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赴儿子的婚礼,新娘竟是自己的昔日情人

bk617 收藏 1 60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儿子打电话来说要结婚,催我赶紧启程,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从小就不听话,从上大学报专业,到谈恋爱工作,这家伙一路走来,从来没咋把我这个爸爸放在眼里,其实这样说也是不对的吧,只是关系到他个人的事业,爱情方面从来不让我插手,生活上他还是很关心我的,现在可能在外面有了点小事业,虽然这样我还是很看好他的,我知道有其父必其子嘛,我这么优秀的男人生出来的儿子肯定没错。


造成我们父子俩个有些赌气的小隔膜的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和他妈妈的离婚,那时候 他正大一新生,很受不了,但最后还是默许了。其实我们也是征求过他的意见的啊,和她妈的感情分离也是蕴酿很久的事情吧。一直念及他的小后来他上大学住校这才提出来,觉得他似乎是独立生活了,与父母生活得不是那么贴近会看淡吧。


却不知他对这件事是耿耿于怀的啊,对我的不待见原来是存心的。


我也曾试着和他沟通,但渐渐的我发现我的思想与他存在着很时代化的差异性。必竟不是一代人,受教育的背景不同。所以我们通通电话也是家长里短,关问一些生活的琐碎。我尽量不触及恋爱啊以及他母亲等等这些他很敏感的字眼。避重就轻的和他说话。


儿子今年都二十五了吧,长江后浪催人老啊,我也四十七了。


这一次他总算决定收心了,找个固定的结婚,我也是很欣喜的吧。相信他妈妈肯定也受到了邀请。老夫老妻多年不见,听说她嫁给了一个新加坡商人。生活安好吧。


虽然我也是个重感情的人,可是我很情绪化,因为我是搞艺术,毕业于老北京电影学院的我却没有爱上我的专业,现在却从事着根雕这个行当。常常去乡下山间,去买树根,看了树根我就连树一起买了,然后再把树根运回来,精雕细琢,一件作品常常存在着构思的局限性,因为常受制于树根的大小样式,必须要因根而定,所以在业界也至今没有什么大的作为,只不过一件作品偶尔被一些附庸风雅的有钱人花个十万八万的买去,作为摆设。对我的生活还是小有满足吧。


他妈妈就是受不了我的这个艺术细胞,认为我不务正业。


艺术在我的生命里至高无上着,他妈妈离我而去也有好几个年头了,我是个健康的男人,虽然不打算再婚,可是身体是需要的吧。不想结婚是因为我不想再害别人了。因为深知没有人能受得了我的这个艺术味。


艺术圈子常常会有一些深入浅出的聚会,三教九流的都有,但文化氛围很浓。


因此会常常遇到一些可眼的美女,年轻有朝气,惹人心跳。


可是我必竟老了,所以从来没有打过年轻人的主意。只不过觉得与一个相当的女人调情能理所当然吧。而且这个女人必须是单身进行时。这是我的道德观。


期间有一个朋友介绍一位年轻的美女来找我,是广告公司的创意总监吧。想要我的根雕作品图片,说是慕名而来,满足了我的虚荣心,因此就给了很多我珍藏的出手的作品图片,另外还有我珍藏的作品让她近距离的拍了照。吃饭的时候她执意要请我和朋友,一来而去推杯换盏有了酒意,说话就随意了。


说她很热爱根雕艺术,是因为她的爱情,她的男友是一个曾经酷爱根雕的人,喜欢探险为了寻找灵感只身去了神农架,中了毒霭,被找到时已经僵硬。听到一个为艺术献身的人,心里很是感动。同时也为她的命运感到惋惜,她说她对根雕艺术情有独钟并不是对男友的祭念,是因为她发现每一件作品都凝聚着作者的灵魂。能读懂作品就能了解作者的内心。


因为根雕,我们拉近了距离。


看得出来她也是个高傲的寂寞者。


艺术是相通的吧,我想,不管是电影还是小说里那些静止抑或激动的画面都是有灵魂的。


所以我热爱我的根雕。


通过根雕她爱上了我,她与妻子不同的是她欣闻我所谓的艺术气息。


迷恋我的胡须,还有我寂寞的额头。


她注视我的作品时的那种陶醉让我舍身忘想的感动。


我们在一起了,这是危险的,我知道。我大她二十岁。她说我有成熟的魅力,有艺术家的风范,她赞美我。


可我总清醒的知道我没有资格爱她。


因为身体的冲动我犯了错,所以对她我很愧疚。


她抚摸过我的身体,她说那是一件完美的根雕。


我们笑了,笑得满脸是泪。


时间经过的很长,她的青春是不能被我耽搁的吧,虽然我们很迷恋对方。


后来我还是逼她离开了。


听说去了南方。


她叫妍。我心里一直铭记。


儿子也在南方深圳这个城市成就自己的事业。


怀着无比欣慰的心情来参加儿子的婚礼。这是天下父母的心情吧。


儿子最近从视频上发来的样子长得是越来越象我了。


比我年轻,有资本有冲劲,我默默的在心里支持他开创自己的天地。


看到他踌躇满志得心应手的笑容。从此也算放下一颗为人父母的心。


只是不知道他找了一个什么样的女子终身为伴。


到了机场,来接我的儿子带着他的爱人。


当我迫不及待的要看看我的儿媳是个什么样特别的姑娘时,我惊呆了。


她竟是妍。


她也看到了我。


彼此心照不宣,她差点叫出声来,又闪电般的和我装成从未谋面的陌生。


回去的路上儿子开着车我坐在后排,答非所问。


而她不说一句话。


我的心情无法抑止,一切已筹备妥当,婚礼在即,阻碍已回天无力。


可我也想不出劝说儿子的理由。


如果我不认识她,这也许是儿子完美爱情的结局。


可这以后我们又要如何面对,是上帝对我的惩罚吗。


晚上她找机会给我通了电话,她说就当不认识了。她爱我的儿子不仅因为他象我。


更重要的是她真的爱他。


她们爱。


可我如何面对儿了从容释怀。


这是个死守的密秘。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