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934.html


唐心在火车顶上一阵猛跑,身体腾空而起,正在飞驰的火车从他的脚下奔腾而过。

他的身体承受火车的惯性,朝着前方扑去。

他看准了那棵树,身子在空中翻滚中,一下子向树落了下去。

他在这一瞬间,眼睛似乎变得格外的明亮,手准确地搭上了一根树枝,身体一圈而起,向着一蓬树叶里栽了进去。

枝条猛烈穿透了他的衣服,甚至刺破了他的肌肤,但是,这么久的训练已经让他有了良好的感觉能力,他首先感觉到的是,只是刺破了皮肤,或者流点散血,对他并没有造成伤害。接着他就感觉到了一种温情,家乡的那种熟悉的气息,一下子浓浓地包围了他。

也就仅仅是一瞬间,他已经弹了起来,跳下了树。

他看了看手表,他计划的时间一点都不能耽误。

接着,他找到了小镇外面自己熟悉的一个鱼塘,把自己的一身洗干净,这个,他准备了十五分钟。

上午从基地出来,他就是沿着流过胡杨林的河流出来的,经过铁丝网时,他是从下面的洞里钻出来的。

那个洞是他昨天晚上化了半夜的功夫挖出来的,由于在拦水的铁栅栏以下,他相信,基地到先也发现不了。

出了基地,他一直是在沙漠中匍匐前进,由于速度不快,又一身的泥巴与沙漠差不多,所以,他相信基地也没有发现。

不过,这让他的身上很脏。

特别是后来,他又是钻入车子下面出来的。

他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现在每一个毛孔都是肮脏的。

他要保持一个军人的形象,即便自己这次回去被发现了,自己因此被开除,但是,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军人,不能让自己的形象侮辱了军队的形象。

做好一切,他一步步地朝小镇上走去。

小镇离铁路只有一公里路,而他的家就在小镇的边上。

那里靠着一座只长很短的草,几乎不长什么树子的大山。

所以,他的家也象那山一样贫穷。其实小镇也是那样的贫穷。

当然不是小镇的每一户人家都是那样的贫穷。

也不是所有的房子都象他家的房子那样低矮。

甚至可以说,如果不发生这件事情,很快地他就会用他的工资修一座在小镇上算得上漂亮的房子。

这个时候,他这样想起来,甚至觉得有点羞涩。

那看着黑夜里虽然看不清,他却又格外熟悉的小镇,他想如果,自己这次能够圆满处理这件事情,而不被开除出部队,他会做的第一件事,是给这个小镇设立一个建设发展资金,鼓励能人到这个小镇来搞开发,让这个小镇发展起来。

他想自己每月的基本工资是八千多元,拿一半出来开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但是,他绝不会保,他一定要把自己今天决定做的事情做完。即便因此被部队开除了,那么他就回到这个小镇来,他就用自己这个人来做基础,也一定把这个小镇发展起来。

他加快了步伐。


一切都与最坏的想象一样,家中没有一个人。

他走入镇里,镇里也格外的安静。

他向派出所走去。

派出所也是一片安静。

门紧锁着,甚至没有一盏照明路道的灯,里面灯却是亮着。

他敲着铁门,好半天,里面传出来一声骂:“那家野狗,敢来敲派出所的门!”

接着门口的灯一下子大亮起来。

唐心继续用力敲门。

终于,从里面出来的一个汉子,穿着警用大衣,却没有警衔,看来是个协警。

只见他手中提着根硕大的警棍,摇晃着膀子,嘴里骂着:“那个杂种!这么冷的天气,干什么啊!敲!敲!敲!”

唐心实在不能再忍受这张肮脏的嘴巴,用低沉的声音轻斥:“闭上你的臭嘴!”

那汉子终于看清楚了唐心穿着军装,顿时戒备地看着他:“同,同志,你找谁?”

唐心沉声道:“我找你们所长!”

那汉子走拢来些:“我们所长到局里去汇报工作去了。”

“其他派出所的人呢?”

那汉子如同背书一样接道:“他们出去执行任务去了。”

“谁在值班?”

那汉子愣了一愣:“我在代班,你有什么事给我说吧。”

唐心当然没法说,他只能说:“你开开门!”

那汉子奸猾地一笑:“这里是派出所,不是你想进就进来得了的!”

唐心没有这么多时间和这个小子蘑菇了,所以,他的手突然一下子伸了进去,准确无误地一把把那小子拉了过来。

那小子大骇,想叫,嘴巴已经被唐心一扭,错了位,顿时不断流口水,却说不出话来。

这次,唐心跟少林和尚学的就是分筋错骨手,这小子成了可怜的实验品。


开了铁门进到派出所里。

他一挥手给这小子恢复了嘴巴的原位,捏住他嘴巴切齿道:“我要见唐先云还有你们抓的乡亲。你马上带我去见派出所的领导!没有,就你带我去见他们,否则,我现在就毁了你!”

他拖了这小子就往里闯。

那小子嘴被捏着,身子却不愿意走,象死狗一样往下坐。

唐心拖得生气,索性一下子再次把他嘴错了位,再在他腰上一戳。这下子就委顿在地上。

唐心不再看里头,向里面走来。

里面是一个小院,这会儿热闹非凡。

有酒有菜,更让唐心冒火的是,还有女人。

女人正在火炉子边跳着脱衣舞...

唐心骂出了声:“日你先人!”

双臂已经较上了劲,大踏步地闯了进去。

这几个已经喝得二晕二晕的协警根本没有注意他。

他们一个正把自己的咸猪手往那个跳脱衣舞的女人身上招呼,根本不吊进来了什么人。

但是,那个女人看见了,本是在躲这些咸猪手的身子停了下来,正好好了这几个协警。

那女人只是呆呆地看着唐心。

唐心看得愤怒只一脚,把那火炉上的火锅踢飞了。

火锅的油飞溅出来,那几个协警这才乱跳乱叫起来。

唐心没有想给他们时间。

他马上上了手,不一会儿,这几个协警也滚了一地。

那女人要说什么。

唐心已经说话了:“你马上告诉我他们把人关在什么地方?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