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赵作海冤案面面观——法治社会建设需要改进的是什么?

引言:

近日从新闻上得之,一个名叫赵作海的人被错判死刑,后因“死人复活”,得到国家赔偿65万后,认为数额太少再次上诉,索要总额达130万的赔偿金。一时间,网络争论不休,笔者从案件本身、公检法司系统、“会哭的孩子有奶喝“的社会怪象三个方面看来,中国法治社会建设的确任重道远,需要改进的主要是公检法,但不仅仅是公检法……

案件本身:

案情简介:赵作海,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老王集乡赵楼村人,1999年因同村赵振晌失踪后发现一具无头尸体而被拘留。2002年商丘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刑2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省法院经复核,于2003年2月13日作出裁定,核准商丘中院上述判决。在狱中获减刑改判,未执行死刑(中国特色,死缓不死)。

赵作海在监狱一直呆到2010年4月30日,案件出现戏剧性转机。“被害人”赵振晌“复活”回到村中,2010年5月9日,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认定赵作海故意杀人案系一起错案,宣告赵作海无罪,给予赵作海国家赔偿及生活困难补助共计65万元。

案情分析:

一、65万元赔偿赔的是什么?怎么计算的?是否合法?


65万元=50万国家赔偿金+15万生活困难补助费

依据:现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赔偿法》(1995年1月1日起施行)第四章第二十六条规定:侵犯公民人身自由的,每日赔偿金按照国家上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计算

2009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没有公布,则按照2008年标准(111.99元每天)为基准乘以增长速度推算出为124.67元每天;赵作海在狱中度过了11个年头,被羁押共计4019天,则国家赔偿金为501048.73元,也就是50万。(论证下来,这个部分赔偿数字合法合理,依据准确清晰)。

但是,15万生活困难补助费,则显得有些做贼心虚般的暧昧不明,在国家赔偿法中找不到相关准确依据。

现行国家赔偿法中没有生活困难补助费这个说法,也不支持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的精神损失费赔偿。新颁布的国家赔偿法要2010年12月1日才生效,现在管不到。法院方面的这个15万显然是想要尽快摆平的变通之举。

二、赔偿应加什么?

笔者认为:

1、网上吵得沸沸扬扬的精神损失费赔偿是合理但不合法的诉求,法院不应该赔偿。如若赔偿,则是无视法律,对其他人不公平,违反有法必依的原则。

2、心理健康也属于生命健康的一部分,赵作海在监狱中,人身自由和身心健康都受到极大的伤害, 50万国家赔偿只赔偿了人身自由权,而未赔偿身心健康损失。这条赔偿的问题在于,现行法律对生命健康权的赔偿操作上,以丧失劳动能力程度为标准。本案对此应起先导作用,从这个方面进行赔偿,无疑为精神损失费求偿的变通之举。但心理健康损失同样缺乏具体标准,这一点上,估计将成为纠缠难点。

2、本案存在刑讯逼供、草率起诉、马虎判决等诸多错误,其中后两条由国家追究相关人员责任,不作赔偿。而刑讯逼供造成的伤害则应该进行赔偿。事实上,检方已从侧面承认了此案存在刑讯逼供,如果刑讯逼供的事实最终认定后,则刑讯逼供赔偿部分应分为两块:一是国家赔偿部分,二是相关打人员由刑事附带的民事赔偿。第一块按照现行国家赔偿法第二十七条,支付医疗费及误工费,误工费最高限为2009年度职工日平均工资五倍(124.67元乘以5再乘以误工天数,误工天数的计算又是一个技术活)再算上第二块打人者的民事赔偿,这个数额也是可大可小,相当的可观。

公检法系统:

政治上的突击办案干扰司法公正,司法独立迫在眉睫

高院院长讲三家都有责任,说没有坚持以事实为依据的原则,也违反了疑罪从无的原则。这话是不错,但有各打五十大板的嫌疑,办一个错案难道会巧合到家家都失误?那么,谁是制冤案的罪魁?据新闻说1999年发现后由于警方提供的证据链存疑,检方拖了两年多不肯起诉,表明检察院是心中有数的。法院判的是死缓,也技巧性的留有余地,而当年公诉人也曾提出了四点疑问。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是2002年,政法委召开的公检法专题研究会,做出了“20天内提起公诉”的政治性决定。显然,政治上的突击办案干扰了司法公正。由于会议是政法委召集、三方参加的,来了个“未审先定”,老赵牢狱之灾已定,得免杀身之祸已属“幸运”。

时隔11年,物是人非,涉案人员调动的调动,退休的退休,提拔的提拔,又有一个会议决定、集体决议在前挡着。此案如何追究责任人虽必将成为关注点之一,但我们其实不必过分希望有谁来顶缸,11年前的事情,又通过了集体决议,责任实在难以划分,而且个人的能力在整个体制中是弱小的。

我们更应该期待的是,中国司法独立如何改进,落到实处,无司法独立则无司法公正。公平而论,政法委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一个典型机构,在维护中国社会稳定和谐上起到重要作用,但政法、政法,在政法不分家的情况下,司法独立如何保障是个必须直面的问题!?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维稳、维稳越维越不稳”的社会怪象探究

1、和谐社会建设要问责,而现阶段经济社会转型期正是矛盾丛生的时节,矛盾是客观必然,和谐是现实需要,两不兼容只好拿钱买平安,“好钢用在刀刃上,钱财花在热闹处”。

2、部分群众心态畸形,非求公正而诉,为求利而诉

事实上,赵本人并不是十分热心要赔偿,而是其“见多识广”的亲属,估计赔偿如果真的搞下来,大概老实的老赵起码得分相当可观一部分出去。

3、群众眼睛雪亮,一但花钱买得一家安,惹来众家都想动,自然越维越不稳


结语:一言括之,中国法制社会建设任重而道实远。司法不独立,矛盾正激发,公检法及社会民众法治素质都有待提高,加之在民众拜金主义影响,政府短期政绩追求下,种种乱象、怪象频发,虽可以理解为局部现象,然而殃及自身则毛骨悚然,不堪设想……


编外话:以上观点纯属个人看法,一家之言,错漏必多,仅供参考,谢绝人肉,反对跨省。

本文内容于 5/16/2010 11:08:34 PM 被年青的小老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