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长得像我表弟 我沉迷了

世界王牌 收藏 6 74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倾诉者:云燕(化名),女,32岁,


1、注意到他是因为他长得像表弟


我和表弟感情很好,注意到桑树(化名)就是因为他长得和我表弟很像。


我和桑树是大学同学,同系不同班。大二那年系里搞活动,桑树在那里忙活,他穿了一件和表弟一模一样的横条纹T恤,身材和发型都和表弟一样,我心里一惊。


从那以后,我总是下意识地寻找桑树的身影。对他一留意不要紧,我的心就被他吸引过去了。


桑树是我们系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他高高的个子,甜甜的笑容,还是个热心肠。后来,我忍不住给桑树写了封情书。他很快就给我回了信,说他也早就对我有好感。


象牙塔里的爱情那么美好,我和桑树无忧无虑,尽情享受青春的快乐。我和他是彼此的初恋,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亲吻,所有的一切都留在了美好的青春时代,深深烙在我们的生命中。


桑树家在农村,而我从小在城市长大,我们经常对未来展开美好的憧憬,桑树答应我毕业后留在济南,我们一起努力,营造我们的幸福生活。


毕业后,我通过家里人的帮助,到了现在这家不错的单位,而桑树一直没有找到满意的工作。当我把和桑树的事告诉给家里时,爸妈表示反对。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好,但他们说他们的,和桑树在一起的心思,我一丁点都没动摇过。


桑树也曾经很沮丧,说他对不起我,也辜负了我的家人。我对他说:“我们都还年轻,我相信你,以后你会比任何人都强!”那时候真是年轻气盛,觉得世界不过是自己手中的玩具,根本没想到世事艰难,人心变幻。


那时候我骗爸妈说住在单位宿舍,然后偷偷和桑树在租来的老房子里同居。房子在顶楼,里面很简陋,没暖气,冬天冷夏天热,是中户,通风也不好。可是,老房子里年轻的我们,很快乐。


每天傍晚,桑树下班后都会拐个弯去单位接我,然后我们买点菜或者熟食,回住处做饭。桑树从来不让我洗碗,说不让餐洗净弄伤我的手,即使他有事不在家吃饭,也让我把碗筷泡在水池里。


甜蜜的往事怎么都说不完,但那一切都过去了,被岁月风干,虽然色彩艳丽,却没了生命,不再鲜活。


2、他的求婚遭到爸妈的拒绝


桑树在济南待了三年,我们毕业的时候,大学生找工作已经很难了,那三年里,他换了好几份工作,最终还是没有找到满意的。有时候看他卖力地做着不喜欢或者无法施展才华的工作,我都替他难过。


矛盾激化是桑树的求婚遭到我爸妈的拒绝。那天他用一个月的工资给我买了一个很小很小的钻戒,让我嫁给他,我让他把戒指给我戴上,幸福地看着他,说:“只要我爸妈点头,明天我就嫁给你。”


爸妈并没有很严厉地反对,他们只是委婉地告诉桑树,他们希望我能过上好日子,而他目前的状况,是无法让我过好的。桑树是自尊心那么强的人,受到打击的他那段时间一直很沮丧。


后来,桑树一个在深圳开小工厂的亲戚给他老家打电话,让桑树的父母问他愿不愿意过去给他帮忙。如果是平时,桑树肯定不会答应,但那次,他答应了。


桑树走的时候对我说:“燕子,等我混好了就接你走。”我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一会儿点头,一会儿摇头。送别的时候,当桑树抱着我也哭起来时,我心里忽然浮上一种不祥的预感,好像他这一走,就再也不回来了。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不同的是,他人会回到济南来,但我们的爱,却再也回不来了……


桑树走后我就像丢了魂儿似的,最开心的事就是接到他的电话。许许多多的日子就在思念中度过了。


桑树到了深圳后,在亲戚那里干了没多久就离开了,那种小工厂并不适合他。然后,他又开始找工作,好歹深圳的机会比济南多,薪水也相对高一些,所以,他在那里干得很有劲头,对我说:“等我接你!”


我一心一意地等。


在深圳的时候,桑树一年回来两三次,每次看一下家人就来济南找我,短短的相处浓缩了我全部的快乐,好像我一整年就是为了团聚的那些天而活。


虽说桑树在深圳的工作还不错,但指望在那里成家立业还是不行。爸妈跟我谈过好几次,好友们也纷纷劝我,不要再等了,或者让桑树回来,我也跟他说过好几次让他回来,但他不肯,说这样回来很没面子。


身边也有几个追我的男人,有时候家里逼得紧了,我也去跟他们交朋友,但也只是朋友,很普通的朋友。我不知道桑树在深圳的日子都是怎么过的,每当孤枕难眠的时候,我心里都特别难受,觉得这份爱苦了两个人。


3、我们的爱回不来了


2008年,桑树回来了,深圳的总公司派他到济南的分公司工作。他回来后就忙工作,好歹在一个城市了,我们还是很少见面。有时候我给他发短信,发好几条他都不回,很久才打过电话来,说他很忙。


桑树说,他还是要回深圳去,到总公司任职,济南的分公司只是跳板。我说:“别走了,咱们结婚吧!”他却说:“燕子,我希望把家安在深圳,那里比济南好。”


爸妈已经不反对我和桑树一起,他回来后我们又住在一起。去年春天的一个周末,桑树在洗头,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有短信的声音,我随手拿起来看。“周末不忙了吧?很想你。”


我傻了,桑树过来都不知道。他把手机拿过去,然后对我说:“燕子,在深圳的时候有别的女人追我,我想我不在济南的时候肯定也有别的男人追你,但我相信你,你也得相信我,我只有你自己。”


看着桑树的眼睛,我知道自己应该相信他,可是,为什么我会感到悲伤?这份伤感让我对我们的爱没有信心。


我和桑树就像老夫老妻那样生活在一起,他回来我们就一起做饭,他还是不让我洗碗。他出去应酬,我就自己吃,吃完把碗筷泡在水池里,看着电视等他。和以前不同的是,我们谁也不说未来。


桑树变了,以前的他温和善良,现在,为了早日回总公司,为了升职加薪,他有时候会变得让我感觉陌生。很多事情,他不解释,我也不多问,我们之间好像依然如故,又像是一切都面目全非。


2009年夏天,在济南只待了一年多的桑树被调回了深圳总公司。这次走的时候,桑树没再说让我等着他来接,只是说:“燕子你看,我很快就能出人头地。”仿佛,我等他来接是根本不用说的事,又仿佛,我已经完全没必要再等。


他走后,我们还是像以前那样联系,短信、电话、网络,只是,那种息息相通的感觉没了,他仿佛是我一个远在外地的亲人,就像表弟,虽然想念,却不再牵肠挂肚。


秋天的时候,有人给我介绍了齐峥(化名),我们相处融洽,他虽然不能让我再像几年前那样爱得疯狂,却能给我一种可以停泊的安全感。冬天的时候,我们结婚了,虽然没有刻骨铭心的往事,但我知道,我们会过得安稳幸福。


结婚前,我给桑树发短信,“桑树,我想嫁人。”他回复道:“谁啊?”他没说那好啊你来深圳吧咱们结婚,我知道,他不是不爱我了,只是还没有准备好。可是,我不想等他准备下去了,我也依然爱他,但这份爱,已经和平实温暖的烟火生活无关了。


它只能留在记忆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