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海军陆战队蛙人爬潜艇鱼雷发射管训练最危险

新华网广州5月17日电题:海军陆战队:30年从枪林弹雨中走过

李唐、唐忠平、曾庆

他们,是海上蛟龙,陆地猛虎,空降神兵!

他们,挥臂能断砖,挺胸能挡刀,举头能碎石!

5月5日,有“天下第一旅”之称的海军陆战队某旅,迎来了30周岁生日。

从74匹军马到形成信息化作战能力

5月上旬,这个旅一场立体登陆演练打破了南国海滨的宁静。

水下,“蛙人”悄然从潜艇鱼雷发射管爬出,搭乘水下运载器快速向岸滩渗透,对“敌”要害目标实施破袭。

海上,登陆舰打开舱门,两栖装甲突击车、步兵战车和冲锋舟隆隆驶出,向岸滩发起冲锋。

空中,巨大轰鸣声由远而近,运输直升机低空迂回至山岭上空,在20米空中悬停,海军陆战队员滑降而下,夺控要点……

自1980年5月5日组建以来,海军陆战队员们在挑战极限中,磨炼实战本领。

“登陆作战环境异常险恶,兵力完全暴露在敌人火力之下,没有任何退路,只能背水攻坚,杀出血路。”透过蔽天硝烟,见证了海军陆战队发展历程的旅长陈昌锋感触颇深。

每年5月至7月,是雷州半岛最炎热的季节,气温接近40摄氏度。这个旅整建制驻扎这里的野外训练场,进行为期3个月的“炼狱”式海练。

从旅长到士兵,从男兵到女兵,每天要完成全副武装5公里越野, 5公里徒手游泳和武装泅渡。

为提高两栖作战能力,陆战队员搭乘冲锋舟进入涌浪区展开无动力漂浮训练,失去动力的冲锋舟最大摇摆近40度,千万次浪激飞舟,陆战队员抗晕船能力由此练成。

战争不分季节。隆冬腊月,海水冰冷刺骨。“蛙人”低温潜水,锤炼恶劣条件下的水下作战能力。

2006年春,国产新型两栖装甲装备在全军率先列装到这个旅。

第二天,新装备训练轰轰烈烈展开了。谁知一钻进驾驶室,不少官兵就“傻眼”了:从前的拉杆和摇柄变成了鼠标、键盘,密密麻麻的按钮,红红绿绿的显示器和指示灯,让官兵们手足无措。

旅长陈昌锋,这位留学德国国防军联邦指挥学院的老陆战队员亲自披挂上阵,从最简单的操作要领练起,边实践,边摸索,总结梳理出《新型两栖突击车操作指南》。

实战环境是检验新装备的最好平台。陈昌锋把部队拉到陌生海区训练,选择复杂天气和恶劣海况下海,组织夜间拉动、浮渡装卸载、水上行进射击等,新装备列装不到半年,他们便实现成建制成系统参加大型演习;第二年,完成所有车载武器实弹射击,营连全面形成战斗力。

30年前,这个旅仅配备了74匹军马和几辆破旧的老式坦克。如今,他们先后经历4次换装,兵种由单一到合成,装备由半两栖化到立体化,已经具备较强的机械化、信息化两栖作战能力。

30年,他们从枪林弹雨中走过

“海军陆战队的兵,一眼就能看出来!”一位将军如是说。

1993年,这个旅参加陆海空联合作战演习。演习一开始,配合侧翼助攻的陆战队员,在两栖坦克装甲车的掩护下,如龙似虎,冲向滩头。

最高指挥官当即下令:“把他们从侧翼调到正面,担任主攻。”

海军陆战队的官兵最好辨认,即便是身着便装,也能被“闻”出来。

旅政委贺跃华说:“背水攻坚、勇往直前的猛虎精神,已融入每个陆战队员的血脉!”

演习中,官兵们面对的,都是实战环境:“敌人”用的是具有一定杀伤力的空爆弹、真实的TNT炸药。每前进一步,他们都要经受战场上的生死考验。

为此,这个旅每年要消耗炸药数十吨、雷管上万枚、枪弹数十万发。

30年,他们从枪林弹雨中走过。

牺牲只是军人最大的付出,胜利才是他们最大的荣誉。

由于使命任务特殊,队员要掌握野战生存、跳伞、直升机滑降、潜水、爬鱼雷管、爆破等战斗技能。部分课目难度大,危险系数高,极易发生训练伤亡。

2009年,两栖侦察队赴某机场进行新型翼伞武装跳伞训练。

由于缺乏经验,一名战士在跳伞时出现重大失误。

如果因为害怕事故而停止训练,上了战场必定付出血的代价!

7天后,他们再次登上飞机,副旅长陈卫东带头跳出机舱……最终如期完成新型翼伞的首次武装伞降任务。

“霸王花”和“蛙人”是这样练成的

在海军陆战队的编制序列里,有一支被誉为“两栖霸王花”的两栖侦察女兵队。

她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0岁,有着女孩特有的天真活泼。但在海军陆战队,男兵要完成的训练课目,女兵丝毫不能含糊。

从最简单的拳术、剑术、捕俘基本功、单兵战斗动作,到使用匕首枪、步枪、重机枪轻武器,再到攀登、爆破、侦察等基本作战技能,女陆战队员均要熟练掌握。

天刚刚亮,女陆战队员就起床整理战斗装具,她们要用武装越野的方式迎接太阳升起。步枪、子弹袋、手榴弹、防毒面具、水壶、头盔等“六大件”一样都不能少。姑娘们背着20斤重的装具、喊着响亮的口号向营区外的山路奔去。一些队员脚后跟被磨出了血泡,但依然坚持跑完了全程。

上午8时30分,水上划舟推舟训练开始。

女队员每4人一组齐心协力地挥舞着舟桨,划着橡皮舟悄悄向岸滩靠近。水上划舟是她们必须掌握的基础训练课目之一。

橡皮舟离预定登陆岸滩越来越近,她们卸下战斗装具,轻轻没入水中,隐蔽在橡皮舟的4个角落,一边游泳一边托着橡皮舟悄悄向岸滩接近。

划舟刚刚结束,姑娘们还没来得及擦去脸上的泥水和汗水,就被带到岸滩的一块沼泽地上进行扛圆木训练。她们面前堆放着数根直径40厘米、长5米、重达200斤的圆木,女队员要合力扛着沉重的圆木通过几十米长的泥潭。

11时,毒辣辣的太阳使地表温度早早地超过了35摄氏度,更艰难的训练还在后面。

接下来,女队员们要钻过污泥潭、潜越铁丝网水障。姑娘们如泥鳅般一个接一个地钻进泥潭,数秒钟后钻出来,全变成了一尊尊黑色的泥塑。

下午的训练依然异常艰苦。姑娘们还要扛着30斤重的弹药箱通过一段齐腰深的沼泽地,而后爬越15米长的淤泥地,返回时则要举着武器躺着通过。

晚上,女陆战队员回到营区,还有1小时的体能训练在等着她们。

陈昌锋介绍说,女陆战队员的训练课目是结合部队特点和作战任务,借鉴美国海豹突击队”和国际侦察兵竞赛的训练经验创造性地设置的,“霸王花”就是这样练成的。

“蛙人”,是陆战队中精英中的精英,并不是每一个海军陆战队员都能成为“蛙人”。

新兵训练结束,经考核,体能、技能等各方面成绩比较优秀的才有资格进入两栖侦察队,而后进入预备中队,经过严格的淘汰训练后,才能成为“蛙人”中队的一员。

潜水,是“蛙人”最基础的训练课目。

夜间潜水,大雨中潜水。总之,只要战争可能在什么条件下发生,他们就在什么条件下训练。

最危险的训练要数潜艇爬管训练。

“刚开始爬进去,很害怕,黑洞洞的,好像进去了就出不来似的。”“蛙人”胡焕锦说,潜艇鱼雷发射管空间狭小,人钻进去了便没有多余空间了。

“当我们安全进入鱼雷发射管后,潜艇的工作人员就会把我们身后的阀门关死,然后再打开面向海水的另一个阀门,让海水进来。”当听到“哗哗”的注水声时,队员们就像从炎热的夏季一下进入了寒冷的冬天,海底水温让他们的体表温度陡降了10摄氏度。接着耳旁传来三声沉闷的敲击声,鱼雷发射管的前盖被打开。“蛙人”们承受比海面大几倍的压力,冒着被湍急的海流卷走的危险,弹出发射管,向预定的岛屿潜去……

2009年,旅里组织“蛙人”尖子集训,14个月,“蛙人”们只休息了12天,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春节也没有放假,每天都是高强度训练。

“明天就要上战场!”这是“蛙人”训练的关键词。

“军中之军,钢中之钢,我们是祖国的热血儿郎。尖刀拔出鞘,炮弹压上膛,只等着冲锋号角吹响……”翻滚的浪花里,豪迈的《海军陆战队队歌》响彻四方。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