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从宋鲁郑先生的文章中,我看到了奥巴马的“被断章取义”的专访内容,我觉得气愤;从德国法兰克福的区言先生的《奥巴马总统对中国是指责还是期待?》上我看到了更为完整的专访内容,抱歉,虽然区言先生对中国人感到愤怒大不以为然,但我却感觉更加愤怒了,因为我在更加完整的专访内容里面,看到了更多的东西。那么我看到了什么呢?

我看到专访反映了西方人一贯持有的双重标准,为什么呢?因为依据奥巴马的说法,中国人绝不能再走先污染在治理的老路了,但是这个先污染再治理的老路不是你们西方国家走过的吗?你们走了这条路,有没有向全世界人民道歉,声明你们的作为,已经给地球造成了不可挽回的伤害了呢?有没有对帮你们的污染买单的发展中国家进行补偿的措施呢?没有嘛!既然如此,那么你还有什么资格要求中国的能耗指标要按你们的要求,按你们的时间表来制定呢?中国的人均能耗相比世界人均能耗并不高啊?当然中国并不希望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就应该由美国来制定减排时间表。这就像贪污了公款的公司职员要挟另外一个没贪污的职员说:“账目上少了10万元,如果你不想被开除,赶紧自己掏腰包补上就没事了。”账目亏空了可能会被老板开除,对吗?把钱补上账目就平衡了,对吗?当然没错,可你会做自己掏腰包补平亏空的事情吗?又好像脑满肠肥的老板剔着牙对打工仔说:“艰苦朴素是最大的美德”,资本家说的话对吗?当然正确,可你难道不会对这个老板的话产生愤怒之情吗?

我也看到了奥巴马希望联合澳大利亚压制中国,“我们想阐明的一点是,我们不能让中国袖手旁观。”这话是奥巴马说的吧?这其实是美国一贯施行的联合西方国家遏制中国的老调重弹,“我们所有人都必须同时在同一条道路上并行前进。”是啊是啊,这样政治正确的空话不让人恶心吗?中国是不是和美国走在同一条道路这还是一个问题呢,更何况这条道路够不够宽广足以容纳所有国家呢?西方国家已经远远走到路前面去了,怎么才能让其他国家和你们“并行”前进呢?中国人对此感到愤怒,很奇怪吗?

我更看到了奥巴马在玩弄文字游戏,给自己脸上贴金。气候大会之后美国媒体不是一直在大声指责中国“破坏”达成协议的可能吗?怎么在专访里面我几乎要以为奥巴马总统被特聘为中国的环保智库了?还好,我终于在专访里面找到了小小的两个字“如果”,就是说,奥巴马总统的那么一长串话,其前提是建立在一个“如果”之上的。其实呢,众所周知,之前的气候大会上,中美双方在环境保护、能耗减排等多项目标上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应该承担的责任划分上存在着很大的分歧,因此把中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降低能耗等等决策说成是中国决策层对奥巴马的环保理念的“认同”不过是奥巴马自说自话,给自己脸上贴金罢了。中国要改变经济发展方式,是因为中国自身需要提升我们的国家力量,绝不是对奥巴马所认为的:中国应该在环境保护方面要和美国“并行前进”,要和美国这个最发达国家承担一样的环保义务。绝不是对这样的观点有丝毫“认同”。

至于对来自“法兰克福”的和事佬,我能理解你,任何国家、任何人都不可能希望中国的能源消耗越多越好,污染排放越多越好,如果中国能把碳排放降低为零不是更好?但这样的正确的废话有意义吗?但我确实不能理解你为什么要把现在中国所处的国际环境想象的那么美好?你还真的相信美国“不寻求”遏制中国的发展吗?日本的驻军、韩国的驻军、台湾的军售是干什么用的?TMD和NMD真是用来防御本拉登之流的?美国金融风暴和人民币升值为什么会扯上关系?为什么近几年中国受到的贸易指控激增?这些问题你都仔细想过吗?最后,你在标题提出了一个问题:奥巴马总统对中国是指责还是期待?我的回答是,也许是指责,也许是期待,但这毫无意义,中国不可能就沿着美国人划定的路线前进,哪怕他是总统。

《联合早报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