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校学员演习布设真地雷 只燃5秒即可引爆

jiwuy 收藏 18 1202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中国军校学员演习布设真地雷 只燃5秒即可引爆

官兵们利用简便器材在泥泞地段开通道路。李晓峰摄


皖东腹地,群山绵延。


黎明时分,“战斗”骤然打响。一发发扫雷弹如闪电霹雳,一条条爆炸带如地龙翻滚,在“蓝军”混合雷场炸开了花……


这是工程兵指挥学院“先锋-2010”学员毕业综合演练中的一个场景。


5月上旬,这个学院拉动近千名学员进行实装实弹实爆演练。记者驱车颠簸穿行于群山之间,近距离感受军校学员的风采。


真打实抗强化战场意识


“红军”集结地域,桥断路塌,满目疮痍,道桥连正趁着夜色修路架桥。


“连长,有‘老鼠’!”警戒哨报告。“机械熄火,卧倒隐蔽,准备战斗!”连长徐金勇的命令简短有力。


“轰,轰”,几个渗入集结地域的“老鼠”——“蓝军”官兵,扔下两枚手榴弹后匆忙撤退。


“他们防范更严密了,不像前几天容易得手。”“蓝军”排长王凯说。


记者亲历了前几天的袭扰:给水连行军中灯火管制不严,被“蓝军”包了“饺子”;修理所夜间宿营警戒哨设置有漏洞,被“蓝军”扔进几发手榴弹,导演部宣布其减员三分之一;道桥连炊事班设置不够隐蔽,被“蓝军”火箭弹袭击……


一夕之间烽火四起、警讯频传。演练总指挥、院长石忠武介绍说:“这支‘蓝军’只有30人,但它像鲶鱼一样,搅活了千人演兵场。”


前些年的演练,雷场、敌火都是教员给出的虚拟背景,学员脑子里缺少敌情,人员、装备整齐列队,宿营帐篷搭得整整齐齐,常常有学员在“雷场”穿行、在“敌火”下从容作业。


演练有问题,根子在平时。“前些年的教学重单兵、轻编组,重技术、轻战术,演练队列化、操场化……这给学员造成误解,以为工程兵只有技术、没有战术。最基本的设哨警戒、侦察掩护,学员都做不好。”石忠武说。


战场上没有战术就没有生存。过去的一年中,这个学院强化学员“战斗工兵”的思想,步兵战术课请来南昌陆军学院教官帮训,工程兵战术课开展对抗性训练,让操场上也有炮火和硝烟。


11日晚饭时间,记者在地爆连采访,连长梁秦强正和3个排长商量布设明暗哨的方案。“昨天被他们偷袭。今晚‘蓝军’敢来我们就活捉他们。”梁连长挺有信心。


石院长听了他们的方案,对记者说:“这些招法还显得稚嫩,但是他们已经有了战场意识。”


自导自演激发战场智慧


12日下午,在架设重型机械化桥的演练中,一排长崔晓航仅用40分钟就指挥桥车架通了一座60米长的桥梁。


副院长魏学东介绍说,归属崔晓航指挥的有山地伴随桥车2辆、重型机械化桥车5辆。演练编配的7连、1所、1队,全部按照我军工程兵部队现有编制,配齐各类人员和各型装备。这些装备和人员全部根据连排长的决心和命令出动,不需要演练指挥部批准。


记者来到筑伪连营地,司务长范亮亮正在给野战炊事车里的柴油打气加压。他告诉记者,打一次气就能做熟一顿饭。


记者翻看范亮亮的演练日记:12日,4点半做早饭,6点半送早饭到乌龟岭。明天要跟阵地沟通好,控制煮稀饭时间,尽量让战斗员吃上热饭。8点通知炊事班备菜、做午饭。11点,与军需处联系,报给养需求;与营房处联系送水,炊事车需要补充柴油。


“演练自始至终,我们自己设营,自己做饭,自己发电。”说起这些,范亮亮挺自豪。记者心存疑惑,这些在家由父母包办、在学校由食堂保障的学员,能把饭做好吗?


炊事班长佟海斌说:“演练头两天手忙脚乱,有时菜量不够,有时米饭夹生,现在好了。比如蒸米饭,培训时教员说水没过大米一指,我实践发现水没过大米半指才能把米蒸得不硬不粘。”


一路走去,记者了解到,演练按照实际作战来编配各类人员,每个学员都有自己的职务和角色,每个学员都按照自己的职责完成任务。


过去的演练中,学员虽也有自主权,但很小。学员可以制定作战方案,可到最后常常被要求按照教员的方案实施。有个性强的学员说:“让我当连长,又不听我的,还不如不当。”


“学员自主指挥,对导调人员要求高了,我们不能直接干涉,需要用战术情况来引导他们。”导调员冯南宁说。


徒步行军时,伪装连学员自主选定路线,在大山里迷路了,围着一个大水塘转悠了3圈。就在他们焦急万分之时,一发绿色信号弹升起,电台里导调员宣布“信号弹方向,地爆连遇敌阻击,命你连速去增援”。通过这种方式,把学员导回正确路线。


有了自主权,学员的战场智慧被激活,想出了许多点子:烟雾遮障器材不足,学员根据空气湿度大的情况,通过大量燃烧秸秆催生大雾;敌后破袭行动中,学员进行化装侦察,实施多节点同时破袭……


真枪实弹锤炼战场作风


演练前,学员人手一本《演练实施计划》。演练中,“计划”一变再变。设营还未完成,导演部通知营地暴露,必须立即转移;架设桥梁,白天勘察完地形,晚上却被告知架桥地点已改变;破障队刚进入待机地域,导演部通知增加2条通道,学员不得不重新调配破障器材。


对这样一日数变的演练,学员开始很不适应,应变能力跟不上,几天后就习以为常。他们渐渐明白,打仗不会按计划进行。


过去的演练中,危险性大、技术要求高的课目,都是学员打下手、唱配角。快速设置爆炸物障碍、火箭扫雷车实弹发射等,都是由战士操作,或者有教员来保驾。“战场上可没有人保驾。”石忠武说,“这次演练,全部由学员来操作,教员不再当学员的‘拐杖’。”


13日凌晨,为了抗敌反冲击,保障进攻部队翼侧安全,上级命令地爆连在“蓝军”迂回进攻路线上布设防坦克地雷场。


地雷是真的吗?”记者问。教员傅倬回答:“当然是真的,我现在紧张得不得了。去年演练时把地雷的引信去掉了,今年指挥部要求必须把引信装上。”


坦克地雷单兵跑步通过时也能踩炸。雷场里还要布50个定向雷,起警戒雷场作用,这种雷一旦爆炸,一颗雷会飞射出720个钢珠。傅教员说:“只要有一个学员迷糊,肯定会带来伤亡。”


真地雷让人心跳,剪短导火索也让人胆战心惊。过去训练时导火索留得很长,学员跑出去很远炸药还没炸,久而久之,拉火后的冲刺跑并不紧张。这次演练规定导火索只燃5秒。


演练接近尾声,雄浑的《工程兵之歌》在山间响起:“有我就能水上走,有我就能地下通,艰难困苦我不怕,大漠高山可扎营……”一个个年轻而又充满活力的毕业学员,挥洒出了工程兵的精气神。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