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质疑言论再起 中国经济“崩溃论”卷土重来



近期,海外质疑中国经济走势的言论再起,新的中国经济“崩溃论”卷土重来

文/《财经(相关:理财 证券)国家周刊》记者 马若斌 栾力夫

2010年初,当对冲基金经理詹姆斯?查诺斯(James Chanos)发出“中国走向硬着陆”的言论时,他的声音几乎被淹没在一片看好中国经济走势的预测当中。

在国家统计局5月11日发布4月份经济运行数据后,中国经济过热成为数家金融机构分析师的共识。

伴随中国调控房地产措施的出台,新的中国经济“崩溃论”亦卷土重来。有“末日博士”之称的投资者麦嘉华(Marc Faber)预言:“中国经济将在接下来的9~12个月内出现硬着陆。”而查诺斯更是早在2009年底就开始探讨如何从“中国的崩溃”中渔利了。

泡沫从房地产市场开始破灭

在查诺斯看来,中国大量投机资本涌入房地产板块导致的问题,是“迪拜问题的1000倍,甚至更糟”。

哈佛大学经济学教授肯尼斯?罗格夫(Kenneth Rogoff)则在今年2月预测,中国泡沫将从房地产市场开始破灭。

针对楼市的狂热局面,中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抑制措施。对于措施能否奏效,曾任教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的迈克尔?佩蒂斯(Michael Pettis)教授认为,中国房产泡沫和资产泡沫的根源症结,在于过剩的流动性、飞涨的信贷数额和过低的金融成本。因此,“打击房产投机的手段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政府或许可以把投机热潮从房产市场赶出去,但无法消灭它。它只会转移到别的地方去。”

瑞士信贷经济学家陶冬预计,通胀将成为今年下半年中国最大的担忧,因为“中国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在上涨,从工资到粮食和蔬菜价格。”加拿大皇家银行(RBC)驻香港策略师布赖恩 "杰克逊(Brian Jackson)认为,房地产市场和银行信贷是经济过热最突出的领域。

信贷过剩导致国内消费不足

“信贷吹起的中国泡沫将在十年内造成一场区域性衰退。”罗格夫认为,中国为了应对金融危机采取的措施增加了其泡沫风险。

2010年3月,花旗银行曾警告说,4万亿刺激政策催生的地方融资平台不良贷款规模,可能会在2011年膨胀到2.4万亿元。

美国战略预测公司的首席分析师彼得?蔡汉(Peter Zeihan)分析说,“经济衰退时期,中国增发了两倍的贷款以维持经济活动,全年新增贷款对GDP增长贡献三分之一。这种规模的贷款产生大量坏账”。

有观点指出,中国十年前出现的巨额不良信贷并未带来严重的不良后果,本轮信贷也能够如此。但迈克尔?佩蒂斯驳斥道:“中国为其银行危机付出了很高的代价,虽然并非以银行系统崩溃的形式出现。”

他认为,中国央行较低的借款利率减缓了不良信贷的堆积速率。同时,央行扩大了借款利率和存款利率之间的差距,从而增加银行收益,使得中国的家庭被迫为坏账买单,消费增长被严重抑制。中国内需的不足一度为旺盛的外部需求所掩盖,但金融危机后外需迅速减少,中国经济的不平衡就凸显出来。

佩蒂斯认为,如果再次出现不良信贷和政府债务高峰,巨额的不良信贷会进一步抑制消费增长,终究“带来持续多年的、低于正常水平的增长,如同近20年来的日本一样”。

打压投机的两难选择

对于如何终结当前的投机热潮,迈克尔?佩蒂斯提出了两种途径——提高利率和降低流动性。但他同时认为,这两种选择都颇为棘手。

他分析,若升高利率到足以抑制投机的程度,一方面会令贷款者无法承受,另一方面也会影响高度依赖投资的中国经济的增速。同时,大幅提高利率之后,中国将很难真正实现人民币升值;而人民币不升值,又会给中国带来更多的外贸摩擦,甚至带来贸易战的风险,而中国无法承受这样的后果。

佩蒂斯同时认为,只要中国坚持控制汇率,贸易顺差就会不断带来更多外汇储备,从而使央行很难有效控制国内货币供给。而另一种武器——借贷限额,也会影响依赖投资的中国经济。 迈克尔?佩蒂斯认为,当政府调控带来的市场恐慌逐渐消散时,市场也许会在一段时期内保持稳定,随后会再次爬高。但他担心,尽管人们目前关注抑制经济过热,但也许很快就会转而担心经济低迷,而那又将引起新一轮的、终将导致过热的举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