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骨军魂 正文 第一章 豪门惨案

balang8888 收藏 25 7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size][/URL] 在广州富豪钢铁大王肖敬霆家,十几个人坐在饭桌上准备共进晚餐,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肖毅身穿一套进口白色西装,一双高档的白色反光皮鞋,头发也梳得乌黑发亮,样子长得极为帅气,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富家子弟,他突然走到爷爷肖敬霆身边热血澎湃地说:“周大哥和陈大姐真的好伟大,要做就要做像他们这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4.html


广州富豪钢铁大王肖敬霆家,十几个人坐在饭桌上准备共进晚餐,刚从美国留学回来的肖毅身穿一套进口白色西装,一双高档的白色反光皮鞋,头发也梳得乌黑发亮,样子长得极为帅气,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富家子弟,他突然走到爷爷肖敬霆身边热血澎湃地说:“周大哥和陈大姐真的好伟大,要做就要做像他们这样响铛铛的铁骨英雄!”

“放肆!这是你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该管的事吗?”年过花甲的肖敬霆穿着一套十分阔气的黑色西装,板板正正地系着一条金黄色的的漂亮领带,脚蹬一双发亮的黑皮鞋,一双又大又圆的眼睛狠狠地盯着这个自己最疼爱却又最叛逆的孙子。

肖毅的父母死得早,是肖敬霆一手把他带大的,他不但长得英俊脱俗、而且还聪明能干,最惹肖敬霆喜爱。虽然还有两个儿子,但肖敬霆心里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这次让肖毅回国就是希望他继承自己董事长之位,趁自己还健在,可以振得住众多股东,万一哪一天自己归西了,这么大的集团公司交给一个刚满十六岁的孩子掌管恐怕没有人会服。

刚才听肖毅这么一说,肖敬霆的心凉了半截,在这个风雨飘摇、动荡不安的岁月,像肖毅这样的性格随时都可能面临来顶之灾,他要真有个三长两短,可怎么向他死去的父母的交待呀!肖敬霆心里嘀咕着这孩子八成是跑出去看了陈铁军和周文雍的“刑场婚礼。”平心而论,肖敬霆也是挺佩服他们这些铮铮铁骨的革命英雄,可自己家大业大,如果公然支持共产党,国民党反动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更何况这么大的家业是祖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如果现在毁在自己手里,将来死去了有何颜面去见那些列祖列宗。

关于这一点,肖敬霆也斟酌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天真的以为自己保持中立,国共两党都不会拿他怎么样,毕竟自己是缴税纳税的合法经营者。可他做梦也想不到面临他的将是一场无比恐惧的厄运!

正在大家准备拿起筷子吃晚餐时,一阵“砰砰—砰砰—”的急促敲门呐喊声让肖敬霆猛然惊醒,“弟兄们,快抄家伙!”肖敬霆一声令下,急忙从怀里掏出两支勃朗宁手枪,把其中一支交给肖毅,急声说道:“毅儿,快,拿着这支枪快从后门逃出去,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千万别回头!”可肖毅死活不肯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哪肯丢下亲人不管,肖敬霆突然拿枪指着自己的脑袋威胁肖毅:“走,快走,否则爷爷就死在你面前!”肖毅无奈之下含着泪从后门逃出。

一群禽兽不如的狗特务很快便将肖家大院围得水泄不通,他们杀死了把守在门口的弟兄直接冲了进来,“弟兄们,快给我搜,仔细得搜!”一声令下,领头的胖子陈保之对着肖敬霆大声吼道:“肖老大,快把你儿子肖辰风交出来,他是共产党要犯,上锋有令,不把他交出来,你们肖家一个也不能留!”

肖敬霆冷冷说道:“笑话,辰风怎么可能是共产党要犯,他一向安份守己做生意,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只听得“叭”的一声,一颗子弹呼啸地从肖敬霆头顶上飞过,落在身后的房间,房门顿时穿了个窟窿,陈保之狰狞地吼道:“老不死的,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赶紧把你儿子交出来,否则,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说完只见陈保之环顾四周,似乎在找什么,突然大声吼道:“你孙子肖毅呢,怎么不见人影?”

“他出国留学去了,几年都没回来!”肖敬霆冷冷地说。他心里非常纳闷,肖毅才刚回来,他们怎么这么快就知道,难道是有人告密,肖敬霆不由得心惊肉战。自己死不足惜,本来就是土埋半截的人了,可肖毅还是个孩子,若真落在这帮禽兽手里那该如何是好,也不知他安全逃出去了没有。

就在此时,一颗子弹猛然“嗖”地穿入了肖敬霆的的手掌,手枪“铛”的一声震落在地,鲜血不停地涌了出来。肖敬霆强忍疼痛,急忙猫着腰去捡掉落在地的手枪,又听得“砰砰——”几声,肖敬霆的另一个手掌被飞驰而来的子弹穿了几个窟窿,鲜血不停地涌出,肖敬霆面如死灰,疼痛难当,摇摇欲坠。

“老不死的,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刚才肖毅正在这里准备吃饭!”陈保之厉声说着把手一扬,“弟兄们,快,肖毅八成是往后门逃出,快追,赶快追,见到他格杀勿论。”

肖敬霆一听到要对肖毅下毒手,顿觉步难移心惊肉战,眼昏花天翻地转,心里嘀咕着肯定是出了内奸,否则不会对情况了如指掌。

突然又听得“砰——”的一声枪响,一颗子弹“嗖”的穿入了肖敬霆的心脏,鲜血通过一个并不大的窟窿不停地喷涌出来,肖敬霆临死垂危的那一刹那两眼睁得老大,嘴角慢慢惨出血丝,他心有不甘,临死了还不知道内奸究竟是谁。然而最让他放心不下的正是自己的宝贝孙子肖毅!

“弟兄们,把老头子抬出去好好安葬!”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肖敬霆的三儿子肖辰雷。

肖辰雷今年刚满三十五岁,穿着一套黑皮大衣,带着一副黑色墨镜,突然,他把墨镜一摘,只见他目光阴森得极为可怕,片刻间他走到肖敬霆面前冷冷说道:“老头子,你也休怪我心狠手辣,正所谓为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一切也是你自找的,老大肖辰风是个共产党,老二肖辰雨又早年病逝,这个董事长之位怎么轮也该轮到我肖辰雷的头上,谁让你自作聪明让肖毅那小子回来抢我的位置!理应说我们是亲父子不该杀你,可你实在太令我失望了!”

肖辰雷说完冷笑一声,命令两个弟兄过来,“抬走,快把他抬走,免得看了晦气!”说着肖辰雷从房间提出一个箱子交给陈保之,大声说:“陈队长,这里是100根金条,您数一数,等你们提着肖辰风和肖毅的人头来见我时,我再把那200根金条交给你!”

陈保之双手抱拳,得意地笑了起来,大声说:“谢肖老大!放心,只要我陈保之出马,不出一个月,定能将肖辰风和肖毅的人头取下来!”

柴房的屋顶上,肖毅正痛不欲生的扒在那里,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滚滚而下。这一幕幕犹如晴天劈雳,令他难于置信。刚才还活生生的爷爷转眼间与自己天各一方,对自己疼爱有加情如父子的三叔竟然狼子野心,勾结国民党特务残害爷爷!这一切仿佛就像一场未醒的恶梦!失去爷爷让肖毅心如刀绞,真凶的出现无疑在他伤口上洒了一把盐。

肖毅快要崩溃了,有多少次他很想大声痛哭,可是他却不敢!因为肖家大院仍然被特务围得个水泄不通,他只要稍有点动静,都极有可能被特务发现,他现在不想死,他要为爷爷报仇;要为陈铁军和周文雍报仇,为像他们这样为革命事业牺牲的好同志报仇,他希望自己将来有机会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去完成那些烈士尚未完成的使命,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原来,肖毅并没有逃出去,当他拿着枪正要离去时,发现特务已经把整个大院包围起来,要不是自己有点轻功,飞上了柴房的屋顶,也早已落入敌人的虎口。由于柴房比较矮,肖毅扒在屋顶上对大厅里发生的事情一目了然,看着爷爷惨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爱莫能助,肖毅的痛苦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有几次他差点跳下去与敌人展开生死搏斗,但最终都还是忍住了,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因为他非常清楚,纵使自己跳下去与他们搏杀,也跟本无法救出爷爷,还得搭上自己的小命,这也正是爷爷最不愿看到的,否则爷爷不会宁可自己死,也要让他安全的逃出去,诚然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之事反而会让爷爷死不瞑目!

肖毅心里盘算着等到下半夜特务疲惫打嗑欠的时候再找机会逃出去。就在此时,听到肖辰雷大声嚷道:“弟兄们,把眼睛放亮点,肖毅那小子很有可能就藏在这附近没有逃出去,只要见着他,格杀勿论!”

“是!”一群特务大声吼道。

此时已经到了凌晨两点钟了,肖毅饿得肚子里的蛔虫咕咕乱叫,可眼见特务们个个精神倍爽,毫无睡意,这也难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自己的人头竟然能值上100根金条,不要说一夜半夜,就是让他们几天几夜不合眼,甚至上刀山下火海他们恐怕也心甘情愿。而对肖毅来说最担心的则是如果天亮之前仍未逃离,天亮之后想要逃出去恐怕比登天还难!就在肖毅一筹莫展之时,突然一个黑影闪电般地飞跃到自己身旁,让他大吃一惊。

借着月亮的微光,肖毅清楚的看出此人正是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白玉骐,肖毅面如死灰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白玉骐是他们家的仆人,但肖毅从来没把他当下人看,两人的关系情同好友又亲如兄弟。

白玉骐从手里拿了两个馒头交给肖毅,压低声音说道:“少爷,快吃!呆会儿我假装看见你,把他们引到正门左边的小路上,你趁机赶紧从后门逃出去,否则天亮了,恐怕就没有机会了!”

“玉骐,这样被他们发现会把你害死的!”肖毅轻声说道。

“顾不了许多了,肖家对我恩重如山,为了少爷您,玉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时间紧迫,闲话就不多说了,准备行动。”白玉骐说完一跃而下,随即传来他的惊叫声:“弟兄们,快,肖毅往左边的小路逃走了,快追呀——”守在后门的特务听到白玉骐一喊,果然纷纷朝那条小路追赶过去,肖毅趁机从后门逃了出。

追了几里路,丝毫不见肖毅的踪影,白玉骐嘴里骂骂咧咧的,“他妈的活见鬼了,刚才我明明看见肖毅往这里逃走的,怎么转眼连个鬼影都见不着!”

“奶奶的白玉骐,你小子恐怕想钱想疯了吧,害得咱弟兄们个个上气不接下气……”高大个董宁一脸不悦地骂了起来。

“对不起,董兄,让弟兄们白跑一趟实在抱歉,这里有十块大洋你拿着,呆会儿换班了让弟兄们到酒馆炒上两盘小菜喝上两口酒解解气!”白玉骐说着从怀里掏出十块大洋交给董宁,董宁气怒气冲天的脸顿时露出笑容,一边客气地说:“不用!不用!”一边急忙用手接过那十块大洋笑着说:“既然白老弟那么有心我也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好,我替弟兄们谢谢你了!”

肖毅从肖家大院算是顺利地逃了出去,可让他吃惊的是满大街都贴满了他和大伯肖辰风的通辑令,上面清楚地写道:取一个人头赏大洋1000块,取两个人头赏大洋2000块。这让肖毅的处镜极其危险,马上就要天亮了,等天一亮,自己就如同森林里的野兔,随时都有可能成为敌人的猎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