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的“断裂”逻辑

2010-05-14 11:06:17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任志强不仅是一个商人,更是当下极其重要的“社会符号”。


当中央政府祭出史上最强的“4.17房地产新政”,那些对打压房价不满、那些对政府调控有隙的人群迫不及待等待任志强的最新言论,就像等候号角集结一样。因为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任志强身上可以有各种标签,但也很容易模糊地撕去。他时而可以批评政府管制,但同时却支持对古鸽的惩戒;他看似对自由主义经济学感兴趣,但一旦经济周期向下,房价吃紧,他会声嘶力竭地呼吁“救市”;他经常摆弄各种数据,驳斥质疑者的直觉,呼吁民众尊重理性,但他只挑拣自己感兴趣的数据,他可以大骂社科院报告的不专业,却深信不疑地采纳“房价增长1.5%”的统计局数字


总之,任志强身上只有一种标签是永远不会脱落,那就是“房价永恒上涨论”,他反反复复证明房价上涨的合理性、逻辑性、必然性、趋势性和“无泡沫性”。当房价在金融危机时期下跌,他又用“银行先死论”、“政府有打不完的子弹论”和“经济崩溃论”来督促政府出手。如果不触及任志强的核心标签,那么任志强的很多言论很让人感到他是自由经济的盟友,他对政府管制的批评具有深度和洞见。一旦触及对高房价的异议,任志强的经济逻辑便会自动“分裂”。


例如,任志强成为“任大炮”的成名言论是他表示“只给富人建房子”,笔者有幸现场亲耳听到。我认为,这一言论尽管是冷酷的“大炮”,具有语言上的歧义和毁灭性,但是他的逻辑是稳固和难以反驳的,他清晰地表达了“只有拥有购买力人群才是有效需求”(他做的楼盘是豪宅,客户是富人),而不能产生太多收入流的人口对房屋产权的渴望只能算“要求”,它不是需求,这也是为什么政府后来将“居有其屋”改为“居有其所”。但是,在2007年中国房地产泡沫已经具备规模,房价令较高收入者都感到压力时,他抛出“一线城市房地产价格不高,还要上涨20年”言论,他的依据是中国的城市化的庞大人口,也就是说,他将那些曾经不算作“需求”的农民工、薪酬涨幅远低于房价的从业不久小白领等等都划为购买力人群,他的经济逻辑已经“矛盾”和“混乱”——仅仅因为当时的房价开始下跌,任志强无法忍受这一现象。


任志强认为房价上涨主要原因是“供应不足”,地方政府控制土地,制造紧缺态势,产生天价地块,再加上各种税费,拿走了房地产行业的巨大部分利润。任志强对政府行为的批判是值得激赏的,因为他揭示了真正的“大庄家、大玩家”。但同时,他对民间的集体性土地交易充满仇恨,他对小产权房进行上纲上线、“煽动性”的抨击,认为农民不应当拥有土地升值的资格,他对拆迁中的过激行为并不以为然。用正常的逻辑,民间自发土地供应行为是应当鼓励的,需要用一种分享式的机制来完成利益上的协调,但任志强坚持“所有土地必须要先国有化之后——被地方政府低价征收、然后拍卖——才是合法的住宅土地”


任志强对房价上涨的分析范式永远是“供应不足”,因为他的华远公司一直没有竞拍到地块。他甚至呼吁,房价是地价决定的,如果政府能够削减地价,那么房价自然就会下来。请注意,任志强分析范式中的住房需求永远是无限的(他已经将上亿农民工看做是购买力人群了),那么我们会很奇怪——如果住房需求是无限强劲毋庸置疑的,即使地价成本下来了,在强劲的需求下,任总开发的楼盘会降价、会少卖一分钱吗?无非地价掉下来的利益完全进了地产商的口袋。



实际上,任志强所持有的还是一种成本经济学、“面粉贵过面包”。一个人耗费巨大成本在沙漠里种菜,挑到城里来买,菜价不会是天价,而是接受一般竞争性的菜价(来自非沙漠田的菜价)。成本高不意味价格就必然高,相反沙漠种菜这种模式会被淘汰掉。因为城市对菜的需求是稳定的,需求确定了价格,价格决定成本,如果成本比价格高,那么这个模式在竞争中自发滚蛋。也就是说,房价决定了地价,而不是地价决定房价。所以,扩大土地供应、提高供给是重要的,同时控制过激的需求也是非常重要。于是,“4.17房地产新政”对投机性需求前所未有的猛烈打击是正确的,它试图剥离掉那些不正常的、赌博式需求,同时增加住房供应来与之“匹配”,这也是中国政府吸取了屡次调控“越调越涨”怪圈后的教训总结,现在人们的疑问是,有力的调控是否会坚持下去而不是半途而废?


最有趣的是,任志强从2005年评为“最想被揍的人”变成2009年的“真汉子”的过程恰是中国房地产泡沫急速扩大化的过程。在政府无度的货币政策造成了通胀预期,迫使更多人不得不加入按揭债务阵营,此前政府对房地产的“救市”又强化了“房价不倒的神话”,更多人加入泡沫意味着更多的人悲剧性地爱上泡沫。而以理性自诩、但经济逻辑断裂的任志强是一个缩影,他象征着一种“有利于我就是市场、不利于我就是计划”的商人哲学,更暗示着一种更为广泛的 “小民讲法制它耍流氓、小民耍流氓它又开始讲法制”的强权哲学正在流行



选摘这篇文章,有让大家一起讨论任志强的常识逻辑的意思。

但更多的是,我们身边往往也有着这样那样的、有着大量常识的诸多专家。

如果看待这些人的常识,看待这些人种种正大光明的常识下的隐讳,才是一个独立思想的人需要慢慢进行磨练的社会责任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