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天师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平江之平(1)

第四星空间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5277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9.html


作为张士诚吴军统治过的地方之一,从今天起,江北的苏北皖南地区,随着李济的最后死亡,标志着正式脱离张士诚的阵营,而进入我军的管治范围,吕珍朱暹李济的相继阵亡,江北的吴军实际上已经丧失可以抗争的一丝丝希望。

最后一个孤城宿迁,我军已经不打算攻击,何荣的几万军队,静静地守在城外,等待城里的吴军放下武器,自己走出来,江北战争到这步,已经不再因人的意志而改变,自从张士诚把自己江北的希望挂靠在元廷身上时,就注定了江北吴军只是天平上的一个砝码而已,形势向我军或元廷哪方倾斜,江北的管治权就会归哪方决定。

江北二十多万吴军,过半成为战争的冤魂,其余大多作为我军的降兵,被分散补充到我军各部,这些吴兵知道自己的命运,基本上没有越过吴元之界,向元廷放下武器,这一点这些无兵倒是很清楚,作为吴兵和作为明兵,除了名号不同,领导不同,观念不同,其他方面,说起来也还真没有太大区别,都是被压迫者的武装,但如果去到元兵那里,几乎就可以确定下等人的身份了,这种烙印,已经刻在几代汉人的心里,如果谁还愿意去做下等人,我们也拦不住。

当我和徐达得知江北最终的命运已经决定,我们命令冯国胜和李文忠带领部分将士回归,增援江南,加入即将开始的平江之战,廖永忠也即将回归,我粗粗算一算,接近三十万的兵力,与鄱阳湖之战的兵力差不多,但现在是主动作战,没有仓促应战的压力,更有一批猛将的助阵,另有一批年轻将领的成长,以及被视为秘密武器的攻城利器,我想那怕平江之战比鄱阳湖之战所需时间更长,我也不必担心会增加将士们的伤亡。

夏收将至,我不想破坏夏收,让老百姓先收好粮食,日子好过一点,军队也可多一点军粮储备,元廷让我们汉人这么苦了,我们再也不能火上添油,自己让自己往苦里去。

徐达对我说:“等他们回来,让他们自己总结一下这次战役的得失,如果仅仅是因为投降的吴兵再次叛变而引发过危机的话,那他们将来应该知道如何才能避免降兵的反叛,在这一点上,我们的前辈在那么艰苦的条件下,都能做得那么好,的确不容易,很多需要我们反省和学习的地方,这些事,我们下再多的命令都不管用,还要他们这些亲临战场的将领们才能清楚地明白怎样才会避免这类事故的重演。”

我无限感概地说:“没错,这些兵当时的心里状态最重要,不过,有不少的兵是非常听命他们的顶头将领的,摆平这些降将,比完全控制这些兵更重要。”

徐达说:“所以啊,处理这些降兵时,适当地把他们分散到各部,就算是把他们再组合混编,只要将他们原来的主官调离,我相信他们大部分还是比较安分的,我们汉人从来就不是以出位为荣,性格中庸,也造就我们不是在面对重大的民族危机时,所表现出来的就是不团结,有史为鉴的。”

我哈哈笑道:“好啊好啊,以史为鉴,这个史在我们面前,都还原成什么样了,你自己说你认识吗?”

徐达正色道:“短期的历史有可能会有修改,长期的历史是不如置疑的,”

我也正是对徐达说:“你有时间的话,可以把这长期的历史理一下,一朝天子一朝臣,历史的修改受君王的影响挺大的,别跟我说什么读书很正直,很倔强,汉奸是朝朝代代都会出现的,软骨头也不少,修改一下前朝的历史也不是什么做不到的事情,据我所知,朱棣的靖难之战里,我就觉得里面有不少的疑点,好好理理吧,徐将军,能以史为鉴,也是需要能力的。”

徐达嘿嘿笑了老大一会,说:“得了,别说了,将来我兼任国家图书馆馆长。”

朱元璋在这个时候过来拜会我们,同行的有马大姐和郭惠,我还没有见过的朱元璋的另外一位夫人,还有张永,宋濂,汪广洋三位南京的官员,当然,还有令我比较开心的是随船而至的一批粮食,这是朱元璋支援给我的军粮,战争期间,由于实在无法再全体管辖范围内统筹粮食,只好令各部先自行解决。

不是说我们镇江的收成不好,我们推行耕者有其地的土地改革还是很见成效,老百姓的热情高涨,事实上这个办法很好,只是并不可能推广到全国,这将会触动到很多封建阶级的利益,而这个阶级,根本没有办法在这个消灭,不过,以我们镇江这个小地方,既要应付江北作战,又要面对即将开始的平江之战,粮食不够是显而易见的,所以我情愿在夏收之后再发动攻击。

我把那些文官交给小月小鉴蓝大小姐他们接待到镇江府衙,由他们先自由交流,朱元璋则被我叫进我的军师府,好好把南京发生是事向我和徐达交代一番。

我初次见到郭惠,当郭惠盈盈向我行礼时,我实在想不到郭子兴堂堂一介武夫,可以有一个这样娇滴滴的女儿,怪不得朱元璋会动心,我想即使李善长不主动说亲,朱元璋仍是会主动寻求的,就算我们小月青春年艾,却只是一种少女的英气,比不得郭惠这种贵妇之气。

朱元璋禀报道:“请军师知悉,由于军师的统帅部并不设在南京,南京目前也未有作为我明军的总部在发挥作用,所以目前南京的军务不多,各位大人需要处理的事情不多。”

我重点地问:“那他们的态度如何?”

朱元璋回答我:“从表面来看,李善长李相好像挺心灰意冷的,抱歉我说习惯了李相,他平时极少出门,一般有事才到帅府处理,反而是胡惟庸,一刻不得安宁,对军师将我们明军全部控制的行为极为不满,不时有些不当言语说出,当然我的部队他现在不敢再打主意了,他应该事后知道我是军师布在应天的一颗棋子,我想如果不是军师要对张士诚开始,我近期可能就对他下手了,李相虽是主谋,打手却是胡惟庸,把这打手的爪子拔了,老虎也会变成猫,何况,他们本来就是一只猫。”

徐达笑道:“老朱你这样的比喻很不厚道,他们是猫的话,我们会是什么?我倒很想听听老朱你给我们下个定义。”

朱元璋向徐达赔笑说:“我只是比喻他们,那敢拿军师和徐将军出来比喻什么动物。”

我问朱元璋:“那想宋濂汪广洋还有张永这些老狐狸,他们是怎样的态度?”

朱元璋回答说:“张永本来就是元廷的降官,在元廷的窝子里混得不舒坦才过到我们这边,按理说,他不应该掺糊我们明军内部里头的事,但是李相却把他卷了进来,其实他也自觉挺无辜的,宋濂倚老卖老,对谁都差不多,属于无所谓派别的,说什么都白搭,没有什么政治立场,管理教育民生的事就是他的拿手,至于如何强军治国,他没有发言权,军师还记得一个人吗?杨宪,这个人前倨后恭,现在常对李相冷嘲热讽,典型的墙头草,再说,常以为自己读了一肚子书,却没有能力作出什么事来,我打算将来让他写书去,军师说好不好?”

我问:“杨宪写书,是写前朝实录吗?以史为鉴是一件好事,只怕杨宪本身心术不正,不能如实把正史写下。”

朱元璋说:“我又不能无缘无故那刀子把他给捅了,总得找件事让他做做,读书人没事做是很危险的事情,不像我们的战争,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我问朱元璋:“那目前南京的局势你能控制吗?”

朱元璋回答道:“目前的状况良好,因为实际上南京的兵力空虚,重兵都在外围的几大战区,而这几大战区除了江北部是汤和和郭英两位作为主官外,其他各部主官都是军师的重要战将,以元璋与江北军的关系以及各位将军对军师的忠心,外力很难侵入我明军内部,只有军权在手,政局就在我们手里,当初李相意图取代小明王,也是因为有了邵赵两部心腹兵力在手,以为控制应天就可控制整个红巾军,现在我有军师的各部重兵作为后盾,南京的局势非常明朗,元璋在南京恭候军师的回归,属下期待军师回归南京时,将不再以军师的名号,而是以我大明之君的名号君临南京。”

徐达很殷切地看着我,我只好沉思不语,因为功劳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不能把危险留给战友们,而自己就把功劳全揽到身上。

朱元璋也看着徐达,说:“南京的文官集体已经由汪广洋宋濂李善长几位牵头,如军师不看称帝,则为军师草拟明王的名号,只是不知以徐达常遇春两位将军为首的军方是什么态度?”

徐达苦笑道:“军方的态度那里是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只掌握了独立的军事行动权,没有掌握独立的发言权,军师是我们军方的喉舌,他说了什么,才算是作实的,要是我们能够自己主动,两年前我们就入主南京了。根本就不会给到李善长幻想的机会。”

我摆手让徐达不要再说,对朱元璋说:“这些事我和将士们商量后,再看看怎样架构我们的上层建筑。”

徐达说:“这与明王称号没有冲突,如果我能代表军方的话,这就是军方的态度,朱将军明白我的意思吗?”

朱元璋恍然大悟,说:“啊,我明白的,我知道怎样去办了,”说完告辞离开。

我问徐达:“你跟他说了什么暗中约定似的,我好像听不明白。”

徐达哈哈大笑,说:“难得糊涂,也是一件好事啊,我不说了。”

我拉徐达过去看看小月她们和南京那些官僚谈得怎样,我们进入大厅,汪广洋几位赶紧起来向我行礼,特别是张永,我几次叫他起来,他仍然跪倒在地,连头都不敢抬高。

小月大声对他们几个说:“各位大人,请起来吧,爹最不喜欢繁文俗礼的了,你们放轻松点,不要适得其反。”

我笑道:“各位大人起来好说话,小女不高兴了,她不高兴的话,镇江会下雨的,现在适逢夏收将至,耽搁了农事就不会了。”

张永呐呐的说:“只是难为老夫不知该如何称谓军师,军师之于南京,犹小明王过之而甚,如老夫仍以军师之称,实在有损明王威名。”

我对张永说:“初见张大人时,是在应天,那是张大人仍在李相帐下,我知张大人乃我大明魁宝,非李相私产,所以我既往不咎,各位大人不必过谦,我仍有很多事情需要向几位请教,万望不要吝啬。”

他们几个都说不敢。

我先了解小月她们有否先来自南京的几位讲解过镇江的管治方式,小月点头肯定,我在镇江采取土地均分的形式,取消了土地私有,另外在管理上也采取的是集体管理,这一点已经有别他们所能认知的封建形式,当然这也是因为镇江地方比较细小,同时也是在破而后立的基础上重建,大规模推广,我不敢想象。

我主要还是要向他们了解府兵制的实际细则,领导上层分级治理的要点,同时也想和他们探讨一下内阁制的可能性,当然我是想将部分的现代民主移植到当代来试推行,经历过异族入侵破坏的中原,再重建的时候,思想可以略略放开点,这是我和徐达商量过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