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小军阀 正文 第十一章取信州江哲奋力 保社稷老将出京

yuxs112 收藏 2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size][/URL] 孙易凭空得了三万大军,心中十分欢喜。虽兵甲不齐,刀兵缺少。皆由山阳日夜赶造。竖日,又由各地流民来投,络绎不绝,二日方息,又得兵万五。 一时间孙易兵马尽复,只是缺少操练。于是将兵马俱拨付诸将,日夜练习。 周德庸叹道:“主公语言,譬如舌辨之士,一言既出,可抵数万兵马。” 孙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77.html


孙易凭空得了三万大军,心中十分欢喜。虽兵甲不齐,刀兵缺少。皆由山阳日夜赶造。竖日,又由各地流民来投,络绎不绝,二日方息,又得兵万五。

一时间孙易兵马尽复,只是缺少操练。于是将兵马俱拨付诸将,日夜练习。

周德庸叹道:“主公语言,譬如舌辨之士,一言既出,可抵数万兵马。”

孙易笑道:“无他,心中所思,心中所惧,吾且用之耳。”

周德庸点头称善,道:“今兵马尽复,唯不能征战,尚需时日。吴常二贼若稍待时日,必不能敌。”

正在此时,有探马来报。却说黄越回京,查局势大好。乃令江哲为都督,领大军二十万伐信州,吴常二贼兵马俱有抽调。周德庸大笑道:“此正当时也。”

却说那大周皇帝黄越,自临州还京荆州。得闻崇州大捷,孙简之不思抵抗,于济南全军尽墨,领残军千余入山阳,崇州诸郡不能抵大军锋芒,得去大半。大将何宪取大平乡、菏泽而入山阳。于是大喜道:“此间事了矣。崇州既定,可取信州、秦州而入京师,天下定也。”

于是召集文武,问道:“今日崇州将定,我拥陈、临、崇、齐、楚五州之地,梁君萎靡,我欲取信州入京师,定鼎天下,诸卿以为何如?”

文武皆称善,黄越大喜。意亲往征讨,司徒刘景道:“陛下系社稷安危,不可涉险。用一上将军足矣。”

黄越欣然纳谏,问道:“何人愿为朕梁朝君臣首级。”

有楚州人江哲字兴德,现为征北将军者,上前道:“末将愿往。”

江哲者,楚州西乡人士也,少聪颖,有大志,尝于乡野折枝戏为兵将,研习军阵,小儿笑曰:折枝将军。哲率直正义,杀恶霸,逃陈州。为黄越简拔,举为校尉。待越作乱,从乱命,杀郡守而投,黄越谓之慷慨之士。哲每于战,谋而后定,爱惜军士,诸军皆爱之。待越建国,迁为征北将军。

黄越见是江哲,大喜。道:“将军去,正是良将。只问将军,带军几何?”

江哲道:“二十万足矣。”

越乃命江哲为都督,拔军十万,又遣崇州之兵十万相助,计二十万兵马伐信州。却说信州将军吕严,闻报大惊,道:“贼军起二十万兵来攻我信州,怎奈我兵微将寡,如何抵挡。”

手下谋士尹苀道:“贼自崇州来,崇信之间,唯两路可行,一走灵关、逐郡而达汨罗,一走乔郡、肇州而抵汨罗。非此两路,贼不能至,主公可分兵据守,一面奏报朝廷,以待援军。那灵关乃至险之地,遣一将军领兵马一万,可无大碍。主公可尽起大军往乔郡督守,可保万一。”

吕严大喜,道:“多谢先生指点,若无将军,信州危矣。”

于是吕严遣大将卢云领兵一万守灵关,自领大军五万往乔郡而去。

江哲得报,与诸将商议道:“今吕严领兵五万,守乔郡。大将卢云领兵一万据灵关。诸位将军可有对策?”

下手一将,面如锅底,目如铜铃,膀大腰圆,乃副将程同,拱手道:“莫管走哪路,取得汨罗便是本事,都督不必费心,只管领我们前去攻城便是。”

长史庄毅道:“灵关险要之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如走乔郡。”

诸将皆以为然,江哲乃道:“走乔郡亦是正理,然灵关亦须一偏师以为呼应。何人愿往?”

当下一员小将,年方弱冠,高八尺,丹凤眼,白面无须,出列喊道:“末将愿往。”江哲细看,乃是别将陆庭。乃拔出令箭道:“如此甚好,吾与你兵马三万。今去灵关,只需看住灵关之敌,不使回救便是大功一件。”

陆庭接了令箭,自领军去灵关。江哲又道:“程同何在。”

程同出列,禀道:“末将在。”

江哲俯视程同道:“吾亦与你兵马三万为先锋,遇山开路,遇水搭桥,遇敌不可轻战,小心为宜。”

程同领命,躬身退去。江哲乃道:“其余诸将,与本都督同行。兵发乔郡。”

不两日,程同领兵先至乔郡,待扎下营帐,便要领兵去搦战。别将柴侩道:“吾见城上兵士齐整,守备有度,将军切不可轻言出战,只等都督大军来到,在做计较。”

程同罢手道:“何必等都督,待我先胜一阵,岂不涨我军士气。”

柴侩道:“都督有言,遇敌不可轻战,小心为宜。”

程同不悦,道:“何必事事皆循都督法度,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且与我略阵,看我杀杀敌人威风,”

说罢点齐三千兵马,便到城下搦战。到得城下,举枪喝道:“城中小儿听了,某乃大周将军程同,今来取信州,可有人应战?”

城上吕严见了道:“若得先胜一阵,可鼓士气。可有将军愿区会会来将?”

参将徐胜道:“我愿去取贼人首级。”

吕严点头道:“好,将军可速去速回。来呀,擂鼓助战。”

徐胜引了数百兵丁,出门应战。程同见了,喝道:“来将通名。”徐胜单手背枪,坐于马上答道:“我乃信州参将徐胜,特来取而首级。”

程同笑道:“某家首级却不是用嘴说的,须得真本事。你若有能耐,便来取去。”

徐胜大喝道:“看我来取。”说罢拔马上前,举枪便刺。

程同闪过来枪,双腿奋力夹住马身。使枪取徐胜心口。徐胜架住来枪,双方错马而过。战了数合,徐胜渐渐不支,程同使个虚枪,引徐胜来攻,待徐胜枪来,方将枪身一摆,徐胜不查,头盔扫落在地。胜大惊,拔马便走。程同乘势掩杀,徐胜大败,退入城内。那程同见得城门大开,便欲随着败军杀入城中,城上军士一阵乱箭,将敌军射退。

程同见事不可为,乃退军正理阵势,再来搦战。吕严见程同威猛,不敢再战,任城下百般见喊,只是不理。程同见了,领军士挑起徐胜头盔,连生叫道:“汝之头颅安在乎。”徐胜恼怒,奈何贼军厉害,只得隐忍。程同见无人来应,又挑奸猾能言军士百余人,于箭弩之外习地而坐,百般谩骂羞辱。城中诸将俱是愤恨,然吕严不肯出战,只得咬牙切齿,令城上军士还骂泄愤。

待到傍晚,程同乃悻悻收兵,回的营中,对柴侩道:“汝见吾威武乎?敌将安敢捋我虎威。”柴侩无言以对。

再说吕严,下得城来,乃召诸将商议道:“敌军逞凶,方战便胜了一场,如之奈何?”

诸将皆无以答应,谋士尹苀道:“贼人方胜,今夜必然松懈,可前去袭营。必得大胜。”

吕严允诺,待得夜深。自领精兵万余,悄然出城。待到敌营,果真毫无防备。乃纵兵而入,一时喊杀声四起,黑夜中人影闪动,却不知几人。程军惊恐,四处逃散。

程同于帐中惊醒,闻得敌军袭营,不及着甲,持一柄利剑冲出营帐,却见自家兵马四处奔逃,乃举剑大喝。然军士已心中胆寒,哪里喊得住。程同砍翻几个军士,不见效果。忽见柴侩领了几个亲兵,往自己而来,高呼道:“柴将军,来得正好。快快收拾兵马。”

柴侩苦笑道:“如今兵士皆惧,哪里能聚拢。且先退去,等都督到了,在做打算。”一旁亲兵牵来坐骑,程同无奈,骑上马去,与柴侩向南而去。奔了三十里,方才停住。收拾兵马,折去万余人。乃重新安营,只待江哲兵马前来。

却说大梁朝廷闻报,得知贼人江哲引兵二十万来取信州,满朝震动。信州若失,则唯有秦州相隔,离京师不远矣。

诸文武聚于大殿,龙椅上正坐一人,身着明黄锦绣龙袍,面色苍白,瘦弱无力。正是当今圣上兴元帝陈献。旁边一人,面若脂粉,红唇白面,小眼无须,乃是中常侍,内朝总管戴礼。

兴元帝环视文武,道:“今日贼来取信州,诸位卿家可有应对?”

太尉王规道:“陛下宜遣一将速往救援,信州若失,京师危矣。”

兴元帝怒道:“那些将军也是可恶,日日得胜,奈何愈胜贼愈猖狂,今日贼军竟至于此田地。哪位将军愿去救信州?”

堂上诸人无人应声,忽有人于宫门外叫道:“尔等食君之禄,奈何惧死?”言语未毕,一满头华发,白须鹤颜,身材昂扬,身披重凯的老将军闯了进来。

见了陛下,纳头便拜道:“老将樊篱,拜见陛下。闻贼已至信州,某不才,愿为陛下分忧。请提一师人马为陛下扫平天下。”

兴元帝大喜,道:“老将军愿为朕分忧,朕自是喜欢,奈何将军年岁已高。”

樊篱起身道:“某每日尚食斗米,能开三石之弓,何惧区区宵小。”

兴元帝点头道:“既如此,老将军可领禁军十五万,秦州兵五万前去迎敌。待老将军凯旋,朕于御苑设宴款待。”

樊篱点头,下的殿去。兴元帝乃道:“给位大臣,奈何不如一老翁耶?”一干文武,莫不羞愧。

樊篱连日于禁军领兵十五万,自往秦州而去。


PS:请大家多多收藏,推荐一下。毕竟码字很累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