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斗 正文 第四章 海龟之恋

孟庆严 收藏 1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size][/URL] 有人在骂李栋梁这个王八蛋,却没有发出声音。而且这里有一个巧妙的联系,骂李栋梁王八蛋的家伙自己却是一只海里的王八。 此刻这个王八正趴在码头旁的一处隐蔽场所,瞪着一对绿豆似的小眼睛,骂着李栋梁。旁边还有一只体型稍小的王八,可能是个母的,因为骂人的王八是个公的。 刚才的那团火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


有人在骂李栋梁这个王八蛋,却没有发出声音。而且这里有一个巧妙的联系,骂李栋梁王八蛋的家伙自己却是一只海里的王八。

此刻这个王八正趴在码头旁的一处隐蔽场所,瞪着一对绿豆似的小眼睛,骂着李栋梁。旁边还有一只体型稍小的王八,可能是个母的,因为骂人的王八是个公的。

刚才的那团火红灼烧着这只王八的心,它觉得自己又年轻了很多岁,立刻觉得身边的那只很老的母王八又有了一种致命的诱惑力。它说:“李栋梁是个王八日的,就是一个缩头乌龟,竟然连和喜欢的女孩挥个手做个别都没有勇气。”

母王八不屑地说:“你才是个缩头乌龟,咱们谈了一万年的恋爱,你这个死王八不还不是整天在装孙子?要不人家怎么说你是龟孙子?”

公王八有点火了,瞪着母王八,良久才说了一句:“我爱你一万年,至死方休!”

一网撒下,拉出来一对个头硕大的海龟。渔人喊来好几位帮手,终于把两只硕大的正在交配的王八拉上了船。他们都没有挣扎,甚至一点逃跑的意思也没有,紧靠在一起,公王八觉得自己很幸福,母王八依偎在它怀里也是满脸幸福。

两只王八都觉得,爱了一万年,死了也值了……

渔人不知怎么地,突然发了疯,拿起一根粗棒子,照着两只王八的乌龟的头疯狂地打着,还边打边狂叫:“叫你们发骚,叫你们发骚……”

略带绿色的血液霎那间流满了小渔船的甲板,两只乌龟的头已经破碎,四只绿色的小眼睛里却依然充满着幸福的笑意……

渔人的朋友都觉得这个老光棍疯了,仿佛突然之间和王八有了刻骨仇恨,看那个疯狂。突然,大海像开锅的水,海浪翻滚着,把渔人摔了一个趔趄……

离港之后,陆地慢慢向后退去,海水的色彩从浑浊逐渐到清晰明亮。天气好,海面平坦的像面镜子,碧海蓝天,一览无余。

李栋梁躲在船舱里,不敢到甲板上去,直到出了海看不到了陆地,才悄悄地上了甲板,和班长他们一起扶着栏杆四处眺望着。他眺望的方向与众不同,是大陆的方向。

在码头看到阿离时,李栋梁的心瞬间加速,差点跳出了胸膛,这是一个突发性的事件,对他来说,还没有很好的适应能力。她挥手,手里拿着李栋梁送她的子弹壳做成的项链,可他却不知道该咋办,能咋办呢?指导员在,班长也在……

指导员和班长一起送李栋梁,还带了各种给养,堆满了船舱。李栋梁心里有点兴奋,尽管驻守在海边,闻惯了海的腥味,可真正坐船到大海里还是第一次。平时训练很少有海上科目,也就是海训的时候下海游泳,平时连队严禁私自下海,否则军法论处。

他们今天乘坐的是小型运输船,载重量30吨左右,速度一直保持在16节左右。这艘船归我们用,却属于海上警备区,船老大也是他们的。他们有个小型基地离我们不远,有10几艘各种各样的小型舰艇。

李栋梁跑到船头,俯身看着海面。海水清澈,阳光可以照射到几十米的深度,可以看到各种海鱼蹿来蹿去。偶尔还能看到几朵水母撑着伞盖随波逐流。空中几只洁白的海鸥及一些叫不上名字的海鸟展翅滑翔,点缀着海空之间碧绿的屏幕。

大海真美,他想。

可有时候李栋梁想的不一定对,起码在他刚刚在心里赞美这海的平静海的温柔的时候,大海却像个坏脾气的小女孩子,开始暴露出野蛮女友的本色。海上起风了,波浪叠得像搓衣板的条纹,把几十吨位的小运输船抛来抛去,也把李栋梁胃里的东西抛洒到了空中,引来船员们一片鄙视的目光。

这是李栋梁始料不及的,船老大们也感到很奇怪。

那个黑塔似的船长在李栋梁刚上船时,就告诉过指导员,说今天天气不错。这次,大家一起傻了眼,但船老大和水手却一点也不惊慌,依旧是不紧不慢地操纵着小船,在狂浪中行驶。

当李栋梁喷出来第一口杂碎时,感觉到数道鄙视的目光集中到他身上,是那些船员们的。可他得忍着,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这种饱和式目光攻击,生气已经没有了意义。在这里,李栋梁依旧是弱者,弱者只配享受鄙视和同情的目光,绝对不可能受到平等待遇的。

这是真理,起码在男人的世界里,懦夫、弱者是属于最低等的层次,不配享有一切和勇气、勇敢、强壮等词有关系的东西。可怜的李栋梁,面前放着一只水桶,里面装着早晨吃的饭菜,大多的还是略带黄色的胆汁,让他觉得这从嘴里吐出来的东西怎么和拉出来的东西一个颜色啊。

终于李栋梁知道了海的脾气,变幻莫测、起伏不定,典型的神经质女人。

当海面恢复平静时,船已经进入无名岛30海里的范围内,船老大就把速度放到10节左右,慢慢绕来绕去。这个可恶的女人止住了脾气,李栋梁也止住了狂呕。从舱里的舷窗望外看,感觉到他们乘坐的小船仿佛进入了地狱。

随着海面的起伏,不时看到一撮撮暗礁露出狰狞的面孔,龇牙咧嘴,随时准备咬住你不放。有时候,船身轻轻地晃动,刺眼的暗礁便又伸长了脖子,顶着尖脑袋,拼命想把船撞沉,一下子便让李栋梁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当他第四十三次把心提到嗓子眼,再放下的时候,小船驶进了一个小岛的海湾里。这个时候,看看时间,已经是中午时分。

终于抵达无名岛了,船就泊靠在那个狭窄的海滩,李栋梁松了一口气,觉得现在胃里已经平静了许多,翻江倒海的剧烈已经过去。狂风暴雨过后,天空中总会出现彩虹。当他晕晕乎乎地上了岸,站稳了之后,心里同样出现了彩虹。彩虹的一段拴着幸福,此刻他是幸福的,这是他在经受了大海的初次洗礼之后的唯一的感觉。

李栋梁不吱声,只是觉得这里的天很蓝,大海更蓝,碧海蓝天万里无云。这里仿佛是那桃花岛一般,是人间仙境,是世界上的唯一一块净土。

尽管它只是一个孤岛,可能也只有孤岛才算是净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