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默川情仇 正文 土默川情仇93

连网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size][/URL] 三十一 早晨,杨满山坐在麦香村饭庄一楼的窗户跟前正在喝茶,一眼看见段宇轩从大街上走来,赶紧跑出去问:“你去哪呀?” “去趟白天明那儿。”段宇轩向前面指了指。 “你等等……”杨满山走到段宇轩跟前,“我一直有个事想告诉白掌柜,忙得就忘了。你一说去他那儿,我才想起来。” “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09.html


三十一

早晨,杨满山坐在麦香村饭庄一楼的窗户跟前正在喝茶,一眼看见段宇轩从大街上走来,赶紧跑出去问:“你去哪呀?”

“去趟白天明那儿。”段宇轩向前面指了指。

“你等等……”杨满山走到段宇轩跟前,“我一直有个事想告诉白掌柜,忙得就忘了。你一说去他那儿,我才想起来。”

“甚事?”

“那天柳叶眉还说了件事,白掌柜的骆驼队被劫,是小灰猴给刘大牙报的信,还得了两块大洋赏钱。我只顾担心你,把这事给忘了。”

“真的吗?”段宇轩惊讶地说,“天明一直怀疑有人告密,看来还真有这么回事!我这就去告诉他。”说完向北门外走去。

清真寺门前的烧麦馆里,白天明刚吃完烧麦,沏了一壶浓浓的砖茶正喝着,看见段宇轩进来,招呼他坐下,让堂倌给段宇轩上一笼烧麦,笑呵呵地问:“有事呀?”

“天明……”段宇轩看了看周围,悄悄说,“棉花已经准备好了,5000斤。什么时候给大青山送去?让荣老师给你带路。”

“白天走不安全,别再让警备队劫了。晚上走哇?”

“哈哈,我正想和你说呢。刚才遇见了杨掌柜,他说咱们的货物被劫是那个小灰猴报的信,他告诉了新城的汉奸刘大牙,还得了两块大洋赏钱。刘大牙肯定又告诉了二日本,这才劫了咱们的货。”

“杨掌柜咋知道的?”

“他是听春香楼一个闺女说的,一直忘了告诉你。”

“哪个小灰猴?是不是经常在大街上偷东西那个小后生?”

“就是他。”

“哈哈,太好啦!”白天明高兴得一拍大腿,“我打听了好长时间,原来是他干的!我得先收拾了小灰猴才能走。你说是不是?”

“我看也是。谁能想到,让这么个小东西把咱们害了。”

“这两天老在牛桥一带看见他,我一会儿就去收拾他。”

“天明呀,得饶人处且饶人,教训教训算了,别弄出人命来。”

“我没那么狠。打发他走得远远的,可以哇?”白天明嘿嘿一笑。

烧麦上来了。段宇轩吃完回了德盛庄商号。


送走了段宇轩,白天明直接来到牛桥一带,找了个茶馆喝起了茶,一边和几个回民熟人聊着天,一边不时地盯着窗外,从上午一直坐到下午,等了整整一天也没看见小灰猴的影子,眼看天快黑了,站起来正准备回家,忽然看见小灰猴从马路对面一条巷子里出来,贴着墙根鬼头鬼脑地钻进了一家小饭馆,心中一阵暗喜,继续坐下紧盯着外面。

小灰猴在饭馆要了一碗羊肉面,吃完后又坐了一会儿,看见天完全黑了,这才出来溜达着上了牛桥。白天明远远跟在后面,看见小灰猴进了北门,一路来到大召前面的玉泉井,一个人无聊地扒在井边栏杆上,看人们从井里提水。

自从偷了刘大牙的钱,小灰猴天天不愁吃不愁喝,反而感到一天到晚过得没什么意思,过去白天敢在大街上转悠,现在只能躲在屋里。他知道,让刘大牙抓住肯定小命就没了,忽然觉得偷个钱包还没什么,偷了这么多钱真是提心吊胆,琢磨是不是该去外地躲几天,正在胡思乱想,忽然有人从后面用手蒙住了他的眼睛,后腰还顶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吓得赶紧一蹲,回头一看是锅子,那个硬邦邦的东西原来是他的手杖,气得使劲推了锅子一把骂道:“你抽甚风呢?差点儿吓死我!”

“胆小鬼,你怕甚呢?”锅子嘿嘿一笑,他刚抽足了大烟,精神头十足,心情也很好,不气不恼地说,“白天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叫门。你又干了甚缺德事?没到半夜就吓成这样?”

“哼!好像你不干缺德事!”小灰猴狠狠瞪了锅子一眼。

“唉,咱俩谁比谁也好不了多少。不过,我活得可比你逍遥自在,抽上两口烟,赛过活神仙,有鬼也不怕,天下我老大。我看……你也抽上两口哇?保证你比鬼也厉害,天天和我一样快活。”

“快算了,以为我不知道,抽上大烟就没个人样了,连讨吃要饭的都不如,白天像个活鬼,晚上是个死鬼。你不就是这样?”

“爱抽不抽。哥哥我看见你不高兴,想哄你开心呢。这两天没见你去跟踪段掌柜,是不是又找见了挣大钱的地方?”

“你还有脸说呢?我一天到晚跟人,你倒先去报告,没少领赏钱哇?我一共跟了四天,就拿了你一块大洋,那三块甚时候给我?”

锅子一听,知道小灰猴找过刘大牙,有点儿不好意思,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说实话,刘大牙就给了我10块大洋,骗你不是人养的,就剩下这一块。走,我请你喝酒,要不明天这一块也花完了。我欠你的,以后给你补上。好赖咱们是弟兄,唉,除了你,我还真没个朋友。”

“不去,我吃过了。”小灰猴一点儿不领情。

“对啦!”锅子忽然想起什么,眼睛一亮,“跟我去看戏哇?今晚大观园有水上漂的演出,这可是难得遇上的。”

“不想去。”小灰猴有点儿不以为然,“早就听人们说起过水上漂,好像是个男人,装扮成个女人,那有甚看头?”

“咳,人和人比就是不一样!”锅子摇晃着脑袋笑话小灰猴,“唉,你说说你,除了偷,还懂个甚?水上漂可不一般,他扮演的女人,比女人还女人,不论是说还是唱,简直就是活脱脱的一个小闺女,尤其是走那两步,真就像在水上漂着呢。我看过他的演出,比抽大烟还过瘾。听上我的,去看看,活得也有点儿乐趣,别一天到晚就想着偷东西。”

小灰猴让锅子挖苦得心里窝火,想想反正没事干,跟着锅子走了。

两人来到小东街大观园剧场,看见广告牌上写着今天晚上水上漂演出晋剧《梵王宫》,其中的《挂画》一折戏是锅子最爱看的,他高兴地买了票和小灰猴进去了。两人在前排找了张桌子,让剧场跑腿的摆上几样小吃,沏了一壶茶,边吃边喝,等着戏开场。

白天明一直跟在两人身后,看见他们进了剧场,也买票进去了。

小灰猴从来不进剧场,因为这种地方偷东西不好下手,所以一进来觉得非常新鲜,向锅子打听:“水上漂多大啦?真名叫个甚?”

“叫王玉山,30多岁,自从出了名就在山西、张家口和包头唱戏,很少回来。今天咱们运气好,平时根本看不上。我除了抽大烟,就喜欢看个戏,尤其是水上漂的戏,抽不上大烟也要看。”

戏台上锣鼓敲打起来,大幕徐徐拉开,水上漂扮演着《梵王宫》里的叶含嫣,迈着轻盈的小碎步走上台,观众爆发出一阵叫好声。锅子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大声喊叫着使劲鼓掌。小灰猴从来没见锅子激动成这样,有点儿不理解,也认真地盯着戏台看起来。

水上漂婀娜多姿、出神入化的表演,不断赢得观众们阵阵喝彩。

小灰猴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儿,没觉得有什么意思,反而张着嘴不停地打哈欠,他看见锅子瞪大眼睛、半张着嘴,如醉如痴的样子,觉得十分可笑,趁锅子不注意,猫着腰溜出剧场,沿大街溜达着回旅店。

白天明也离开剧场,跟着小灰猴到了牛桥,看着他走进巷子里的一家小旅店,进去向门房打听清楚小灰猴住的房间,悄悄来到门口,从门缝看见小灰猴正在屋里洗脸,推开门进去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