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四二 太阳从东方升起 卷二 收复东北 第二十八章 斩首行动之对第二师团炮兵联队的打击二

野营拉练 收藏 4 22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1.html


当第二师团的增援部队在离长阳镇还有7公里左右的时候,岗屯中将命令第二师团停止了前进的步伐,在这里建立指挥阵地,要求部队就近建立营地,埋锅造饭,进行休息,准备对长阳镇被围困的鬼子联队进行增援,岗屯在他那临时搭建的指挥部里等待下属各部队的指挥官前来开作战会议。

岗屯现在心里很是舒畅,因为作为关东军战斗力非常强悍的精锐部队,满洲国的京卫之师其实就是一面旗子,满洲国的战事基本上是平静的,所以他们很少能有机会拉出来进行作战。既然没有机会作战,就不能出来撒野,也就没有战争的奖赏费用,部队的意见就很大,所以他也是很郁闷。这次承蒙关东军司令梅津大将的召唤前去清缴支那部队,他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不禁哼哼起他得意的小曲,其实嘴里哼哼什么他也不太精楚,他望着渐渐下坠的夕阳心里增加了无限感慨,他大骂东北军太无耻了,为什么不抵抗那?他的满腹军事才华得不到施展,如果东北军有那么好的装备跟我们大R国关东军好好的打一场,我的战功史上会又记一笔,我的军衔就有可能成为大将了,就有可能成为现在的关东军司令长官,那样就可以对苏开战,掠夺大量的领土与满洲国合并,就可以将大R国国民移居到这富饶的黑土地上,要什么资源就有什么资源,要什么物产就有什么物产,没有什么地震,也没有什么台风。他想到这里,不禁暗暗下定决心,这一仗一定要打好,打出大R国帝国的军威来,成就自己的理想。

正想着他下属各部队军官已经陆陆续续地到齐了,他看到这些下属各个都是神情倨傲、不可一世的样子,他心里满意的点点头,他认为大R国精锐部队的指挥官就是应该这个样子,才能藐视一切敌人。他对前来参加作战会议的指挥官们满意的看了看,用指挥棒指着长阳镇的军事地图说道:“据斥候的报告,支那部队在长阳镇周围1公里处建立对长阳镇的包围阵地,有点像我们大R国皇军善用的铁桶式合围,斥候没有看见支那的装甲部队,只有一些炮兵部队,一些迫击炮而已,只不过好像苏军一样是个机械化部队,有很多汽车,步兵装备有冲锋枪、轻重机枪,火力是很强大的,还有可憎、可恨、卑鄙无耻投降的高丽人。哦,对了,有一个高丽联队,等这场战役打完后我一定要让驻守朝鲜的帝国士兵给高丽人一个教训,卖主求荣的人下场一定会十分悲惨的。

从支那部队的兵力和火力判断上大概有一个师左右的兵马,所以我们必须重兵出击,我命令师团直属炮兵联队和工兵联队一部,向前推进在离长阳镇三公里处建立炮兵阵地,一个半小时后发动炮火攻击,攻击的时间为40分钟。骑兵联队在离长阳镇2公里处隐蔽待命建立出发阵地,待炮兵联队发动对支那围困部队进行炮火打击的时候准备进攻,一旦炮火延伸,你们骑兵联队就用最快的速度冲击支那部队的阵地,打开突破口掩护帝国士兵突围。一旦突围成功就留一个大队掩护突围部队,其余两个大队继续对支那的阵地冲击。大河旅团的两个联队配合骑兵联队的攻击,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向支那阵地发动攻击压迫支那部队,逼迫支那部队撤出阵地。大岛旅团与工兵联队在北面8公里处设立潜伏阵地,待支那部队仓惶逃跑时,我们就在他撤退的途中将其击溃并跟踪追击直捣支那部队的老巢,并将这个对大R国皇军造成威胁的支那部队一网打尽,让他们从地球上彻底消失。卫生队寻找有利地势建立野战医院准备救援战场上受伤的帝国士兵们。各位诸君,还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请提出来,与诸君共同参议。”

骑兵联队的联队长小川劲浪大佐耸了耸肩说道:“师团长阁下,我骑兵联队从正面进攻支那部队,由于骑兵过多会在冲锋时很容易造成冲锋的战马拥挤在一起,很难展开冲锋队形进攻,也很难展开对支那部队阵地士兵进行厮杀的,最可怕的是会让支那部队组织的轻重机场射杀我们,会对我们骑兵联队造成重大的伤亡。因此我建议我骑兵联队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展开攻击队形进行攻击,让支那部队的火力点很难集中打击我们,这样更容易突破他们的防守阵地,会形成多个突破点让他们顾失此彼,为大河阁下的旅团进攻提供强有力的保证。”

大河旅团长听到小川的建议,想了想不住地点头说着:“呦西,有小川君的骑兵联队率先攻击,像一把刀子插进支那的包围阵地,掩护我旅团的跟进突破,定会将支那部队打得晕头转向找不到东南西北,消灭支那部队更使我旅团如虎添翼。呵呵,谢谢小川君,就一切拜托了。”

当炮兵联队按照指定的时间顺利到达预设阵地时,炮兵联队长还是按照大R国的炮兵习惯选择好炮兵观察哨,建立炮兵阵地,炮兵们开始擦拭炮弹,安排好炮兵阵地周围的警卫。经过一阵紧张的忙碌将30多门野炮架设完毕,联队长根据斥候和炮兵观察哨提供的支那部队阵地的情报开始调整坐标,炮兵联队长严肃的到各个炮位检查一遍后对自己炮兵联队的素养非常满意,抬手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有点滑稽地抽出与他身高差不多的指挥刀,高举起来指向支那的步兵阵地,正要高喊发射时,忽然听到一阵阵震耳的轰隆隆的炮声传了过来,他很奇怪自己并没有下令开炮。他收回指挥刀还看了看,紧接着他反应了过来,知道是支那炮兵的火力向他的炮兵阵地覆盖过来,他急忙又挥起战刀向前指去高喊着发射,但是他的声音已经完全被这声音所覆盖,他的野炮没有发射出一个炮弹,命令的声音被刺耳的火箭炮和榴弹炮、滑膛炮、火炮的落地爆炸声音一直所覆盖,他也和三十多门野炮加2500多鬼子还有几千匹战马瞬间被炸得东倒西歪,血流成河。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大R国第二师团的炮兵联队就消灭殆尽,一群野鬼群魂顺着风就飘回到他们大R国帝国的靖国神社报到去了。

对炮兵联队的摧毁是很容易的,因为他一旦建立起来炮兵阵地就很难移动,可是对于骑兵联队的打击相对来讲就比较困难,因为他运行速度快,冲击能力强,机动灵活,可以随时改变战术,令你防不胜防。你用炮兵打他吧,火力覆盖以后,只能炸死他一小部分,其他的可能由于战马受惊带着骑兵跑得更快,而且是四散奔逃,炮兵再追着打简直是浪费炮弹。你用轻重机枪扫射吧,只能把他冲在最前面的骑兵打掉,但是后面的骑兵的冲击速度一旦冲了起来,就会迅速地冲向阵地,机枪手随后就会变成无头的游魂。骑兵部队攻入阵地后对敌方的杀伤是很恐惧的,不是掉脑袋就是断手臂,有时可能半截身子都会被砍了下来,很容易打击敌方的士气,在抗战初期之所以国军恐惧R军的战斗力,这与R军骑兵部队的冲击和R军炮兵的打击是分不开的,对付骑兵最好的办法是空中打击和阵地前的拌马坑,幸好这次机步师给骑兵联队准备好了几道菜。

当小川骑兵联队的一个骑兵大队进入到隐蔽阵地后,准备等待炮兵联队对支那部队阵地炮火打击后,骑兵联队从三个方向出击,冲破敌方阵地。战场上的等待是一件很烦心的事情,战马时不时的打着响鼻,前蹄轻轻地刨着地面上的草皮,一副随时准备冲锋陷阵的样子。特别是对第二师团的骑兵联队来说,他们杀人已经是非常上瘾的一件事情,就像外科的大夫一样做手术也会上瘾的,几天不做就会想做手术,如果十几天不做手术,当上手术台的时候手都会有点轻微的发抖,但是当手术刀一放在病人的皮肤上,立马就不抖了,而且精神百倍的做着手术。许久没有和对手交战的骑兵联队也是这样的心情,他们个个摩拳擦掌,一会整理一下马鞍,一会拿起马枪看看准星,再检查检查弹袋,总之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战来临前的一点紧张,杀人前的激动吧。

当轰隆隆的炮弹铺天盖地砸向炮兵联队时,骑兵大队已经个个全副武装的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骑在战马上勒住缰绳就等着一声号令,然后就会像射出的利箭一样杀向敌人。可是他们一听这炮声响了一阵子觉得不对呀,怎么光听见炮弹炸的震天响,怎么不见炮弹的飞舞和发射声?正在迟疑的时候,没有想到从他们身后的大树上射向他们的是一阵子的机枪、突击步枪的吐吐声和枪榴弹的爆炸声,打得鬼子骑兵大队顿时人仰马翻,对骑兵居高临下的射击杀伤力是极大的,基本是打得不是脑袋就算前胸。鬼子骑兵大队一下子就乱套了,骑在战马上的鬼子兵想要转个身那可就太难了,结果没有被打死的骑兵有的想要转身攻击袭击者,有的想要躲开从后面射来的子弹,有的想等待命令再做决定下一步的动作,可是这个骑兵大队的大队长在第一时间就已经回到了他的老家去了,这时200多鬼子魂魄已经跟随他们的大队长回到了他们R国老家,负伤的鬼子命运也都好不了哪去,基本上不是被马匹拖死就是被马蹄踩死,最可怜的是负伤的战马,一匹匹倒在血泊之中嘶嘶的鸣叫,四蹄在慢慢的蹬踏着,抽搐着,等待着死亡。

那些没有被打死的骑兵被从后面大树上的突然袭击打得四散奔逃,乱作一团,不知该往哪里跑,这时一阵更猛烈的炮火从他们面前的大树上像疾风暴雨般的打了下来,鬼子的骑兵骑在马背上很难端起枪瞄向躲在他们头顶上的敌人,只有被动挨打的份。不管他们冲向哪里,只要是有树林的地方就会受到来自从空中子弹的打击,那里就是他们的坟场,这一次他们的保护神天照大婶没有再给他们活命的机会,不客气的收罗了他们一个个的生命。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