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饮酒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3 9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根据陶渊明同名诗改写





庐山的北侧,秋风习习,早已经脱去炎夏的喧嚣。这里只存在静,那些军阀的厮杀、政客的折腾完完全全不能进入到这里。

在小镇,十字路上依然走着各色人等,车辆照旧急匆匆彻底来往。而一间小屋依然是安静的。那里是心灵的清静场所。心灵已经远在白云之上,那不管什么样的噪音都是天外之音。

庐山,一个云遮雾掩的仙界。一切都像是透明的,但是什么都看不清晰。山岫间,新生的云朵静静地升腾,一片雾气蒸蒸,将远处的树和近处的石全部都化了去。然而,间或还是有一两只鸟,追逐着,撕破如斯的静,冲向天宇。

然而这些鸟只在那心灵里一闪,仿佛那填海的精卫,虽然是炎帝的女儿,也仅仅在这个世界上昙花一现。就像那个挥舞干戚的刑天,他的头还是被天帝剁去,他从此就只剩下一个传说。在这个心灵里,这样的情形就这样地惊鸿一闪,接着便消失了。

饭很难吃饱,但是酒却是不能不喝的。茶更是不能不喝的。

走出小屋,心灵的主人向着南麓进发了。那里有一个老农,今天屋子上梁,那里会有酒喝。他是不会嫌弃农家腊酒不是清澈而是浑浊的一坛,只要是酒,他就会酩酊大醉。

照例,他喝醉了。不打一声招呼,独自里抽身离开。踉跄着,扶着北麓的山墙,他的眼睛渐渐地迷离起来。索性,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头渐渐地低下去、低下去。他就要睡着了。

在半睡半醒之间,他猛可地觉得自己坐在一个县衙的大堂之上,喝着酒,审理着各种的案子,有老张头的鸡被人偷去的案子,有李家寡妇偷汉子的案子……唉,虽然有酒喝,却更有案牍之劳形啊。他内心有些不快。

然而,更加不快的是,一个督邮,这个芝麻大县官,就连那个黄豆大小的督邮也可以随意地侮辱他。听说这个督邮要那些县官去见他的时候报门而入。心里已经不快的他干脆将那枚铜铸的官印挂在门楣上就不吱声地离开了。

离开就是回来。归去来,可惜田园已经荒芜了。草长得远比豆苗更盛。远处一声鸡鸣,然后几声犬吠。他慢慢地把头抬起来。他的手开始摸索,一把柔软的东西,哦,是菊花,可以解酒的菊花。他轻轻地采摘下一把,那幽怨的清香浸润进他的肺部。那的头开始变得通明起来。一个回头,那高高的庐山一下闯入他的眼帘。庐山山中的瀑布似乎也惊动了他固有的敏感。他高兴起来。

清晨就出门,现在已经是傍晚,山中的晚雾已经起来。而天上的云朵正在伴随着鸟的归去而归去。天上虽然没有了云雾,但是也少了光亮,天空中依然是明透而又不明透的样子。那情形真是奇怪,相生相克,说也说不清。

他呆呆地望着天、望着山出奇。然后,他明白了。的确是明白了。因为他已经融入到这个世界,睡去,没有语言地睡去。自然就是他的一切,他自己也何尝不是自然是一个部分呢?就算生命消失,也不过是托体同山阿而已。

在梦中,他什么也没有回忆,只是在饮酒而已。饮酒,醉了才是清醒的。惟有饮者留其名。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