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战斗 正文 第三章 姑娘,送你一枚子弹壳

孟庆严 收藏 12 24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size][/URL] 当地方的情侣卿卿我我山盟海誓的时候,军人的爱情却只能是遥远梦里的悄悄期盼。姑娘啊,我爱你,只能送你一枚小小的子弹壳! “阿呆去无名岛了!阿呆去无名岛了!……” “啊?阿呆去无名岛了?……” “啊?……” 当连队党支部的研究决定一在全连公布,马上引起了全连的骚动,各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400.html


当地方的情侣卿卿我我山盟海誓的时候,军人的爱情却只能是遥远梦里的悄悄期盼。姑娘啊,我爱你,只能送你一枚小小的子弹壳!

“阿呆去无名岛了!阿呆去无名岛了!……”

“啊?阿呆去无名岛了?……”

“啊?……”

当连队党支部的研究决定一在全连公布,马上引起了全连的骚动,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私底下交流着。

是的,李栋梁马上就要去无名岛,接刘班长的班了。

连队党支部再三研究,终于确定让李栋梁接替三级士官刘文雄,担任无名岛灯塔兵,并决定一周后上岛。同时,连长石海涛提议,鉴于李栋梁主动要求到无名岛,建议给其记三等功一次。经支部研究并报上级党委审议,最终这个提议被通过。这件事就像一个平静的湖面被砸下一块大石头,激荡起不小的波浪,并向外辐射着。

连队官兵都觉得连长变了,连长却和二排长说他自己怎么没感觉自己变了?二排长“老古”说了假话,说连长现在正是青春年华,又给石海涛踢了一脚。

石海涛又开始骂娘了:“扯什么鸡巴鸟事?老子还青春年华,还豆蔻年华呢!你这个臭小子现在会说瞎话了?”

老古炯得不行,第一次说假话就让连长听出来了,有些羞答答的,耍了一下娘们儿样。石海涛彻底觉得老古真的可以搞政工,老古则觉得连长石海涛成了大爷,操!这德性!心想,石老大这次输了一条软中华,肯定是被媳妇给骂了一顿,或者给从床上踢了下来,看看这火气就知道了。

最后一件事情,更让大家觉得不可思议,连长居然给李栋梁放了一个星期假,让李栋梁上街买买东西、逛逛。还说每天可以另外出去一个人,陪李栋梁。

石海涛这么做有他的理由。

你们这帮兔崽子不是喜欢看女孩子吗?老子让你看个够,免得以后留下遗憾。老兵们这次对连长立即回复到以往的那种尊敬,觉得还是连长了解兵。

因为按照规定,战士外出必须两个人一起,这下李栋梁嘴不好使了。因为想陪着他出去的人太多了,这让李栋梁很为难,大家都是兄弟不能厚此薄彼,他不知道说啥好了。最后还是老蔫出了个馊主意,抓阄决定。

连队里老兵们兴奋起来,拉桌子做纸条,并拉着二排长做主持人,非得分个一二三四出来。大家伙一致决定,骨干除外。三十几个老兵对决,只有七个人能出局。这在连队成了一个大大的事件,最后的主持人不得不换成了指导员。

最后的结果,竟是全连参与。这样的事情,在13连还是头一次,让人觉得很有意思。最有意思的是,连长石海涛居然也参加了对决,这让一帮子老兵更加跟着起哄。

经过一个小时的角逐,最后冲出重围的七个人分别是:张小飞、老蔫、彭禹、老范、剑客、胖子及雷子。

关于外出事件终于平息,这让李栋梁大大松了口气,心里也觉得暖烘烘的,尽管每个人陪他出去的目的不一,但还是让他觉得兄弟情谊的深重。其实,李栋梁无所谓外出,尽管还有一个星期采取无名岛,可他所有的心思都已经放在无名岛这个并不熟悉的地方。这个地方需要他,他更需要它。

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憎恨那个已经成真了的梦,心里对阿离、施霏霏以及那个“女妖”有了意见。李栋梁知道她们是在梦里,怎么可能影响到他的决定?但对她们也赞同他去一个孤独的小岛,心里莫名其妙地有些不痛快。其实,李栋梁很想回到梦里去好好问问这三个女孩,为什么这么对他?为什么她们这么赞同他去无名岛?

回想那天晚上,李栋梁很晚才从海边回到了宿舍,班长钟贤明已经给他弄了碗方便面泡好了搁在桌子上,摸摸还是热的。看着面,心里觉得还是班长好,他从来不会瞧不起李栋梁,总是在默默地关心着他,不像石老大那样凶巴巴的,让李栋梁一看到他就心里发怵两腿发软。

吃完面,李栋梁直接上床,想早点入梦去寻找答案,可那天无论如何努力就是没做梦,这让他无法寻找到她们让他去无名岛的原因是什么。

那一夜,李栋梁努力了一夜,一直闭着眼睛失眠到了天亮,也让他失去了再去寻找梦的动力。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反正也这样了。

外出开始,这在海防13连是个大事,尽管这从根本只能算鸡毛蒜皮的鸟事,可现在却被弄成了大事。至少现在大家都很关注,老兵们都在这个小镇上有些念想,不管是挂了女孩子或者像李栋梁这样爱做梦的,都想最后去看看,了却一段从来没有开始的“情缘”。

第一天外出,李栋梁和张小飞。尽管是陪着李栋梁外出,但看得出来,张小飞比李栋梁高兴多了。李栋梁还是那副模样,脸上一片平静,也看不出来有啥与往日不同的表情。

到了街道上,张小飞非要请李栋梁去吃肯德基,拗不过张小飞的盛情,李栋梁只好跟着张小飞往肯德基那边走。到了肯德基门口,李栋梁觉得张小飞这家伙又骗了他,原来张小飞的女友也在,就站在门口等着他们。

肯德基餐厅里大多数都是年轻人,还有少数大人带着孩子来这里过过“洋味”,人来人往的,让李栋梁有些紧张。第一次进这里,对于李栋梁来说,这个地方他以前没见过光听过,后来见过但没进过。很快,张小飞和女朋友及另外一个女孩子过来了,手里端着盒盒罐罐。

张小飞离开石老大的视线,立马成了一片脱了缰的野马,在李栋梁看来一点也不像军人的模样,和女友坐在一起腻腻歪歪的,让李栋梁觉得张小飞有些对不起石老大。

另一个女孩子长得挺清秀,但李栋梁没敢仔细瞅,只顾低着头拿起东西就吃。吃着薯条,李栋梁觉得这里的东西贵得有些离谱,毕竟这东西味道的确一般,还没有他母亲自己炸的好吃。张小飞说这玩意要八块,李栋梁很想告诉张小飞挨宰了,可看到旁边还有女孩子就没敢说。

“这是我的兄弟,阿呆!”张小飞开始给女友的同学介绍起李栋梁,这让李栋梁头低得几乎碰到桌面。

“阿呆?……这名字真有意思?阿呆……”女孩子念叨着李栋梁的绰号,脸上笑得一片灿烂,眼睛直直地望着李栋梁,丝毫不在乎别人看她的眼光。

“我叫梁燕,阿呆你好——帅啊……”

终于摆脱了那个叫梁燕的女孩子的“盲目崇拜”,李栋梁大呼了一口气,转头冲张小飞埋怨起来。

“你干嘛带我去吃什么肯德基,那梁燕咋啦?”

张小飞狂笑起来,手指指了指李栋梁,嘴里始终腾不出空闲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地拿着指头在李栋梁头上凿了两下。李栋梁觉得自己是有点那个了,毕竟张小飞刚刚请他吃了顿肯德基,破费了一把。

看着李栋梁没反应,张小飞终于止住笑,白了他一样,甩了一句:“阿呆,那女孩子不错吧?我本来想介绍给你的,你反而紧张成这样,唉!都说傻人有傻福?……”

张小飞是在说李栋梁呆,是的,13连的人都这么说他。

那个叫梁燕的女孩子长得如何李栋梁没瞅清楚,不是他不想看,而是不好意思。其实当时他自己比任何时候都紧张,毕竟是第一次离女孩子这么近。张小飞说那女孩子挺漂亮,比他女朋友还漂亮。李栋梁想梁燕这小女孩肯定差不到哪里去,毕竟张小飞绝对不会哄我的。

尽管张小飞觉得他浪费了一次泡女孩子的绝好机会,或者说最后一次机会,但李栋梁不后悔。本来他觉得自己不可能再去喜欢别的女孩子,梦里的几个女孩子已经让他觉得自己很幸福了。

这次也让李栋梁觉得自己应该再去看看阿离,毕竟他上了岛,可能再也看不到阿离了。

李栋梁偷偷喜欢阿离的事情张小飞也知道,老蔫这人嘴里藏不住话,都是一个班,老蔫知道,张小飞肯定晓得。

回来经过小超市门口的时候,瞅着店里没别人,张小飞把李栋梁拽了进去,然后自己装模做样地躲到一边四处瞅着。李栋梁知道张小飞的心思,他在替自己放哨,这事要让连队知道了肯定要倒霉的。张小飞自从被石老大收拾过之后,现在很会做地下工作。

张小飞猫到一边,让李栋梁单独面对阿离,他觉得浑身都很不自在,好像洗热水澡水温却超了度数。

阿离好像没看到他似的,低头趴在柜台上收拾着。过了一会儿,李栋梁觉得自己愣愣地站着,心里“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仿佛那颗骚动的心想要从胸腔里蹦出来似的,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难受了好一会儿,阿离抬起头,望着他:“你想说啥……就说吧……”

李栋梁望着阿离,觉得她还是比施霏霏好看,但嘴里却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阿离的问话。

“我……我……”李栋梁觉得自己嘴真笨,心里其实有很多话,可却说不出来,很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

“我……”

“扑哧!”阿离笑了,笑得腰都弯了下去。

顿时他觉得眼前桃花漫天飞舞,中间夹杂着白花花的一片,那是阿离红色T恤领口露出的一片白皙。

李栋梁好像失去了知觉,脱口而出一句:“你真漂亮!我……想说……你真漂亮!……”

阿离脸上飞满了红霞,整个人看起来像西天编织彩霞的仙女,娇艳欲滴的花朵开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有一句话叫“我喜欢你”,却不是李栋梁说出来的,而是张小飞替他说的,他竟然还告诉阿离李栋梁过几天要去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值班,要去很久。张小飞脸皮够厚的,竟然敢替别人说这个话。不过,张小飞的话让阿离表情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李栋梁赶紧拉着张小飞溜了,心跳的太厉害。再不离开,他怕自己的心会跳了出来。

张小飞建议他要送个有意义的东西给阿离,起码先得把这女孩的心留住。

李栋梁觉得要送给阿离一样东西,但没想过靠这个东西能把人家的心留住,这怎么可能呢?至于送什么,又是张小飞帮着定下的。他告诉李栋梁送一个亲手做的子弹壳项链,废旧的子弹壳这东西咱们这里多的是,几天就能做好。李栋梁也觉得不错,最后同意了张小飞的决定。

后来,李栋梁每天应付着陪战友外出,腰里偷偷藏着做子弹壳项链的工具,在外面偷偷地做着子弹壳项链。

他们外出都有事,唯独李栋梁没事,也不知道往哪里去逛。好在现在他终于有了事情干。于是,接下来的每次外出,李栋梁就成了肯德基的常客,独自一个人猫在肯德基餐厅的角落里,拿着工具在挫子弹壳,陪他出去的战友都挺忙,等到下午回来的时候再领着李栋梁回营区。

子弹壳项链终于在第四天做好了,李栋梁在外面买了一个镀银的链子系在上面,拿给张小飞看,张小飞说不错。老蔫也看了,他说看不出来是李栋梁做的,满脸的不相信,这让李栋梁的自信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这本来就是他做的,什么叫不像是他做的。不过李栋梁不想和老蔫争辩,反正也不是给老蔫的。既然张小飞说不错,肯定错不了。李栋梁心里最希望阿离能够觉得不错,那就好!

上岛前的那天下午,阴天有小雨。厚厚的阴云把天捂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少许几处缝隙,透着白色的光亮。海风吹着小雨打在脸上,这才让人感觉到有一丝秋天的凉意。

雨天,街上行人稀少。部队营区周边本来就偏僻,这时路上几乎没有什么行人。突然从营院里跑出三个年轻的小战士,飞快地向小超市的方向跑去。跑在前面的是张小飞和老蔫,被两个人拽着的是李栋梁。李栋梁怀里揣着礼物,却像揣着一只不停蹦跶的兔子,让他觉得神经都快绷断了。送礼物给阿离,这对他来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其实他宁愿张小飞替我送,但张小飞和老蔫不同意,死命地拽着他出来。

这让李栋梁觉得是去赴刑场,远比去无名岛更让他觉着紧张和可怕。

张小飞和老蔫又成了放哨的,都躲在货架里四处瞭望着,生怕连队里有人来。这件事是他们几个人的秘密,别人见了不知道会说什么呢。老蔫已经说过李栋梁了,张小飞还好没有咋说他。

老蔫说李栋梁是属于“闷骚型”的,张小飞鄙视了老蔫,还帮着李栋梁说话,说闷骚也不差,总比骚闷强。

张小飞的理论很经典。他说男人就得像个男人,喜欢就大胆地去喜欢,爱上了就得敢去爱。不管结果如何,追求美好的东西总是没错的,这是自个儿的权利,别人谁也无权干涉。但李栋梁想,部队的规定是不能违反的,而他也算不上违反吧。李栋梁只是送阿离一个小礼物,没有一点儿别的意思。其实他有点闷,却不是闷骚,毕竟他对阿离一点也没往那方面想。老蔫时误会李栋梁了,张小飞也误会了。

三个人跑进超市,动作带来的声响把阿离吓了一跳,赶紧抬头一看,三个兵,其中有一个是李栋梁,阿离脸上马上飞起了片片红霞,在灯光的映照下煞是好看。

没有人说话,李栋梁低着头,阿离也低下了头,屋子里马上恢复了安静,静得让人觉得有些闷。张小飞和老蔫把李栋梁推到柜台前,接着两个家伙就一个往门口一个往窗口跑去,站定了往外瞅着。

这是地下工作者的典型动作,他们两个表演得很像。

静静地屋子里,很快有了动静,阿离开口了:“你要到哪里去?”

李栋梁呆呆地站着,抬头看了看阿离,静静地过了一会儿,终于鼓起勇气说:“去大海那边的一个岛上……”

阿离表情稍微自然点,但手里却始终攥着一支记账的笔,不停地换着握笔的姿势,问道:“很远吗?……”

李栋梁回答:“很……远,很远!”

“有多远?”

“很远!”

“你不再回来了吗?”

“会,但不知道啥时候……”

“你叫什么啊?”

“我叫李栋梁……”

“我叫胡莹莹,你可以叫我阿离……”

……

最后在张小飞的催促下,李栋梁把礼物送给了阿离。看得出来阿离很高兴,她赶忙把项链戴到脖子上。

项链是用手枪弹壳做的,很小巧,上面李栋梁镶上了几颗小的假钻石,围成一个五角星的形状。

看到阿离很惊喜的样子,李栋梁觉得心里莫名地一种满足感,这可能是大家常说的成就感。这个时候,李栋梁想他的这种感觉也是成就感。最让李栋梁想不到的,阿离竟然把她脖子上的一个小玉观音摘了下来送给他,把这尊小玉观音连着她的小手一起放到他的手里。

李栋梁当时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觉得又像回到了梦里,感觉到了女孩子的小手原来如此细腻,柔弱无骨。这种感觉很美妙,让他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真的想握着阿离的手不放,就这么一直握着,一直握着。

张小飞总是在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他帮着李栋梁把手抽了出来,飞快地催促他离开。这让李栋梁觉得张小飞此刻就是一个刽子手,总是在破坏着他觉得美妙的东西。李栋梁像个木头人一样,又被张小飞和老蔫拽了回去,手里一直紧紧攥着那个小玉观音。

一个星期过得太快,转眼到了登岛的这一天。这是个天气不错的日子,秋高气爽,太阳老早就从东边升起来,把前几天的阴郁统统扔到垃圾堆里去了。

离开的日子终于来到了,李栋梁觉得自己像出征的战士,或者有点像赴刑场的囚犯,甚至有点像出嫁的新媳妇一样,那种感觉说不出来到底是哪种滋味。

早饭后,连队营院里热闹起来,全连战士排起了长长的两排队伍,从宿舍楼前一直排到营门外。这种场景让李栋梁很不舒服,欢迎欢送,都有点离别的滋味。难道离开连队去无名岛算是离开连队了吗?

因为去无名岛,李栋梁这辈子比别人多了一次被列队迎送的机会。他知道,在部队新兵来队会敲锣打鼓列队欢迎一次,老兵退役走的时候列队欢送,敲锣打鼓放鞭炮。而他则是因无名岛多了一次,李栋梁不知道这是好还是坏。毕竟,去了就不能再回来,说出去的话就像泼出去的水,哪能收回来。

既然和石老大郑重地表过态,自然得坚持到底,得让石老大看看。不管怎么说,李栋梁不能让指导员失望,不能让连长觉得他是一个孬兵。后来李栋梁听张小飞说,大家都在替他叫好,觉得李栋梁也雄起了一把,让石老大觉得输那条烟输得值。

看看就看看,谁怕谁呢。张小飞告诉李栋梁,男人就得有点性子,你瞧不起,我还就得争口气,让你看看!

李栋梁也这么想,反正已经到这一步了,怕,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这一天是个大场面,送行仪式由连长指导员亲自主持,李栋梁被他们两个拥在中间,成了主角。

这是他第一次当主角,人生的第一次。

心情说不清楚,有些激动也有些伤感,眼眶里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在打着转儿。李栋梁努力抑制住那该死的眼泪,不想让人小瞧他,觉得他没出息。

站在众人的目光焦点上,李栋梁努力地调整好自己的军姿,生怕自己丢了脸面。

连长石海涛往空中挥了挥手,大家寂静了下来,知道石老大要讲话了。

连长看了看他,然后转头向大伙说:“在这里,我先向李栋梁及兄弟们道个歉,对不住了!啊,兄弟们……我是个粗人,说话像打炮,从来都是指哪打哪,也不考虑其他的。有些时候,由于水平不高,可能会误伤着兄弟们,在这里我希望兄弟们能原谅……李栋梁同志,是个好兵!有血性,有个性,今天要上岛接替刘文雄班长,去当一个守岛兵……我衷心地表示祝贺,并希望李栋梁到了那里能够好好干,干好工作,为咱们这个连队挣面子争荣誉!我相信李栋梁一定能干好!俗话说得好,是骡子是马得拉出去溜溜才知道,李栋梁到底……是骡子还是马呢?时间能说明问题!……不说了,兄弟们!”

连长的话像一股寒冬里的暖流,霎那间融化了冰川,让李栋梁的泪水怎么也抑制不住,奔涌而出,顺着脸颊滴湿了胸前的迷彩服。李栋梁心里暗暗告诫自己不能流泪,可眼泪不听话,这次连长又胜利了,几句话又蒙了李栋梁好多眼泪。

李栋梁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原谅连长,毕竟说他是好兵他就是好兵了吗?至少现在李栋梁在他眼里还不是一匹马,更像是一头骡子。到底是马还是骡子,李栋梁不知道,得溜溜才知道。

李栋梁想,是不是好兵,就让时间作证,让到那时还留在连队的兄弟们作证吧。无论如何,得证明给连长看看,千里马就是千里马,只是伯乐少了点。咬着牙,李栋梁努力想着连长瞧不起他的那一幕幕,泪水终于被他用这个法子止住了。

指导员接着连长,也开始说起话来,让李栋梁心里又是一阵烦躁,心里暗自焦急,一万个叮嘱眼泪一定要争气要听话。

男儿有泪不轻弹,做个男人,不流泪。

指导员站在队列面前,眼睛泛着红。他像连长一样,先是扭头看看李栋梁,然后再转头冲着大家开始说话,声音里充满着对眼泪的诱惑。

“同志们,我们今天欢送李栋梁同志前去无名岛,今天这个日子很特别!因为每个上岛的同志都是今天上岛,也是今天欢送。这是咱们连队的传统……”指导员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无名岛是我们连队的老驻地,也是铸就我们大功连队荣誉的地方!在那里我们连队牺牲了481个先辈,那是我们的根!是我们这个连队灵魂的发源地……那里有我们连队前辈留下的鲜血和英灵,那里记载着我们连队的辉煌历史!这些东西需要有人去守护,去理解……”

“……今天,李栋梁主动要求去为连队守护我们连队的辉煌和灵魂的发源地,他就是,就是英雄……谁说和平年代没有英雄?那说明他不懂什么是英雄!冲锋陷阵是英雄!默默无闻、无私奉献也是英雄!伟大来自于平凡,英雄来自于坚毅!”

指导员的话,很有鼓动性,大家都很严肃,严肃地让李栋梁觉得突然有些陌生。

李栋梁努力地让自己适应这种严肃的场合,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尽力地站好军姿,尽量给各位兄弟留下好的形象。他在努力理解着指导员的话时,鞭炮响起来了,他道该出发了。锣鼓敲响了,发出与往日不同的噪声,“咚——咚——咚,咚咚——咚咚——呛”,给李栋梁心里注入一种莫名的烦躁。锣鼓声中仿佛在不懈地冲他怒叫,滚蛋滚蛋快滚蛋!

时间在催促着李栋梁,前行的脚步不能有一刻停留,否则便再也迈不动步子。尽管他不是离开连队,但他心里还是觉得像退伍一样,这里他生活了两年,有战友兄弟,还有他的机枪兄弟,还有我经常偷偷瞅的阿离。

这一切都将和李栋梁彻底告别,可能以后再相见很难,甚至一辈子都再也见不到。想到这里,眼泪像决堤的闸门一下子彻底打开,憋足了劲,从眼睛流到腮边,从腮边流到心里。

班长钟贤明帮李栋梁着东西,还偷偷地用迷彩服袖子帮他擦眼泪,他自己也不时地假装揉着眼睛,好像他和连长一样被灰尘迷住了眼睛。其实,该交待的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还有兄弟们都交代了。

老蔫一直到今天依旧替李栋梁惋惜,他话里的意思他明白。他就是想告诉李栋梁,李栋梁不仅是阿呆还是阿傻,至于这个“还是阿傻”的转折点就是他向连长怒吼的那一刻开始,至于什么时候结束得看他的造化了。

说李栋梁傻的人,老蔫是第一个,排长“老古”则排在第二。排长这个人,说话比较文明,不像老蔫说话用词不是呆就是傻,时不时地还把李栋梁和连队猪圈的那头外号“将军”的胖家伙相提并论。

老古说,其实一个人年轻的时候总会做点错事,也会经常冲动一下,但不幸的是,“冲动是魔鬼”,往往冲动的结果就是被魔鬼拎起来塞进了地狱。李栋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选择了地狱,但无名岛的确和地狱有联系,这个联系还得加上性别这个药引子。

大家都说,“无名岛是英雄的天堂,男人的地狱”。英雄的天堂,李栋梁觉得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至于具体是不是暂时弄不明白,毕竟英雄都已经死去了,天堂是什么样子的他无法考证。可男人的地狱,李栋梁比较能够理解。世界里总有男人和女人,所以才有了这个世界。可无名岛只有男人,那就不是现实的世界,而算是地狱了吧。

地狱是恐怖的,无名岛却很美丽,至少从画面上看是这样的,美丽的让人觉得这好像是天堂,但大家却说它是地狱。

李栋梁想按照大家这种理论来论证,去了无名岛,算是去了美丽的地狱。这和他脑袋里被祖辈灌输的“十八层幽冥地狱”的理论有些冲突,那些刀山火海油锅什么的,应该是和美丽沾不上边。无名岛到底是个什么地方。李栋梁想以后总会知道的,或者很快就知道了,至少刘文雄班长肯定知道,而且他说的肯定是对的。

指导员说事实胜于雄辩,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李栋梁去了,就会知道,那里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

行李不多也不少,装上船的有好几个包,大大小小的,让李栋梁看起来像穿着军装的民工。还得加上班长以及指导员,他们都像,身上的这种迷彩服现在已经成了地方民工的标志性着装。

李栋梁收到的礼物装了三个旅行包。内容什么都有,小说、影星照片(老蔫说为了让他别忘了自己还是个男人)、CD光盘、零食,还有很多兄弟悄悄塞到我包里的东西他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指导员送李栋梁一套小说,连长送他一个小CD播放机,还有排长、班长。

上了船,李栋梁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头晕,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一下子难以承受。

转变太快了。

一个星期前还是一粒微尘,现在成了一颗宝石了。可能有些战友会很惋惜地骂他是傻逼,但官方的宣传里李栋梁还是个很让人感兴趣的“宝贝”。这话,张小飞说的,他说物以稀为贵。因为愿意上岛的只有他一个,所以稀奇,稀奇了也就自然成了宝贝。

李栋梁想,张小飞的道理是对,有时候稀有的东西比较贵,钻石比黄金贵,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

李栋梁乘船出海的港口就在连队附近,是东塘镇唯一的港口,也是一个国际化的港口。但港口一角的小码头却又是军用的,这种错综复杂的军民混用,也只是在当今时代才可能出现。毕竟,军事机密在相当程度上能够影响一场战斗甚至战争,和平的气氛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往外冒着,在向世界的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宣告着守护和平的愿望。

中国是个爱好和平的国家,希望走向世界拥抱世界,也希望世界了解中国。

地球都成村了,邻里邻居的何必要动刀动枪呢。再说了,地球本来已经被糟蹋得千疮百孔了,总不能把地球给毁了吧。

人类总要生存,尽管有一天会灭亡,但灭亡之前总得好好活着。

就像李栋梁这样的人,也知道死亡是可怕的,或者说难听点,李栋梁压根就是一个胆小鬼。他没有血性,没有个性,就是一个懦夫。此刻,他就是一个懦夫,你看有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在码头的不远处冲他挥手,挥动的手里有一个闪着银光的子弹壳做成的项链。

这是李栋梁送给阿离的礼物,现在却来为他送行。

船已经离岸,李栋梁偷偷瞅了一眼那团火样的红色,赶紧就躲进了船舱,一直不敢露面。红色的火焰已经在码头燃烧,直到那孤独的小船消失在天边……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