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拜佛的心理困惑 谁负责"保佑"学生未来(图)

湖北一学校组织毕业班教师拜佛 谁来“保佑”学生未来(图)

中考高考临近,各地有关教师拜佛的新闻层出不穷。

比如湖北新洲一所初中学校,日前特地组织毕业班的30多名班主任和学科组长从学校出发,冒雨前往道观河风景区报恩禅寺敬香。带队的副校长说,此举是“为了加强凝聚力”,有老师称是为了调整心态,减压。

相信如此“操作”的学校并不仅见,有媒体就报道,最近,一些佛教名山迎来了一拨儿又一拨儿的高三老师,他们祈祷着今年高考自己带的学生能有个好“收成”——在这拜佛已成为个别学校、教师的“必修课”的时候,探究其心理,是个很有必要的话题。

“不信科学信神灵”,社会上的封建迷信习气已经蔓延到纯洁的校园,令人瞠目结舌。在这个科学进步的文明社会,教师为保佑学生考高分带头烧香拜佛,可以说既荒唐又不可思议,有百害而无一利。人们不禁要问:学校到底还是不是教书育人的神圣之地?我们的教师应该如何引领学生投入到中、高考中去?


有人认为,考前教师的“烧香拜佛”现象,是一种情绪焦虑的外在表现,是教师在面对众多压力时,选择的一条并不能达到目标的“减压”途径,是一种自我救赎,这些分析不无道理。但依笔者之见,这种“减压”、“自救”的方法是万万不可取的,不仅没有任何效果,而且会给整个社会带来巨大的消极和负面影响,会腐蚀教师队伍和学生的心灵。


汪昌莲


本职工作的失职


考前,教师们不集中精力抓学生的复习和辅导,反而去寺院烧香拜佛,在迷信中寻找自信和“凝聚力”,令人大跌眼镜,疑问顿生。


其一,教师身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享有如此高的社会声誉和威望,却在光天化日之下去求神拜佛,这种“师表”举动有悖于社会主义科学精神。


其二,教师寄烧香拜佛祈求学生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是他们缺乏自信心的一种外在表现。考试是否能取得好成绩,是靠自己的辛勤努力得来的,并不是靠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保佑得来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其三,考前教师的“烧香拜佛”,也是一种对本职工作的失职。在临考前的关键时刻,他们竟然抽出时间不远千里去烧香拜佛祈求神灵,不但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还影响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也有损他们在学生心目中的形象和威信。此外,作为临考前的学生,更希望与老师加强心理沟通和交流,而此时的老师们,你们又怎能弃学生于不顾,不远千里去烧香拜佛呢?教师作为教育教学的主要实施者与组织者,在如此关键的时刻,没能教会自己的学生用科学、理性和有效的方法缓解压力,使他们保持一个健康正常的心理状态去面对高考,难道这不是教师逃脱职业责任的表现吗?


张西流


无论此举是加强凝聚力,还是减压,看似非常可笑,实则可叹。一年一次的高考和中考在即,不仅学生紧张,老师也倍感压力。学校组织些活动给老师减减压,调整放松一下心情,说得过去。只不过,减压的方式有很多,别独爱烧高香。


一来,烧香向神灵祈祷,有迷信色彩。尽管佛学之中有许多对指导人生有益的东西,但毕竟咱们国家倡导的是无神论。老师烧香拜佛,岂不言传身教吗?“迷信”可不足取。


二来,大考之前拜佛,免不了让人遐想。老话说,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那是没有用的。在高考和中考前夕老师真去烧香,抱佛脚,学生们会作何感想?学生会不会以为平时学习的积累难道还不如考前烧烧香,或者将老师烧香理解为老师也不自信了。这样的心理暗示,可是不妙呀!


三来,学校组织老师去烧香,这是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认识的偏差。更何况,这是发生在教书育人的学校,不能不说是一个警醒。弘扬社会主义道德价值观,不可松懈,任重而道远。


王玉初


■理解


滑稽背后有辛酸


在当今的教育体制下,各校对教师的评价标准都是围绕升学率来制订,实行“一票否决制”,教师所承受的压力是空前的,他们在尽了“人事”的同时,不能不指望“天事”也即“佛事”,以求缓解精神压力,这都是人之常情。


其实,此种现象实乃现行教育体制的必然产物,论者大可不必将其上纲上线到封建迷信的高度予以批判,只消将此当作是人在无助情况下的一种自我救赎就是。


让一群假佛教徒去报恩禅寺烧香拜佛,虽然看起来有点滑稽,但滑稽背后透着点点辛酸、无奈和无助,他们包括他们所代表的广大教师和学生未必能得到“佛祖”的垂爱和护佑,但他们应该得到政府和全社会的关爱,毕竟他们深受应试教育之害。


■宽容


只求寄托何必当真


“高考”、“中考”在即,各地老师开始露“神功”,老师的出谋划策,运筹帷幄之术并不见得就比八仙少。无论怎样的行为,何种方式,其出发点无一例外是希望自己的学生考好点,学生好家长乐,自己的工作也就充实了。


任何人都不是道德圣人,老师也是,就不可能从完美的道德高度去苛求他们,他们有点小瑕疵并不足以影响他们的工作,无需将职业与道德绑在一起。其次,任何人都很正常,在科学思想早已深入人心的当下,教师也不过是寻找一份心灵的寄托而已,不可能完全将心思寄希望于烧香拜佛上,何必较真儿。


再说了,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信仰文殊菩萨,信仰烧香拜佛的魔力有何不可?老师希望自己的学生年年考得好,你说,这又有什么过错呢?不违背法律的“烧香拜佛”,不过是公民的一种信仰,应当得到充分的保障与尊重。老师,首先也是一个公民,其同样依法享有公民应有的权利,既为权利,就不可剥夺,那对于教师“烧烧香拜拜佛”,也就无需过度敏感。龙丽纤


■追问


谁“保佑”学生未来


过去,考试成绩不仅是考生自身发展的需要,更是社会发展的需要。然而,受经济的快速发展、全球一体化的加剧、社会的转型等因素的影响,“唯成绩论”已经不适应当前的教育发展要求。


然而,长期以来,“唯成绩论”在中国根深蒂固。无论是考生还是老师,只要在考试中得高分、录取的名校多,包括学校在内,都能够赢得空前的掌声,当然还有教育部门的“政绩”。于是乎,教育部门考核学校,学校考核班主任、教师,教师想方设法让学生应试能力高、考试成绩优秀——一个关于考试的“食物链”就此形成。反之,学生成绩如果不好,教师声誉会降低,学校生源随之减少,进而影响到一个地方的所谓“教学质量”。


因此,在看到教师拜佛的同时,更要看到渐趋恶化的教育生态。如果想解除禁锢在教师、学校身上的精神枷锁,就必须彻底废除“唯成绩”的教育观念,让素质的归素质,让教育的规教育,让考试的归考试。这是自上而下的,应该先从教育部门开始。(来源: 北京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