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匈牙利舞曲第五号[蓝剑军团]

chidun 收藏 7 236
导读:第一次见到英子,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 那天下课,老林、老姜还有老范,从文史楼下来,到五食堂去吃饭。那路是一个漫漫的下坡,因为旁边有座女生宿舍楼,他们很自然地就向那边多看几眼。脖子还没扭过来,听老范说,看,这个小娘们儿真牛B!他们抬头,见英子与两个女生一起,一边说笑一边从对面走了过来。英子很抢眼。这不是因为她漂亮,是她的打扮与众不同。英子身材很挺拔,穿一身深蓝色的劳动布衣服,白衬衣的领子翻出来。这在花枝招展的女生中独树一帜了。更主要的是,她戴着一副很深很黑的墨镜,连镜框也是粗大的黑色。这副镜子架在

第一次见到英子,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

那天下课,老林、老姜还有老范,从文史楼下来,到五食堂去吃饭。那路是一个漫漫的下坡,因为旁边有座女生宿舍楼,他们很自然地就向那边多看几眼。脖子还没扭过来,听老范说,看,这个小娘们儿真牛B!他们抬头,见英子与两个女生一起,一边说笑一边从对面走了过来。英子很抢眼。这不是因为她漂亮,是她的打扮与众不同。英子身材很挺拔,穿一身深蓝色的劳动布衣服,白衬衣的领子翻出来。这在花枝招展的女生中独树一帜了。更主要的是,她戴着一副很深很黑的墨镜,连镜框也是粗大的黑色。这副镜子架在她白晰的脸上,有强烈的对比效果。这墨镜这衣服,使英子很吸引人的目光,包括男人和女人。老林记住了英子那张印象强烈的脸:弯弯的长眉,白细的皮肤,微微上翘下巴,有点厚的嘴唇,颀长的脖子,当然还有那副黑眼镜。阳光透过杨树叶子,照在英子的白脸上,形成斑驳的影子。这些,老林都记住了。

真恶心!老姜说。没人附合他,继续向食堂走着。

真他妈恶心……老姜还想说。

老姜,你他妈是不是那只骚狐狸啊?!哈哈哈哈……

当然,那时老林不知道这个女生叫什么名字。老姜老范也不知道。可他们记住了有这么个人。一个美人。

晚上熄灯以后,六个弟兄就讨论了一番这个女生。有说盘儿正的,有说条儿顺的,总之是好话多。老姜说,她墨镜遮住的地方,肯定很难看。

老林没说话。他不想评论这个女生。只想,她是哪个班的呢?

直到那天上大课。

老林他们都喜欢上大课。平时上课,都是同系的一个年级在一起,天天瞅来瞅去,早就烦了。再漂亮的女生,看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上大课就不同了,两个系的学生一起听课。和老林他们一块上课的,一般是历史系、哲学系和外文系。女生很多啊,莺莺燕燕地坐在一起,五颜六色的,老林觉得很养眼。那次上《欧洲文学史》,来了一个俄语专业的女同学,一件旧军装上衣,光脚丫子穿双黑布鞋,齐耳短发,白净的圆脸上有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真是别具一格。老范看得眼睛都直了。可惜女生们按惯例都坐在阶梯教室的前面,老林他们坐在后边。只有在她们进出教室的时候才能看两眼,平时只能看着人家的后脑勺子干着急。这惯例真他娘的没劲!

那天的大课,是和哲学系一起上的。在老林他们的注视下,那个高挑的女生进来了。这次她没戴墨镜,而是戴了一副黑细框的眼镜,镜片大大的,比一般的眼镜要大得多。很时尚。原来这美人是哲学系的,而且是同一年级。这就好办了,哲学系男生中有老乡。

课上得很一般。那位老师讲的什么,老林几乎没有听。只有老师在讲一个大人物的话时,引用了“纺织娘”这个词。他很可笑地把这个词顿开了,成了“纺织----娘”。大伙都笑了,老林也咧了咧嘴。


这个学校有好几个校区。另一个里面有不少树,樱花、梅花都有,还有许多花草,很漂亮。老林他们这个校区里却没有这么丰富,除了冬青,就是杨树,连校外到处都是的柳树都很少。好在有一片高大的杨树,树下放着许多石头的小桌和墩子,成为人们休息的地方。当然这是白天,晚上这里是情人幽会的天堂。单身青年是不好意思来这里的。

现在是白天。老林和老姜坐在了这里,都拿着饭碗,他们准备到二食堂吃饭。现在搞活了,全学校的食堂饭票统用,拿着五食堂的票也能到二食堂买饭了。老林经常去的五食堂,据说是以老林他们、数学和计算机的学生就餐的,二食堂是光学、经济和化学系的,相距有大半里地。以前他们还没有在这吃过,等着尝一尝。

与五食堂一样,二食堂里除了回民饭菜窗前,其他卖饭的地方,一如既往地排着长队。老林买了一份“土人参烧排骨”,也就是萝卜片子炖骨头,红红的萝卜里混着几块骨头,几乎没有肉。打菜的大师傅是个小青年,唇上留着一抹胡子,显得玩世不恭。他把勺子往盆里一捞,舀了满满一勺。老林心中暗喜,正在数有几根骨头呢,大师傅手一翻,勺里的菜大部分又回到了盆里。剩下的那点萝卜倒在了老林碗里。

老林乍喜又悲。他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我---操!声音很低。

你回来!那大师傅叫他。

干什么?老林站住脚。

你操谁啊?大师傅满面春风,喜滋滋地问他:你操我么?

去你妈的!

老林低声骂了句,快步走到一张桌子上。他们都是站着吃饭的,食堂里只有桌子,坐的地方没有。每个食堂都一样。这张桌子上放着几副扣着的铁碗,不用说,是常在这里吃饭的学生用的。他们把这些饭碗都挪到别的桌子上,赶紧狼吞虎咽。饭碗的主人要是回来,要找他们算帐的。因为给人家一挪地方,很可能碗就丢了。

他妈的,这里的饭还不如五食堂的!回宿舍的路上,后来加入的老范说。

你见过白乌鸦么?老姜反问道,显出很有深度的样子。

装吧你就,老范说,那个女生是老田的老乡。

哪个啊?

就是戴墨镜的那个,比老姜还能装的那个。

山西的?

是,山西大同人,叫金爱英。

老林没插话,可他记在了心里。他也明白了,惦记那女生的,绝对不只他老林一个人。


老林本来是不上晚自习的。依他看来,白天上课已经很累了,晚上还上个啥自习?老师又不考勤,不是自己和自己过不去么!前段时间他往图书馆的社科杂志阅览室跑得很多,除了浏览点杂志外,主要是觉得那个管阅览室的小姑娘比较漂亮。小巧玲珑不说,声音还那么柔和。不过,自从他偷剪杂志上的图片让小姑娘发现以后,老林不好意思再上图书馆的三楼。他觉得自己点儿太背。偷杂志上图片的学生多了去了,哪本杂志的图片是完整的?可偏偏他老林就让管理员发现了,而且还是那个漂亮的小姑娘。发现就发现吧,认倒霉罚钱。可那丫头片子够厉害的,立着两只眼睛,说话声音那么大,引着全屋子里的人向这里看。老林的面子丢了不少。

可自从知道老金晚上在公教楼自习后,老林变得勤快起来。他每天早早到公教楼去,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居高临下地了望全场,希望老金能到这个教室里来,看人家一眼,聊解单相思之苦。

老金就是金爱英。按规矩,老林他们都是互称“老×”的。只是有一次,请了外校一个老教授来搞什么讲座,主持的老师一口一个“孙老”。“孙老”谦虚地说,别叫我孙老,叫我老孙就行。老姜说,既然人家老教授这么谦虚,不肯接受“孙老”的称号,这“×老”闲着也是浪费,不如我们叫吧。他们林老范老地叫了一阵子,总觉得不是那回事儿,这“×老”虽然更显尊贵,可不如“老×”叫得顺嘴。于是他们又改了回来。

爱英既然姓金,自然也得叫她“老金”。只是没有机会当然这样称呼,所以金爱英不知道。但老林是这样叫的,老范老姜也就这样叫了。

老金既然到这里来自习,总有机会和她搭讪的。老林这样想。功夫不负有心人么!


本文内容于 2010-5-19 23:54:59 被chidu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