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北宋北方国防地理

mtlshangsuo 收藏 2 673
导读:北宋北方国防地理 众所周知,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中原农耕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进行过许多的军事斗争。由于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拥有以骑兵为代表的强大军事实力,给中原农耕民族带来极大的军事威胁。为了抵御游牧民族南下的袭扰,中原王朝在北方常常精心构筑完善的国防体系,而长城的修建就是其中的标志性国防工事。可以说自秦始皇修整长城以来,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基本上都是沿着这个人工防御线相互激斗,而长城亦成为一条公认的农牧民族分界线。但从唐中期安史之乱以来,由于河北、河东藩镇割据,战乱不已,北方边防日益削弱。到了五代后晋

北宋北方国防地理

众所周知,在中国历史长河中,中原农耕民族与北方游牧民族进行过许多的军事斗争。由于在冷兵器时代,游牧民族拥有以骑兵为代表的强大军事实力,给中原农耕民族带来极大的军事威胁。为了抵御游牧民族南下的袭扰,中原王朝在北方常常精心构筑完善的国防体系,而长城的修建就是其中的标志性国防工事。可以说自秦始皇修整长城以来,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基本上都是沿着这个人工防御线相互激斗,而长城亦成为一条公认的农牧民族分界线。但从唐中期安史之乱以来,由于河北、河东藩镇割据,战乱不已,北方边防日益削弱。到了五代后晋时期,石敬瑭为了借助契丹力量称帝,不惜以割让幽云十六州为代价,更把中原王朝经略数百年之久的北方屏障拱手送人。自此,中原地区失去了抵抗北方游牧民族的天然地理优势,而契丹南侵则是一马平川,来去自如。面对如此严峻的北边形势,重新统一中原地区的北宋王朝会如何应对呢?北宋如何在新的地理条件构建新的国防体系?本文试考察北宋北方的国防地理,以期寻求一个答案。

一、北宋北方的地理环境

北宋时期北方军事防御区主要是河北、河东地区,而两地自古以来就是抵抗北方的军事要地,汉朝之与匈奴,北魏之与柔然,隋唐之与突厥,五代、宋之与契丹都在此互有攻守。而河北、河东地区相较,河北尤重,富氏弼曰:河北一路,为天下根本,顾祖禹亦称其为“据上游之势,以临驭六合者”。到了北宋时期,河北、河东地区的战略地位比过去得到空前提升。因为北宋定都不是在以前山河四固的关中地区,也不是在关塞重重的伊洛流域,而是在交通便利却又无险可恃的开封城,那么河北、河东地区就代替陕北、河西成为庇护京畿的最后屏障。与此同时,北边的对手契丹正处在它的兴盛阶段,又控制着幽云十六州军事要地,时时对宋朝构成威胁,吕氏中曰:“燕蓟不收,则河北不固。河北不固,则河南不可高枕而卧。”面对恶劣的军事环境,北宋政F不得不在河东、河北地区屯驻重兵并建设有针对性的国防体系以确保北边屏障的安全,这个时期的河东、河北地区可以说有着比以前任何时期更高的战略地位。因此要达到抵御外侮目的,必须先了解北方的地理环境。

宋代的河北地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华北平原,可以大致分为东、中、西三个部分。华北平原西部是太行山东麓、燕山南麓,为山前倾斜平原。其海拔500米以上是从中山向低山的过渡,河流下切强烈,河谷曲折,侵蚀剥蚀严重,这里开辟有多条交通孔道,如飞狐径,井径等。海拔150~500米之间则分布着侵蚀低山和丘陵,属于黄土高原的边缘,大量堆积着第四纪黄土。海拔50~150米之间属于太行山地的河流出山后,在山前地带形成了洪积扇。再向下则是洪积—冲积扇,分布最广,由北向南有,北拒马河、南拒马河、滹沱河、易水、漕河、唐河、滏阳河、漳河等比较的大的冲积扇。冲积扇地势平缓,土层深厚,又有常年性流水的河流,适于发展灌溉农业,真定、定州、邺城等许多城市都分布在这些众多的冲积扇上,所以太行山东麓一线一直为河北要道。华北平原中部地区,是黄河以及从太行山、燕山流出的河流在历史上多次迁徙、泛滥而成的冲击平原,分布着许多河间洼地或湖泊沼泽。特别是衡水以北,拒马—白沟河以南,东至沧州一带,主要是由滹沱河、滏阳河、拒马—白沟河部分支流形成的冲击平原,属于沉积带。这里洼地与湖泊相间,有著名的白洋淀、文安洼等。华北平原最东部则是滨海冲击平原,这里受海水潮汐和大运河修建的影响,盐渍化严重,被称为“斥卤之地”,人烟稀少。而宋代的河东地区,除了代北为契丹所据以外,即朔州、武州所在的大同盆地,山川形胜还是比较完整的。河东地区主要是山地与黄土高原结合的地貌,而且区域分异明显,东西两侧皆为山地与高原,分别以太行山、吕梁山为主体,中部则是河谷盆地相间其中,自古就有“山河表里”的美称。从北向南依次为晋北的恒山山脉,晋中的忻定、太原盆地,晋南的临汾、运城以及上党盆地。

二、北宋的国防体系。

从上文北宋北边地理环境的介绍,我们可以看出:河北地区的中部和东部是洼地与湖泊相间的冲击平原,可以说是不利与骑兵突击的,而河东地区山川险阻也不适宜进军,所以西部的太行山东麓的平坦大道就成为游牧民族南下最佳的选择,而历史上契丹在宋代的数次南侵大多也多由此进兵。面对如此形式,北宋王朝充分根据北方的地理环境,因地制宜的建设了较为完备的防御体系。终北宋之世,把整个北方军事防御区主要共划分有五个军事大区,即高阳关路安抚使司、定州路安抚使司、真定路安抚使司、大名府路安抚使司、河东路(《武经总要》作并代忻州宁化岢岚军路)安抚使司。

高阳关路安抚使司,旧名关南,庆历八年(1048年)始置高阳关路安抚使,统河间、霸、莫、雄、清、冀、沧、恩、保定、永静、信安十一府州军,以河间府为路治。高阳关路西起辽容城,东到海水口与契丹接壤,雄州、霸州、信安军、清州、沧州为边防州军,以巨马河—白沟河为界河,设有“河北三关”:雄州瓦桥关、霸州益津关和信安军淤口关。高阳关路主要负责河北平原中部和东部的防御,控呃两条北南交通要道,为制御契丹之要地。一条为从北京(析津府)南行,经固安—雄州—莫镇(莫州)—河间府—清河(恩州)—馆陶(大名府)—大名府—濮阳(开德府)—长垣(京畿路)—开封。这条道路在雄州与莫镇之间,要穿过白洋淀东、西淀之间的赵北口、枣林庄孔道,人称“十二连桥”,宽仅容二车相错,路高出两侧洼淀三米左右,北宋置瓦桥关、益津关于此。另一条为从北京(析津府)东南行,经永清—霸州—沧州—乐陵(保顺军)—棣州—博兴(青州)—青州。北宋在这里置淤口关,时人称其“无异汉之上郡、云中,唐之朔方、灵武”。整个高阳关路地理环境可以说是控临幽蓟,川泽回环,是极不力与游牧民族骑兵行进的。《武经总要》对此形容到:“自顺安军东至莫州二十里,皆是川堑沟渎,葭苇蒙蔽,泉水纵横,此乃匈奴天牢之地也,彼则不能驰骋。又东北至雄州三十里,又东至霸州七十里,又东至海水口,皆是营田堤岸,隰水渐洳,此乃匈奴天陷之地也,彼则不能骑射。又自顺安军西至安肃军约五十里,夹两河之间,草木茂盛,乃匈奴天罗之地也,彼则不能骑战。又西至广信军二十里,夹二军之间,地多硗确,此匈奴天隙之地也,彼则不能奔冲。此中国得地形之多也。”为了进一步利用河北中东部的地理环境优势,端拱二年(989年),沧州节度使何承矩上言:“若于顺安寨西开易河蒲口,导水东注于海,东西三百余里,南北百七十里,资其陂泽,筑堤潴水为屯田,可以遏敌骑之奔轶。俟期岁间,关南诸泊,悉皆壅固,即播为稻田。其缘边州军临塘水者,止留城守军士,不烦发兵广戍,收地利以实边,设险固以防塞,御边之要策也。”宋太宗采纳了此意见,于是“筑堤储水,为阻固,其后益增广之。凡并边诸河,若滹沱、葫卢、永济等河,皆汇于塘水。”这样在北宋北方平原地带就形成了一道令人叹为观止的“水长城”。时人议之功效:“河朔幅员二千里,地平衍无险阻,自边吴淀至泥姑海口,绵七州军,屈曲九百里,深不可以舟行,浅不可以徒涉有劲兵,不能度也。”从此“河北自雄州东际海,多积水,戎人患之,未尝敢由是路。”不仅如此,由于塘泺的修成,原来契丹从西方入,放兵大掠,由东方而归,使宋兵婴城不暇的情况不复再现,如此“东有所阻,则甲兵之备,可以专力于其西矣”,大大减轻了宋朝在河北的军事防御压力,不在疲于奔命。

高阳关路建制详表

统属府州军 军事级别 注释

河间府 瀛海军节度 安抚司治所。本瀛洲,防御。大观二年(1108年)升府

霸州 防御 本幽州益津关

莫州 防御

雄州 防御 本涿州瓦桥关

清州 军事 本乾宁军,大观二年(1108年)升州

冀州 安武军节度 旧团练,庆历八年(1048年)升节度

沧州 横海军节度

恩州 军事 本贝州,永清军节度,庆历八年(1048年)改恩州

保定军 军事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以涿州新镇置军

永静军 军事 本景州,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改军直隶京师

信安军 军事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以霸州淤口砦置军

定州路安抚使司,庆历八年(1048年)始置定州路安抚使,统中山、保、深、祁、广信、安肃、永宁、顺安八府州军,以中山府为路治。定州路西起常山,东接雄州与契丹接壤,中山府、保州、广信军、安肃军为边防府州军。此路扼守太行山东麓大道北段,山开川平,利于骑兵突击,为历代北方游牧民族南下的首选,在宋代更是契丹南侵的经常路线,因此定州路在战略防御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宋人富弼就说:“天下十八道,惟河北最重,河北六十六州军就其中又析大名府、定州、真定府、高阳关为四路,惟定州最要,定为一路治所,实天下要冲之最。”定州路设有两个主要的军事防御节点,第一为定州—北平军,控制太行八径之飞狐径的山前出口,据有天险倒马关,“关山险隘,实为深峭,石磴逶迤,沿途九曲,诚控扼要地也”。北宋所置的北平军,治北平县,建寨筑城,控安阳州、四望口一带山路,至蔚州界,给军满万人,断西山之路。第二就是保州,广信军,安肃军的边城防御群,地处契丹南侵之大道,《武经总要》称“今北边要害,塘水之外,自保州边吴泊西距长城口,广袤五十里,可以长驱深入,乃中国与匈奴必争之地”。 但是这里的地理环境就与高阳关路有比较大的差异。保州地区地处太行山、燕山山脉与平原的过渡地带,地势逐渐抬高,塘水差少。所以虽然同为平旷之地,这里却没有中东部地区的湖泊洼地阻隔,属于易攻难守的情况。正所谓:“盖府境自西而北而东,虽多层峦列嶂,而步骑易于突入,自东而南,地尤坦平,故宋人保塞之备,比诸边为尤切。”因此,为了加强此处的防御,宋朝采取的是广种树林,营造方田的方式。明道二年(1033年),成德守刘平上奏用方田拒胡马之法:“自边吴淀望赵旷川、长城口,乃契丹出入要害之地,东西不及百五十里。今契丹多事,我乘此以引水植稻为名,开方田,随田塍四面穿沟渠,纵一丈,深二丈,鳞次交错,两沟间屈曲为径路,才令通步兵,引曹、鲍、徐河、鸡距泉,分注沟中,地高则用水车汲引,灌溉甚便。”宋军采用的这种策略,是人为的改造了保州地段的地形地貌,以变不利为有利,在防御契丹入侵上可以说起到了一定的限制和阻碍作用。

定州路建制详表

统属府州军 军事级别 注释

中山府 定武军节度 安抚司治所。本定州。庆历八年(1048年)升府

保州 军事 原保塞军

深州 防御

祁州 团练

广信军 军事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以易州遂城县置军

安肃军 军事 太平兴国六年(981年),以易州宥戎镇置军

永宁军 军事 雍熙四年(987年),以定州博野县置军

顺安军 军事 本瀛洲高阳关岩,淳化三年(992年)置军

真定府路安抚使司,庆历八年(1048)始置真定府路安抚使,统真定、磁、相、信德、庆源、洺六府州,以真定府为路治。真定府在整个北方可以说是正当十字要冲。从真定北上可达定州,为定州路防边之后盾,提供兵员、粮草和军器供应。往南则控太行山东麓大道,经庆源府、信德府、磁州、相州达白马津,其中的邺城、邯郸、滏阳等自古以来皆河北雄镇矣。西穿井径,可与河东太原府相连,为河东路进兵之所,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东顺滹沱河而下,可通瀛莫,与之形成犄角之势。参修《新唐书》的宋祁对真定府的重要地位评价为:“河朔天下根本,而真定又河朔之根本。其地河漕易通,商贾四集,屯田潴水,限隔敌骑,进战退守,卓然有余,故常倚为北面之重。”

真定府路建制表

统属府州军 军事级别 注释

真定府 成德军节度 安抚司治所。本镇州。庆历八年(1048年)升府

磁州 团练

相州 彰德军节度

信德府 安国军节度 本邢州,宣和元年(1119年)升府

庆源府 庆源军节度 本赵州,宣和元年(1119年)升府

洺州 防御

河东路,所辖太原、隆德、平阳三府,代、忻、宪、丰、府、麟、岚、石、隰、慈、汾、绛、辽、泽十四州,宁化、保德、火山、晋宁、平定、威德八军。《宋史地理志》称:“其地东际常山,西控党项,南尽晋、绛,北控云、胡,当太行之险地,有盐、铁之饶。”宋朝以其为重镇,屯精兵以控边部。由于河东路的地理环境是山河相间,其国防便是常用的依托代北恒山山脉起伏的山峦修建关隘要塞,特别是从契丹入侵晋中地区的四个主要交通孔道,更是择精兵以拒之。其一,代北雁门道,有天险雁门关,又称勾注,天下九塞之一。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杨业刺代州,契丹来寇,业自西陉出,至雁门北口,南向击之,契丹大败。雍熙三年(986年),杨业等自西陉追破契丹兵于寰州。其二,代州东北通道,从代州繁峙县穿过瓶型寨(平型关)到达灵丘,再可去云、蔚州。此二道会于代州,所以顾祖禹称代州“外壮大同之藩卫,内固太原之锁钥”。代州南下忻州,过石岭关可至太原府。其三,娄烦道,从娄烦关入宁化军可至宪州静乐。其四,草古川道,从苛岚军可至岚州。此二道会于岚州娄烦县(咸平五年自宪州来隶),再沿汾水南下亦至太原府。路治太原府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下瞰长安谓开封,才数百里,诚古今必争之地也。宋太平兴国四年,宋仁宗灭北汉后,毁旧城徙建新城,以为北方重镇“控扼二虏谓辽人,夏人也”。太原府南下又分东西两道,往西南走汾州大道可去平阳府、绛州以控制临汾、运城两盆地,再趋永兴军路可攻略关中。南宋建炎年间,金兵就由此而陷陕西。但是从整体上说,此道路由于唐末以来政治中心的东移,地位下降了,不比东南道。太原府往东南走即为东南大道,经团柏镇达威胜军治铜鞮县,再南至泽、潞州(隆德府)的上党地区。由于唐宋经济政治中心的东移,河东地区联系东南道路繁荣起来,而泽、潞州也成为中原地区联系河东的要冲和军事争夺的焦点。唐中后期中央控御河北藩镇,后晋与后唐的争霸,以及宋灭北汉都对此处是志在必得。而且自此东南穿穴径可达相州,东北通过壶关(吴儿口)也可与太行山东麓大道相会。隆德府往正南则是泽州险要天井关,可去孟津港渡大河。因此杜牧曰:“泽、潞肘京、洛而履河津,倚太原而跨河、朔,语其形胜,不特甲于河东一道而已。”由此可见,河东路在北宋时期依旧形胜完备,关险重重,加之北宋屯重兵以卫之,所以终北宋一世,除援北汉入晋外,契丹南侵大军未尝敢寇河东之地。

河东路建制表

统属府州军 军事级别 注释

太原府 河东节度 安抚使治所。太平兴国四年(979年)灭北汉得之

代州 防御

忻州 团练

宪州 军事

丰州 军事 庆历元年(1041年)元昊攻陷州地,嘉佑七年(1142年),以府州萝泊川掌地复建州

府州 靖康军节度 本永安军

麟州 镇西军节度 乾德五年(967年)升建宁军节度,端拱初改镇西军节度

岚州 军事

石州 军事

隰州 团练

慈州 团练

汾州 军事

平阳府 建雄军节度 本晋州,政和六年(1116年),升为府

绛州 防御

辽州 无

隆德府 昭义军节度 本潞州,建中靖国元年,改为军。崇宁三年(1104年),升为府

泽州 无

宁化军 军事

保德军 军事 淳化四年(993),析岚州地置定羌军。景德元年改保德军

火山军 军事 本岚州之地。太平兴国七年(982),建为军。熙宁四年,废之

晋宁军 军事 本西界葭芦岩。元符二年建为军

平定军 军事 太平兴国二年(977年),以镇州广阳岩建为军

威胜军 军事 太平兴国三年(978年),于潞州铜鞮县乱柳石围中建为军

大名府路安抚使司,庆历八年(1048年)始置大名路安抚使,统大名(北京)、开德、怀、卫、德、博、棣、滨、保顺九府州军,以北京大名府为路治。本路形势异于上面四路,高阳、定州、真定、河东四路形势为南北状纵向分布是深度防御,而大名府路为东西状,沿黄河呈现狭长型横向分布,属于平面防御。盖因大名府路地处北宋腹地,为宋朝北方最后一屏障,坚守各个渡河要津。不管以上边防四路哪一路被突破,均得至大名府路辖区渡黄河。大名府路控制的渡河要津主要有三个,其一为孟津,自怀州从孟津渡河可趋洛阳,在长安、洛阳为政治中心时期,一直是渡黄河的主要地点,政治中心东移后地位下降。其二为开德府,即澶州渡河去开封,此为华北到都城渡河的最便捷地点,是宋中前期的主要交通要道。第三为白马,从濬州(通利军)控制的白马津渡河可达滑州趋开封,此路在因黄河多次决堤使澶州路线受到巨大影响后,逐渐代替前者成为主要渡河点。另外从棣州、德州等前往山东道路也属于大名府路监控范围,以保护京东东路的安全。其路治大名府,更为河朔咽喉,前军后屏,常命亲王出镇。为河北指挥中枢,河北未非东、西路时,经度一路财赋、监察官吏、存问民生的转运使就设在大名府。庆历二年(1042年)北宋更是因大名府的重要战略地位升其为北京,并出内藏库缗钱十万增修行宫、仓厫、营舍,屯兵十万人,储备可供二年使用的刍粮及器甲五万副。

大名府路建制表

统属府州军 军事级别 注释

大名府 北京 安抚司治所。庆历二年(1042年)建为北京

开德府 镇宁军节度 本澶州。崇宁五年(1106年)升府

怀州 防御

卫州 防御

德州 军事

博州 防御

棣州 防御

滨州 军事

濬州 平川军节度 本安(通)利军,政和五年(1115年)升为州

保顺军 军事

呵呵 刚刚完成的学期课程小文 发来分享

资料引用说明:

文中的所提到得军事交通路线和隘口来自《宋史地理志》《元丰九域志》《武经总要》中间的记载,军事建制表来自于《玉海》宋代军镇列表和《宋史地理志》中的相关部分,有关防御策略的奏章可以参看《宋代名臣奏议》和《文献通考》屯田部分,《宋会要》兵制也有记载。关于河北自然地貌的分析我借鉴了《中国历史自然地理》的相关部分。雁门关形制,史念海《河山集》第四卷对代北,特别是雁门关防御地形有相关论述。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