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鸭绿江畔岁月

经济全球化 收藏 45 13821
导读:[size=16]1950年6月2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伙同南朝鲜李承晚伪军,突然越过“三八”线,疯狂地燃起侵略北朝鲜的战火,实施海陆空全方位的快速战术,发起猛烈的攻势,向北朝鲜纵深腹地推进,一直打到鸭绿江边附近的楚山、云山等地区,妄图一口把北朝鲜呑噬。欲以朝鲜作跳板,把魔爪伸过鸭绿江入侵我国。梦想把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 正在敌人磨刀霍霍的时刻,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英明的领袖毛主席,已洞察出美帝的阴谋诡计,当即向全国各族人民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并于同年10月25日组建了一支坚强

1950年6月25日,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伙同南朝鲜李承晚伪军,突然越过“三八”线,疯狂地燃起侵略北朝鲜的战火,实施海陆空全方位的快速战术,发起猛烈的攻势,向北朝鲜纵深腹地推进,一直打到鸭绿江边附近的楚山、云山等地区,妄图一口把北朝鲜呑噬。欲以朝鲜作跳板,把魔爪伸过鸭绿江入侵我国。梦想把刚刚成立不久的新中国扼杀在摇篮里。

正在敌人磨刀霍霍的时刻,伟大的中国共产党和英明的领袖毛主席,已洞察出美帝的阴谋诡计,当即向全国各族人民发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号召。并于同年10月25日组建了一支坚强有力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队伍入朝,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全国各地青年学生,听到了党和国家的召唤,也纷纷行动起来。此时,我的心灵在跳动。我的热血在沸腾,满腔爱国热情油然而生。于是,我毅然决然地离开了贵州省安顺师范高等专科学校,迈步走进了抗美援朝的行列,参加了西南军事干部学校。在重庆市挑选兵种时,经过各种测试,项项合格,我有幸地被空军第四航空学校录取。在军营里经过九个月的紧张学习和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因前方急需战斗人员,故提前毕业。随即分配到抗美援朝空军前沿阵地一机场塔台,任见习作战参谋,协助参谋长组织调度战机升降工作。

时入1952年隆冬,正是北国冰封、白雪皑皑的时候,记得丹东的当时气温已是零下38℃,吐气成冰,洗脸巾刚掛上铁线,立即变成一块硬板一样,小便也很快地变成一条白长线,处在这严寒的境地,如果没有坚强的斗志,根本无力抵御这种严寒的侵袭,从小出生在炎热南疆的我,突然来到寒冷的北国,面对这冰封三尺的生活,实是一个严峻的考验。初时,是双足患上冻疮,继而发展到肌肉溃烂,脚眼间的骨头,几乎全露出来,痛痒难忍,步履维艰。但都没有因此而动摇我带病坚持工作的意志,一心扑在机场塔台指挥的工作上,田参谋长曾三番四次地动员我去哈尔滨的空军医院留医,我总是说,冻疮嘛,只不过是小菜一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每当在痛痒难忍时,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才会跑一趟机场医疗室,向医生取些药片,敷些药膏,更没有因此而请过一天假。

星移斗转,眨眼间又到了一九五三年,此时,战场上的形势起了一个大逆转,中国人民志愿军在各条战线上取得了节节胜利,创下了包围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七个军,十多万兵力的局面,美国高鼻子兵的嚣张气焰已被我国志愿军圧了下来。相反,中国人民志愿军却打出了威风,大壮军魂。把这些气壮如牛、胆小如鼠的怕死鬼,打得昏头转向,六神无主,叫爹喊娘,屎出尿流,元气丧尽,状似瘟鸡,个个惊慌失色。

地面上的陆军遭到这么的惨败,被我方志愿军打得落花流水。空中的形势又是如何呢?提到美国的空军,与陆军一样命运,恰好是一对难兄难弟。战争初期,由于美国单独占有空军力量,制空权自然掌握在他的手上。故此,在不断地吹嘘他的空中优势。当时,我国刚在组建空军,学员还在各个航校学习,在空中,我们尚处于空白,的确没有发言权。但到了一九五一年冬至一九五二年春,我国的年轻空军陆续入朝参战。首次交锋是美国飞机轰炸鸭绿江大桥,我国前沿阵地空军受命,立即升空截击,三队战机合围迎战,当时,有刚从航校毕业不久的韩德彩同志,他驾着一架僚机,跟随自己的长机一起参加了这次空战,在与敌忽左忽右、进高时低的周旋中,突然发现敌方一架战斗机速飞插入在自己正前方,并紧紧地咬住长机尾部穷追不放,韩德彩眼看这个险情就要发生在长机身上,说时迟那时快,于是他急中生智、当机立断,来个先发制人,快手按下电钮,顿时轰隆一声炮响,随着一股浓烟升起,一个庞然大物向地面坠落。仅五分钟便击落了敌方这架战斗机,初试锋芒,旗开得胜。正在战争处于白热化阶段,美国出动大批机群,轮番乱轰滥炸我志愿军上甘岭阵地,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我国年轻的空军,就是凭着高度的爱国思想和国际主义精神,高超的战技,精明的周旋,勇敢的拼搏,在多次空战大拼搏中,击下百余架各类的战机,并俘虏不少美国飞行人员。美国王牌飞行员戴维斯,在世界二战时期,他是美国飞虎队成员之一,已有二十多年的飞行历史,曾参加过当年盟军来华助战,在保卫大武汉空战中,击落过日本侵华战机数架,被誉为美国头号英雄人物,可在朝鲜战场上,一次空战中,却被我国年轻的空军张积慧一炮击中,把他驾驶的战机打下,并把这位大名鼎鼎的王牌战斗英雄送上了西天。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美国空军,只不过是一只纸老虎而已,没有什么可怕的。从此,我国空军从美国手中夺过了制空权,空战胜利的天平,大大地向我方倾斜。我方空军在捷报频传的鼓舞下,越战越勇,击落的敌机越来越多,如B52重型轰炸机,飞速最快的,飞程最高的鬼怪式战斗机,炮弹最大、火力最猛的双佩刀歼灭机,无人驾驶的U2型高空侦察机等等各种型号的战机,都被我方先后一一击落,统统成为我方空军的胜利品。美国空中优势就这么彻底破灭了,美国纸老虎的原形毕露于天下。

侵朝联合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也走到了十字路口,迷失了方向,不知选择那条路,显出进退两难,惶惶不可终日。可是,这位中国人民志愿军手下败将,心里还是不糊涂,深知败局已定,只好来个三十六计,低头求饶为上计,急忙派出高级军事代表,被迫坐下在“三八线”上的板门店,向我方提出了停战谈判的乞求。于是,在一九五三年七月十七日,美国高级军事代表团只好低下头来在停战谈判书上签字认输。并且,侵朝联合军最高司令麦克阿瑟还自觉地向全世界讲了儿句老实话,说什么美国在朝鲜打的这场战争,是在一个错误的地方,错误的时间,与错误的敌人,打了一场错误的仗。

停战后,空军上级组织从关爱伤病人出发,及时把这些伤病者送往哈尔滨空军疗养院,我就是到在那里边疗养,边治病的,经过院方专家组诊断,确认我双足上患的是一种严重的倭麻质斯症。由于耽误了医治时间,年长月久地转变成了这种顽疾。一九五四年秋,中央军委对志愿军作出了分批转业地方的决定。经空军干部部研究,认为我不适合再留在一线工作,因此,在转业地方名单中,我榜上有名。故在一九五四年十月,我便离开了空军队伍,回到了阔别已十多年的梓里---苍梧县。重新安排工作后,我一边工作,一边就地治疗。来到团苍梧县委机关才几个月,组织为了照顾我治病,采取了双管齐下的办法,把我送往原广西省团校学习,在那里,上午参加上课,下午(讨论时间)便往南宁区中医院去作针灸,经过半年时间的针灸,果然见效,就是凭几根银针,把我的老病彻底治愈。真是:顽病缠身置我难,妙手大夫康复还。医生给我还了原来健康的双足。至此,可恶的顽疾也向我离开远去。

值抗美援朝六十周年到来之际,使我勾起对昔日军旅生活的回忆,往事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特此赋诗一首,作为岁月留痕。


鸭绿江畔岁月


援朝抗美斗敌人,卫国保家正义伸。

鸭绿江畔天兵戍,整装待发勇士神。

机场塔台下逐令,雄鹰升空歼狼辟。

胆小如鼠狡飞贼,闻风亡命急逃遁。

2010年抗美援朝六十周年而作


鸭绿江畔岁月






一九五一年拍于安东机场




版主,此文根据我八十五岁的父亲口述记录,我属于打字员角色,有些事可能会因父亲年龄问题回忆有些出入。前两小段及相片曾在铁血空军论坛发表,如不算原创,请把原创去掉,另外,想找父亲的战友或战友后代。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