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军魂 正文 第二章 生死搏杀

balang8888 收藏 18 8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size][/URL] 天刚蒙蒙亮,肖毅赶紧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把自己白晰细嫩的脸涂得黑不垃圾,走到一个小乞丐面前,把正在做着美梦的小乞丐吵醒。 “小兄弟,快醒醒呀!”肖毅用手轻轻地拍打小乞丐的身体,小乞丐被吵醒一脸不悦地嚷道:“干什么呀!”肖毅轻声说道:“我把这套西装跟你换外套和斗笠,再付你两块大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


天刚蒙蒙亮,肖毅赶紧从地上抓起一把泥土把自己白晰细嫩的脸涂得黑不垃圾,走到一个小乞丐面前,把正在做着美梦的小乞丐吵醒。

“小兄弟,快醒醒呀!”肖毅用手轻轻地拍打小乞丐的身体,小乞丐被吵醒一脸不悦地嚷道:“干什么呀!”肖毅轻声说道:“我把这套西装跟你换外套和斗笠,再付你两块大洋怎么样?”小乞丐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心里嘀咕着这天底下还能有这等好事,不会是做梦吧,他捶了捶自己的胸口,一阵疼痛捅上心头:不是做梦!

“你说你的西装换我的破外套还有斗笠,你还付我2块大洋,不会骗我吧?!”小乞丐半信半疑地问道。“当然不会,这是两块大洋,你收下,把外套脱下来给我,快点!”肖毅说着交给小乞丐两块大洋。小乞丐按奈不住那激动的表情,他急忙把脱下来的外套递给肖毅,哭着说:“娘,儿子有钱了,儿子有钱给您看病了,您不用死了!”小乞丐猛然跪倒在肖毅面前磕了三个响头:“谢谢恩公!谢谢恩公!谢谢恩公!”小乞丐说着便扬尘而去。

肖毅穿上小乞丐的外套,头戴斗笠,简直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不仔细看很难认出他便是价值1000块大洋的通辑犯。他急忙往城门口走去,等待一开城门便立马出城,至于去哪里他心里暂时还没底,只是希望能找到共产党部队。

走了一个多小时,肖毅好不容易来到城门口,这时已站满很多等待出门的老百姓。不到十分钟,城门便“吱呀——”一声打开了,只见城门的两边分别站了十来个守门士兵,他们非常仔细地盘查着每一个过客。肖毅走上前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只见城门口也贴满自己和大伯肖辰风的通辑令。肖毅急忙把斗笠往下压,生怕被人发现,他摸了摸怀里的勃朗宁手机,心里嘀咕着携带枪出城必定会被士兵发现,自己身份一旦穿帮,那后果就不堪设想。

肖毅急忙往回走,他打算把手枪藏在树林里,于是他匆匆朝附近那片树林走去,岂料他刚来到这片树林便听见远处传来“砰砰砰——”、“哒哒哒——”的枪声,枪声越发激烈,明显是两伙人在展开生死博杀。很快枪声随即越来越近,肖毅急忙躲在一颗树下把自己隐蔽起来,很快枪声会来到自己身边,肖毅屏住呼吸,突然捷克式轻机枪“哒哒哒——”地打中肖毅对面的松树,片刻间松树木屑横飞。

也许出于好奇,肖毅悄悄地掀开隐蔽在自己身上的树枝,不由得大吃一惊,就在自己对面的松树下,正躲着两个中年人,而且其中一人还身负重伤。这时,双方都停止了射击,或许是因为没有子弹。

突然身负重伤的中年人压低声音对着另一个人说:“许诺,快,你赶紧逃出去,别管我……你要有命逃出去……请设法找到……找到我侄儿……我侄儿肖毅,告诉他……告诉他白玉骐……白玉骐是内奸,那个……那个肖辰雷是……是假的……是特务,我弟弟肖辰雷已经……已经被他们……被他们害死!”肖辰风说着把头一歪,昏死过去。“政委,政委!政委您快醒醒!”许诺不停地呼叫。

肖毅这才反应过来,“是大伯,是大伯!”肖毅顾不了许多,他急忙搬开隐蔽物,飞速地走到肖辰风身边!许诺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铁青,但很快他便知道肖毅并不是坏人。

“大伯,我是毅儿,大伯,我是毅儿,您醒醒,您快醒醒呀,您别死,您别死呀!”肖毅边喊边哭着,奄奄一息的肖辰风缓缓睁开眼,他见到肖毅悲喜交集,他想设法告诉肖毅事情的真相,但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肖毅看懂了肖辰风的心思,急忙说:“大伯,您好好歇着,不用说了,刚才您跟许同志的对话毅儿都听见了。”肖辰风听肖毅这么一说也就放心了,他微微一笑又昏死过去。

肖毅拎起枪对着许诺说:“好好照顾我大伯,我去把狗特务引开。”不管许诺的阻拦,肖毅转眼间便拿着枪穿梭在树林中。

“狗特务,爷爷在这儿,快来呀!”肖毅一边说一边朝着相反的方向把特务引开,筋疲力尽的特务听肖毅这么一喊会纷纷追赶过去。他静如处子,动如脱兔,神出鬼没,冷不防又向特务开上一枪,而且百步穿杨,让特务们胆战心惊,毛骨悚然。

这样追赶了半个多小时,突然陈保之大声说道:“弟兄们,我们上当了,他们这是调虎离山之计,肖辰风身负重伤,他不是肖辰风,杀了他分文不值,只有杀了肖辰风咱才能得到100根金条。”

“好,队长,您带着弟兄们去追杀肖辰风,这小子交给我们几个对付就足够。”陈保之手下一个叫唐子坤的特务大声说道。

肖毅听他们这么一说,心里十分着急,此刻大伯肖辰风危在旦夕,若被特务追赶上那必死无疑。肖毅心里嘀咕着:是时候暴露自己身份了,昨天看着爷爷在自己眼皮底下惨死,今天决不能又让大伯被这帮畜牲残杀。肖毅突然大声说道:“你们就别做梦了,肖辰风已经被你们击毙,为了不让你们残忍的取他的首及,他的同伴早已把他的遗体火化掉了。”

唐子坤急声说道:“队长,你别听他瞎说!”特务们为了赚钱死了几十个弟兄,现在听肖毅这么一说,等于这些死去的弟兄就白死,他们死活也不愿相信,决定要去追杀肖辰风。肖毅哈哈一笑:你们不信就去试一试,我敢保证你们定会徒劳无功,现在我有个让你们赚钱的方法,你们只要取下我的脑袋交给肖辰雷,照样可以赏你们100根金条,实话告诉你们,我便是你们处心积累要追杀的肖毅!

“什么,队长,这小子就是肖毅,哈哈哈,老天有眼,没白让我们在生死边缘上转一圈!哈哈哈,我们就要发达了!”唐子坤得意忘形地笑了起来。

“对对对,给我杀,给我狠狠地杀。只要把他杀死,我们就有吃不完的山珍海味,穿不完的绫罗绸缎,玩不完的美女佳人!哈哈哈……”陈保之更是高兴得飞起,要真能取下肖毅的首及,自己至少能得90根金条,剩下10根金条打赏给手下的弟兄都很了不起了。

就这样一时间二十几名特务呈散兵队形转堵过来,边跑边不停地开枪,肖毅的处境极其危险。多亏他身体非常灵活,呈S形奔跑,躲过了几颗贴身而过的子弹,腿被子弹溅起的土块打得生疼。肖毅一个劲地奔跑着,没有转身回击,因为他十分清楚,即使回击,也不一定能击中特务,而且所剩子弹寥寥无几,必须等到最关键的时刻才能用。

肖毅懂轻功,跑起来特别快,他一口气跑了十来分钟,慢慢地把特务甩在后面,由于跑得快,体力有些透支,急忙爬上一棵树隐蔽起来,休息一下,心想这时大伯肖辰风和许诺应该已经安全逃离,顿觉有些许欣慰。

很快,不远处传来特务的骂喊声:操他妈的,跑得比兔子还快,看来,眼下这100根金条又要泡汤了。

特务边走边四处张望,不停地寻找肖毅的下落。突然阿保之喘着粗气坐了下来,刚好坐在肖毅隐蔽的那棵松树下。“弟兄们,我……我实在走不动了,歇会儿再走吧!”陈保之气喘吁吁地说道。特务们都急希望尽快追赶肖毅,可既然队长都已下令,也不好拒绝,再说大家也确实是太劳累了,要不是为了那100根金条,就是老虎追来恐怕也没跑得那么快。

肖毅原本盘算着等特务走远自己便找机会出城,岂料这个陈胖子偏偏在此处歇脚,肖毅急死了,真希望他们快点走开,就在此时,更糟糕的事发生了,肖毅熬了一个宵通不慎感冒了,他实在忍不住打起喷嚏。虽然他努力使得声音控制到最小,可还是被特务发现了,很快四面八方的子弹都描准了肖毅,肖毅心想着横竖都是死,不如赌上一把,兴许还能有条活路,于是他飞速跃过另一棵松树,就在他跃过的那一刹那被陈保之击中左胸,一股鲜血喷拥而出,肖毅顿觉天旋地转,他始终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自己壮志未酬,就这么死去实在不值,他不甘心,他的眼泪不停地往下掉,终于支持不住了,他从高大的树杆上慢慢地摔落下来,然后便失去的知觉,只见地上一滩鲜血。

陈保之急忙从怀里掏出一柄锋利的匕首,快速走到肖毅面前,他狰狞地笑了起来,这一刀下去,就意味着他从此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他拿起冰冷的匕首往肖毅头上一砍,就在此时,匕首“铛”的一声跌落在地,一个黑衣蒙面人从天而降,劫走了肖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