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中共9000战士全军覆没的金门战役失利真相

sailor10504 收藏 98 2976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金门位于厦门以东,距大陆最近处约5.5 海里。大金门岛面积为124平方公里,金门县城位于该岛西部。小金门岛面积为15平方公里。此外,尚有大担、二担等几个小岛。大金门东部山高岸陡,不易攀登;西半部地势较平坦,其北岸为泥沙滩,利于登陆,是国民党军的防守重点。岛上除少数要塞工事外,在登陆地段还加修了野战工事,敷设了障碍物。


大小金门原有国民党军李良荣第二十二兵团全部、青年军第二○一师及第十二兵团第一一八师防守,共约两万人。厦门岛解放后,金门守敌受到很大威胁。蒋介石为固守金门,于10月10日后,又陆续将潮汕地区的国民党精锐胡琏第十二兵团的第十八、十九军增防金门。至10月24日,金门敌军的总兵力已增至4 万余人。


10月15日厦门解放后,18日,叶飞决定以第二十八、二十九军各一部共7个团的兵力,在第二十八军首长指挥下,担任攻取大金门的任务,以第三十一军一部攻取小金门,20日发起攻金战役。稍后,又解除了第三十一军的任务,决定攻取大小金门统由第二十八军担负。时第二十八军军长朱绍清在上海治病,政委陈美藻在福州从事接管工作,参谋长也不在位,军中只有副军长肖锋一人。


第二十八军受领进攻金门岛的任务后,开始准备渡海作战。由于沿海船只大部被敌人破坏,征集到的船只仅能装载一个营。船只严重不足,第二十八军不得不将进攻金门的时间由20日推迟到23日。第十兵团司令部一面催促第二十八军加紧准备,一面要求集中各军所有船只以保障第二十八军攻金作战。21日,第十兵团发现国民党军胡琏第十二兵团抵达金门湾,其部队由潮州、汕头开始船运。23日,又侦悉该敌第一一八师已抵达大金门,后续部队正在海运途中。但第十兵团对该敌是撤回台湾还是增援金门判断不定,因而未采取应变措施。这时,第二十八军已集中可装载3个团兵力的船只。第十兵团首长认为,必须乘敌增援部队未到达金门之时,抓住战机,发起渡海作战,攻取金门。第一梯队航渡3个团,返航后第二梯队至少还可航渡2个团,一夜能运过5个团的兵力,敌我力量对比可达1∶1 ,足可巩固阵地,解决残敌。因此,决心于24日夜发起战斗。


战斗部署是:以第二十八军第八十二师第二四四团、第八十四师第二五一团、第二十九军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团共3个团为第一梯队,由第八十二师师长钟贤文统一指挥,分别自莲河、大嶝岛、澳头东北角海湾起渡,在大金门岛北部湖尾乡至古宁头段登陆突破,首先攻歼该岛西半部之敌,尔后会同后续梯队攻歼东半部之敌。预定3天解决战斗。


24日晚8时,9000余名官兵乘坐300条战船,兵分三路,乘夜渡海攻击金门。船行不久,海面刮起三四级东北风,潮水缓缓上涨。由于征集的水手都来自福州、泉州等地,不熟悉航道,事先又未经过训练,协同不力,调度不灵,加上3个团没有统一指挥,通信联络不畅,造成各团船队自行航行。


25日零时,金门岛一点红守军一排长查哨时误触地雷,轰的一声巨响,守军全被惊醒,惊慌中以为解放军来犯,匆匆进入阵地。就在这时,借着微弱的月光,发现海面上有一大片黑压压的船队,以泰山压顶之势而来,遂按事先约定计划,连开三枪。这支船队是我主攻第二四四团,团长兼政委邢永生见守军已经发现我军,立即用电台向指挥所报告:“离敌5里,立即开炮!”我军炮群骤然开火,火光映红夜空,金门大战拉开序幕。


在炮火掩护下,二四四团在一点红抢滩登陆。这一日是金门全年潮水最高的日子,蒋军在海滩的第一道防线,包括碉堡、铁丝网,几乎被水淹了一半,士兵站在碉堡里面的水中。主攻团船队顺风乘潮,猛扑海滩,收势不住,许多船只冲过了碉堡,船头插入沙滩。防守碉堡的蒋军不得不反过身来向后面射击。由于风浪太大,我官兵很多晕船,加之渔船腥味重,官兵闻不惯,大多呕吐,体力大减。邢永生指挥战士们纷纷跳海,以自制的三角架等泅渡工具,向敌阵突破。主攻团登陆后,被敌人坚固碉堡火力压制在空阔的滩头,几名“爆破英雄”身绑炸药包,爬到碉堡附近或冲进碉堡,与碉堡同归于尽。正在激战中,敌人坦克突然袭击,因部队没有反坦克武器,伤亡惨重,队形大乱,部队各自为战,冒死冲锋,前锋曾抵金门县城,终被打垮。部队打乱后,团长邢永生手中只掌握几个班的兵力,在一点红海滩上耸立起一个两米高的竹竿,竿上挂一个大灯笼,上书“二四四团登陆点”,邢永生在灯笼下指挥作战。几辆坦克向这里扑来,邢永生喊道:“赶快向西突围,向二五一团靠拢!”但敌坦克和国民党军迅猛冲来,战斗中,邢永生身负重伤被俘,后被杀害。


25日2时,两个助攻团二五一团和二五三团的船队被大风吹到古宁头一带。二五一团团长刘天祥、政委田志春和二五三团团长徐博、政委陈利华指挥部队迅速登陆。已经预知解放军进攻的国民党守军,以猛烈火力阻击。解放军不顾死伤枕藉,前赴后继,拼抢海滩。渡船乘着风浪,向海滩猛冲,海潮后退,几乎所有的船只都搁浅海滩。我军跳船登陆,迅速扫荡海滩守敌。天尚未全明,助攻两团占领海滩,在“有几个人打几个人的仗,不等待,不犹豫,向里猛插”的战术思想指导下,在没有按照原定作战计划,迅速将渡船返回的情况下,只留下一个营坚守海滩和船只,其余向纵深冲击,猛烈扩大战果。


与此同时,胡琏第十二兵团开始在后方登陆金门岛。天刚刚亮,国民党空军唯一的中型轰炸机大队起飞,对我军搁浅在海滩的船只轮番轰炸,国民党海军同时用舰炮猛烈轰击。我军第一梯队船只全部被毁,船队燃烧起火,熊熊火焰几十米高,等候渡船返回的第二梯队攻金官兵,在大陆这一侧看得清清楚楚,急得跺脚痛哭,不住向天鸣枪。指挥登陆作战的第八十二师师长钟贤文,听到所有船只被毁的消息,当即晕倒在指挥所里。


25日上午,胡琏部第十八军投入战场,在坦克掩护和炮兵配合下,分三路发起全面反攻。我军两个助攻团在没有统一指挥的情况下,在古宁头半岛及其东海岸约两平方公里的地域,面对敌人的优势兵力,血战不退。一无名高地先后易手7次,国民党守军死尸在阵前层层叠叠,血流成河。国民党守军再次冲锋,高地上我军只剩下一名教导员、一名指导员,其余均牺牲,两人知道胜利无望,同时举枪自杀。


15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很好的文章,谢谢楼主

都是木船打军舰上了瘾,不是这次失败让GD清醒一下,还不知要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呢!!!!

纪念金门会战

 以下是引用sizhilanhua 在第8楼的发言:
这一仗共军计划失误,共军登陆后,船搁浅在滩头,被国军炮弹炸毁。没有后援,登陆失败也无法撤回,几千人被俘。

我一堂叔也战败被俘,留在了金门,他那时已是连指导员,87年回山东老家,给家里送来20万人民币,当地县长还请他吃饭,用茅台酒招待,并欢迎他回乡投资。他后来又回了台湾

你在铁血出场了不少亲戚啊

 以下是引用sizhilanhua 在第4楼的发言:
因为渔民不象农民那么好骗,没人支前。

-------------------

错,当时福建等地沿海渔民连舢板都贡献出来了,但关键是舢板不是驱逐舰和炮艇,对抗不了敌方的海军,而且运力实在有限,只有叶飞和肖峰这样只会打陆战的蠢货才想得出用这种东西运兵,而且最最不可原谅的是古宁头部队已施救无望,还要投入孙云秀部去填坑,还指望能速战速决,典型的战场赌徒,一旦敌人挺住了,缺乏补给和支援的部队就全完了,海岛登陆战毕竟不同于华北和东北广袤的平原作战。

分析的很好,解放军定是此次吃了大亏,以后再不敢轻举妄动.民船是运不了坦克和大炮的,而且一次将运力全部投入,后续部队就再没办法投入作战了。虽然国军此时已是惊弓之鸟,战斗打得也很惨烈,但海滩上无险可守,也不会修临时工事,必然导致这样的结果,几千人白白送死

9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