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笑背后的秘密

tiexue776 收藏 0 76
导读:秋日的余晖还逗留在天际,静谧的山村悄然升起袅袅炊烟,荷锄晚归的人们往着家的方向加紧了脚步,三三两两地从山腰小学旁的老槐树下路过。这棵槐树是洪崖村上街和上山做农活的必经之地,人们总习惯回家之前在这里歇歇脚,顺便看看自己家中是否已炊烟升起、饭香满屋。 因为这棵槐树,这所小学便叫槐树小学,共有一至四年级,由两个外乡来的年轻男教师任教。今天是星期五,校园里空荡荡的,偶尔刮起的旋风卷着泥沙打在李老师用纸糊住的破玻璃窗上,沙沙沙地发出轻微的声音,与房角老槐树呼应着,似乎故意打破这宁静在交谈着什么。 “噢… …。”有

秋日的余晖还逗留在天际,静谧的山村悄然升起袅袅炊烟,荷锄晚归的人们往着家的方向加紧了脚步,三三两两地从山腰小学旁的老槐树下路过。这棵槐树是洪崖村上街和上山做农活的必经之地,人们总习惯回家之前在这里歇歇脚,顺便看看自己家中是否已炊烟升起、饭香满屋。

因为这棵槐树,这所小学便叫槐树小学,共有一至四年级,由两个外乡来的年轻男教师任教。今天是星期五,校园里空荡荡的,偶尔刮起的旋风卷着泥沙打在李老师用纸糊住的破玻璃窗上,沙沙沙地发出轻微的声音,与房角老槐树呼应着,似乎故意打破这宁静在交谈着什么。

“噢… …。”有个人张着嘴打了个长长的哈欠,抑或是伸了伸懒腰,那慵懒的声音又像是一种愤恨的外泄,寻着声音望去,破玻璃窗是用纸糊的。

原来李老师这个周末没有像往常一样放学就急急地奔向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待同事走后,他打了个留下一脸苦笑的电话,然后就一个呆坐在屋里,什么也没做,也不感到饥饿,他似乎挺享受这偏僻小山村给他的特有孤独。天——黑了,屋里没有灯——也没有声音,只有夜鹰在槐树枝头聒噪着。

冷冷的夜提前熄灭了山村最后一点星火,该死的夜鹰还在咀嚼着悲伤的梦,偶尔会有小孩被噩梦惊醒的声音,但很快又恢复了山村的宁静,最后静得只有风。

咚咚咚,轻微的敲门声将李老师从梦中惊醒,翻过身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看看床头的闹钟,已是早上9点多了。

“谁呀?”

“永勤,是我。”门外温柔的声音显得局促不安。

“哦… …。”屋内一阵响动后,门开了,露出一张憔悴不堪的脸,呆呆地望着他朝思暮想的恋人,过了许久才说:“晴雯,你怎么来了?进来吧!”

这是一间仅有20平米左右的房间,里屋是卧室,外屋是用来接待客人和煮饭的地方。晴雯解下肩上的挎包,伸手抹了抹靠近卧室门口的一把木椅,似乎还算干净,便顺势坐了下去。她盯着这个即将与自己无关的男人看了许久,眼角的余光被屋中心四方桌上已经喝光的酒瓶散发出熏人的酒气吸引,扁平疣心隐隐的痛了一下,哀婉的表情深深地刻在深邃的眼眶里。

永勤面对镜子用手梳了梳蓬乱的头发,通过镜面偷偷地看着晴雯:长长的秀发披在肩上,穿着去年他给她买的白色运动秋装,脚上是一双德尔惠白色球鞋,圆圆的脸上微笑着,隐隐透露出些许哀怨。她很可爱、很漂亮,可是她却又让人心碎。他真想一下子将她拥在怀里,可是,他不能,他必须克制自己情感、直到看清楚自己和面前这个深爱的女人。

回过头来,他投下一道厌恶的目光,落下一个痛恨的表情说:“你来找我干什么?我们都已经结束了,昨天电话上不是说好了不见面了吗?”他把愤怒毫无保留地写在脸上。

“我,我想来看看你,我知道是我不对,我… …。”晴雯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逃避的眼光游移不定,最后落在了永勤的脸上,看着他疲惫的神情,心刺痛着,麻麻的、酸酸的,在这一瞬间,她真的有倒在他怀里痛哭的冲动。

永勤抢过话茬说:“你没有什么不对,我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犀利的目光盯着她的脸,晴雯很不自然地低下头,双手拨弄着运动服的拉丝扣。

“唉!”永勤发出一声深深的叹息。“时间真快啊!我们都相处一年了,原本以为明年会是我们爱情的完美结合,可是谁知道呢?如今路已断,我却无力修补与你共同走下去的路。”

“不,永勤。”晴雯显得有点焦躁。“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也想与你一起好好的走下去,可是,你知道我的父母… …。”

永勤有点愤怒,她说的都是她的父母,从来都是一贯地回避自身的原因,爱情在世俗面前是不是真的不堪一击?“是啊!你更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因为爱你才要你离开我!”他愤怒的表情真想给自己的悲哀几个耳光,摇了摇头冷冷地接着说:“其实有你的爱我已经很满足、很幸福了,可是我却不自量力,还要去做与你结婚的白日梦,真是无聊透顶啊!呵呵!”他冷冷的笑了笑,强忍着自己的怒气沉默了,似乎也不想说什么。

死一样的沉闷,空气都凝结了。

晴雯眼里噙着泪花,终于不小心掉了下来,她用力的抓住头发不断的抽泣。

永勤转过身,穿过窗户望着院坝里吹起的风,尘土肆虐飞舞,山村的清晨格外的冷清。此刻的他多希望自己的学生在学校啊,似乎那对自己也是一种安慰,至少可以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情,可以让其它的事情来把痛心的往事挤出自己已变得脆弱的心

“天啊!这是怎么了?这就是我所期望的爱情吗?”永勤在心里问自己,他不知道现实的爱情为什么总是可望而不可及,似乎幸福离他很远很远。“爸、妈,我对不起你们,可是对晴雯我已经努力了,我把我所有的积蓄都花在了她的身上,可是她还是不愿意做你们未来的儿媳妇。你们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们家太穷了,即使我付出了我的生命我也不会得到她父母的认可的。爸、妈,对不起,请原谅你们不孝的儿子吧,我的一生让你们操了太多的心,从今开始,你们又要为我的婚事操心了,对不起。”李永勤多年来对父母的感激和歉意在这一瞬间全部迸发出来了,想对父母说的实在是太多太多。如果可以,他真想钻进父母的怀抱像孩提时那样撒娇、那样肆无忌惮的哭泣和倾诉,把自己在生活中所受的委屈和痛苦都通通倒出来。

永勤定了定神,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转过身看了看埋着头的晴雯说:“是啊,我家在偏僻的高山,目不识丁的父母还带着弟弟和妹妹,家里除了我的工资外再没有更好的经济来源,我又窝居在这个山沟里当教师,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走出去,我将来的生活都不知道是什么样,与这样的人生活一辈子会好过吗?这次你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了,你走吧!”

“永勤,别那样说好吗?我真的好爱你,好难过。”

“别说了,晴雯,现在说这些还有意义吗?就当我们从来没有遇见过吧。我知道你爱的是我的人,可是现实拒绝不了物质的诱惑,不管现在的你是否爱我,也不管你父母对我是什么样的态度,总之,我们是分手了,就把过去的一切都忘了吧,我会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我还是原来的我,我对我从前的生活早就习惯了,你只是我某个幸福夜晚的梦而已。你根本不需要为我担忧什么,我对我生活的社会非常了解,我对我生活的结局早就有预感,我对我的未来一直都抱着怀疑的态度。所以,丢失了你和你的爱,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因为我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的生活,我感觉我一直都活在梦里,更何况你根本就不属于我的生活,我的生活应该与你所在的城市没有任何关系,也包括你。我来到人世间就是为了承受痛苦的,我与快乐绝缘,因为苦,我一直就是一个钢铁般的男子。你走吧,再见!如果可能。”永勤虽然有点语无伦次,但此刻的情绪已变得异常的冷静,再没有刚才的慌张与失措,话语更是的冷冷的。

晴雯也忘了抽泣,抬头望着曾深爱过的男人,就像是听一个陌生人在讲着一个和自己无关的故事。她理了理抓乱的头发,抹了抹搓红的眼睛,用很深情的眼神望着永勤站的方向,柔婉地说:“永勤,我真的需要你知道我很爱你,不管是过去、现在或者是将来,你永远都是我的最爱。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吗?我怕我们再没有见面的机会了,也许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也许我也没有机会再来看你。你看,我穿了你给我买的运动服,这是我最后一次穿它,只穿给你一个人看,在将来的生活里,我要将它好好珍藏,看见它就像看见你一样,就能想到你的音容笑貌,就能想起我们曾有过的

甜蜜和幸福。我不会忘记你,还有我们的过去,我会把你给我的记忆好好珍藏。”

看着永勤低头不语,晴雯沉默了片刻,清了清干涸的嗓子,脸上露出冷冷的苦笑,她不再流泪,只想说完自己想说的话然后尽快的离开。

“你知道我很爱我的父母,很在乎我的亲情,我爸说:如果我跟你走,他就与我断绝父女关系。你说我该怎么办啊?难道要我丢下我的父母不管吗?我可是他们唯一的女儿,我不能这样做。虽然离开你我很痛很痛,可是我不能做个不孝女。我知道对你的伤害很大很大,因为我在别人眼中已是你未过门的妻子,你无法给你的家人和朋友一个很好的交代,也无法将我们这段纯真的感情轻易的忘掉。但是,我只能对你说声:对不起。”晴雯柔弱的声音和凄婉的表情让永勤再次忍不住掉下了眼泪,他知道晴雯对他的感情,不然她也不会走这么远的路来找他只为再见他一面,他真的很感激她给他的一切,很眷恋曾经的美好时光,他在她的言辞下再次心碎了。

晴雯似乎没有打算停下的意思,用她平缓的语调继续说着:“我对我的家庭感到幸福又悲哀,我的父母对我很好,又都是文化人,我感谢他们对我的教育,可是我痛恨他们对我们爱情的阻止,居然俗气到用门当户对的传统观念来拒绝你做我将来的男人,居然为了自己的事业和物质的享受葬送自己女儿的幸福。有这样的父母我注定悲哀,在一开始我们的爱情就注定是个悲剧,不管我们爱得有多深,最后也不得不走各自的路,失去你我将没有什么幸福可言,也许死亡才是我最好的幸福。”

“别这么说,晴雯。”永勤打断了她的话。“不管怎么样我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你的父母的意思我尊重,谁叫我们的出生不对等呢?这也许是宿命吧。我对我坎坷的人生已经习惯了,更不把社会对山里人的歧视放在眼里。既然这是个悲剧,那就让它早点结束吧,即使我将面对的是另一个悲剧,可是我相信你的未来是美好的,因为你的悲剧都是因为我的悲剧造就的。真的对不起你,晴雯。”说到这里,永勤的声音已经颤抖了,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简直就是一个悲剧,如果心真的有道门的话,他希望那是防盗的。

“永勤,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一开始这就是一个错误。无论我对你是怎么的不舍,可我还是得离开,因为没有家人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爱情在现实面前显得真的很脆弱!”晴雯起身走到永勤身边,轻轻地拉着他的手,可是被永勤挣脱了,因为他隐隐约约看见了他不希望看见的东西,面对人生的悲哀,他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什么也不说,呆呆地愣在那里。

“永勤”晴雯看着发呆的他,心里也有些许难过,毕竟这所有的难过都是她带来的。她对永勤的歉意是最真诚的,她的理智告诉她,她应该留下来安慰他,可是她更想马上离开这种让自己感到喘不过气来的气氛,她深深地吸了口气鼓足勇气说:“永勤,我已经见到你了,想说的话也都说了,我该走了,… …。”

永勤没有回答,将门打开让在一旁,有点下逐客令的味道。

晴雯没有接着往下说,只是看了看他默默地往外走去,永勤低头紧跟着。

曾几何时学校的院坝里已有几个顽童在嬉戏,那纯真而爽朗的笑声能将人的灵魂深深的镇住,能将人带到遥远的童年瘫倒在母亲的怀里,勾起永勤心中无数的向往。

秋的朝阳总是很温柔,娇艳而不刺眼。山下轻纱般的薄雾笼罩着渐渐苏醒的村庄,鸡鸣犬吠声中升起早炊的烟火,半山的槐树下已有早早出工的村民陆续走过。新的一天开始了,生活是否也将是全新的呢?

槐树下,晴雯回过头来看着永勤,嘴唇动了动却没说什么,然后笑了笑才走到永勤的面前,双手揽着他的腰,把头靠在他肩上轻声地说:“永勤,我走了,你多保重,别留恋我,找个更好的姑娘,把我忘了吧!”

“… …。”

晴雯终结了离别的程序,走过好一段距离才深深地舒了口气,就像放下了千斤重担似的,感到万分轻松。她微笑着,似乎看到了父母的微笑,也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在向着自己微笑。

永勤站在槐树下呆滞地望着远去的背影,眼里迷茫着将要溢出的泪水。自己深深爱着的女人就这样走了,现在是爱多一点呢还是恨多一点?他不知道、不明白,他只想忘掉自己——忘掉晴雯微笑背后的秘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