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州一交警精神崩溃,在大队长办公室撞墙

jianbingchen 收藏 38 9116
导读:化州一个交警查一辆超载货车,开车的穿一身警服,查下来后发现是化州法院的,也就是假警察了。假警察碰到了真警察,却牛的不行,说他跟交警大队长有什么什么关系。      随后,大队长给交警打电话,说人家证照齐全,放行吧。交警只好放行,不料这个假警察却很牛,威胁交警说,要搞死他。      交警气愤不过,找大队长评理。大队长说,人家穿着警服,你还查个鸟。交警绝望之下,在大队长办公室撞墙,撞成了脑震荡。住院几天越想越生气,留下遗书跳楼,幸好抢救及时没死。      后来,化州政法委介入调查此事。调查结论,

化州一个交警查一辆超载货车,开车的穿一身警服,查下来后发现是化州法院的,也就是假警察了。假警察碰到了真警察,却牛的不行,说他跟交警大队长有什么什么关系。


随后,大队长给交警打电话,说人家证照齐全,放行吧。交警只好放行,不料这个假警察却很牛,威胁交警说,要搞死他。


交警气愤不过,找大队长评理。大队长说,人家穿着警服,你还查个鸟。交警绝望之下,在大队长办公室撞墙,撞成了脑震荡。住院几天越想越生气,留下遗书跳楼,幸好抢救及时没死。


后来,化州政法委介入调查此事。调查结论,大队长确实不对,交警坚持原则没错。不过,这个交警要求一个处理结果,政法委没法给什么结果。公安局呢,也就是认为这个交警太一根筋,对他的反映不理不睬。


现在未取得该交警同意将他的投诉信发布于此,供各位评评理,这个交警是不是太“一根筋”。


我叫柯XX,男,现在广东化州市公安局交警机动中队工作,警号:223100,警衔:三级警督,职务:科员。参加公安工作时间:1991年8月到现在。现因为了捍卫神圣的法律和维护执法者合法的权益向你们反映情况:


我中队为了完成局党委交给我们中队的各项任务。于2010年元月七日晚大约九点左右,由中队指导员戴侦同志同,带我在国道207线避风圹附近巡逻时,发现两台涉嫌违章的车辆从化州往湛江的方向行驶。我们当时用停车牌示意两车靠边接受检查的信号。这两台车靠边后,我便去检查车号为:湘04-B2038的车辆,发现他的驾驶安全设施不全和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然后给他开出了《简易处罚程序书》,这期间大约用了五分钟。该车接受处罚后,便行驶离开现场。戴侦同志即去检查另一辆车号为粤KP5631的红色大货车,该车因涉嫌超载(该车核载4.99吨,据目测实载可达20多吨)。私自改装车型(即加高档板),机动车行驶时遗洒、飘散载运物的违法,该车驾驶员不肯出示证件给戴指导检查时,然后戴指导回到警车对我说:“司机说他和我们中队领导有关系,戴指导问我知道不?”我说:“不知道,没听说过。”然后,戴指导再去对那司机进行教育,并叫他出示证件给他检查,到这时约过了六分钟左右,我见戴指导他又去了那么久,该车还不服从检查。我怕他有什么事,便从警车上下来了,赶紧过去看个究竟。(因当时我在车上整理待理证)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只见戴指导站在那车门旁,滔滔不绝地教育司机。司机连车窗也不打开。只是把车窗的玻璃开了大约十公分左右,在那打电话,我看到这情况后,我上前向司机敬礼,然后,我请他出示证件给我们检查。这时,他打开车门,我发现他穿着警服,佩带的警衔是三级警司。看到这情景,向他了解身份。但是我从事交警工作至今也只是首次看见穿警服从事第二生产进行运输的,所以我就问他:“你是哪个单位的,怎么穿警服开这类车?”(因为我怕他是冒充穿警服的),他回答说:“法院的。”在此,我为了再教育他和确认他的身份,我又对他说:“你既然是法院的,怎么不穿司法的制服呢?”他回答我说:“谁说法院的就穿司法的制服的啊。”后他便用带着愤怒的语言对我说:“你在对我乱说什么!”此时,我再次请他出示工作证,但是,他毫不理睬我,而是在打他的电话。约过了二分钟左右,才给我出示一个《化州市人民法院工作证》。在看时,后面又来了一辆涉嫌违章的车辆过来,我即把他的工作证交给戴指导,我便去检查另外一辆车了。后因我检查的这辆车逃避检查,我又驽着警车跟到化州建设场路段处理,对该车开出《简易程序处罚书》(该车的车号为粤K09677大货车)处理完毕,再次回到吴振辉所驾驶的车号为粤KP5631的现场,这期间大约又过了十五分钟左右,我又便去问戴指导:“怎么样了?”戴指导说:“没事。”我又问戴指导:“他没有驾驶证吗?”戴指导说:“他说有,但是就是不肯出示。”这时,我又去向司机吴振辉敬礼,请他出示车证件接受检查,他才拿出个绿色的塑料袋对我们说:“证件就在这里。”我对他说:“你这样装在袋子里,我们怎么能看得到呢?请你把证件拿出来,让我们检查,好吗?”这时,他才好不愿意的情况下从袋子里拿出个行驶证给我们检查,检查行驶证后,我再请他出示驾驶证。从我们示意,他靠边检查到他给我们出示证件给我们检查的时间大约二个多小时(大约9:30左右到12点多)。我接到他给我的证件后,我们就回到警车上,我就再次打电话向王义钧中队长汇报请示(因戴指导已经向王义钧中队汇报过了),王义钧队长指示:“既然他涉嫌违法,又不肯检查,那你们先把车扣回中队处理。”我们接到队长指示后,我对司机吴振辉说:“我们中队长指示,叫你先把车开到我们中队接受处理。”司机吴振辉听后,就在不停的打电话,也不肯开车跟我们回中队,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他叫来了他大哥吴勇辉和他大嫂来到现场,他大哥不问我们情理。即刻拿出手机不知道给谁打电话,他大声的说:“是柯 XX队长讲他穿警服就要扣车。”我听到他说这话时,我大声地向他大哥解释说:“不是我要扣车,而是他不肯出示证件给我们检查,我们已经给我们中队长王义钧汇报过,他决定叫我们扣车回去处理。”后来,吴勇辉不听我解释,二分种后,戴指导上车对我说:“赵大的电话,叫教育放行。”我听后说:“既然赵大叫教育放行,那就按照他指示去办。”说完后,我们就把吴振辉的证件交给吴振辉,并对他说:“你可以走了。”这时,吴勇辉指着我说:“赵大都说了,穿着制服开车,你还查什么车,扣什么屌车?是你想搞的吧?我要搞掉你。”然后就开走了,这时,我就问戴指导:“怎样?”戴指导叫收队,我们回中队。


在路上,我即把这情况向王义钧队长汇报,王义钧队长叫我们回办公室等他,回到办公室一会,王义钧队长就回到办公室。我就向他汇报:“我今晚检查该车到底是对还是错?若错,错在哪?”王义钧队长对我说:“你绝对没有错,你的指法完全正确。”我又问王队长:“我既然没有错,那为什么作为一名交通参与者,点名道姓(柯 XX)要掉我,我希望上级领导给我个说法,好吗?”王队说:“可以,明天我去局里开会的时候,向领导反映汇报给你个说法。”然后我们就去休息了。


当我上到中队宿舍休息的时候,我心烦紊乱,睡不着,翻来复去的想:“我的工作有错吗?”可我思前想后,怎么也找不出来,我在工作中潜在的问题。再想到为了完成中队交给的任务,所以心越想越感到压力极大,而且在经费得不到保障的情况下,用我们自己的钱来加油为中队工作提高保障。同时,还在休息时,加班加点,并且带病工作(我当时得重感冒好多天了),所以越想心里越不舒服。这样,压力太大了,想不通啊,还想过做傻事。


第二天,即是元月8日早上,我九点多起床,我即打电话问王义钧队长:“你向领导汇报过没有》”王队长说:“他和戴指导亲自去到公安局,找到了赵雄大队长汇报了,并叫赵大向分管交警的局领导莫会纪书记汇报。”我在十一点到十一点四十五期间,我又委托中队内勤林艺妙同志,四次给王义钧队长打电话问:“领导是否来?”结果等到了十二点左右,王义钧队长和戴指导回到办公室,对我说:“他们没有时间。”我听后,想到自己出了这样的事,连个领导也不来了解过问下,我想:“那我只有自己去茂名向有关领导汇报。”于是,我就自己开车去了茂名,当我开到化州法院路段时,我给赵雄大队长打了个电话汇报:“既然你不理我,那我只有自己到茂名去找上级领导反映汇报,请领导给我个说法。”他听后,就对我说:“你去茂名搞什么?”他又把我训了一顿,叫我回来。我听后,即时开车回到中队的办公室去。


回到中队办公室,赵大队长已在中队办公室了,当时在场的还有王义钧队长、戴指导、内勤林艺妙。我便问赵大队:“赵大,我们昨晚的事怎么样?我有几个问题要向你请示:我的执法是否有错?若错,请问错在哪里?”他说:“你没错。”我再问:“既然我没有错,那作为一名社会交通参与者能够干预国家法律、法规的政令畅通,理由何在?”他无言,我又说:“我的职责是什么?”赵大回答:“你自己清楚。”我便接着问:“我有什么权利?”他答:“你有什么权利就什么权利。 ”我又问:“我既然有权利,怎么理解社会的老板点名道姓的说要干掉我,是谁又给了他这样的权利?”他无言了,我又说:“司机虽然穿了制服,但我是否可以查车.”他都没有回答我,我接着说:“车放行了,但司机怎么样点名道姓的要干掉我,你为什么没有理解或者又问下我的感受.”我又说:“人家是向你打电话时,时名道姓在压你手下的,就算他是打电话去向你表扬我,你身边领导也应有责任和义务求证下吧,更何况他是在冤枉我的呢?”接着他对我说:“既然司机穿制服了,你还查什么车,还扣什么“屌车”。这时,我又说:“你是大队长,究竟能负什么责任?到现在你仍然坚持他穿制服,我还查什么车,扣什么“屌车”我现在用我的青春性命奉献相抵,一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二是维护我的合法执法权益,三是维护弱势执法群体的权益。”然后我大声说:“1……2……3……”转身跨步撞墙,我倒地后,王义钧队长和戴指导员赶紧猛冲过来把我扶起来,扶起来后,赵大才从椅子上起身想来,我说:“你(赵大)来做什么?”他说:“我来给你打,你打我啰!”我听到他这话后,我更加生产,所以我又出门开车去茂名向有关领导反映。


当我上到自己的车上的时候,由于头部经过撞击和受到他的语言压力的打击。我当时晕倒在我的驾驶室的方向盘上。不知何故我的车向前撞到我中队的警车才得以停止。我的车右边前部全部损毁,连车窗仪表都碎了。中队的警车前面也损毁了。约一个小时后,我在车上朦胧听到外面车窗外的玻璃有响声。我在迷糊中醒过来。看见是局领导莫会纪副书记(主管交警)在拍打我的车窗。我就打开车窗,他即对我说:“振奋,你搞什么?你去茂名做什么?”我回答:“我不想搞什么,我得去茂名吗?我有权利去吗?”莫书记就说:“你有权利去,但你去茂名做什么呢?你要是想说,就下车来跟我说,你下不下来?”我对他说:“好,我尊重你是领导,我回中队跟你汇报。”当时,由我中队两名同志,其中有林艺妙扶我到中队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品时,我对莫书记说:“你有什么事要跟我说?”他却说:“我没有话要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说:“既然你无语可说,那我就去茂名汇报。”我说完后,由于受到刺激,我当时晕倒在办公室冰冷的地板上,莫书记看到我晕倒了,即转身离开了我中队的办公室。


我由于精神崩溃,无法爬起来,约在下午三点半左右,公安局政委朱万炎在我身边出现,并给我水喝,给我被子和擦泪水和汗。并在问候安慰我。到五点十分左右,我才在王义钧队和和柯淞文同志护我到人民医院检查。

11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呵呵,我是化州的,也是内部人来的,我没有听说有这样的事,我还以为是我以前的同事柯XX来的,睇来不是,他是不会自杀的,他会搞得想搞他的人,和不帮他的领导头都大....上面的同志下次别这样了,有事来找小哥

如果是真的,这警察的思想就是有点较真。

27楼ag6424

这个警察是孬种!你的“赵大”是忙着和老板搞副业挣钱,你是忙着帮单位谋钱!傻B!撞什么墙呀?换了我,如果不给个说法,老子就天天拧把菜刀在他家门口晃几圈,看他怕不怕!

30楼auuou

 以下是引用ag6424 在第27楼的发言:
这个警察是孬种!你的“赵大”是忙着和老板搞副业挣钱,你是忙着帮单位谋钱!傻B!撞什么墙呀?换了我,如果不给个说法,老子就天天拧把菜刀在他家门口晃几圈,看他怕不怕!

他直接通过治安警把你办掉

算了吧,你又不是“武林高手”,胳膊拧得过大腿?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棒子国特产:女白领下班后玩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