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一卷 神州残阳 第四章 激战(6)

赤色风铃 收藏 3 4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该死的,又被天杀的躲过去啦!”科穆宁愤愤不平地对着夜空挥舞着拳头,但是却无济于事:在刚才的一刹那,他本以为那枚由一号防空分队发射的“铆钉”肯定能够命中正在它前方逃窜的“鹔鹴”攻击机了,没想到这架攻击机却突然一个爬升,接着放下了减速板。便携式防空导弹骤然冲到了敌机前方,丢失了目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该死的,又被天杀的躲过去啦!”科穆宁愤愤不平地对着夜空挥舞着拳头,但是却无济于事:在刚才的一刹那,他本以为那枚由一号防空分队发射的“铆钉”肯定能够命中正在它前方逃窜的“鹔鹴”攻击机了,没想到这架攻击机却突然一个爬升,接着放下了减速板。便携式防空导弹骤然冲到了敌机前方,丢失了目标,接着就像是一只被猎枪击中的野鸭一样从天空中栽了下去。


科穆宁激动地朝前走出两步,但最后还是呆立不动了——连续射失两次虽然算是正常现象不过随之而来的挫败感却足以对他这样的人造成巨大打击。


正站在他身边的是佐佐木严流上尉,抵抗军的火箭武器与爆炸物专家。与过于激动的科穆相比,他要沉稳得多了——事实上,他对于这个苏离忧推荐来的人评价并不高:科穆宁虽然对无线电、机械很有些研究,力气也不小。但明显缺乏定性——而定性是防空伏击行动中最必要的。佐佐木认为,这就像是钓鱼,在鱼游近时就开始兴奋、鱼儿脱钩后就大叫大闹的人,注定不会有什么收获。


“下一枚让我来,”已经显出老态的上尉用粗砺的右手手掌拍了科穆宁一下,示意他安静下来,然后指了指刚刚炸平了一号分队所在位置,现在正组成双机编队飞过他们头顶的两架攻击机,“还有导弹吗?”


“还剩最后一枚。”科穆宁说道。他也清楚时间紧迫,于是单膝跪地,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刷漆木板钉成的携带箱,取出最后一具“铆钉”导弹的发射筒,“还是让我试试吧?”


老上尉立即拒绝了:“不行,想要获得经验,以后有的是机会。但如果你再次射丢的话,我们今晚就将无功而返。”他伸出右手,加重了语气:“我来。”


“好的,好的。”科穆宁像是没有找到食物的野狗一样,垂头丧失地应了一句,然后打开了涂着绿漆的发射筒上的电源,将它递到了老上尉的手里。佐佐木说得很对——虽然性能不佳,但是这种制导武器却得来不易,它们在千里之外的北美洲的地下小作坊里造出来后,要从海路运到亚洲,其难度不亚于达.伽马前往印度的航行,再加上很大一部分的导弹都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能使用,因此每一枚都是弥足珍贵的——而他作为一个新手,今晚已经射丢了两枚“铆钉”,想到这儿,他就觉得自己相当没用,至少在今晚没有为伟大的复兴事业做出贡献,反而帮了倒忙。


老上尉当然不清楚他在想什么,就算清楚,也没时间管——因为两架殿后的“鹔鹴”已经掠过他们头顶了,炽热的尾部喷口正朝向他们——这是攻击的黄金时段。佐佐木就像平时进行标准动作练习一样,镇定地将粗长的发射筒扛在了右肩上。虽然“鹔鹴”尾部那两个凸起的圆筒形发动机喷口一直在移动着,但是他仍然成功地将无线电波束固定在了尾喷口上——让一个几十公斤重的金属筒进行精度达到一两厘米的精确位移不是什么容易的是,这就好比让戴着钢手套的欧洲骑士用毛笔画工笔画一样,科穆宁就是因为左手的一次细微抖动而射丢了第一枚导弹,但是佐佐木却可以轻易地锁定那个移动的光点。


站在一旁的科穆宁见状,挥着拳头兴奋地喊道:“快啊,老头子,狠狠地踹那群苍蝇的屁股!”结果老上尉一脚踩在他的右脚上,终止了他过度兴奋的喊叫。


在持续瞄准数秒后,佐佐木上尉扣下扳机,发射筒中的那枚导弹立即被固体燃料发动机推动,像一枚节日的焰火似的蹿上了夜空。一旁的科穆宁轻轻松了口气——这枚导弹总算没有出现故障。今晚,他们这个分队一共带上了四枚肩扛防空导弹,其中由上尉发射的第一枚就是因为发动机故障而未能点火。因为这事,他还被训斥了一顿——这些导弹都是由他负责检修的。


在导弹升空后,老上尉继续用无线电波束瞄准了那架正从他们视线中远离的攻击机一阵,在看到导弹已经接近敌机的发动机喷口、红外导引头开始工作后,他就放下了发射筒,然后以娴熟的动作将其放回携带箱里,将箱子关好锁住,提了起来,就像是刚刚完成了一次例行检查,将导弹放回去一样:“大家都开始撤退了,我们走吧。”


“可是……”科穆宁紧张地朝着导弹飞出的方向张望了,又咽了口口水,但还是没说出下面的话。


“我知道,但是留下来盯着,就能保证敌机被命中吗?”老上尉严厉地说,“我们已经把该做的做完了,剩下的事情,就是敌机飞行员的了。快走!”



“灰影1号,我机被敌地空导弹追击!完毕。”


“该死的,这些家伙到底有多少防空导弹?”在耳机中传来4号机飞行员鲁佐夫少尉的声音后,安娜有些无奈地嘀咕了一声,随即向全中队飞行员说道:“灰影4号,立即机动闪避。其余各机注意地面,立即爬升到2000米以上高度,完毕!”


今天的情况确实不正常,刚刚才躲掉一枚,现在又来一枚!安娜心里琢磨着,“铆钉”虽然只是一款做工简陋粗糙的制导武器,但对于叛乱分子和桀骜不驯的部落民而言,还是很难弄到手的稀罕物事。在往常的行动中,一支两三百人的游击队也未必能有一枚,而今天晚上光发射的就超过了六枚!也许这些家伙已经在亚洲建起了地下导弹加工作坊。她这么总结道,回去之后,一定要把这不寻常的状况向上报告。当然,她并不知道,由于苏离忧的朋友们的游说,抵抗军的远东方面军为这次行动提供了超过三分之一的防空导弹库存。考虑到远东方面军总共也只有一万人左右,可以说已经是极其重视这次伏击了。


“收到。”无线电里传来了各机飞行员的声音,接着,他们开始跟在安娜的“灰影1号”后方进行爬升。鲁佐夫则学着安娜刚才闪避的样子,先是迅速爬升,接着突然打开减速板,做了个“正筋斗”动作,迅速向下俯冲。在这个筋斗翻到一半时,他满意地看到了防空导弹尖啸着擦过他的气泡形座舱盖的顶端,然后冲入了黑暗的夜空,变成了一个暗红色的小点。


这可真是“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的最生动的解释,鲁佐夫得意地想。当然,这枚导弹也没法“差之千里”,它最多再飞出三四里,就会成为一枚失去动力的火箭,最后掉在地上,当然,也有可能砸在哪个倒霉鬼脑袋上。


“躲避成功,导弹已经丢失目标,完毕。”鲁佐夫像一个急于让别人看见自己刚完成的手工艺品的小孩似地,急匆匆地报告了这个消息——今天是他17岁生日,也是他头一次参加实战,当然,更是他第一次体会到生死一线的感觉。在躲过这次危险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已经真正长大,可以自己保护自己了。


可惜的是,这种美妙的感觉维持得太过短暂,很快,巨大的愧疚和负罪感就攫住了他,破坏了这美妙的一刻。



“很好,所有单位注意,排成2号队形,以……哎呀!”安娜少校的命令刚下达了半截,就被一声爆炸、以及她的惊叫给打断了。鲁佐夫这时刚刚将飞机重新拉起,灾难性的一幕就映入了他的眼帘——


原先飞在队形最前方“箭头”处的灰影1号机,现在已经被一个从尾部腾起的大火球吞噬了一半。原先的左侧发动机不见踪影,在发动机旁边的垂直尾翼也被炸飞,飞机一边爬升,一边在背后拉出长长的一条火焰尾羽,就像是一只浴火重生的凤凰。在这腾腾的烈焰中,一些机体碎片正在如灰尘般剥落下来,整架飞机的后部迅速地重新变回了零件状态。


这架被点燃了大半、正处在解体过程中的飞机仍然在做着爬升的动作,直到几秒钟后才逐渐改为平飞——大概是因为襟翼还没有从机身上消失的缘故。在飞机飞过的轨迹上,无以计数的橘红色光点像是新年的雪花般纷纷扬扬地旋转着落下,这些残片飞舞着、闪耀着,但在眨眼之间就迅速变暗、消失了,一如一场凄美的幻梦。


鲁佐夫先是被突如其来的惊愕感攫住,接着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很可能他刚才在闪避时,导弹丢失目标后沿抛物线飞到了灰影1号尾部,然后重新捕捉到了热能目标。而安娜中队长以为这枚导弹已经飞到一边去了,毫无防备,仅仅两秒钟时间,没有预警……


“该死的臭小子!把导弹朝我这边引!”安娜尖锐而充满怒火的声音在耳机里响了起来,这是个好兆头,说明她至少现在还没被烤熟,“算了,你们两两编队返回基地,我的飞机已经无法继续飞行,我将在这一带跳伞。通知派遣车队和巡道兵的同志们来找我!完毕!”话音方落,全中队所有飞行员都看到了在燃烧中濒临解体的灰影1号艰难地转入了平飞状态,接着,尚且完好的座舱盖如同一张废纸似的被抛飞出去,一张白色的降落伞出现在夜空中,如同一枚蒲公英的种子般,随着充满了硝烟与燃油气味的夜风徐徐下落。


缓缓落向充满了敌意的大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