考验,如果届时无钱还债的话,那么欧元的崩溃将是不可避免的,现在这个时候更主要的是看德国的决心,反过来说,德国正在以此谋得更大的政治权力。美国阻拦IMF援助欧元区的努力恰恰反而能够抬升德国在欧元区的政治地位。

《欧盟拟加强管理对冲基金,英担心削弱伦敦金融中心地位》,美国《纽约时报》网站5月17日报道。德国、法国和西班牙等国继续支持对外国对冲基金采取更加严格的限制。这实际上反映出在国际经济金融危机的持续冲击下,特别是在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冲击下,欧盟内部由于金融权力的分裂而导致的矛盾被激发出来了,也就是说,欧元和英镑的矛盾被激发出来了。对于德法等要为欧元区负责的国家而言,现在已经到了不得不夺去英国所享有的金融霸权的时候了,只有把欧盟的金融中心从英国搬到法德境内,这样才能使欧元在欧盟内的金融核心地位做到名副其实,否则,如果让欧盟的主流货币不是欧盟金融中心所在地的主权货币的这种怪事继续存在下去的话,那么法德要维护欧元的努力必然是事倍功半的。英国的反对是必然的,但是,法德等国对作为欧盟成员国的英国反而成为做空欧元的前沿阵地的这件事情是绝对不会容忍的。

《英6月公布紧急预算案减赤字》,英国《泰晤士报》网站5月17日报道。削减开支几乎成为主流经济学应急经济金融危机的唯一方案,但问题在于,原来那些靠开支所支撑起来的各种上层建筑必然会在削减开支的运动中纷纷倒塌。换句话说,正如我们现在已经在希腊国内看到的一样,各国政府削减政府开支的行为必然会引起社会政治危机,同时反过来必然使得各国政府进一步向垄断资本利益集团妥协,从而使得各国国内有更多的中小资本家被转化成无产阶级的成员。削减赤字的过程首先表现为失业率上升,其次表现为更多中小企业的倒闭和被兼并,最后必然转化为一场社会政治运动。

《石油沉入“欧债危机海洋”》,英国《每日电讯报》网站5月17日报道。墨西哥湾的油井爆炸案没有导致国际油价上升,反而促使油价下跌了。这在表象上是解释不通的,但是,如果我们根据以前的分析就能清楚,爆炸油井的目的是在于破坏美国收缩石油供给线的计划,也就是阻止美国从中东撤军的计划,也就是阻止由美国撤军而可能导致的新一轮的中东大战的计划。而一旦美国成功实施了收缩石油供给线的计划,从而撤出了中东并引爆了新的中东大战的话,那么国际油价必然会出现暴涨。而现在的事实使得美国的这一计划被暂时搁置了,即使美国想引爆中东大战,那也要换一种方式了,因此,由于爆发石油危机的可能性被暂时解除,因此油价下跌也就不奇怪了。当然,我们应该清楚,无论是收缩石油供给线还是引爆新的石油危机,为来为去都是为了争取国际金融资本的支持,不仅是犹太资本,同时也包括***资本。对美国而言,它总想把中东问题搞成***内部的斗争,也就是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的斗争,而对于非美世界而言,则总是把矛盾控制在犹太教和***教之间的斗争范围内。

把石油价格下跌归结到欧债危机身上是没有多少道理的,对于欧元区而言,欧元下跌实际上为欧洲的产业资本打开了一条很好的出口通道,因此,欧洲的工业非但不会萎缩,反而还会加速发展,而且也只有通过扩大出口才能赚取弥补欧元债务漏洞所需的资金。欧元区内部的不平衡性将表现为好的地方越来越好,而坏的地方越来越坏,因而也只有这样才能形成新一轮的兼并运动和加强资本集中的程度。也就是说,在欧元贬值的情况下,欧洲工业的石油需求量是不会下降的。

《主持人戏言“女王去世”,英国广播公司郑重道歉》,英国《每日镜报》网站5月18日报道,德新社伦敦5月18日电。新上台的英国保守党和自民党已经承诺要废除英国上议院议员的产生方式,也就是要废除指派和世袭的议员。如果真的能够进行这项改革措施的话,那么英国将进一步去封建化,然而,英国最大的封建专制的代表——英国王室依然被保留着,这样,特别是在经济危机下,英国的这种封建余孽和英国广大人民之间的利益冲突就会愈加凸显出来。广播公司主持人的戏言实际上反映了英国广大民众的心声。而英国王室每年所享用的巨额拨款实际上将成为令英国新政府头痛的众多款项中的一项。如果英国新政府不能稳住局势的话,那么由缩减开支而引爆的社会政治危机必然会将矛头指向英国王室的特殊地位,而围绕英国王室的存废问题,不仅仅是英国一家的事情,所有英联邦国家都会因此出现新一轮的斗争。比如,澳大利亚关于是否应该选出总统的问题恐怕又要被抬出来了。

《集邮,再度令人着迷》,英国《独立报》5月2日文章。投机资本正在四面出击,又开始炒作早就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邮票了,国内外都是如此。

《中国缘何再度增持美国国债》,美联社华盛顿5月17日电。中国时隔半年再次增持美国国债,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次增持美债是在3月份,而3月份也是中国这么多年来首次出现贸易逆差的月份。而原本4月中旬就是美国裁决中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的时间。很明显,在这些条件的支撑下,美国不得不推迟裁决。当然,美国是想用此来要挟中国政府。其中很明显涉及到中国市场开放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我们要问一问,就算美国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那又能怎样?难道为了保护所谓的出口,就要牺牲中国的战略利益吗?

关键字: 参考消息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