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婚姻面临分床而居,爱情还可以走多远?

世界王牌 收藏 6 861
导读:  导读:“分床族”显然成了80后夫妻关系的新标签。只是,面对这样充满务实主义的爱情,我们要问,当婚姻面临分床而居,爱情还可以走多远?   一、“分床族”之爱情多样化   状态一:这更是一种互相理解,体谅对方的方式   出镜人物:路婷vs赵一凯   年龄:28岁 vs 30岁   结婚日期:2008年11月   路婷在一家外企奉职,工作看起来光鲜照人,可是每天所要面对的高强度工作压力,只有自己知道。金融危机之后,公司一下裁员一半,工作量以一挡二也不敢多说一句怨言。

导读:“分床族”显然成了80后夫妻关系的新标签。只是,面对这样充满务实主义的爱情,我们要问,当婚姻面临分床而居,爱情还可以走多远?




一、“分床族”之爱情多样化


状态一:这更是一种互相理解,体谅对方的方式


出镜人物:路婷vs赵一凯


年龄:28岁 vs 30岁


结婚日期:2008年11月


路婷在一家外企奉职,工作看起来光鲜照人,可是每天所要面对的高强度工作压力,只有自己知道。金融危机之后,公司一下裁员一半,工作量以一挡二也不敢多说一句怨言。去年年末,迫于双方家庭的催促,她和恋爱八年的男友赵一凯结婚了。


路婷说:感觉全是被动的,从工作到婚姻。其实我和赵一凯都没想过结婚,虽然共同按揭的房子已经买下来了,但感觉还不是时候。今年我28,他30,如果不是双方父母急不可待,我们可能还要这样下去。婚假3天,晚婚7天,一共10天的大假,可是过得一点都不轻松。我天天都打电话给公司的朋友,就怕有人顶我的职。


也许在你看来,我在蜜月里这样做有点过分,但是一凯特别理解我,因为他面对的情况和我差不多。其实,现在的人都活得现实,谁还在乎那些虚头的东西。如果为了这场婚礼把工作丢了,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可以说,路婷的态度,很大程度上代表了80后一代的感情现状。缺失了面包的爱情,就不能称之为爱情,或者说,是不完整的爱情。在这样的基础之上,“分床族”成了理所当然。


路婷说: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儿就觉得挺贴切的。不是分家,不是离婚,也不是感情不合,就是分床睡。我们都忙,工作时间经常不定。有时我加班很晚才回来,他都已经睡了。明天还要早起上班,我再轻手轻脚地上床,也会吵醒他。


这样有什么好?或者,他有工作在家赶工,也没有必要拉上我作陪。我们都是夫妻了,这种事情不必摆什么样子给谁看吧。谁规定夫妻就要睡在一张床上?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模式最重要。在我看来,这更是一种互相理解,体谅对方的方式。


状态二:这是一个总有一天会腻的游戏


出镜人物:秦子琴vs冯城


年龄:29岁 vs 31岁


结婚日期:2002年10月


秦子琴是自由职业者。满城市地淘特色小店,拍下来,写下说明,然后分送各家杂志报社,赚取稿费。秦子琴向来不求大富大贵,只求自给自足,生活自由独立。她22岁就结婚了,那一年,她大学刚刚毕业。老公冯城是公务员,婚后至今保持财政各自独立。


秦子琴说:都说我不像是个嫁得那么早的人。其实,我喜欢自由的生活,但是这并不与嫁人抵触。冯城对我很好,结婚前就答应我,一辈子会尊重我的选择,财务各自独立。


其实这比他答应离婚后分我多少财产要好得多。因为这样才会让我在这段婚姻里,始终保留着自我独立,让我不会因为婚姻而变成一个失去个性,失去进取、失去目标、失去态度的懒女人。


其实,从与秦子琴的对话中,我们很难看出她已是年近30的女人。她对婚姻清晰的思路,以及她对生活精准的态度,让她很好地享用了婚姻的美妙甜蜜,同时又避让开了婚姻对女人的催折。她总是试图让自己保持着新鲜的状态,一种欣欣向荣的感觉。对爱情,同样如此,于是“分床族”在她的婚姻里应运而生。


秦子琴说:你别笑,我把它当成一种提高我们爱情生活的手段。大概两年前,我发现我和冯城的生活已没有以往的激情了。他除了一些特定的日子忙,从来都是朝九晚五。


我除了出去拍拍照片,几乎都呆在家里。生活失去了新鲜感,我说,要不咱们重新恋爱吧。一人一床,当你不认识我。起初是当成玩笑来玩的,可是后来才发现很有家庭版“小别胜新婚”的感觉。我想,这个游戏总有一天会腻吧,到时候再想新的。


状态三: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出镜人物:方乐怡vs齐程


年龄:25岁vs 27岁


结婚日期:2009年1月


方乐怡是电讯公司的小职员。结婚半年,她和齐程只谈了一年的恋爱,爱情和婚姻一样新鲜。方乐怡是标准的小女人。不久前,她刚报了美食厨艺班,从来不会做饭的她,想要练就一手好厨艺。


方乐怡说:我没想过自己真的就这么嫁了。大齐说,你就嫁了吧。以后东西都是越来越贵,你拖得越久,婚礼就越花钱。那都是咱自己的,你不心疼啊?我一想,他说得也挺对的,我就嫁了。其实,我也有过那么一点后悔。我以前的同学都说:还没比较一下就办了,也太急了,又不是嫁不出去。


可是大齐说,那要是没有比我更爱你的呢,你错过我,不后悔啊?他这么一说,我又觉得他也挺对的。其实,他对我真的很好,嫁给他,就算不是一等奖,也是二等奖了。


方乐怡是个对自己,对爱情,对婚姻都比较模糊的女人,人生只有大体的方向。她不苛求的性格,让她很容易找到简单,乐天的快乐。婚姻偶遇“跑偏”的插曲,她也有她自己解决的办法。“分床”就是她最简单,直接的创意。


方乐怡说:和大齐结婚以后我才发现,我根本不认识他。和他恋爱的时候,他伪装得太好了,又勤快,又爱干净。可是现在才知道,根本不是。他煮一包方便面,厨房就像刮过台风似的。洗完澡,头发塞在下水口也不管。我说他,他还振振有辞,说我就那么一点勤快,追你的时候都用光了。不过,这些都还好说,他晚上磨牙,最让人受不了,又没办法治。


后来,我们就只好“分床”了。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有时晚上,我不想让他走,他就会陪着我,等我睡着了再离开。其实我不知道爱情要怎样做才算是懂得相处艺术。但在我看来,有问题就要想办法解决。大齐不会做饭,那我就去学好了。他总是忘了捡下水口的头发,我就拉着他去剪了个“板寸”。“分床”又不是“分居”。他爱我,才会心疼我晚上睡不着,不是吗?


二、“分床族”之爱情后遗症


“分床族”在传统的婚姻里并不是新产物。只是从前,它往往代表着“不和”,而现在它在新婚姻关系里,实现了一百八十度的大逆转。它被赋予了维持家庭关系,增近爱情紧密度的新含义。其实,“分床族”不仅是一种爱情的手段,更是一种生活的状态,是80后一代对待婚姻自然而然的态度。


在他们的眼里,婚姻已不是形式化的互相粘在一起,而是精神层面上的相知、互重,带有明显的爱情务实主义。


不过,“分床”毕竟是特别的爱情形态,使用不当,要小心“分床后遗症”!


1、“分床”不是“要挟”


“分床族”的“分床”,不是“冷战”的工具,更不是要挟的手段。如果你是想表达对某件事情的不满,那么最好开诚布公地讲出自己的想法,与他做沟通。


2、“分床”不是“分居”


“分床族”的“分床”,不是“吵架”的无声延续版,“家庭大战”之后的片尾曲。如果你刚刚和他大吵一架,赌气不说话就算了,千万别“分床”。原本两人心里就埋下了芥蒂,小心“分床”变“分居”。


3、“分床”不是“无性”


“分床族”的“分床”,不是拒绝床事的借口,与性无关。如果你是因为身体不适,或是心有烦事,不想过性生活,一定要先向对方坦言,不要无缘无故地玩“分床”,否则很有可能被扣上“的事”的大帽子。


4、“分床”不是“分离”


“分床族”的“分床”,是身体上的“分开”,不是心灵上的“分离”。如果你是想用“分床”来从婚姻中找轻松,那可就要小心了,你往往找到的,会是更大的麻烦。


5、“分床”不是“分爱”


“分床族”的“分床”,不是“分爱”,不是在为婚姻之外的感情“虚席以待”。如果你把它当成为“博爱”保存体力,那么你最好再多保存些体力,准备“离婚大战”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