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经历了怎样的改造?

sailor10504 收藏 0 5093
导读:“一经涕泗滂沱的泪血大控诉,几乎是瞬间,广大起义官兵就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灵魂裂变,并迅速成为坚定的革命战士。”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20_72627_11172627.jpg[/img]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10_5_20_72628_11172628.jpg[/img] [img]http://pic2.itiexue.net/pics/2010_5_20_72631_11172631

“一经涕泗滂沱的泪血大控诉,几乎是瞬间,广大起义官兵就实现了前所未有的灵魂裂变,并迅速成为坚定的革命战士。”

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经历了怎样的改造?


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经历了怎样的改造?


188万国民党起义投诚部队经历了怎样的改造?



——退役军人、四川某省级机关干部高戈里先生多年来致力于对解放战争史的业余研究,著有长篇纪实文学《心路沧桑——从国民党60军到共产党50军》。为抢救史料,他多年来采访近200人,其中国民党起义、被俘官兵116名,包括师职2人、团职8人、营职4人、连排职19人、士兵83人,另有随军眷属6人。本报今日刊发的这篇文章,即是他最近结合自己挖掘的第一手材料和多方史料撰写的关于国民党起义和投诚部队改造过程的述要之作,高先生为本报发来的原文近两万字,在此摘编推出,以飨读者。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和接受和平改编共188万人,包括将领1500余名,涉及陆军240个师,海军大小舰艇97艘,空军飞机128架。188万来自敌对营垒的官兵,全被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消化、改造了。在此过程中,解放军派去一名指导员,就能彻底改造百十人的一个连,派去几百人工作团,就能彻底改造几万人的一个军或一个兵团,这在世界5000年的战争史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历史过程。


国民党军队倒戈的三次高潮


解放战争期间,国民党军队起义、投诚呈现三次高潮:


第一次高潮,在抗战胜利后不久。比较而言,国民党军队在这一时期的倒戈数量不多,但政治影响很大。此时,“国军”和“共军”力量对比悬殊,很少有人能看到中国共产党的光明前途,蒋介石、陈诚也曾夸下海口,要“三个月剿灭关内共军”。结果,不但“共军”没有如期被“剿灭”,青天白日下的“国军”却接二连三地在战场上倒戈,把枪口指向了行将就木的蒋家王朝。先是1945年10月30日高树勋率新编第8军在河北邯郸起义,接着是1946年1月郝鹏举率第6路先遣军在山东台儿庄起义,再就是1946年5月30日潘朔端率第184师一部在辽宁海城起义。“走高树勋、潘朔端的道路”,在此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了共产党军队开展敌军工作的一个很响亮、很能震撼人心的口号。


第二次高潮,在1948年9月至1949年1月的战略决战期间,其中重大起义对战略决战的进程都起了重要的推进作用:吴化文率整编第84师的济南起义,使攻城时间缩短了一半多;曾泽生率第60军的长春起义,使我军首创和平解放大城市的先例,并及时抽调原围困长春的部队去堵截企图借营口海港南逃的廖耀湘兵团,完成毛泽东“封闭国民党军在东北加以歼灭”的战略意图;何基沣、张克侠率第59军和第77军的三个半师在江苏贾汪等地的起义,让我军通过其防地迅速完成了对黄百韬兵团的战役包围;廖运周的第110师于淮海战场起义,使国民党“五大主力”之一黄维兵团的突围行动遭受了致命打击;傅作义率北平20万守军接受和平改编就更不用说了,千年古都免遭兵燹,傅作义之功彪炳青史。


第三次高潮,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渡大江”风卷残云之后。此时,国民党军队的最高统帅虽然还有偏安一隅、重整旗鼓的念头,但青天白日旗帜下的旗手、鼓手改行敲丧钟的,已日甚一日,成建制部队起义、投诚可谓“风起云涌”,国民党政权在风雨飘摇中土崩瓦解。这期间起义比较典型的,是蒋介石嫡系胡宗南部第7兵团在四川郫县宣布起义。


中国共产党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是有“绝招”的。这个“绝招”,是在改造第一次起义高潮的起义部队过程中摸索出来的,其间,经历了尖锐、复杂、反复的斗争,并付出了流血的代价。


倒戈“国军”的复杂和反复


国民党军队内部实行等级森严的阶级压迫制度,兵随将转。起义都由上层将领谋划、决策,绝大多数下层官兵以及部分中层军官基本上是茫然随从、被动选择。


在第一阶段起义的高树勋部进驻武安地区最初几个月,晋冀鲁豫军区虽然对其非常关照,生活待遇超过主力部队的标准,但由于旧军队的作风未变,“纪律坏”,“驻地17个村群众每天到政府要求高部搬走,并准备到边区政府请愿”。


在第二、第三阶段起义的部队也有同类问题。如国民党第16兵团1949年12月21日在四川什邡起义后至部队东调前,“官兵中常发生开枪打杀农民的鸡鸭,或化装土匪夜入民宅抢劫财物、奸污妇女等违纪行为。官兵关系也极为紧张。”


几乎每支国民党军队内部都存在一些五花八门名目繁多的反动党团及封建迷信组织。起义后的国民党第7兵团2.3万人,查出其内部的各类反动、封建组织竟达75种,有4058人参加。川军中的袍哥组织更是门户繁杂。在第16兵团,兵团副司令、第47军军长和3个团长均系袍哥大爷,全兵团有近半人员参加了袍哥组织。范绍增的“国防部挺进军”干脆就是一个袍哥武装。


吃喝嫖赌相当普遍。就说抽大烟,在刘文辉的第24军,“双枪兵”(步枪和烟枪)约占1/3。血债问题也不少。国民党军第18兵团副司令官兼大同守备区总指挥于镇河率部接受我军和平改编后,受害群众纷纷向人民政府控告于镇河等将领的累累血债。于镇河家乡贾庄的群众甚至派出20余人的代表前往大同城,强烈要求把于镇河押回家乡交群众斗争处理。为防止意外,解放军将于镇河等将领紧急转移到察哈尔省军区所在地张家口。


鉴于解放战争初期敌强我弱的战场形势,最大限度地分化敌对营垒是战胜强敌所必须的战略和策略,改造国民党起义部队的工作,必须首先着眼于有利于扩大政治影响、瓦解敌军这个大局,所以,当时我党对起义部队的组织整编,曾在保持其原建制、保留起义军官原职权的基础上,采取了一些非常特殊的策略措施:


一个是授予“中立”的番号。其中,高树勋部叫“民主建国军”,郝鹏举部叫“华中民主联军”,潘朔端部叫“民主同盟军第1军”。中共中央当年之所以同意如此命名,主要出于统一战线的策略考虑。另一项措施是“扩编”“升官”,潘朔端的第184师虽然实有不到半个师的兵力,但还是扩编成一个军……为了稳定起义部队,还特别给予起义部队以远远优裕于我军老部队的生活待遇。


在解放战争初期敌强我弱的战场形势下,因主客观条件不成熟,尚未彻底改造的起义部队一旦遇到强敌大举进攻,发生大规模的叛变也就在所难免了。几乎每一支国民党部队起义后,都要发生规模或大或小的叛变。郝鹏举部、董其武部、郭汝瑰部、董宋珩部的叛变分子,甚至还残杀了我军派去的政治工作干部和起义官兵中的积极分子。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