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和那几个闷骚富婆一起疯狂一起堕落的日子

圣旨 收藏 0 3197

认识王兰完全是个意外。

在一个朋友的朋友的私人酒会上,我被拉去做伴。酒会上的人大多我都不认识,几个认识的也都忙着左右逢迎,我一个人百无聊赖地端了酒四处闲逛。

酒会上没有什么吸引我的,但这种欧式的带花园的别墅却着实让我艳羡不已,我坐在花园中的藤椅上,享受着这只有富人才能享受到的阳光,心里充满了一种生不逢时的感慨。

一个女人坐在不远处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她想把自己荡起来,可是因为鞋跟太高了使不上劲。我过去,笑着说:“要帮忙吗”她也笑,高兴地喊:“好啊,帮我摇一下啊!”

女人已经不太年轻了,但从她那身装扮上,可以看出她应该是个生活安逸的人。我用力地推她,她被荡得很高,在高处尖叫。

停下后,女人笑着从包里摸出张名片给我:“我叫王兰,有事可以找我!”不等我反应过来,她一转身就进了里面。

我仔细看了一下名片,心里一惊,那上面赫然写着某某经贸公司董事长王兰,而这家公司正是我们现在奋力争取的一家公司的母公司,200多万的单子,我为它已经费尽了心思。

那时接到这个任务后,我几乎连着几夜都无法入睡,满脑子都是这个公司的策划和广告推广,只要拿下这个单子,我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坐上部门经理的位置。

我用了整整两个星期跑市场跑调研,甚至翻遍了几乎所有同类公司的案底,苦战了几个通宵,终于拿出了一整套完整详尽的方案,我相信这一次我一定会万无一失。

一周后结果出来,我的策划却没被采纳。意想不到的是,女同事方朝的提案却获得了对方代表的一致首肯,尤其是对方的胡经理更是赞不绝口。尽管不服气,但也无奈,一山还有一山高啊!

下班后几个同事一起去喝酒,因为都有些郁闷,酒就喝得猛了些。小高强挤到我旁边,说:“我真为你不值,拼死拼活地干了这么多年,风头却全叫方朝那娘儿们抢去了!”我笑笑:“谁叫我才不如人呢。”

“什么才不如人,是色不如人,谁不知道她是陪了对方那个胡经理睡觉才得到认可的!”我一惊,想想也是,来公司这么多年,我从没见过她有过什么大动作,这次怎么就把我给比下去了呢我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傻。那一天,我第一次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

时下最流行的歌曲《草根变大树》中唱到“条条大路通罗马,最近的那条它最成功;出人头地我雄心在,大款富豪不是天生!”“励志啊贵人助,咱们草根变大树”身为草根,有太多的人依靠自己的力量奋斗,终其一生,也不会如愿以尝。成功,不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儿;而捷径,也不是随随便便的什么人,都可以发现都可以遇到的,而遇到的没有珍惜错过去了,则更是抱憾终生、遗恨终生的事情。

没想到,在这个郁闷时期,我竟然有幸结识了王兰!第二天我就打电话给她,说:“王总,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饭!”她一笑:“好啊。”

两个小时后,我见到一身华丽衣裳的王兰,她差不多快40岁的人了,看上去却还是那么充满活力和激情。没有什么话题但我们聊得很愉快,就像两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没有拘束,没有陌生,我们甚至搂在一起笑个不停。

“小段,要不去我那里喝一杯吧”饭后她提议。

“好啊,我可想看看王总都藏了些什么好酒呢!”

我们去了王兰的别墅,她果然收藏了许多洋酒,我们一杯接一杯地喝,喝得多了,王兰有点控制不住地趴在我的腿上哭,我知道像她这样的女人都会有一段不同一般的经历。

我低下头为她擦泪,不知怎么我们竟然糊里糊涂地一起滚到了床上。她开始吻我,然后一件件地脱衣服,原来那个雍容华贵不可一世的王兰不见了,在我面前是一个成熟的有点肥胖的女人。

我有点想笑,感到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满足。我喜欢看她在我面前挑逗的神情,我也喜欢她不再咄咄逼人而是充满乞求的眼神。我终于无法控制住自己,粗暴地把她压到了身下……

我轻易地拿回了那个策划,而且还为公司签了一笔每年几百万的固定合同,顺利地坐上了经理的职位。

我开始沉湎于这种交往,对女下属和同事提不起丝毫兴趣。我更多地把目光投向那些有钱有权有地位的女人,只有她们才能激起我战斗的欲望,只有她们才能让我感到真正的满足。

我并不想从她们身上为自己谋求更多的利益(尽管从她们那里我得到不少的实惠),我只是喜欢那种征服她们的快感……

和我交往的女人中有一个叫丁依的,她老公是一家国企的老总。王兰介绍她和我认识时我就看出她满眼的落寞,我知道无非又是一个老公有了外遇的可怜怨妇。

但说实话,我还是一下子就被她吸引了,她长得不是一般的漂亮,而且似乎与生俱来就有一种高贵的气质。

那一天,我们像朋友一样聊了许多,她是一个非常健谈的女人。不知不觉中夜已经深了,我起身告辞,她有些欲言又止。

临出门时她突然说:“王姐说你是个很不错的情人,看来她没夸错你!”我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轻轻地把她搂进了怀里。

我和丁依开始断断续续地交往,有时我会忍不住地想,也许我们能够走上正常的轨道,但也只是一时的闪念,我知道那根本不可能。

我见过丁依的老公,不仅精明强干,而且风度翩翩,才四十多岁的年纪就当上了公司一把手,和他比我一无是处。然而丁依却对我越来越依赖,我不知道从我这里她是否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但她看我的眼神却越来越温柔,越来越多了些无法言说的内容。

我已经很少去王兰那儿了,我想我应该有所改变,不能再这么胡折腾下去,我需要一种正常的生活。

尽管在和丁依的交往中我感到了一种谈情说爱的快乐,但我从没有获得过真正的满足,我没办法在和她的性爱中达到高潮,比起王兰她缺少的不仅仅是技巧,她更缺少王兰生活中那种让我恐惧让我仰慕更让我艳羡不已的霸气,尽管她也有高高在上的地位。

一天,我接到王兰的电话,她说,几个姐妹准备开个PARTY,丁依说你不愿意来。我说,一起玩嘛,有什么不愿意的。

王兰接着说,她可能怕别人抢走你吧。我挂了电话,心里莫名其妙地充满了一种甜蜜的感觉,我想这也许就是爱情了吧。这样想的时候,我甚至觉得能做丁依一辈子的情人也是一种幸福。

那天我到得晚了,丁依还没有来。我看到每个女人身后都跟了一个年轻英俊的小伙子,我诧异地问王兰:这些人都是做什么的她夸张地笑了笑:你真不知道啊,他们是夜总会的啊。我突然明白,他们是专门为女人提供性服务的,俗称鸭子。

我闷闷不乐地去了露台,我终于明白丁依为什么觉得我不会来的原因,她没有把我等同于那些人。

丁依终于找到了我,她喝得有些多了,我抱住她说,丁依,我们回去吧。丁依冲着我笑,泪水一下流了满脸。能回哪儿去呢我们又没有家!我伤心地把她抱进怀里,她在我怀里忍不住地发抖。

就在这时候,一帮人突然不由分说地把我们拉开,我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下,一顿拳脚就准确无误地落到了我的身上。我挣扎着站起来,终于看到一个男人冰冷的面孔,是丁依的丈夫。

我说:“不关丁依的事,要打你就打我吧!”他转过脸饶有兴趣地看着丁依。丁依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叫:“难道就允许你去嫖娼,我就不可以找个‘鸭子’!我是女人我也有我的需要……”

我呆呆地看着她,以为我听错了,但“鸭子”那两个字我却听得异常清楚……

我终于知道了我在那些女人心目中的位置,我不是她们的朋友更不是她们的情人,我只是一个提供性服务的男妓。

李宗盛的贵人歌唱到“生来皆凡人,为何两重天;有的忙生计,有的赛神仙,那个有因才有果,全在一念间;富贵无难事,只要肯登攀。不做人上人,何以对红颜;不能挣大钱算什么男子汉。。。”过去的日子或许有荒唐的成分,但我从不后悔当初的决定,没有那些富婆,我或许还是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只是,我该有新的生活了,因为今天钱已经不是问题。

以我的资本,找一个心仪的爱我的女孩,应该不是问题。幸福就在不远处等着我,我已看到。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