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1.html


建文感激地点了点头,眼中也流出了泪水,说道:“苏小姐所言句句在理,朕不得不听。不过朕真的舍不得你,如今朕处境艰难,小姐能否随驾回宫,助朕一臂之力?”

苏妙妍摇了摇头,神情十分决绝。建文叹道:“事已至此,朕也不便强求,就此告辞了。不过,朕想告诉你,这几日你我在宫中御书房里,每日饱览天下武学典籍、每日谈论各派武功招式、兵器阵法,实在是朕平生最为快活、舒畅的时光!这些日子,朕必将永生难忘!”说着,建文的眼中也流出了热泪。

苏妙妍的心中一酸,也泛起了一阵恋恋不舍之情。她掩面转过身,背对着建文,哽咽道:“圣上,眼下朝廷已有燃眉之危,其余的一切必须放下,集全国之力,在淮河、长江两线布防!大明能否重振朝纲、救乱世于水火,全在此一举!”

建文点头称谢,抬手拭去眼角泪痕,转身向应天而去。苏妙妍听着马蹄声渐渐远去,心中不禁黯然神伤。


苏妙妍叫来了方鹿茸、眉朵,以及阿玉玛、哈利赤,一行五人在夜色中赶回了扬州。一路上方鹿茸将火漆密函之事说了一遍,苏妙妍也甚为吃惊,问道:“朱棣的信函中说自己是元朝遗孤,全是空口无凭,是否附带了信物?”方鹿茸猛然想起,朱棣密函中附带了一面金牌,此时正藏在自己怀中,便拿出交给了苏妙妍。苏妙妍摸了上面雕刻的花纹、文字,心道一惊,向方鹿茸说道:“这文字我虽不认得,却总觉得与‘登天秘籍’石碑上的怪字相似。既然是元人的信物,多半是蒙古的怪字,且待得空之时,问问阿玉玛是否识得。”

苏妙妍早就觉得方鹿茸、眉朵和阿玉玛之间有些罅隙,便尝试着和眉朵攀谈了几句。苏妙妍很快听出,自己每和眉朵提到阿玉玛,她语气中就隐约有些火气,显然是对阿玉玛有些嫉恨。苏妙妍心道:这也怪阿玉玛一直暗恋方鹿茸,明知他已和眉朵定亲,心中仍是无法放下,还是始终跟在他左右,久久不愿离去。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


天外山庄中仍有许多使女、仆从看家护院,众人见小姐回来了,真是喜出望外。苏妙妍吩咐给其余四人都吃了点夜宵,又安排了客房休息,自己才躺下休息。

苏妙妍此时真是心乱如麻。她本来曾对方鹿茸暗自倾心,但始终觉得自己目盲,配不上方鹿茸那般完美无缺、前途不可限量的奇男子。遇上霍文之后,的确怦然心动,但最后得知他是皇帝所扮,不管他囚禁自己父亲是出于本心、还是被小人蛊惑,毕竟与自己有杀父之仇。人家贵为天子,又对自己有数次救命之恩,还谈何报仇?不过对于他数次表达的爱意,除了断然拒绝,也别无他法。

对于方鹿茸的情事,苏妙妍也颇为挂心。眉朵和阿玉玛两人都对方鹿茸死心塌地,而方鹿茸虽和眉朵有了婚约,却始终显得不是心甘情愿;阿玉玛又绞在二人之间,长此以往,岂不要酿成悲剧?苏妙妍思前想后,也没有想出解开几人心结的法子,终于昏昏睡去。

※※※※※※※※※※※※※※※※※※※※※※※※※※※※※※※※

本章完 (2010 05 17 于恒润中心)

下章“二十一、情定终生”简介:

苏妙妍与眉朵、阿玉玛钻研“登天秘籍”中的文字之后,忽然心神大变,三女与方鹿茸的关系也发生巨大变故。燕军和三卫合兵一处,朝廷受到空前的威胁。

白莲教一番内斗之后,教主的座位终于有了归属,他到底是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