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54军从云南战域回转,到达广西战区时已是2月18日,战事已在昨天打响。虽是晚了一天,但这支虎狼之师一旦踏入战场,立刻就爆发出惊世骇俗的战斗力。


时任54军作战处长的唐硕在《铁马冰戈》一书中记述了以下情节:

“18日23时,我随韩怀智军长前往位于南宁郊区的广西(广州)战区前指,广州军区参谋长周德礼开门见山地说,某军主力(两个师)已携轻装进入越南高平以东地区,由于该军另一师打不通3号公路,军、师炮兵团和后勤物资运不上去,更重要的是,该师伤亡较大,师部被越军包围,情况危重。令正向边境开进的54军162师从水口出境,打通3号公路,解围某师师部,接替其战斗,先


攻占复合县城……”


受领任务后,韩军长即令在水口311高地开设军前指,并连夜乘直升机直接转落该挥所指,最大限度地靠前指挥。

311高地是中越边境一条山梁的制高点,3号公路由此出境通达河内。“我从高地望去,越南几十里山川尽收眼底,通过望远镜,还可见某师被打散的人员在游动,乱枪不断。”


3号公路出境3、4公里处一侧,有一不大的孤山高地,山上有一巨大的岩洞,驻守有一个营的越军。我军炮火袭击时,越军就躲入洞内;炮火一停就出来阻击,某师久攻不克,载了跟头。


“我回头往境内望去,只见我162师车队正向边界运动。师长李九龙来到311高地,韩军长对他说,听好了,全师部队不要下车,从行进间直接加入战斗,打通3号公路,解救某师部,攻取复合县城!”


你也许会问,同样是步兵师,同在一个地域,某师久攻不克而且被打散了,你162师就行么?

行!一定行!不要忘了,这是一支参加过建国后所有战争的部队,和他交过手的,有旧军阀、蒋军、日军、西南匪军、联合国军、李承晚军、西藏叛军、印军……

19日15时整,三发红色信号弹腾空而起,我军7个炮兵团(162师炮兵团、军区炮一师两个团、42军炮兵团及所属三个师的炮兵团)数百门大口径火炮齐射越南孤山高地,炮弹像狂风暴雨般倾泻在这个不大的山头上,一时间山摇地动,黑烟耸起核爆炸般的蘑菇云,我162师像条巨龙逶迤向前,转瞬间就穿越了孤山火控区,又迅即兵分两路,主力直逼复合,一部兵力顺手就把被围困的某师师部脱拽出来。而在此前,据说师长把密电码都烧掉了,再晚一步,情况就不堪设想了。


7个炮兵团齐射一个高地,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目标点上的每一平方米都落下几发甚至十几发炮弹,意味着七把牛刀转眼间就把一只鸡剁成了肉泥,意味着人类战争史上最大的射击密度可能由此而产生。


后来的战况下文再叙。这里只说《铁马冰戈》披露的一个细节:

“21日下午,我在311高地见到了被解救出来的某师师长,他穿着白衬衣,站在山顶上观望,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一边抽着烟,一边自言自语地说:要老子搞了七年生产,今天说打仗就来打仗,打得个爷爷奶奶样,能怪我吗?”


看到这里我就想,我们54军打西藏平叛,打中印边界反击战,哪一次不是在执行施工生产任务时突然就拉上战场的?这次对越作战,更是除两个全训团外,全军其他部队都是从36个生产、施工点上收拢后,从北方的冰天雪地直接开赴越南的热带雨林,下车就开打,就像地球人到了月亮上作战,照样旗开得胜,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古人早就说过:生于忧患,死于安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