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晋 正文 第一卷 第二章 我是孙皇帝

cqx7711 收藏 14 8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size][/URL] “安老师!”李烈大叫道,跳了起来,把旁边的人吓得直往后退。 “安老师,你在哪里?!”李烈挣扎着爬起来,却发觉身下是又软又暧的被子,底色是明黄,上面绣了许多华贵的花纹,还有一条有点狰狞的。。。。。。。五爪金龙,那金龙活灵活现,还金灿灿的,似乎不是用普通的线缝制的。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91.html


“安老师!”李烈大叫道,跳了起来,把旁边的人吓得直往后退。


“安老师,你在哪里?!”李烈挣扎着爬起来,却发觉身下是又软又暧的被子,底色是明黄,上面绣了许多华贵的花纹,还有一条有点狰狞的。。。。。。。五爪金龙,那金龙活灵活现,还金灿灿的,似乎不是用普通的线缝制的。


“好了好了,皇上终于醒了!”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虽然强自抑制,但李烈仍然听出了颤抖的味道,他抬起头,声音出自一个老头,这老头慈眉善目,面圆须长,穿一身绣着像鸟一样的飞禽的紫色圆领窄袖袍衫,带一顶幞头,幞头上嵌一块美玉,莹莹生光,绝非凡品,按照他一个历史老师的眼光,这像是一个唐代的高级文官打扮。


“你。。。。。你是谁?!我。。。。。我这是在哪里?!安老师呢?”


“殿下看来摔得不轻!”一个粗豪的声音道,李烈转动眼珠,这人身高体状,面貌威武,一部蓬蓬的胡须像刺猬一样竖起,根根如针,顶盔贯甲,右手提着一柄长刀,寒气逼人,李烈不禁打了个冷战,那武将见他神色害怕,皱一皱眉头,颇有些不以为然的样子。


那老文官眼光犀利,如何看不到这一幕?当下他咳嗽一声,说道:“真是天幸,陛下醒过来了,一切都好办!景将军,还请你马上去告诉外面的将军大臣们,殿下安然无恙,大势已定!”


那景将军凶恶的目光在李烈身上转一转,哼了一声,道:“好,末将这就去。还望冯相和陛下好好说道说道,别让我们这些拥立元从的老兄弟们失望。”


老文官哈哈一笑:“这事包在老夫身上,景将军是拥立首功,将来富贵不可限量啊!”


那景将军神色一喜,拱拱手道:“冯相实在太过抬举末将了,这还不是您这位两朝元老足智多谋,当机立断?小将虽是个粗人,可也绝不敢贪天功为已有啊?哈哈,哈哈!”


老文官听到“两朝元老”四字时,脸上微微一抽,眼中掠过一丝精光,但却很快隐去,朝门外望一望,低声道:“景将军,要快!万一那边有所异动,我们就。。。。。。。”右手作个斩切手势,那景将军脸色一凛,道:“冯相放心,末将理会得,这拥立之事,我们可冒了天大的风险,这一不小心。。。。。。”转头望一望仍然缩在床上的李烈,眼中掠过一丝奇光,像是羡慕,又像是贪婪,继道:“但愿陛下不忘拥立之功。”


李烈看着景将军一座山似地背影跨出门去,心里松了一口气,他虽然心里慌张,却没有失去神智,一文一武两个官员诡异的对话一句不漏都听到了,看样子,这似乎是唐代的一次军事政变,让自已赶上了,男主角就是自已,他们口中的“陛下”,至于自已为什么会在2010年突然空降到唐代,只能用一个词解释---穿越,好在他在网上也看了不少穿越的Y文,知道主人公会经常莫名其妙地穿越到某一个朝代,做出了一番惊天地动鬼神改变历史轨迹的大事业,最最紧要的,是身边总有最少七八个一般十几个通常数量等于N的美女围绕,唐代啊,是中国历史上强盛辉煌,万国来朝的时代,也是最开放的朝代,贵族女子上身穿襦下身穿裙。上身穿着的襦短而且小,下身穿着的裙肥并且长。裙上束至胸部,将颈部和胸部的肌肤外露,是历史上赫赫有名,令各朝狼狼们无比神往的坦胸露乳装啊,环顾四周,咦,怎么没有女人?这可哪有一丁点像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陛下”啊?!


李烈估计自已很有可能是李隆基,正处在文臣武将们刚刚把历史上虽名太平公主但却实在不太平的那个女人赐死,又杀绝了余党,赶来请救世主李隆基上位,中间可能出了点岔子自已晕菜了,还好醒过来后大势已定,现在向自已请功来了,那好,没问题,功高莫过救主,事大莫过勤王,弟兄们这么卖命也不过就是为了车子房子票子妻子孩子而已,寡人富有天下,还缺这么点赏钱?来人啊,全部官升三级,每人再赐美女十人,满意了吧?那就马上给朕,寡人,本皇,本陛下把我的女人,那个叫杨玉环的,赶紧给我叫来!李烈颠三倒四,想到爽处,不禁“骨都“咽下了一大口口水。


老文官见陛下突然有了些精神,不过脸色不太对头,突白突红,又转黄了,双目色迷迷地,口里低低地发出淫荡的笑声,不禁有点担心,上前一步,躬身道:“陛下!”


“啊?什么?!丞相啊,杨玉环呢?!”


“杨玉环?!”这没头没脑,鬼气森森的话吓得老文官差点没摔个屁股墩儿,心想:“糟了糟了,人虽然醒过来了,但脑子可摔坏了,拥立了一个傻子,这可如何是好?“


饶是他人老成精,号称政坛”不倒翁“,面对这个傻子一时也没了主意,心里是翻江倒海:”完了,完了,这兴许就是报应,先帝让我拥立幼子,可那幼子今年才几岁?这不是拿我大晋的前途开玩笑吗?老夫忠义自许,一时心急立长不立幼,谁成想这二十八岁的侄子听到消息太过兴奋,竟然一头摔倒在石阶上,撞坏了脑袋,这下老夫和景将军可都被这傻子给害死了,怎么办?怎么办?早知如此就依先帝所言了,唉,悔之晚矣,悔之晚矣,李皇后那边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


李烈一言既出,心里大感后悔,唉,又是前世的坏毛病,什么话都在自家肠胃里弯弯绕绕,根本就说不出来,待一说出来,却又是另一番味道,不行了,要改改了,李隆基可是一代明君呢,开元盛世可不是白给的,要不是后来的安史之乱。。。。。。嘿嘿,自已这个现代人既然早就知道有安史之乱,就可以防患于未然,不交军权给安禄山,有封常清,高仙芝,哥舒翰,郭子仪,李光弼这些不世名将,只要不让杨国忠那杂碎做丞相,不让安禄山那大猩猩撬墙角,朕这江山,还不是坐得稳稳的,然后花差花差,快活无比啊!


想到这里,李烈定一定心神,理一理头绪,咱是皇帝,咱怕谁?前世窝囊了一辈子,这一世要意气风发地做人,也不枉上天给了自已这么个机会。“甜蜜滴生活甜蜜滴生活无限好罗喂,甜蜜滴事业甜蜜滴事业。。。。。。。。”李烈高兴得都快唱出来了。


咳嗽一声,故作模样地说道:“冯相。”这可是那位景将军对他的称乎啊,咦,奇怪了,唐玄宗用过姚崇,宋景,张九龄,张说,李林甫,杨国忠等人作宰相,可没听说有一个是姓冯的啊?


老文官正在沉思,没听到李烈的声音,李烈只好提高了声音:“冯相!”


老文官一激灵,抬头一看,陛下坐了起来,双目之中,竟似有神光闪动,这。。。。。这可哪里像一个傻子?


存了万一之想,老文官趋身上前:“微臣在,陛下身子可好些了吗?可要让内待再进些参汤?”


李烈摆摆手:“不用,我。。。。。。朕觉得好多了,外头。。。。。。已经平定了吗?”


老文官见他好像全都想起来了,不由又惊又喜,连忙道:“陛下万安,朝廷上下,内有微臣,外有景将军,李皇后及幼主全部关在宫,一切尽在掌握。“


李烈嗯一声,下一句马脚毕露:“这个。。。。。寿王妃杨玉环现在可好?“


老文官一愣,敢情你还是个傻子啊,这都哪儿跟哪儿啊?八杆子打不着的事,他只得苦笑道:“陛下太过辛劳,想是有些事记不起来了,这寿王,杨玉环可是前朝的事情了!”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不啻在李烈心头打了一个惊雷,自已竟然不是化身李隆基?杨玉环已经是前朝的事了?他哆哆嗦嗦地问:“前朝?杨玉环死了多久了?”


老文官一张脸拉成了苦瓜:我的爷!这手上的事够多的了,件件都要命,您还掂着那骨头早就化成灰的美女啊?这也太太太那个了吧?却不敢怠慢,道:“回陛下话,杨玉环已经死了一百八十多年了。”


您老不是不相信还想看看坟墓吧?行啊,地盘不在咱们手里,打去啊!


李烈脑子里“嗡”地一声,差点晕了过去,TMD!居然不是唐朝,不是李隆基,老子色迷心窍,硬把马凉当冯京了!长长地吸一口气,淡定,淡定,还好老子大小还是个皇帝,比作个农民好太多了,虽说开天辟地我武维扬是不成了,夜郎自大喝喝小酒过过小日子拉拉小手泡泡小妞总没问题吧?人哪,不能太有雄心壮志了不是?


李烈咬咬指头,问道:“那你是谁啊?”


老文官眼前一阵黑天乌地,金星乱冒,还好经过的事太多了,心态好,撑得住,他咬牙;“回陛下话,老臣冯道!“


“冯道?!“就像两记千斤重锤敲在李烈心头,冯道是谁?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无耻小人,二五佬,墙头草,说得好听是五朝元老,说得难听是五姓家奴,主君死后尸骨未寒他就马上去舔后一个主人的屁股,还TMD一连舔了四次,司马光说他是“奸臣之尤”,欧阳修说他是“无廉耻者”,湟湟史册,没他一句好话,真是路边的狗屎都比他香一些。


既然知道他叫冯道,李烈这历史老师也不是白给的,马上就知道自已身处中国最黑暗

最混乱的历史时代-----五代十国,当然他更关心的是自已究竟是谁,要知道这老夫子不但自已无耻,伺候的主子更是一个比一个无耻,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上帝真主耶稣基督安拉阿门哈里路亚千万保佑自已不是最最无耻的那个人。


“我是谁?!”李烈曾无数次地抵毁诽谤嘲笑龙哥的演技太烂了,但此时此刻此地,他终于深深地了解了龙哥当时的心情,要不是当心外头实在太危险,他也真想跑出去爬到最高的地方狂吼一声:“我是谁?!”龙哥,偶对不住你啊!


冯道深深地看了李烈一眼,目光中饱深深的疑惑,深深的困扰,深深的期望,还有浅浅的。。。。。。鄙视,慢慢地开了口:“陛下,您是我大晋的皇帝,姓石,名重贵,号少帝!“


啊!闪电啊,打死我吧,天雷啊,轰死我吧,上帝啊,你不如让我死了算了,历史上最无耻的汉奸就是晋高祖石敬塘,因为他不但向契丹全无人格地自称“儿皇帝”,还

献出了燕云十六州,是日后让汉族遭遇靖康之奇耻大辱的元凶祸首,而他的侄子,我,石重贵,就是比无耻的汉奸还要低一等的汉奸,孙皇帝,最下贱的汉奸!


PS:这是不是史上最悲惨的穿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