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所长我的所---一个绝对与众不同的司法所

曾经司法所长 收藏 33 4542

弹指一挥间,我离开司法所已有几年了,从2005年当上司法所长到2007年离开,短短两年,给我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闲来无事,仔细回顾这段历史,到也发觉自己当年主持的司法所有很多与众不同之处,不由得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寥寥几句,聊以自嘲。

总结而言,我的司法所有三个地方很有特色:

1、配备警用装备。我任所长后,深感在民事纠纷现场调解中,由于双方情绪激动,矛盾容易激化,造成“民转刑”的发生,所以我认为在纠纷调解中,司法助理员必须能做到在保护自己的同时,及时平息纠纷,对已经准备实施暴力行为的当事人必须强行带离。所以,我动用私人关系,为司法所配备了一些装备,包括非致命性警械。我找到当地派出所,让他们送了两副手铐,两根橡胶警棍,找到片区交警中队,让他们送了三个警用头盔(所里两个正式司法助理员,一个乡镇抽调的事业干部),找到武警县中队,让他们送了一根近两米长的防暴棍,装备妥当后,我在司法所调解室墙上钉上钉子,将手铐,警棍挂在了显眼的位置,防暴棍靠在进门正对面的墙角下。

2、免费的午餐。所里两位司法助理员,除了我以外,还有一位年轻同志小C,是2005年司法警校大专毕业考上的,和我一样住在县城,有一位乡镇抽调的事业干部,就住在镇上。我和小C都是早上一起上班,他骑所里的警摩搭我上班,下午5点左右回城,中午就必须在镇上吃。这每天的午餐就成了问题,好在派出所有食堂,请了个厨师做饭,他们人多,每天中午都有五六号人吃饭,我就找到他们所长,要求搭伙。所长是我父亲当大队长时一手提拔起来的副中队长,中队长,后来我爸又本着让年轻人独当一面的原则,找局党委汇报,推荐他出去当所长(乡镇所长当时仅是正股级),他对我父亲很感恩,立即表示请我们两人每天在所里吃饭,死活不收一分钱,再三争执不下,我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3、自己动手,制作司法行政制服。2004年国务院整顿非法着装时,司法行政制服被取消了,这为我们的基层司法行政工作带来了很多不便,我于是大胆设想,在镇里我们还是穿制服,一切为了工作嘛。我让小C上班时间都穿警校服装,只是把学员肩章取了,套上已取消的司法肩章,并让他分了两套学校发的警服给所里的借用干部,我也给他发了副司法肩章,这样,我们三人都身着制服,走村入户,调解纠纷,宣传法律,为保一方平安而默默奉献

本文内容于 2010-5-20 15:55:32 被曾经司法所长编辑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