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幻人生 正文 第九十节参股枣林厂

wanglong6410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size][/URL] 荣飞想见见邢彪,一问之下得知邢彪早在半个月前就离开枣林厂了。不是请假,而是彻底离开了,因为他宿舍的个人物品早已席卷一空。大概是看到厂子浑无希望后的选择吧。荣飞心里苦笑,自己这位正牌子小舅子在梦境里很是干了些蠢事,相比记忆里的胡来,现在见势不妙的选择似乎不能说很过分。老魏问邢彪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68.html


荣飞想见见邢彪,一问之下得知邢彪早在半个月前就离开枣林厂了。不是请假,而是彻底离开了,因为他宿舍的个人物品早已席卷一空。大概是看到厂子浑无希望后的选择吧。荣飞心里苦笑,自己这位正牌子小舅子在梦境里很是干了些蠢事,相比记忆里的胡来,现在见势不妙的选择似乎不能说很过分。老魏问邢彪究竟是荣飞的什么人,荣飞说了,老魏后悔没早问,早知道就不会让他走了。厂里仍然留着留守人员嘛。抱歉没有照顾好荣飞的这位至亲。荣飞说没关系,他就是那个性子,邢彪为人木讷的很,一般很少与人交流,不打招呼离开并不出荣飞的意外。荣飞不知道的是邢彪此去和他的婚姻有关,他是去筹办自己的结婚大事去了。

枣林厂的时间金贵,老魏决定跟荣飞一同回北阳,资金的压力将这位农村干部搞得焦头烂额,抓住根救命的稻草是不会放手的,荣飞没有拒绝。误了回北阳的火车,无奈之下荣飞用枣林厂的电话给崔虎要车,现在不需要隐瞒母亲了,在车上老魏头将跟荣飞去北阳的目的跟魏瑞兰细说了一遍,最近荣飞给魏瑞兰的惊奇一个接一个,当着老魏头的面,魏瑞兰没有细问儿子如何去为老魏筹资二百万元。还有这专程接荣飞的小车,究竟儿子在外面闯下多大的局面,她似乎已从荣飞口中得知了,又好像没有完全知晓。她在想,自己守在半死不活的纺织厂每月拿百十元工资还有什么意思!急着回去跟丈夫细细商量以后的日子了。

等与母亲及老魏回到北阳已是深夜了,将母亲送回家,然后找间旅馆安顿魏国禄住下,说好次日联系,荣飞急急赶回北重休息了。

离开二日的北重并无大事,机关仍在沿着旧有的轨道慢条斯理地运行着。荣飞向严森报到,严森也没什么交代,只问了下姥姥的病情,荣飞正要告辞,严森又叫住他,“人劳那边马上要进行新工人的入厂考试了。朱厂长来了个新招,新工人的分配要按照入厂考试的成绩确定。周敬希望你再帮他个把星期,最近我们这边的工作不紧,我同意了周处的要求,你还是过去吧。”

荣飞回自己办公室,埋头替崔氏起草与枣林厂的合作协议,所写的不过是个提纲似的东西。崔氏搞的是建筑业,对暖气片的需求很大,和枣林厂合资,算是产业链的延伸。他已想好派郭凯庆去整顿枣林厂,除了他再找谁却要和崔氏的几个高层商量。他一面写,心里盘算着严森的话,组织新工考试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只是因为今年顶替进厂的人多而已,如果借调该从职教处借人啊。他正琢磨着,王爱英敲门进来,交给荣飞几份需要签字的传阅文件,“头儿,你回来啦。家里没事吧?”荣飞走的时候指定谭志忠负责民品室的工作,汇报工作似乎要谭志忠来。“听说你要去人劳?”“谁说的?”荣飞对北重机关保不住任何秘密深恶痛绝,记忆里就是这样,特别是人事方面的消息,传播的格外快捷,“没有的事,我只是被派去帮忙。”“总帮忙也不好,”王爱英坐下来,这是个肥白的女人,裸露的小臂欺霜赛雪,手背上的肉都是肥嘟嘟的,估计夏天会非常难受,“我总觉得严处似乎对你有意见,头儿,你应该多向严处和卢总汇报,多走动,光琢磨工作不琢磨人是绝对不行的。”

荣飞微笑着在文件上签了字,他只看了标题,内容根本不看。国企,特别是大型国企,文山会海还是很严重的问题,85年北重全年标了号的文件达600余份,足以旁证这点。他知道王爱英是好意,这个女人除了嘴上不太牢靠外心地能力都是不错的,“王师傅,或许你说的不错,但性格决定命运,别人会的玩意我不会,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室里目前就是剩下你和小谭,我不在的时候工作可别落下了。机关的工作就是这样,一天二天不干自己清楚,一周二周不干处长清楚,一月二月偷懒连厂长都晓得了。上次修改的那份民品发展规划搞得如何了?”规划是荣飞自己搞的,列了个提纲,让谭志忠和王爱英完善资料,关于设备方面的由王爱英负责。“我的部分搞完了,已交给了志忠,估计快完了。”王爱英捋了把头发,“该死的天气,一到夏天就是活受罪。我这人说话直,说得不对的你别忘心里去。我知道你有能力,绝对可以再上一层,但没有领导的支持绝对是不行的。咱厂就是这个德行,都说严处正直,来了一年,也被冷丽拿下了,现在冷丽可是严处的红人------”“王师傅,这我就要说你几句了。你这个人优点很多,但跟女同志来往时总有些不合卯。是不是?这怎么行呢?什么红人黑人的,再不要说了。”他顿了顿,“我不是矫情,但我自己究竟希望过什么样的生活我也说不清楚。但当官肯定不是唯一。”忽然感到说的太多了,和眼前这个女人其实没什么深交。“好了,你忙去吧,我得去周处那儿报到了。”

周敬不在。荣飞干脆离厂去找老魏。魏国禄正等得发急,连早饭也没吃。见到荣飞,“怎么样?事情办妥了?”荣飞哭笑不得,“你以为银行是你家开的啊?而且,你千万不要以为就是钱的事,如果只是为了银行缓收你的贷款,这事不办也罢。”老魏连声说知道知道,不就是合资吗?我以后将经营权交出来就是。“所以啊,要谈的是以后如何合作的问题。”荣飞的计划是要崔氏出资400万注入枣林厂,其中为枣林担保200万,办个转贷的手续,另外200万算做改造生产线和生产启动的资金,荣飞看了枣林的设备,其实需要投入的先期已经投入了,造成枣林厂困境的不是设备问题,而是管理问题,而其中最要紧的是赊销政策,造成约170余万的沉淀。银行转贷这件事情不算难,目前崔氏的债务相当合理,凭着陶氏在工商银行的人脉,几乎手到擒来。“我先去找那家朋友的公司,为你担保,也谈谈合资的事。如果有意,有关协议却要你和他谈。”关于陶氏与自己的关系,荣飞暂且不想与老魏交底。

魏国禄老先生心神不宁地等到傍晚,荣飞终于回来了,还相跟着三个人。也没介绍,直接拉了他去吃晚饭,宴席上介绍三位客人分别是陶氏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崔虎,副总经理郭凯庆和总经理助理韩慕荣。荣飞简单说了陶氏的情况,表示陶氏有意与枣林厂合作,但需要实地进行考察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止。老魏心里高兴,但又焦急,此时已是六月下旬,距银行给的最后时间不足十天了,所以希望陶氏的领导们尽快成行。酒席上崔虎没有多说话,倒是郭凯庆和韩慕荣详细了解了枣林厂的现状,老魏被情势所逼,也顾不上保守什么商业秘密了,竹筒倒豆子,全盘交底。

荣飞四人已经商量过了,崔虎虽为总经理,但一切以荣飞马首是瞻,对于荣飞的决策是从来不质疑的。倒是韩慕荣认为暖气片产品倒也罢了,只是布局北新,有些远了。郭凯庆认为不远,北新距北阳不过一百多公里,按照现代企业对供应商的选择距离,不远不远。荣飞不由得多看了郭凯庆几眼,觉得此人很是读了几本书,现在这个时节能提到供应商管理这个层面来的恐怕不多。

对于老魏提出的时间表,郭凯庆和韩慕荣均有些为难。十天时间完成资产评估和银行转贷一系列问题似乎不现实。老魏却有些等不及,强烈要求马上去枣林实地评估。这餐饭吃的也就没什么味道了。结账的时候老魏坚持要他来会钞,荣飞说来北阳你是客人,哪有客人埋单的道理?埋单一词大家都听不懂,荣飞还解释了一番。

结果第二天郭凯庆、韩慕荣便带了三名财会人员与魏国禄径直返回枣林。七天后资产评估及合资方案便敲定了,一切都很顺利,一直留在枣林的郭凯庆认为崔氏占了大便宜,因为枣林厂只做了显性资产的评估,根本没涉及品牌价值。而且对于应收账款,枣林厂按照崔氏的要求做了打折处理。总计作价340万元。双方商定采取增发的办法,崔氏参股50%也就是340万元,全部以现金出资。郭凯庆与韩慕荣在北新市做了调研,走访了一家因业务联系而结识的建筑业的朋友,枣林牌暖气片竟然很有名气。韩慕荣在这七天里将合资后的枣林厂顶层设计完成了,成立了董事会,由魏国禄担任董事长,郭凯庆出任总经理。总会计师由陶氏派出的文小山担任,原枣林厂副厂长,村委会主任魏二英担任监事会主席。董事会监事会这些新鲜东西对枣林厂农民出身的几个领导还是新鲜玩意,如何履职是今后的事。由于陶氏的介入,压在头上的债务危机解决了,生产开始启动。与原来不同的是新来的总经理首先抓了新产品的开发。按照荣飞的思路,新建后的枣林厂将走高端路线,尽快摆脱传统暖气片傻大黑粗的老面孔,筹建设计室和表处车间,枣林厂在资金的迅速注入后又显示出勃勃生机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