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勇军 第十二章杀出生路 第八节

ddtt 收藏 0 2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02.html



张释信没指望一个旅来收编自己,他只是想通过级别稍微高一点的军官直接跟上司联系上,如果联系不上他就再找其他的出路,反正他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人。带路的副官骑着一匹好马,这匹马是在马厩里休息好的,吃的非常好也不劳累,张释信的马跑了很久,也没吃没喝,可他的马一直跟旁边副官的马保持一个速度前进。

有战马路程一下就近了很多,到了旅部副官很快的就见到旅长,在河北地区驻扎的东北军旅长都是掌握兵权的大员,虽然不是镇守使,不是警备司令,可他们的兵比留在东北的要强悍的多,旅部门口架着轻重机枪,有点大敌当前的感觉,副官进去一会就出来了,旅部的士兵把两匹战马领到一边喂水喂草。

旅部的办公室里坐着个少将军官,看年纪已经不小,张释信知道东北军自创立以来不停的调整编制,二次直奉战争时候有军团,有军和师,后来调整成很多陆军独立旅,师变得非常少,所以很多旅长都是以前的师长,部队虽然缩编可火力没缩小,人员跟以前的师差不多,张释信要见的人比他岁数大一倍,资历也比他老的多。

见了比自己年纪大但是军衔一样的军官张释信还是立正敬礼,然后自我介绍,他把在关外跟鬼子苦战的经过介绍之后对面的军官非常高兴,“你见过黄显声将军?还见过李杜将军?”

“是的,黄将军拉起队伍以后不少人受他影响,我们也就有了队伍,几乎要把东北跑遍了,现在还容易回来了,现在我们还属于民众武装,希望能得到正规军的编制和待遇,不只当长官能不能向上边报告一下我们的情况。”张释信没兜圈子直接捞干的说。

“你们也不容易,现在咱东北军损失很大,上边不会不要你们的,不过我要亲自看看你有多少人,要是按一个旅报告上去你们没那么多那我在上司面前也不好看,你愿意带我去看看。”老旅长提出要去看看的要求,张释信说:“没问题,现在就可以去看。”

“年轻人办事很痛快么。”老旅长很高兴,拿起电话就命令道,“参谋长,立即集合侦察营、警卫营、手枪营集合,旅部驻地其他部队提高警惕,我不在的时候别给我惹事。”老旅长站起来,他的司机已经把一辆轿车开了过来,老旅长邀请张释信一起上了车,张释信的战马由他手下的兵带着,三个营跟着轿车离开驻地。

张释信看的十分清楚,他们的每个营有四个连,每个连至少有一百六十多人,一个营就五六百人,每天混在军中的张释信很震惊,居然旅部直属营就有近六百人的兵力,老旅长是怕遇到袭击被打死,还是想在自己人面前展示他的实力呢?自己全旅才一千多人,也就相当于敌人的两个营。三个营里手枪营非常好辨认,清一色的手提机枪和盒子炮,没有步枪机枪,侦察营和警卫营里带手枪的人非常多,步枪反比较少,强悍的自动火力会把数量相当的敌人打的灰飞烟灭。张释信想他这么做一举多得呀,倘若自己是敌人,靠一千支手提机枪也能把自己打退,自己要是友军,老旅长至少可以炫耀一下自己的本钱,这对他吞并义勇军有好处,武力就是说话的底气,老旅长可以武力收编自己的兵,靠的就是他手下的精锐部队,张释信也不知道如何应对,走一步看一步吧,他有手提机枪自己的队伍有机枪营机枪连,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更厉害呢。

三个营的部队全部骑马行军,连夜就到了张道远的大营外,张道远看远处有军队来了他立即展开部队准备营地,一辆轿车开着车灯带着部队过来,似乎不像打仗。张道远喊道,“秦汉杰,展开重机枪营和炮营,让机枪连在炮兵旁边,各营准备战斗。”

轿车鸣着喇叭开了过来,老旅长说:“你下车打个招呼。”

张释信拉开车门下来,大声喊:“秦汉杰,是我。”

张释信不知道张道远已经回家,下了就喊秦汉杰。

张道远听见了这才回答:“知道了,回来吧。”

军营结束灯火管制,机枪和大炮架的到处都是,轿车开到防线跟前,老旅长走下轿车,眼前是十几挺重机枪,有马克沁、大正三年式、三八式,还有个机枪连在炮兵阵地附近,一门三八式野战炮挨着一门75毫米山炮,还有四门37平射炮也在阵地上,步兵营的士兵提着手提机枪和步枪站成一排,骑兵营的士兵牵着马也过来看热闹,大家很久没见过汽车了,这东西在野外是在太陌生。

“老旅长,这就是我们旅。”张释信介绍着。

此时步兵营的机枪手都凑过来看汽车,他们手里的机枪五花八门,缴获的外把子机枪,从杂牌伪军手里弄来的麦德森和捷克式,还有自己买的启拉利机枪和M1930机枪,五花八门的枪支,让老旅长看的十分眼亮,这简直就是当代的武器装备展览。人数不多火力凶猛的一支部队,充其量是两个加强营,可是他们想按照一个旅被收编,确实很难。

“你的旅人很少,要按旅的编制收编有点难。”老旅长直接告诉张释信,张释信说:“我们有的是经验丰富的军官,如果上边同意我们可以从河北直接征兵,枪支我们不缺,小鬼子不时的给我们送来很多,我们自己也能购买,不需要上级补充,只要按人头发放军饷和粮食就好,我们有多少人就领多少,绝对不冒领,您能带我去见少帅么?”

“既然是这样,那就没问题,你还跟我回旅部,回去就发个电报,看上边怎么决定,我总认为,有你们这样的军队,打回老家去还是有盼头的。”老旅长说完钻进轿车里,张释信跟张道远交代了几句,就坐车一起离去,营地内的秦汉杰和一群士兵莫名其妙的看着一群东北军离开,他们还暂时不知道怎么回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