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回应高铁垄断举报:近期调价条件不成熟

wqa5200 收藏 0 35
导读:已以书面方式受理四律师对高铁高价行为的反垄断举报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昨日介绍,今后将继续关注全国高铁运营和车票试行运价实施情况,适时通过法定程序,正式制定高速铁路票价,但近期核定高速铁路正式运价“条件尚不成熟”。   文/本报记者 王飞   490元至780元的武广高铁票比普通硬座高3.5倍,这个价格到底贵不贵?日前,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4名律师联名向发改委、工商总局递交反垄断举报,要求对高铁高价垄断行为进行彻查。18日,发改委在回函中确认,价格监督检查司已经受理此举报。“这是反垄断法实施

已以书面方式受理四律师对高铁高价行为的反垄断举报


国家发改委价格司昨日介绍,今后将继续关注全国高铁运营和车票试行运价实施情况,适时通过法定程序,正式制定高速铁路票价,但近期核定高速铁路正式运价“条件尚不成熟”。


文/本报记者 王飞


490元至780元的武广高铁票比普通硬座高3.5倍,这个价格到底贵不贵?日前,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4名律师联名向发改委、工商总局递交反垄断举报,要求对高铁高价垄断行为进行彻查。18日,发改委在回函中确认,价格监督检查司已经受理此举报。“这是反垄断法实施以来,发改委首次以书面的方式受理反垄断举报,”董正伟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而且还是涉及国有企业的举报,此举意义重大。”


去年年底刚刚开通的武广高铁,有消息称,在其当初试运营的56天内,实现了7亿左右的票价收入,其中在今年春运期间,26天的春运就贡献了这7亿左右的票价总收入中的5亿左右。


武广高铁在去年12月末投入运营后,铁路系统随后宣布停运了13对短途列车。而动辄都要比普通列车贵出好几倍的价格让不少民众大呼吃不消。目前武广高铁来回票价最低是490元,比普通硬座车票贵了3.5倍。


律师质疑


质疑一 高铁限制运能提高票价


北京中银律师事务所4名律师董正伟、柏平亮、陈东、梁会青联名向发改委、工商总局递交反垄断举报。董正伟告诉本报记者,他们认为高铁票价在现行基础上降低一半的价格仍然有利润可赚。董正伟说,“铁路运输线上每天运输1万人的成本很高,但每天运输10万人就很低了。运送100万人,每个人身上分担成本几乎微乎其微。现有京津高铁、武广高铁、郑西高铁等被人为地控制了每天发车班次,还不及实际运能的十分之一。导致运输成本大、铁路票价奇高!”


质疑二 武广高铁超200元已是垄断高价


经董正伟测算,高铁每公里在0.252元就可实现经营目的,但事实是京津高速铁路每张票58元和69元,每公里价格0.504元以上;武广高铁全长1068.6公里,按490元的最低价计算,每公里定价也在0.459元。


董正伟认为,按每公里0.252元计算,武广高铁票价在269元,“但如果武广高铁发车班次增加,每天发送人数达到40万人,那么票价在每公里0.252元基础上半价销售就可以实现盈利,这还不考虑广告和其他经营收入,”董正伟说,“也就是说,武广高铁票价在200~300元就是垄断高价,而京沪高铁200-300元也是暴利。”


发改委回应


近期调价条件不成熟


董正伟建议,工商部门对高铁票价的高价垄断行为彻底查处,按照《反垄断法》进行处罚;并建议发改委对京津高铁举办听证会决定价格和高铁发送班次数量。


记者昨天拿到了发改委给董正伟的回函复印件,发改委称,“对于价格垄断的部分内容,由发改委价格监督司依照有关法律法规直接受理。”


针对其他问题, 发改委回应称近期核定高速铁路正式运价的条件尚不成熟,理由是目前高速铁路还处于运行初期,在运量仍保持快速增长的时期测算运输成本、核定物价,可能带来平均每位旅客分摊成本的上升,推动票价上涨。”


“这是发改委首次予以书面确认受理反垄断举报,而且还是受理的国有企业垄断价格举报。以前都是打个电话给个回复了事,”董正伟说,“这意味着对于高铁高票价问题,发改委不是再对其合法性进行辩护,受理了就意味着有了可以讨论的余地,可能意味着高铁票价体系出现了松动。”


发改委还指出,下一步将密切关注铁路客运专线高速动车组列车运营和试行运价执行情况。“条件成熟时,履行各项法定程序,核定正式运价。”


观点PK


观点一


淡季时高铁票应打折


每逢淡季,飞机票都会打折,比如目前广州飞往武汉的飞机票多数都有折扣,其中6月9日~11日的最低价只有280元。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东方昆仑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征夫建议,高铁也应像航空公司一样在淡季时打折,让利于民。“高铁开建征地时以公共利益的目的来低价征地,建成后也应该将部分利益返还给公众。”


全国政协委员冯世亮也认为,高铁要有多种形式的打折促销,“这些都是国家资源,与其让它空置,还不如让利给中低端旅客来乘坐。”


观点二


高速高价无可厚非


政协委员、民盟中央委员李竞先不同意高铁票价太高的说法,她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中国的高铁是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想要节省时间享受世界速度的便利,就应该花费相应的成本。“如果觉得太贵,可以选择乘坐其他交通方式。”不过,她建议说,其他交通方式应该与高铁高票价相配套,比如公路、民航、普通列车等,要有足够让公众可以选择的替代交通方式。


朱征夫则建议,可以考虑将铁路与运营商分开,用市场的方式来调节高铁票价,“高速铁路由国家统一建设,之后允许各路资本租用铁路运营列车,高铁票价就能市场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