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这是通天河岸边的冰幔奇观(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大鸟孵雏”(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诺亚方舟”(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排山倒海”(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巨浪”(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组图]


通天河上的冰幔奇观“汇流成河”(5月17日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境内的长江上游通天河岸边,正在逐渐消融的冰幔如同起伏的山峦。长江上游通天河段,在冬季虽然不封冻,但在大河两岸都会留下厚厚的冰幔。每年初夏,随着气温逐渐升高,这些冰幔也逐步消融。由于河段间的气候差异和冰面积留的泥沙量不同,冰幔的消融速度也会随之变化。每逢这个季节,通天河两岸都会呈现出千姿百态的冰幔奇观。新华社记者 王宏伟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