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赌博 我输掉了妻子

导读:我是农民的儿子,知道生活的不易、成长的艰辛,按理说,赌博这样的恶习原本与我无缘,然而我却偏偏掉进了它的陷阱……


对于别人来说,赌博输掉的是钱,而对于我来说,输掉的却是妻子。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真心想做个清白的好人,如果能让这个愿望有个期限的话,我会说,一辈子。


遇见她,我发誓当个好丈夫


我是个军人,复员后原本有份固定的工作,可我觉得那份工作缺少激情,因为我骨子里是个不甘平庸的人,我希望我的生活充满挑战与机遇。2006年,我在郑州南三环的一家公司里谋了份差事,工作还算满意,其间一个朋友见我老大年纪还没成家,就挺热心地帮我介绍了个女孩,女孩名叫慧慧,比我小5岁,也是濮阳人。在朋友的安排下,我和慧慧见了几次面,之后又多次电话联系,彼此印象都不错。


慧慧是个苦命人,从小就没了父母,现在的爹妈收养了她。慧慧小小年纪就不再上学,十几岁时给人当保姆,洗一大家子人的衣服,连内裤都洗。后来又去信阳的一家药厂做工,什么苦头都吃过。知道慧慧的这些经历后,我觉得特别心疼,这么弱小的一个姑娘怎么遭了那么多罪,那时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会再让慧慧受一丁点儿委屈。


我让慧慧辞了工作来郑州找我,原本打算给她找份清闲的事情做,可是慧慧来了以后,我又舍不得她出去奔波,就让她在家里歇着。慧慧是个贤惠能干的姑娘,我每天下班回来都能吃上可口的饭菜,每天上班出门时都能换上干净的衣服,我们同居的那几个月,慧慧和我好得像一个人。


虽说我是个爱闯能干的人,但是特别听老人的话,家里的老父老母想让我回濮阳上班,复员时的那份工作还在等着我。我不想让爹妈失望,再加上慧慧也特别想回老家,便辞了郑州的工作打道回府。回到家里,首先去见了双方的父母,我爸我妈倒是没什么意见,儿子这么大了,早该成家了。慧慧的父母却有点儿不乐意,一是觉得我比慧慧足足大了5岁,年龄差距太大;二来是觉得我家离她家太远(相隔百十里地),慧慧的父母当初收养她就是希望她将来能找个上门女婿,老两口老有所依。但当时慧慧是铁了心跟我好,为了让她父母同意我们的婚事,慧慧闹了好几次绝食,最终还是“搞定”了两位老人。


我回濮阳上班没几个月,慧慧怀孕了。这个消息让我欣喜若狂,要知道当时我已经30岁了,这个年龄在我们农村早该结婚生子,我爸我妈也高兴得不行,把慧慧当做宝贝一样小心翼翼地“保护”起来。慧慧怀孕5个月的时候,我们俩办了场简单的婚礼,对于我和慧慧来说,只要能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


染赌瘾,我和她渐生嫌隙


几个月后,女儿出生了。小宝贝的诞生为我们的家庭更添了几分甜蜜与温馨,为了让慧慧高兴,我没有让老人照顾慧慧坐月子,而是自己担起了重任。白天我给慧慧炖汤,给宝宝洗尿布,晚上又搂着小宝贝睡觉,慧慧总是很过意不去地对我说:“让你一个大男人干这样的活儿,真是太委屈你了。”可我愿意,为了我爱的人,吃点苦受点累不算什么。慧慧出了月子之后,我又回单位上班。我妈年纪大,身体不好,慧慧妈又要在家里做农活儿,孩子只能是慧慧自己带,但是只要我有空,就会跑回家里搭把手。


我工作的那个单位不是很忙,基本上点完卯就无事可做,除了帮慧慧干活儿,我也没有别的地方可去。几个同事闲得无聊,凑了牌摊打麻将,我没事时也跟着去玩两把,时间久了就渐渐有些沉迷。这一沉迷不要紧,每天不是想着回去帮慧慧干活儿,而是时刻留意着找牌摊。慧慧自己在家又要带孩子又要做饭,着实忙不开,见我天天不回家,也跟我诉过苦。我对慧慧说,抽屉里有钱,真是来不及做饭你就去街上买点儿算了,带好孩子就行。


说实话,那段时间我没有输,甚至还小赢了一些,但是慧慧对我的意见越来越大,吵架的事也经常发生,我是那种脾气一上来就控制不住情绪的人,难听的话经常脱口而出,每次吵架都把慧慧气得直哭,事后我也后悔,恨自己的脾气太大,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我和慧慧的关系就在这一次又一次的吵架中越来越脆弱。去年中秋节那天,我和慧慧又因为打牌的事儿拌开了嘴,后来越吵越凶,慧慧一怒之下就要离家出走,当时我也在气头上,懒得去拦她。就这样,慧慧第一次因为吵架回了娘家。


慧慧走了以后,我渐渐冷静下来,我想给慧慧打电话道歉,可是慧慧一直不肯接。女儿也被慧慧丢在了家里,小宝贝当时只有五六个月,妈妈走了,没有奶吃,哭闹个不停,我喂她喝奶粉,她连嘴都懒得张。无奈之下,我决定带着女儿去找妈妈。


再开赌,家里竟垒起债台


到了慧慧的娘家,慧慧的爸妈很不高兴。慧慧见了女儿就哭,上去就把女儿搂住,孩子好几天没有吃到妈妈的母乳了,扎进慧慧的怀里就吃奶,我看得只想掉泪。慧慧的父亲是个脾气特别暴躁的老头儿,上去一把拽开慧慧,生生把小宝贝从慧慧的怀里拉了开来,慧慧哭得泣不成声,女儿也吓得不轻。慧慧的爸爸把我从他们家里赶了出来,我一个人抱着孩子在大街上晃荡,孩子哭我也哭,到了晚上,连住的地方都没有,我抱着孩子蹲在人家的墙角,心里凄惶得要死。


还是慧慧家的邻居看不下去,跑去跟慧慧家说情,慧慧的妈才跑来把孩子接了回去,慧慧妈说,你回去把你的父母叫过来,咱们两家当面锣对面鼓地把这件事情说清楚,你赖在这里没有用。为了接回慧慧,我厚着脸皮请老父老母出马,一起到慧慧家赔罪。我妈哭着劝慧慧看在孩子的面上回家过日子,又给慧慧的爸妈说了一箩筐好话,终于把慧慧给请了回去。这件事情之后,我收敛了很多,每天按时上下班,没事就跑回去帮慧慧料理家务,生活似乎又步入了正轨。


人家总说赌博就像吸毒,很难戒掉,我觉得这句话还是挺有道理的。消停了没几天,我又开始玩牌,而且越玩越大,只是这回我似乎聪明了些,不再让慧慧知道我的行踪。赌了一段时间后,我把之前赢来的钱全部都吐了出去,而且还输了不少。我们家一直都是慧慧管账,现金和存折都在慧慧手里。没有钱赌,我便开始向亲戚朋友借钱,一次就借两三万,借回来的钱我也不存,都放在家里的抽屉里,慧慧每次看见,问我是干什么用的,我就撒谎说是公款。次数多了,慧慧也开始生疑,她渐渐猜到我又开始赌博。在慧慧的一再逼问下,我终于承认了复赌的事实,慧慧气得差点晕过去,她劝我为了孩子为了家戒赌,我总是答应,却总是食言。


春节前的那段时间,我已经输了好几万块钱,这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是个不小的数字。这时的我已经心生悔意,我知道自己不能再赌了,而如果想不赌,就必须脱离眼下的这个环境。我对慧慧说:“咱俩去郑州吧,这里不挣钱,到了郑州我让你过好日子。”但是慧慧坚决不肯,她不想离开濮阳,她说去了外地总觉得自己像个乞丐。


求爱妻,能不能早日归来


大年初二那天,我出去玩牌被慧慧发现,我们再次吵了起来。


激动的时候,我的狠话又不经脑子地冒出来,我恶狠狠地对慧慧说:“你有本事再离家出走呀!”我清楚地记得慧慧当时的表情,她一脸绝望,一字一顿地对我说:“你说的话别后悔,我这次走了再也不会回来。”我当时真的是失去了理智,竟然冷眼看着慧慧收拾东西,带着孩子离开家,连句挽留的话都没有。


本来,我和慧慧约好初四去她家走亲戚,可我那几天正在气头上,一直拖到初六才去了她家。一见面,慧慧就让我滚,说宁死也不会跟我回去,而她的父母更是在一旁火上加油。没有办法,我只得灰溜溜地回到了自己家。过了几天,我又带着父母去慧慧家,慧慧的妈对我妈说:“慧慧要走要留由她自己决定,不过要是这次她出了这个家门,以后就永远别再回来。”就这样,我们一家人又被灰溜溜地打发了出来。


之后,我又去过慧慧家好几次,但每次都被赶出家门,这时我也有些火了,心想离婚的人这么多,未必就多我一个。我跟慧慧打电话说,你要是真想离婚,就把孩子给我。慧慧很是生气,她说你要是想要孩子的话,现在就把她领走,要不然以后就别想带走她。我脑子一热,第二天就又去了慧慧家,把女儿领了回来。当时我已经辞掉了濮阳的工作,在郑州又谋了份差事,我一心想脱离那个赌博的环境,给慧慧一个全新的生活。女儿回来后只能交给奶奶带着,我一个人在郑州工作,其间我多次给慧慧打电话,希望她能够回心转意,但是慧慧总是一口回绝。


上个星期四,我请了几天假,再次带着女儿去了慧慧家,这时的孩子已经不太认识她,慧慧难过得泪流满面。我想趁热打铁,又跟慧慧讲述了我现在的状况,希望她能跟我去郑州重新开始,这次,慧慧的态度似乎松动了一些。第二天一大早我回郑,慧慧送我去车站,在车站门口的花坛等车时,我买了两瓶水,给了慧慧一瓶,我自己一瓶。我蹲下身,脱下了慧慧的鞋和袜子,慧慧吃惊地问我要干什么。我用那瓶水小心翼翼地给慧慧洗了个脚,我对慧慧说:“希望这辈子我都能这样为你洗脚。”我想用真情和真心感动慧慧,当然我不知道那有没有用。


回到郑州后,我再次拨打慧慧的电话,可慧慧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我再也联系不上她。我想,也许一切真的已经无法挽回,可是,亲爱的慧慧,你就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