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白俄罗斯的革命之路

征西元帅袁洪 收藏 0 720
导读:   三毛的古史起源,和上回提到的二毛大同小异,都是从基辅罗斯出身,是其中一个封国等等,无需多说。只讲点基础的东西。三毛和二毛一样,自称是罗斯人(西方拉丁人把他们译作罗塞尼亚人),要说有什么区分,当时拉丁人把整块基辅罗斯地域称为白,黑,红三区(据说是按境内的河流,不过也有说是颜色代表方向),三毛境内有白河所以叫白罗塞尼亚,以此类推,二毛是红罗塞尼亚,三毛与立陶宛交界处还有个黑罗塞尼亚。至于大毛,那是更边远的北方部落,基本还不为当时的文明世界所知(说起大毛名字的来源,其实按大毛或西方叫法,直接叫罗斯。日本二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三毛的古史起源,和上回提到的二毛大同小异,都是从基辅罗斯出身,是其中一个封国等等,无需多说。只讲点基础的东西。三毛和二毛一样,自称是罗斯人(西方拉丁人把他们译作罗塞尼亚人),要说有什么区分,当时拉丁人把整块基辅罗斯地域称为白,黑,红三区(据说是按境内的河流,不过也有说是颜色代表方向),三毛境内有白河所以叫白罗塞尼亚,以此类推,二毛是红罗塞尼亚,三毛与立陶宛交界处还有个黑罗塞尼亚。至于大毛,那是更边远的北方部落,基本还不为当时的文明世界所知(说起大毛名字的来源,其实按大毛或西方叫法,直接叫罗斯。日本二手翻译之后称露西亚,都算对。只有中国的叫法是错的,中国的说法来自于蒙古人,蒙古人的发音方式古怪,喜欢吃音节,所以把罗斯念成不伦不类的斡罗斯,后来的满洲更不标准,又念成俄罗斯,结果变成中国人跟着两个大舌头一起以讹传讹)。




本来在基辅罗斯的大旗下,各公国自由发展,东斯拉夫人的历史命运,也许出现一个大帝国,也可能会成为松散的封建联邦,万事皆有可能。但自从蒙古西征,基辅罗斯被灭,整个地缘格局改变,东斯拉夫各公国走上了不同道路。




打个比方,如果把基辅比作西安,按二毛的正统史观,为了反蒙复国,罗斯人开始南迁,于是加利西亚公国的首府利沃夫就成为南京。而大毛则另有说法,当年基辅沦陷之后,罗斯人没南逃而是北上,由此推论出莫斯科公国是北京,大毛代表正统(哪种说法对呢,应该是二毛。因为从正常逻辑讲,清兵入关,朱三太子肯定是往南逃,陈近南总不会逆向会转进西伯利亚搞天地会的吧)。不管大毛二毛如何争论,三毛都比较低调,因为明斯克公国始终把自己摆在成都的位置,从没打算出来争大义名份。





为什么呢,因为白罗塞尼亚这块地方养人,有广袤的森林,富饶的土地,真正的天府之国,吃住不愁,虽然后来有立陶宛人,波兰人,德意志人先后到来,但基本也不太影响当地人的生活。物富民丰,日子滋润,世道人心自然也就慢慢消磨掉了。








贯穿整个中世纪,地区大格局,基本是三组人马,莫斯科与金帐汗国,加利西亚与波兰王国,明斯克与立陶宛,波兰,德意志贵族。简单说,大毛和蒙古,是无赖会流氓。大毛一开始是以伪保长的身份出现,帮蒙古人向各个分散斯拉夫部落收保护费,等狐假虎威,自身实力累积够了,反过来再咬主人。二毛斗波兰,是勇士会英雄。二毛一直都以基辅罗斯嫡系传人自居,认为守护东正教,驱除蛮族是自身使命,而波兰则一向自认是天主教之盾,教皇卫士,克拉科夫千年文明的缔造者。这二位碰在一起,除了在征讨克里米亚时而合作一下,其余大部分时间,基本就是互掐。而三毛与先后来到白罗塞尼亚地区的各异族权贵的关系,则相对温和。主要靠两点因素。



第一,地段好,白罗塞尼亚地区实在是上帝赏饭吃,无论是物产还是地力,都足以供养各个社会阶层,第二,制度特殊,地缘有利,虽然名义上这块地区属于波兰王国,但华沙政局实质上是由波兰,立陶宛,德意志各邦贵族共治,王权虚弱,而白罗塞尼亚又属于边疆区,历史上主要是立陶宛以及德意志贵族的采邑,当地农民只需要和自己的领主保持封建关系就行了,华沙鞭长莫及(这一点上比二毛幸运,二毛就在波兰边上,波兰贵族比较喜欢玩集权又是狂热天主教徒,信东正教的二毛农民日子相对难过)



当然不是说三毛农民就没什么烦心事,要说反感的对象,还是有的,那就是犹太人。当年遥领此地采邑的立,德贵族都挺忙,巴尔干的的土耳其人,西班牙的摩尔人,北欧瑞典的新教徒,新兴的大毛全是敌人,西欧内部的各王朝纷争,也都需要他们。想打仗,可以,但想出征,包括行头,战马,随从统统都要钱。没有?问人借。谁愿意放贷?犹太人。怎么还,用采邑的收获作抵押。于是贵族出门玩大时代,犹太人下乡演黄世仁。三毛农民变杨白劳,矛盾就出来了。这事实上是欧洲反犹思潮的通例,所有的欧洲农民基本都反犹,根源在中世形形色色的包税人制。犹太高利贷者往往是其中最大的得利者。农民和税吏要是起了争执,就得打官司,犹太人有钱有文化,世俗法庭,玩条文法律,他有口才,有合同,玩暗箱操作,他有金币,有人脉,欧洲各国农民伯伯根本玩不过犹太人,而且犹太人除了经济上不太低调,做人也不太厚道,每次有异教徒入侵欧洲,摩尔人,土耳其人,蒙古人的大军一到,犹太人商人往往都是第一个出去欢迎新主人的,再加上天主教会,当所有东西搅和在一起,反犹思潮就应运而生。当然这不是小熊本文的重点。




继续说三毛,波兰王国时代,小日子是过得去的,犹太商人是可恶的,当地贵族还是可以的,立德贵族们一年也来不了几次,来了又喜欢在镇上办学校,搞教育什么的,这些贵族大概都有点普世情怀,喜欢在自己的采邑里给佃农们施一些文明雨露。但平静的小康日子也有到头的一天,波兰给灭了,三毛的地区迎来了新主人。




大毛虽说在血统,宗教关系上和三毛算是远亲,可真统治起来,比传统的立德贵族狠上十倍,经济上,统制经济开始,三毛农民除了要承担原先对领主的封建义务(立陶宛贵族相对被打压,但德意志贵族仍被彼得堡当作座上宾)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接受大毛各级衙门的垂直盘剥,沙皇的赋税之重,那可是有数的。还有宗教,过去虽说是异族天主教贵族当权,可也对三毛的本土东正教信仰有一定宽容,搞一个东仪天主教(继续用东正教的仪轨,但要对罗马教皇遥唱一个大诺),打个哈哈也就算了。但大毛一来不同了,一定要尊俄版东正教,各级都要严控,尤其是原先的城镇中层人士,又要拉出来过筛子,追究他们当初改宗东仪天主教的问题。




简而言之,大毛没来之前,三毛本土大致只有三个半阶层,一个是下层农村佃农,一是城镇知识中产,一是上层立德贵族,还有半个是犹太奸商。各阶层的小日子都还能过,而所谓的祖国波兰,那是一个遥远传说。但大毛来了,情况变了,佃农变成了农奴,中产变成了破产,贵族倒掉了一半,只有犹太人还是那么奸猾。



有人得意,自然有人失意。然后就是打着文化复兴的旗号,知识阶层开始搞民族独立。大毛为了故意矮化二毛与三毛,给他们取了新名字,统称小俄罗斯。二毛比较刚烈,乌克兰人开始抛头颅,撒热血,三毛比较文艺,他们主要和立陶宛人一块干,文化开路,知识为旗,摸索渐进。


别的古国,出宝岛烈马,民族英雄,但这个国家只诞生音乐,文学家,温和许多













机会总是有的,等啊等啊,等到一战,沙皇跨了,所有殖民地的机会来了。开始搞地方议会,大伙都想着从高度自治再走向完全独立。可天有不测风云,沙俄完了,更恐怖的赤俄出现在地平线上。三毛何去何从?开始还不错,有人愿意帮他。德国决定要搞一批卫星国锁死俄国,兴登堡元帅支持三毛建国。第一共和国建立。有了一系列的标志主权的信物,国旗,国庆,国徽,国会等等(不要小看这些东西,看似名份上虚的东西,在日后的漫长岁月,能支撑与鼓舞一代又一代人去为他努力,牺牲)。




等德国一败,情况逆转,赤俄又杀奔过来,而协约国方面,此时是支持波兰收回历史疆域。这下好了,三毛独立政府等于两头不靠岸,以他那点人马,要两线作战,保持国家独立,好比要小熊同时和苍井,武藤姐姐来混双决赛,太难为人了。结局在意料之中,政府流亡,国家被分成东西两部,被波俄瓜分。




之后岁月,那些留下来,本还对莫斯科抱有一线天真妄想的本土知识分子,走进新时代才知道,还是沙皇好啊,沙俄时期是古典专制模式,政治犯坐牢,流放,这没话讲,但审判,定案都还走程序,看证据,官司有得打,就算定罪,流放,生活虽苦,但还可以出声,流亡诗集在彼得堡那是抢手货,是贵族沙龙标榜自身的品牌。犯人的子弟,该上大学上大学,该入近卫军还入近卫军,不会因为父辈影响自身前途。这是为什么呢?这和沙皇政府执政思路有关,皇帝自信君权神授,对于那些反叛分子,他认为这些人大都也出身于贵族,文化世家,反对他一是受西方民权激进思想的蛊惑,二是自身还年轻不成熟,思想上出现偏差也是难免。沙皇政府认为,知识阶层,青年贵族都属于犯了错误但还可以改造好,将来为皇室国家还可以出力报效的精英,从这个思路出发,加上近世法律审判制度演进,这些政治犯,思想犯在沙皇时代,都还享受一定尊重。




但到了苏俄现代极权时期,情况变了。关键是莫斯科对自己有清楚的定位,他们知道什么才是最可怕的?自身理论被戳穿。谁有能力从学理上颠覆他们的立论之石?思想犯。打掉思想犯,不让他们放毒,江山才能永固。所以政治犯在苏俄时代的日子过得比刑事犯都不如,。回到正文,那些三毛知识分子,等到二进宫,与过去一对比,才感觉到10年前被他们口诛笔伐的沙皇,比起地中海,斯老爹,那简直就圣洁的像天使一样。





二战前的历史,没什么好说,大饥荒,大清洗,二毛遭过得罪,三毛也一一经受。乌克兰篇里小熊说的很清楚了。要说三毛有什么标志性纪念,自然就是明斯克附近库拉帕蒂森林,里头有万人坑,从37开始,大量本土知识分子和各色人等被克格勃解决后埋在那里,这是一定时炸弹,下文会说到。


二战爆发,德军进驻。一开始,广大三毛,二毛地区,社会各阶层都抱有很高期待。德国人本也有机会处理好问题。国防军的意思,是仿一战例,让他们独立,建卫星国,巩固占领区,孤立大毛。但坏就坏在统帅部里的党卫军。党卫军大概天天宣传种族优越论,自己也被感染了,看不清现实,他们认为所有斯拉夫民族都是劣等的,连有限自治都不配,必须完全占领。结果本来有打算与德国合作的三毛流亡政府,转投盟国怀抱,他们代表的城镇中层与德国切割,就算如此,党卫军要是在占领区稍微明智一些,占绝大多数的三毛农民不到迫不得已,也不会闹事。




可党卫军工作线条实在太粗,例如他们规定,德军若在占领区出现伤亡,就要在附近抓数倍于此的当地人偿命。大毛的机会来了。通常的惯例是,大毛游击队打死1~2个德军巡逻兵,然后乘夜色扔到附近三毛居民点,第二天党卫军报复,抓附近十户普通居民抵命。仇就结下了,德军行刑队退场,紧跟着大毛地下党委就进场做工作,乡亲们,参加红军,打鬼子报仇啊。可怜三毛农民,本不想趟这趟浑水,可又不得不往里跳,只有少数眼界更开阔一些,直接能和流亡政府搭上线,搞独立的反抗军。



二战的结果,也没什么好说,德国垮了,大毛发了。三毛这块彻底进入莫斯科的掌控。真正的独立运动分子也只能转进海外,等下一个赛点出现。其后将近40年光景,三毛地区都是赤色帝国卫星链里最稳定的一环,直到80年代末大潮再起。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