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炮1995年试射6枚常规导弹精确攻击海上目标

邱成龙。作为我军战略导弹作战运用专业带头人、我军常规导弹作战运用研究奠基人、第二炮兵作战运用研究领域领军人,他用生命在万里天疆绘就了遥远神秘的“中国弹道”。

二炮1995年试射6枚常规导弹精确攻击海上目标

资料图:参加2009年国庆阅兵的新型东风-21C中远程地地常规导弹方队。新华社记者徐昱摄

2009,大师陨落之年,中国黯然神伤。钱学森季羡林、任继愈……一个个星辰般闪亮的名字刻进墓碑。


还有一个人,因为特殊原因生前无闻、身后默默。然而,他的名字同样闪烁星空,永照汗青——


在中国战略导弹“绝密档案”中,签署他名字的“作战运用方案”数以千计,调动千军万马,守望国家安全;


在第二炮兵演习发射的“中军帐”里,由他拟定的“作战辅助决策报告”在信息化指挥平台上无声运转,掌控巨车长剑;


在科研一线和导弹阵地上,他言传身教的导弹精英挥戈砺剑,延续他的事业……


请记住这个名字:邱成龙。作为我军战略导弹作战运用专业带头人、我军常规导弹作战运用研究奠基人、第二炮兵作战运用研究领域领军人,他用生命在万里天疆绘就了遥远神秘的“中国弹道”。


这是大国崛起的战略经纬,是中国献给世界的和平彩虹。


叩问茫茫苍穹


探求“大国剑道”


2009年夏,京郊某地专家云集,一次军队重大科研项目评审活动正在进行。邱成龙担纲研发的第一代“某作战运用系统”全票通过验收。


这个成果,把我军导弹作战运用信息化向前推进了一大步。


此时此刻,解放军总医院一间病房里,从事导弹科研事业35年的邱成龙,最后一次在病榻上接受成功的祝贺。


他的身后,是一条不平凡的科研之路。随着我国战略导弹研制成功,这一领域的军事运筹和作战运用,便进入国家战略议事日程。


从成功“铸剑”到学会“舞剑”,可谓关山重重。


1975年,邱成龙被选调到第二炮兵某研究所,进入这一研究领域的核心。


登高四望,满目空白。邱成龙和他的战友们,从此开始书写隐姓埋名的不凡人生。


这片数字瀚海,有多少惊涛拍岸,我们只能摘取浪花几朵……


《导弹作战运用计算表》是这一领域的第一道险隘。这是一项耗尽心力的理论计算类研究课题,当时在国际上也尚属难题。


他默默上路了。一千多个日夜,他缜密推演数百万组数据,草稿装了4麻袋。3年后,他为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画上了成功的句号——把数百万组原来只有小数点后4位数的数据推算到6位,使计算精度提高了两个数量级。这项成果,被称为我国战略导弹作战运用计算领域的“新圆周率”。


时隔不久,“战略导弹作战运用研究”被列为国家重大科研工程,全国数十家科研机构、近千名科研人员展开联合攻关,邱成龙受命担任技术牵头人。他带领团队连克8道核心技术难关,取得40余项关键成果,编写出我国第一部《战略导弹作战运用手册》。


尘封的档案,记载着当时权威专家组的鉴定:“战略导弹作战运用研究是一项世界性难题,该研究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由于保密原因,上级决定这一成果不参加任何评奖。总部有关部门破例为这一成果召开了一次秘而不宣的庆功会,主席台上,欣然赴会的钱学森同志一直颔首微笑……


时不我待,使命催人。随着计算机时代曙光初现,邱成龙把目光投向计算机取代人工传统作业进行数据处理这一难题。


那是计算机还很稀缺的年代,邱成龙到处奔波,借用国家科研单位的计算机进行演算。仅仅两年多,他带领团队完成了基于计算机平台的“战略导弹作战运用系统”研发,实现了全要素快速优化运筹,作业速度提高数十倍以上,推动大国长剑军事运筹大步跨入计算机时代。


我军战略导弹部队作战运用的“第一学科”从此开创,一整套具有中国特色的导弹作战运用理论体系由此奠基。


中国,从“两弹一星”发端的国防战略征程,再次跨过一道时代分水岭。


仰观九天风云


开创“东风剑法”


大江歌罢掉头东。


进入上个世纪90年代,一场开天辟地的转型建设在中国战略导弹部队悄然发端,第二炮兵迎来了向“核常兼备”进军的黎明。


一枚枚新型常规导弹,在深山阵地昂首问天。第二炮兵导弹作战运用专家的科研平台上,难题一串——型号多了、家族大了,作战运筹从“面”向“点”跨越,意图选择、武器配备、综合集成,作战运用空前复杂。


今日长缨在手,谁来横刀立马?


邱成龙,时任某研究所副所长兼总工程师。这个研究所,科研领域横跨弹道、诸元、仿真等作战要素,战略导弹作战运用研究已进入成熟时期。常规导弹作战运用研究的时代课题,责无旁贷地落在邱成龙肩头。


他的人生拐点,再一次与国家战略抉择相逢。


这又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浩大工程,邱成龙把突破口标定在“常规导弹作战运用标准”上。当时,国外的通常做法是“在靶场试验中打出来”,依据命中弹数描述作战效果等级。这条路,投入高、消耗大,邱成龙从一开始就摒弃了这个不符合我国国情的思路,带领团队开辟了一条“从分析武器特点入手,反推运用评估标准”的新路径。


一路栉风沐雨,邱成龙率领课题组建立起一系列数学模型,推演出数以万计的技术参数,完成了与靶场试验结果殊途同归、完全吻合的科研结论。一部百余万字的研究报告,成为我军准确制定导弹作战运用评估标准的“中国度量衡”。


那些日子里,邱成龙在“时间表”的夹缝中急行军。常规导弹作战运用研究的关键,是建立作战模型体系,对首长的作战意图进行量化分析,把数十个作战要素一一编成作战模型。邱成龙带领课题组40余次下部队、进工厂、赴靶场调研求证,一堆2米多高的第一手技术资料,为我军新型导弹作战力量优化奠定了核心技术基础。


这是第二炮兵进入“核常兼备”时代后,在作战运用研究领域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时代地标。


2009年10月1日,长安街。世人瞩目的中国精确制导武器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首次接受祖国检阅。


历史永远不会忘记。中国精导武器研发,一个显著标志就是把作战运用研究先期嵌入武器研制,以作战需求牵引武器定型。


邱成龙,再次被推向风口浪尖。作为作战规划系统研制的“技术总监”,他带领团队辗转逾万公里,走遍陆海空三军数十个相关友邻单位踏勘试验场,在上百次试验中,应用作战运用领域最新研究成果,率先研发出精导武器突防模型,为武器研制提供了科学的参照系。


如果说精导武器是点穴致瘫、精确打击的一把“利剑”,那么作战规划软件就是它的信息化“剑谱”。经历多年奋战,邱成龙和他的团队把这本“剑谱”如期交到“剑客”手中。人送美誉:“东风剑法”。


有了它,密林深处的官兵剑指长空,扬眉吐气。


运筹信息战


演绎“驭剑之术”


1995年7月18日,新华社受权发布公告:7月21日至28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在东海公海上进行导弹发射训练……


长风浩荡,惊涛拍岸。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6枚某新型常规导弹以雷霆万钧之势劈开长空,向预定海域呼啸而去,精准命中既定目标。


这是一次目标务必精准、发射务必无误的实兵实弹发射任务。6声惊天巨响的背后,是运筹务必缜密、毁伤务必精确的导弹作战运用方案。给这个方案提供技术决策咨询的,就是邱成龙和他的战友们。


随着我军向建设信息化军队、打赢信息化战争战略目标全面推进,第二炮兵从“静卧深山”到“全域机动”,实兵实装实弹演习的烽火映照长剑。从上个世纪末到本世纪初,运筹帷幄的中军帐里,导弹作战运用“首席专家”的席位上,无一例外地摆放着“邱成龙”的名签。


在这个席位上,邱成龙为全军、第二炮兵组织的重大演习及战备任务,提供重大决策咨询和技术保障数百次,把庞大的作战整体意图,翻译成通俗易懂的技术数据……


“邱成龙是一位举足轻重的‘大参谋’,只要有他在,重大发射演习就有底气。”第二炮兵首长这样评价他。他们赞叹邱成龙的大脑像一部电脑,装满了军事地图和坐标经纬,统帅部意图所向,便是他剑锋所指。


上世纪末,一场大型演习拉开帷幕。由于导弹型号、打击频度、作战要素空前复杂,第二炮兵首次成立演习辅助决策中心,邱成龙担纲技术负责人。


他根据作战效果模型计算和作战仿真推演提出咨询意见,语出惊人:某突击频度可以减少某型导弹X枚!


举座皆惊!这是个前所未有的创举,成败攸关,责任重大。然而,演习的结果证明,这个方案以最小的代价夺取了胜利。


新世纪之初,全军组织大型战役联合演习。邱成龙担任第二炮兵作战运用中心负责人。在三军联合信息化作战平台上,军委、总部和第二炮兵首长盛赞邱成龙计算精准、方案务实。


身经百战,邱成龙深感传统作战辅助决策方式已不能满足信息化条件下导弹作战集团的需求。他的心中,孕育着又一幅蓝图——研制基于信息化平台的“战役演习辅助决策系统”。


这是一个极富挑战的艰巨任务,涉及到系统学、运筹学、工程学,以及光电、机械、网络等10多个学科。邱成龙带领课题组为各作战要素逐一建立作战模型,开发作战软件,嵌入决策系统。


两年后,这一系统开始在天南海北的演兵场上运用,推动我军演习辅助决策实现了自动化、网络化、智能化的跨越发展。


邱成龙,一名“驭剑大师”的卓绝风采和独特贡献,永远回荡在中国战略导弹部队的如虹剑气中!


献身使命的楷模


本报评论员


第二炮兵装备研究院原研究员邱成龙35年如一日,潜心钻研战略导弹作战运用,为我国导弹事业的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被誉为我国战略导弹作战运用领域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志存高远、勇担大任,矢志攀登、攻难克险,淡泊名利、无私奉献,用生命谱写了一曲催人奋进的时代壮歌,不愧为当代革命军人献身使命的楷模。


作为我国重要的战略军事力量,第二炮兵在维护国家主权和安全方面肩负着特殊使命,发挥着重要作用。在第二炮兵现代化建设的伟大进程中,涌现出了一大批忠诚使命、献身使命、不辱使命的时代典范。从黄炳华到杨业功,从陈礼国到邱成龙,他们虽然岗位不同、事迹各异,但他们身上闪耀着同样一种精神光芒——责任重于泰山,使命高于一切。


军队因使命而存在,军人因使命而荣光。新世纪新阶段,胡主席着眼实现党的三大历史任务,从维护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出发,提出了“三个提供、一个发挥”的历史使命,为我军履行使命进一步指明了方向,也对官兵献身使命提出了更高要求。当前,影响我国安全发展的现实挑战和潜在威胁依然存在,每一名当代军人都应该像邱成龙那样,勇于担当使命,自觉献身使命。


献身使命是一种崇高的追求。邱成龙始终把人生理想与国家利益、把个人荣辱与民族尊严、把自身价值与军队需要紧紧联系在一起,为我国导弹事业的发展倾注了毕生心血。他的先进事迹生动彰显了共产党人的世界观、人生观,集中体现了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


献身使命要有实干的作风。邱成龙之所以能在本职岗位上创造非凡业绩,离不开经年累月的坚守和日复一日的钻研。他的成功之路启示我们,无论在什么岗位上,只有脚踏实地、埋头苦干,才能有所作为,创造辉煌。


献身使命要有奉献的精神。淡泊名利、甘于寂寞、无悔付出,是邱成龙最难能可贵的精神品质。他生命不息,奉献不止,用自己一生的付出,推动我军战略导弹事业跨越式发展,为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树立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