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天外天 正文 第五十一章 阵前斩将

我是侍者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size][/URL] 宋军山寨的种家军将士们,一边捧着碗,一边坐在寨楼上看着招讨使大人使出手段火烧西夏兵。看着山口处西夏军营里火光冲天的样子,众将士们胃口大开,连干掉好几碗米饭以庆祝招讨使大人旗开得胜。 不一会儿,熊熊大火在西夏军的努力营救下,终于被扑灭。从山口处走来大批西夏军士,一全身盔甲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86.html


宋军山寨的种家军将士们,一边捧着碗,一边坐在寨楼上看着招讨使大人使出手段火烧西夏兵。看着山口处西夏军营里火光冲天的样子,众将士们胃口大开,连干掉好几碗米饭以庆祝招讨使大人旗开得胜。

不一会儿,熊熊大火在西夏军的努力营救下,终于被扑灭。从山口处走来大批西夏军士,一全身盔甲将军模样的西夏将领走在了最前。虽经历刚才一阵火烧,但西夏军容丝毫不乱,进退有序,乃是一支精兵。

“本将西夏都指挥使嵬名荣是也,敢问刚火烧我大营的乃何妨神圣,请出寨一见。”嵬名荣站在两军阵前,向山上的宋军大声喊道。

原来是叫阵来了。

“方啸,掌旗。”项阳向方啸喊道。

邵武军旗在山寨口冉冉升起,正面是旭日东升,虎啸山林图,反面是诸葛二字。

项阳悠哉悠哉的站到城头,身着八卦紫绶衣,下身穿过青丝玉裤,脚踏登云靴,手持羽扇,头戴纶巾,非常骚包的出场了。

“嵬名将军,本官乃大宋招讨使诸葛明,奉大宋皇帝陛下之命,前来为我大宋牧守边疆。嵬名将军无故出兵犯我疆界,占我城池,杀我子民。天机要为我大宋死去的子民讨一个公道,待我大宋天兵到时,定让尔等十万军马,俱骸骨不得回乡。”项阳挥动羽扇,站在城头严词厉色道。

“可了不得,此人好大的声音,怕不是雷公下凡。”西夏军中有些窃窃私语,项阳的声音通过扩音设备传遍了山下的西夏大军。

这次先头部队来砚子口时,项阳没忘了带一套丹麦狮龙音响和一个便携式汽油发电机,果然一语震天响,令西夏军气为之夺,宋军士气为之一振。

“咄那小儿,尔等朝廷背信弃义,在荔原堡招纳我西夏叛将,今日我嵬名荣率西夏健儿,要前去开封向尔等大宋皇帝问罪。如今大宋无人,尽派尔等黄口小儿前来送死。”嵬名荣阵前骂道。战争当然是要找借口的,荔原堡属庆州管辖,有西夏叛将便是最好的出兵借口。

“一派胡言,今有我诸葛天机在此,西夏军马,休想寸进。”项阳从容不迫的装B道,看起来倒是一番仙风道骨的高人模样。

“拓拔虎何在,让这些宋狗见识下我西夏男儿的箭术。”嵬名荣冷言挥手道。

只见从嵬名荣身后闪出一彪悍军士,将一把黑色铁胎巨弓拉成满月,嗖的一声,一只铁箭呼啸而过,将寨楼上的诸葛军旗给射了下来。

站在旗杆旁的项阳惊出一身冷汗,见鬼,这是什么箭术,项阳离嵬名荣起码有一百米的距离,这个距离上,居然有人能射中在风中飘荡的绳子,奥运会射击冠军怕也做不到吧。刚才要是对着自己的脑袋,怕自己要成为穿越史上的笑话了,所以说为人莫装B,装B被雷劈啊。项阳握着羽扇的手已经被冷汗浸透,但还是必须保持风度的一下一下的轻摇着,这个时候自己千万不能有任何惊恐的神态,要不然士气一泻,可挡不住如潮的西夏军。

“方校尉何在,可敢取下此人项上人头。”项阳面无表情的羽扇前挥道。方啸已经被项阳任命了从八品的御武校尉,皇帝给了他很多空白告身,只等将士们阵前立功便可封赏,可见招讨使的权利颇大。

“喏。”方啸一拱手,如鹞子般,在山坡上的岩石上点了几下,便飞身到了山下。

项阳可是在方啸身上下了大本钱,全身上下,都是用凯夫拉纤维编制的防刺衣,不但提供了超越这个时代的防护力之外,还非常轻便,可以更好的将方啸的武功发挥出来,方啸手里的刀也是特制的,用最好的高强度合金钢根据方啸的用刀习惯而定制的,这个时代的任何宝刀均不堪其一击。能否鼓舞士气,就看方啸接下来的表现了。

嵬名荣看到眼前的这个叫方啸的军士,居然一个人就敢来闯西夏大营,脸色不屑的看着狂奔而来的方啸,一挥手,一个西夏小队迎了上去,拓拔虎放下巨弓,抽出弯刀,倒要会会这个大宋军士,是否有赵子龙般的本事。

可嵬名荣旁边的谋士野利琦却不甚乐观,轻轻的拉了拉嵬名荣,让其稍稍后撤以避锋芒。可嵬名荣也是战场厮杀出来的一员猛将,怎可在大军面前丢了面子,不仅不撤,还稍稍往前,要亲眼看到这个可笑的宋朝勇士是如何被斩于阵前,还要把他的头颅挂在自己的军旗上。野利琦无法,只得传令到后方令军中高手前来守护。

第一排是手持长枪的长枪兵,虽是踏冲锋的步子,但距离丝毫不乱,靠近时,迅速将方啸围了起来,闪电般将手中长枪齐齐刺出,配合无间,一般的武林高手碰到这样的阵势也不敢硬接。可方啸不一样,有诸葛山长亲赐的全身宝甲和宝刀,信心十足。只见方啸在枪林中迅速的旋转,如一阵风般贴近西夏军士,手中宝刀一闪而过划出一道弧线,十名西夏精兵的头颅齐齐抛上了天空,无头的躯体鲜血飙起老高,将方啸淋得一身,刺在方啸身上的长枪随着主人的倒下而洒落一地。第二排是持盾的刀兵,看到这位宋朝军士如此勇猛,浑身刀枪不入而宝刀又如此锋利,俱都小心起来,迅速得将方啸围在当中,然后将盾牌靠在身前,慢慢的向前逼近。方啸不待众人靠近,大喝一声,双手持刀,对着一个倒霉的西夏兵当头劈下,西夏军半蹲下来,用盾牌将头顶牢牢守住,其它西夏军见方啸空门大开,均持刀从不同角度砍向方啸。那个被方啸首先盯住的西夏军,被连盾牌带人给劈成两半,而其它军士的进攻也丝毫没有给方啸造成伤害。方啸只攻不守,不一会儿,人群中残肢断臂乱飞,鲜血将土地染红。

“哎,这个方啸也是,杀人都杀这么血腥,今天晚上可吃不下肉了。”方啸拿着望远镜对着山下的战斗品头论足道。

“大人麾下的这名勇士真乃虎将也。”种诛也拿着望远镜啧啧叹道。

“本将乃西夏擒生军团练使拓拔虎,来将.......。”拓拔虎摆好POSE,话还没说完,便被方啸一刀砍掉了头颅,不甘心的躯体慢慢的倒在了地上。

方啸弯下腰,将拓拔虎的人头给系在了腰上,站起身前,望着不远处的西夏军帅旗和旗下站着的西夏军头领嵬名荣。

抹了抹脸上的血迹,单手拖刀,大吼一声杀,一路踏着滚滚烟尘,往西夏军帅旗处狂奔而去。

嵬名荣不愧是西夏沙场老将,面不改色,一挥手,又是一个十人队冲了上去,这个十人队的服饰明显和先前的西夏军有些不同,不仅装备精致,而且身材更加魁梧,乃是嵬名荣的亲卫牙兵,俱都一身好武艺,厮杀有方配合有道。

方啸虽遭遇强敌,但仍勇猛如初,一轮刀光舞动,如狂风暴雨般,叮叮当当的兵器击打声不断响起,将西夏强兵攻得只有招架之力。而方啸除了对攻向自己门面的兵器稍作格挡外,其余一概不管。西夏兵郁闷得快要吐血,从没见过这样强悍的宋军,明明已经砍在他身上,但就是砍不开隔不断他身上的这件古怪的衣服,看起来也不是钢铁盔甲,怎么就这么结实呢。而方啸正豪兴大发,从没打得这么爽快过,师门的道家刀法,太乙无极刀,据说到了最高境界,乃是天人合一,在这场看似凶险的战斗中,方啸放开身心,渐渐的融入了无人相,无我相,无众生相的境界,刀法越发浑厚如意,如水银泻地,而无孔不入。

一炷香功夫,方啸四周又躺了十名西夏精兵,立刀而仰天长啸,一股浓重的杀意令不足二十米处的西夏大军前锋营为之胆寒,站在最前的一些军士居然握住兵器的手有些颤抖,这个刀枪不入的宋军猛士,武功又如此之高,要用多少人命去填才能让这个地狱修罗停止杀戮啊。勇猛凶悍横行西北的西夏兵终于也有了怕的时候。

方啸面对枪如林刀如山的西夏大军,凛然无惧,盯准了帅旗和嵬名荣所在,大喝一声,一跃而起,携无涯杀气,如匹练般杀入西夏大军,哀号声离嵬名荣越来越近,嵬名荣终于色变。

“大人莫慌,没藏阿庞来也。”一雄壮宽厚的声音另嵬名荣心中一松,有此高手在,可无忧矣。

“嵬名荣,纳命来。”方啸踏着一路残肢断臂,终于冲到了嵬名荣所在,一刀携无边气势迎头劈下。

“咄,吃爷爷一锤。”没藏阿庞庞大的身躯却灵活的闪在了嵬名荣的身前,一锤自下而上,举火燎天式。

刀锤相交,火星四溅,方啸人在半空,受不得力,倒飞而出。

方啸舔了舔嘴角的鲜血,强压翻腾不已的内腑,厮杀了这许久,终于受伤。方啸看着眼前此人,身高约莫七尺,虎背熊腰,铜铃眼,朝天鼻,双手持一对鎏金骨朵,正气势汹汹的看着自己。

方啸正想再战,可项阳不干了。自己好不容易找的一个忠心耿耿的高手,可不能折在这里。凯夫拉做的衣服虽然可防刀枪,可骨朵这种重兵器,挨上两下,内伤是免不了的,而且看样子对方也是高手。

“方校尉,本官命你速回本阵。”项阳对着话筒喊道。有扩音器就是好,不用担心命令对方听不见。

方啸看似仍有不甘,却不敢不听令,一跃而起,砍断身旁的帅旗,将其一把抄在手里,往山脚狂奔而去。

“小子,休走,再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没藏阿庞大喝一声,提锤便追。可惜,身穿铠甲的没藏阿庞,要轮灵活性远却远远不如,气得他哇哇大叫。

嵬名荣一挥手,弓箭兵对着方啸就是一轮猛射,可惜,他身上看似薄薄的一件衣服,任何弓箭射在身上都滑了下去。方啸抓住山上荡下来的绳子,几个纵跃,便立在了寨头。

“招讨使大人,方啸幸不辱命。”方啸拜见项阳,双手托起西夏军军旗和拓拔虎的人头。

“方校尉请起,此战,方校尉当为首功。”项阳赶紧扶起浑身鲜血的方啸道。这一番比试,还好没丢了面子,虽然自己的帅旗被射了下来,可方啸单人把刀,杀得对方一片狼藉,还将对方帅旗给缴了回来,怎么看也是自己这方赢了。项阳早把这一切给录了下来,以后好回去继续给士子们洗脑,科学就是战斗力,没有坚不可摧的护甲和锋利无匹的宝刀,怎有如此辉煌的战果,而要造出如此护甲和宝刀,当先学好数理化工程机械等等。

方啸站起身来,将西夏军旗踩在脚下,提着拓拔虎的头颅,对着西夏军大喊道:“大宋秦凤路绍武军御武校尉方啸,斩拓拔虎于此。”

拓拔虎在边境宋军中也算名声响亮的一名猛将,杀人如林,凶狠残暴,今日毙命于此,墙头的种家军将士皆大快人心。

种诛将军面对如此一场畅快淋漓的战斗,心中热血沸腾。

“兄弟们,你们可曾吃饱了。”种诛对着面前的一千多种家军将士大声喊道。

“吃饱了。”

“可有力气。”

“力气十足。”

“可能杀敌。”

“杀,杀,杀,杀。”应声如雷。

嵬名荣看着墙头宋军士气高涨,气愤之极,心中发誓,定要踏平眼前山寨,寨中宋军,一个不留。便命令下去,准备强行攻城。虽然用投石机会效果好多,可惜投石机制造不易,转运艰难,还担心眼前的宋军再施火烧之计。却不知项阳只有两台旋转翼的无人机,少了一架已经大感心疼,哪还舍得再派出去和那扁毛畜生嘎苗头阿。当然用固定翼的无人机一般的飞禽是追不上的,但是固定翼的无人机速度过快,投送燃烧弹的效果太差。

西夏军调兵遣将,看其规模,理应不小。看来嵬名荣要不顾西夏军的死伤,一定要拿下砚子口,毕竟耽误了这么久,粮草也被烧了,再攻不下来,只有退回庆州重整旗鼓。

“方校尉单人闯营,乃真豪杰。我种家军将士,当不乏好汉。招讨使大人不惧战危凶险来媛,兄弟们,可不能丢了种家军的颜面,若有出战不力者,定斩不饶。”种诛抽出宝剑大声喝道。

“杀,杀,杀。”士气如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